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魏宫廷 > 第三百一十二章:火炉锻铁

第三百一十二章:火炉锻铁

    很显然,由垂拱殿下令追加的那五万套军备,十有八九是为那位南梁王赵元佐支援陇西的“西征军”所准备的。

    事实上赵弘润一直很好奇,倘若他父皇当真决定支援陇西的话,究竟会抽调『驻军六营』中的哪一支军队前往陇西呢?毕竟在赵弘润看来,『驻军六营』所把守的位置都很关键,不是说调走就能调走的。

    而如今,情况已经很明了了:朝廷多半决定重新征募、训练一支军队,由南梁王赵元佐率领,展开西征,支援遥远的陇西,帮助陇西那与姬赵氏一脉传承的姬姓魏氏一族。

    在这个大趋势下,冶造局若是再“耍性子”拒绝帮助兵铸局打造兵器,恐怕非但起不到效果,甚至会让魏天子亲自介入此事,得不偿失。

    与其如此,还不如冶造局主动出击,抢一部分国家的兵器订单,反正兵铸局也消化不掉。

    这可是光明正大介入军工、抢兵铸局饭碗的好机会啊!

    摸了摸下巴,赵弘润心中已有了主意:“王甫,我冶造局,有擅长铸造兵器的工匠们?”

    王甫微微一愣,旋即面色立马变得严肃起来:毕竟眼前这位殿下只有在遇到大事时,才会用本名来称呼他。

    “殿下莫不是……想代兵铸局打造一批军备?”

    王甫果然不傻,立马就猜到了赵弘润的心思。

    对于这位下属,赵弘润并未藏着掖着,如实说道:“帮忙熔炼铁胚能赚几个钱?若是我冶造局也能打造兵器的话,与其熔炼铁胚给兵铸局,还不如我冶造局自行打造兵器。……我冶造局,有擅长打造武器的工匠么?”

    平心而论,若非眼前这位是他们冶造局的后台,王甫多半会指着对方的鼻子大骂一番:开什么玩笑?!兵铸局所打造的武器、铠甲,其规格、样式,那可都是参照冶造局对兵器、铠甲的改良的。你说冶造局擅不擅长打造武器?

    可问题就在于,冶造局相当于是一个研发改良机构,兵铸局才是真正负责批量生产武器的军工机构,两者分工明确。可不是打造得出来就能去打造的。

    “殿下,兵铸局打造兵器、铠甲的工艺标准,是沿用我冶造局的工艺。他们能打造的,我们都能打造,反过来说。我们能打造的,他们不一定能打造。可问题在于……这不合规矩啊。”王甫在颇为自豪地自夸了一番后,小心翼翼地劝道。

    『又是规矩……』

    赵弘润不是滋味地咂了咂嘴,面无表情地说道:“你的意思本王明白,不过,若是我冶造局并非是要去抢兵铸局的饭碗,而是兵铸局的能力不足以打造那些军备呢?”

    “殿下的意思是……”

    赵弘润在王甫耳边低声说了几句,只听得王甫眉开眼笑、连连点头。

    “不过这第一步,还是熔炼铁胚……给兵铸局他们想要的,免得被他们抓到把柄。”

    “下官明白。”

    在王甫的陪伴下。赵弘润在冶造局的饭堂随便凑合吃了些饭菜,旋即一行人便乘坐马车,径直到城外那座内部由火砖堆砌的地炉去了。

    其实,这个时候那座地炉内的工匠们,早已经开始在熔炼铁胚了,他们用各种木柴在火炉内部堆积了一个平台,旋即将一筐又一筐的铁矿石倒在上面,然后再铺一层木柴,再然后再倒一层铁矿,反复如此。将火炉内部塞满。

    由于木柴与木柴间皆有空隙,因此通风并不成问题。

    而当赵弘润等人抵达的时候,火炉内早已点了火,数十名粗壮结实的工匠们赤着上身。推动着火炉进风口处那巨大的风箱,一下又一下地将空气灌注到火炉内部,使得火炉内的火燃烧地更旺。

    不得不说,地炉的温度高地吓人,哪怕耐热的火砖隔绝了火炉内大部分的热温,地炉内的高温也仿佛要将人直接烤焦似的。到处都是扑面而来的热浪。

    那些从外面运进来的水,在这里没过一会就变成了温水,可想而知地炉内的温度。

    在枯燥等待的过程中,赵弘润不时地打量着火炉外那巨大的风箱。

    不可否认,那些在火炉外推拉风箱的工匠们,绝对称得上是天底下工作环境最艰苦的,哪怕是耐热的火砖隔绝了大部分的热量,将其锁在火炉内部,但靠近火炉的地方,仍然是热地吓人。

    赵弘润甚至能隐约瞧见,那些汗流浃背的工匠们,他们的身体表现有若隐若现的白烟,这意味着他们体内大量的体液在如此的高温下正在迅速流失,变成水汽。

    “回头研究研究,看看能否对这种风箱改进一番。”

