首页 > 大魏宫廷 > 第两百零七章:谎

第两百零七章:谎

    『Ps:昨日两更已补完。不知怎么这两天很乏,倒头睡下后就睡死了。』

    哪里来的茶杯?

    这个问题,待等赵弘润转头望向身边的芈姜,待瞧见方才还在捧着茶杯喝茶的她,此刻手中空空如也时,也就瞬时间得到了答案。

    『杀地楚国不得不罢兵言和?杀得暘城君熊拓跪地求饶?你胆子可真大啊……』

    赵弘润面色古怪地望着眼前那位原阳王世子赵成琇。

    凭此人方才那句话,别说芈姜丢出手中的茶杯,就算是丢出一柄锋利的刀子,赵弘润也绝不会感到意外。

    毕竟芈姜乃楚国汝南君熊灏的大女儿,暘城君熊拓既是他的堂兄,又是她父亲所器重的学生,甚至是继承了她父亲壮志未酬的遗志的继承者,芈姜岂能容忍旁人这般侮辱熊拓?

    可能是注意到了赵弘润的目光,芈姜瞥了他一眼,依旧是面无表情,仿佛方才那只茶杯并非是她丢出的一样。

    “你……你们……你们竟然敢……”

    被一只茶杯打断了他那番威胁的原阳王世子赵成琇,他奋力地挣脱了沈彧与吕牧的压制,伸手摸了摸额角的鲜血,眼中满是阴狠之色:“好,好!你们这群贱民,竟然敢伤及本殿下……”

    就在这时,屋外的楼道里传来一阵噔噔噔地急促脚步声。

    旋即,一队全副武装的兵卫冲进了屋内,领头的一人,衣着打扮与赵成琇的那些护卫相似。

    “就是这帮人,冲撞了成琇殿下!”

    那护卫指着赵弘润等人喝道。

    原来,在沈彧、吕牧二人与赵成琇的那群护卫动手时,其中两名护卫见这两人武艺高强,于是偷偷溜了出去,跑到街上搬来了正在城内巡逻的兵卫作为援军。

    兵卫是负责城防以城内巡防的卫军,一听说一方水榭有贼人闹事,便当即跟着那名护卫赶了过来。

    可能是瞧见那一队兵卫,赵成琇面色大喜,朝着赵弘润冷笑了两声:“你说得没错,这里是大梁,可不是随随便便可以惹是生非的!”

    “嘿!”赵弘润轻笑了一声,一言不发,然而苏姑娘却是担忧地握紧了他的手。

    毕竟对于寻常百姓而言,负责城防缉盗治安的兵卫那可是最知名的执法军队,也难怪苏姑娘为赵弘润感到担心。

    而瞧见这一幕,赵成琇心中更是窝火,对那群兵卫喝道:“你们还等什么?速速给本殿下将这群犯上作乱者,全部抓起来!”

    这队兵卫的队长,是一名看起来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他在进屋后扫了一眼屋内,心中多少也已有些数。

    『原阳王世子……以及,另外一方,那位瞧见了我等兵卫却毫不畏惧的富家公子……』

    “这位公子,你是我大梁人士么?”兵卫队长没有理睬赵成琇的呵斥,而是谨慎地询问着赵弘润。

    也难怪,毕竟兵卫可不是一个好混日子的地方,尤其是负责城内巡逻的兵卫。他们在负责城内治安的时候,几乎每日都会遇到这类冲突事件,因此,兵卫们一般做事比较圆滑。

    他们可不会因为赵成琇是什么原阳王世子而贸然地逮捕另外一方人,万一另外一方是大梁本地的权贵呢?

    倘若是一般权贵还好说,万一是大梁名门世家呢?

    一个封国的王侯世子,与大梁本地的名门世家,这可说不好究竟孰强孰弱。

    甚至于有些时候,他们宁可得罪其他地方的王侯,也不敢得罪大梁本地的权贵名门。

    而就在这位兵卫开口询问的时候,沈彧朝他走了几步,揽着他的脖子,从怀中摸出雍王弘誉的令牌,朝着那位兵卫队长示意了一下。

    没办法,赵弘润的『肃王』令牌,包括『出入宫』令与『出入城』令,宗府那边还未转交给他们,因此,目前沈彧也只能借雍王弘誉的令牌,说退这一队兵卫,毕竟他们赵弘润一方的人,还未有能证明身份的肃王府令牌。

    不过话说回来,赵弘润的二哥,雍王弘誉的令牌,已足以震慑这一队兵卫了,毕竟在赵弘润名满大梁之前,雍王弘誉那可是朝野皆知,有希望取代东宫太子弘礼而成为储君的皇子,岂是原阳王世子赵成琇这种分家的姬氏族人可比。

    “原来是……”那名兵卫队长瞧见那令牌为之动容,连忙恭敬地说道:“请恕卑职等人失礼冒犯。”

    “不知者无罪。”宗卫吕牧从怀中取出几个银锭,塞在那名兵卫队长手中,不容对方推辞地笑道:“诸位兄弟也辛苦了,小小意思,代吕某请诸位兄弟喝杯小酒。”

    “这如何使得……”那位兵卫队长受宠若惊般地婉言拒绝,但是最终,他还是收了下来,抱抱拳对赵弘润等人说道:“如此,我等先告退了。”

    “不送了。”

    “客气,客气。”

    在原阳王世子赵成琇目瞪口呆的注视下,那一队兵卫当即收队,退出了屋外。

    他瞪着眼睛骂道:“喂,你们这些家伙竟敢无视本殿下?!”