    赵弘润回头对王甫说了一句,让王甫微微一愣。

    “改进?风箱?”王甫的眼中露出几许不解之色。

    而对此,赵弘润也没有细做解释,毕竟若要改进风箱的话,就难免要涉及到齿轮、轴承、轴棍等精细零件,这可不是一项小工程。

    毕竟木头质地的终归不牢靠,但若是用铁来铸造,冶造局的工艺暂时还达不到。

    而在赵弘润思索着火炉灌风系统的同时,那些冶造局的工匠们,仍在采用几乎最原始的风箱,吃力地将空气向火炉内挤压,使得火炉内部有充足的氧气充分燃烧。

    说实话,由于是第一遭用这种方式来熔烧铁矿,冶造局的工匠们对此经验不足。

    他们无法判断火炉内的铁矿是否已烧练成功。

    他们只能老老实实地,待等火炉内的木柴全部燃烧殆尽,待等炉内的温度逐渐冷却下来,再开炉去将火炉内的铁胚取出来。

    这一炉铁矿石,足足烧了数个时辰,由于灌风技术的落后,那些负责用风箱向火炉内部灌风的工匠们,换了一拨又一拨,一个个累地连手都抬不起来。

    说实话,让这些经验丰富的工匠们做这种活,难免有些大材小用之嫌。

    毕竟按理来说,灌风这种事是不需要工匠们来做的。自有匠徒、杂役代劳,只不过今日是冶造局首次用这种方式炼铁,为了积攒经验,同时也为了减少不可预测的变故发生。因此,今日所挑选的,皆是冶造局内经验丰富的工匠们。

    待等到夜深,地炉内的温度逐渐降下来了,工匠们尝试打开火炉的炉门。

    当炉门打开的时候。明明火炉内的火早已熄灭,但炉内仍然不可避免地涌出一股炙热的热浪,使得地炉内的温度再一次迅速提升。

    不过这是好事,这意味着这批新烧的火砖,它的耐热、隔热、保温性能的确不错。

    “开工了,开工了!”

    一名被提拔为工头的工匠拍着手掌,将那些横七竖八躺在地炉内歇息的工匠们叫了起来。

    不得不说,刚才无休止地给火炉内部灌风,着实将这些工匠们累惨了。

    但累归累,这些工匠们的情绪却高昂地很。也难怪,毕竟眼下正是验收成果的时候。

    这不,早有两名工匠们冒着酷热冲入了火炉,用棍子在一片灰烬中拨寻着,将一块块黑不拉几的物体从灰烬中拨出来。

    这些黑不拉几的物块,正是经过高温煅烧后所形成的熟铁(锻铁),也就是铸造铁器的铁胚。

    这些铁胚质地很软,淬火后可再次塑形,因此适合用于作为锻造合格兵器的铁胚。

    但其中,亦难免会参杂一些特殊的铁块。

    “咦?”

    这不。一名工匠拾起了一块铁胚,用布裹着在手里垫了垫,常年打铁的经验让他对这块铁胚产生了疑问。

    为了验证心中的猜测,他走到一处用于照明的火鼎旁。将铁胚放在铁架子上,用一柄铁锤朝着这块铁胚狠狠敲击了几下。

    “怎么了?”

    听到这个动静,赵弘润与王甫不约而同地走了过去,却发现那名工匠正惊讶地望着手中的那块铁胚。

    “怎么回事?”王甫皱眉问道。

    只见那名工匠脸上流露着吃惊的神色,古怪说道:“局丞,这块铁胚……硬度堪比咱们的二十锻铁了。”

    “什么?”

    王甫闻言吃惊地睁大了眼睛。

    要知道。冶造局以往将锻铁反复用锤子敲打锻造,才能获得高硬度的锻铁,而如今这名工匠却说,他们直接通过煅烧铁矿获得了高硬度的锻铁,这简直颠覆了王甫的认识。

    不过赵弘润倒是不惊讶,因为他知道,用这种保温性能优秀的火炉煅烧铁矿,的确会有一些燃烧充分的铁胚越过生铁的范畴,直接形成高硬度的锻铁。

    而事实上,这种高硬度的锻铁,其实就是合金,是由铁矿中的铁与其余金属融合产生的金属。

    这种合金,不适合用来再次锻造,应该它已失去了再次塑形的能力,对于目前的冶造局几乎没有什么作用,但是,它却是炼钢的极好材料。

    遗憾的是,那些工匠们却不清楚这回事,他们虽然惊讶于那些合金的坚硬,但心中却已将其归类于“次品”,毕竟这种无法再次塑形的锻铁,哪怕硬度达到要求,对于他们冶造局而言也没有什么作用。

    好在冶造局有赵弘润。

    “这些可不是失败品。”见有些工匠们在仔细检查了那块合金后露出失望之色,赵弘润笑着对他们说道:“将这些高硬度的锻铁都区分出来,妥善保管起来,日后,咱们会用得上它们的。”

    听闻此言,周围那些工匠们面面相觑,想不通这位肃王殿下要这些无法再次塑形的铁块做什么。

    对此,赵弘润也没有细做解释。

    这些合金的出现,虽说有些意外,但亦在意料之中,毕竟,只要火炉内温度达到一定程度,并且那些矿石参杂着别的金属,有可能直接煅烧出质地粗劣的合金。

    事实上这些东西,在赵弘润眼里可要比那些铁胚(熟铁)更珍贵,因为那可以用来炼钢。

    『钢……真是一个遥远的词啊。』

    摸着手中那块质地粗劣的合金,赵弘润微微叹息着。

    『不过,好歹已迈步第一步了。』

    他只能这样安慰自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