    岂料那名兵卫队长充耳不闻,自顾自便离开了。

    “岂有此理!岂有此理!”

    原阳王世子赵成琇气得险些吐血。

    见此,赵弘润笑呵呵地嘲讽道:“哎呀,看来姬氏一族的头衔,不怎么好用啊。”

    赵成琇恶狠狠地瞪着赵弘润,恨不得冲过去给对方几个巴掌,又忌惮沈彧、吕牧二人的武力,不敢造次。

    见此,那名护卫附耳在他耳边说道:“殿下莫急,我等搬来兵卫不过是权宜之计,张成已前往宗府求援了……”

    赵成琇闻言心中大喜,冷笑着转头望向赵弘润。

    他不傻,从沈彧方才说退兵卫一事中,他已经意识到,这名“姜公子”,俨然也是大梁城内的权贵名门出身,是故,一般的兵卫并不敢招惹。

    但是,倘若换做宗府呢?

    说得好听,宗府那可是约束姬氏一族子弟的地方;说得难听点,宗府亦会袒护自己本族的族人。

    因此在赵成琇看来,别看这个“姜润”有本事说退兵卫,但是,只要他并未是姬氏一族的人,待等宗府的卫兵赶到,那么,就凭他赵成琇额头的伤势,这厮必死无疑!

    “就让你暂时先得意一阵子好了!……有本事你小子别走!”

    赵成琇冷笑着说道。

    赵弘润诧异地摸了摸下巴,他实在想不出,这个家伙还能有什么仗持。

    “走?……本公子还未打算走啊。”

    说罢,赵弘润缓缓站了起来。

    见此,沈彧用左脚朝着赵成琇的双腿一勾,只听噗通一声,措不及防的赵成琇坐了一个敦实,痛他龇牙咧嘴,可待他满脸愠怒地正要站起身时,却见沈彧伸手在他肩膀上一按,顿时让他怎么也站不起身。

    赵成琇的那名护卫见此大惊失色,当即冲向沈彧,欲为自家世子解围,只可惜,他没能过吕牧那一关,被重重一拳击打在腹部,顿时痛得晕厥了过去。

    “你等想做什么?你等想做什么?!”

    见沈彧、吕牧等人再次对自己行凶,而赵弘润又起身向他走了过去,这位原阳王世子心中不禁惊恐起来。

    “叫什么叫?”赵弘润从地上捡起一把刀鞘,蹲在那被迫坐在地上的赵成琇身前,用刀鞘轻轻戳了戳对方额角的伤口。

    “你……你做什么?!”赵成琇又痛又怒,连连挣扎,只可惜被沈彧按得死死的。

    在他惊恐的目光中,赵弘润用刀鞘的面,在他面颊上轻轻拍了拍,仿佛随时有狠狠给他一刀鞘,打落他几颗牙。

    但是赵弘润并没有那么做,因为他知道,他的女人苏姑娘此刻正满脸担忧地看着这一幕,他并不想让自己的女人,见到他双手满是鲜血的样子。

    “你应该庆幸,本公子眼下对你杀心不盛……”

    轻轻用刀鞘拍着赵成琇的脸,赵弘润慢条斯理地说道:“所以,你方才的无礼与冒犯,本公子可以当做是你的无知,不予理会,但是这里砸坏的东西,要赔,明白么?”

    赵成琇闻言想要大骂,忽然瞅见赵弘润那双眼睛,那冰冷的目色,与那仿佛孕育着什么更可怕的东西的眼神,吓得他愣是没敢多说什么。

    想想也是,赵弘润那可是执掌过八万兵马,葬送了暘城君熊拓与平舆君熊琥十六万大军中整整十万兵卒的人,想要用眼神震慑赵成琇这种纨绔子弟,轻而易举。

    忽然,赵弘润收起了那种让赵成琇感觉恐怖的眼神,因为他注意到,苏姑娘不知何时已来到了他身后,轻轻拉扯着他的衣袖。

    只见苏姑娘将赵弘润轻轻拉到一旁,满脸担忧地小声说道:“姜公子,奴家屋内的东西都不打紧,不必硬让此人赔偿,终归……此人乃我大魏的皇族中人。”

    她说得很隐晦,但是她的意思,赵弘润却能明白,无非就是她担心赵成琇的身份,会对他“姜润”以及“姜家”有所影响,造成某种不必要的影响。

    赵弘润轻轻握了握苏姑娘的手,宽慰道:“相信我,没事。”

    开玩笑,在他赵弘润与自己的女人私会时闯进来,打砸了屋内的东西,对他的女人出言不逊,以赵弘润的性子能轻易和解?

    要不是看在对方也是姬氏族人,兼之赵弘润不想让苏姑娘见到血污,他早就将这帮家伙往死里整了。

    整到半死,往廷狱一丢,关他个一年半载的,这才能算是了事。

    “算了吧。”苏姑娘一脸担心地劝道:“姜公子你方才也听说了,此人是那位肃王弘润殿下的堂兄……今日公子你教训了他,他明日请那位肃王殿下来争回面子,又该当如何呢?”

    『……』

    赵弘润张了张嘴,不知该如何向自己这位红颜知己解释,在沈彧、吕牧二人在旁暗暗偷笑的同时,面色古怪地讪讪说道:“唔……我觉得不大可能。”

    “为何?人家毕竟是堂兄弟。”

    『还为何?因为你口中肃王弘润,不就在你面前么?』

    赵弘润感觉有些头疼。(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