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魏宫廷 > 第563章:入城
    在赵弘润正准备出面的时候,安陵县令严庸就已经迎了上去。

    只见这位堂堂安陵县县令,居然主动来到了那支出城狩猎的队伍前头,朝着队伍中几位年轻人拱了拱手。

    “王三公子,十三公子。”

    “唔?严县令?”

    那名被严庸称呼为『王三公子』的年轻人,在瞧见严庸后略微愣了愣,随即手持马鞭指了指粥厂,语气不善地质问道:“严县令,这是怎么回事?……是你下令施粥的?”

    严庸苦笑一声,只要解释,没想到身后却传来一句冷哼。

    “是我!”

    随着这句声音,赵弘润缓缓从远处走了过来。

    他的露面,让那支出城狩猎的队伍中,另外一名被严庸称做『十三公子』的年轻人略微皱了皱眉。

    “你?”王三公子上下打量了几眼赵弘润,轻哼道:“你是什么人?”

    听闻此言,赵弘润冷笑一声,淡淡说道:“你又是什么人?”

    王三公子闻言,他那张颇显俊秀的脸上露出几分怒容,只见他冷哼两声,手持马鞭指向粥厂,吩咐手底下的人道:“给我砸了!”

    说话间,王三公子身后的窜出几名骑士来,正要上前,却听队伍中那位『十三公子』制止道:“住手!”

    听闻这熟悉的声音,王三公子回头惊讶地望了一眼同伴,不解问道:“十三兄,你……”

    然而,那位『十三公子』摆摆手制止了王三公子的话,随即在上下打量了几眼赵弘润后,开口问道:“你是……赵弘润?”

    “赵……”王三公子面露吃惊之色,颇有些震撼地仔细打量赵弘润,喃喃说道:“肃王弘润……”

    而此时,赵弘润则略微皱眉仔细打量着那名『十三公子』,淡淡问道:“你又是什么人?”

    只见那名『十三公子』笑了笑,拱手说道:“误会,误会,我乃安陵赵氏,族内排行十三,单名一个恂字。”

    与此同时,严庸也代为介绍道:“肃王殿下,这位是您的同宗,十三公子赵成恂。”

    『赵来峪的孙子?』

    赵弘润暗自咂了咂嘴。

    他早就知道,安陵县,居住着他三叔公赵来峪那一支的王族一支,只是没想到刚到安陵,他便与安陵赵氏一族碰上了面。

    『哼!』

    赵弘润暗自轻哼一声,也不与十三公子赵成恂见礼,转头望向王三公子,问严庸道:“严庸,这个狂妄跋扈的小子,又是什么人?”

    『……』

    王三公子闻言心中发怒,憋得面色涨红,却不敢当场发作。

    毕竟赵弘润的出身太高贵,高贵到即便是他也得罪不起。

    而听闻赵弘润的询问,严庸苦笑一声,低声介绍道:“这位乃是我安陵县内豪族,王氏一族的公子,王郴(chen)公子。”

    “王郴……”赵弘润随口念叨了一句,随即目视着王郴冷冷说道:“还要砸本王的粥厂么?”

    “我……”王郴哑口无言。

    见此,赵成恂连忙在旁圆场道:“弘润贤弟,王三兄只是一句玩笑而已,何必动怒呢?”

    岂料赵弘润根本不给赵成恂面子,在瞥了一眼后者之后,赵弘润淡淡说道:“本王是在与这位『王三公子』说话,这位『同宗』,麻烦你闭嘴收声。”

    “……”赵成恂脸上笑容一僵,面色顿时沉了下来。

    而此时,赵弘润已再次将目光投向王郴,冷冷说道:“怎么了,王三公子?你不是要砸么?砸呀!……从来都只有本王去砸别人的场子,还未碰到过敢砸本王场子的,你是第一个,砸,当着本王的面砸。”

    王郴闻言面色憋地通红,他恨不得当场砸了赵弘润的场子,可惜他不敢。

    傻子都听得出来眼前这位肃王是在说反话,砸这位肃王的场子?你王家还要不要再继续立足于魏国了?

    思前想后,王郴只要忍着暗恨,强堆笑容请罪道:“肃王殿下,所谓不知者不罪,王某不知是肃王殿下大驾光临,有多冒犯,肃王何必为难我呢?”

    “不行。”赵弘润摇了摇头,说道:“你说过要砸,就一定要砸。……你砸了本王粥厂,本王就砸了你王氏一族的府邸,咱们两清。来!去砸!”

    『这叫哪门子的两清?!』

    王郴气地几近吐血,攥着拳头语气低沉地说道:“肃王,何必咄咄逼人?”

    “哈!”赵弘润大笑一声,随即冷冷说道:“本王的名讳,写作『弘润』,就念做『跋扈』、念做『咄咄逼人』,你没听说过么?!”

    『跋扈……果真是跋扈!』

    王郴气地一张脸憋得通红,而从旁,赵成恂脸上亦露出愤色。

    忽然,赵成恂低声说了一句:“走!”

    王郴一听,哪敢停留,在赵成恂的暗示下,逃向县城。

    见此,宗卫长卫骄心中大怒,正要冲上前将这伙人截下来,却见赵弘润挥了挥手,淡淡说道:“卫骄,别急,跑了个王郴,还能跑了王氏一族的府邸不成?他不砸本王的粥厂,那是他的事,王氏一族的府邸,本王却是要砸的。……入城后,再算这笔账!”

    听闻此言,卫骄望着那一队骑士的背影冷笑了两声。

    而从旁,安陵县县令严庸听得满头冷汗,他万万没有想到,赵弘润居然还真的打算去砸王氏一族的府邸。

    想到这里,他小心翼翼地劝说道:“肃王殿下,王氏一族,更与你同宗的安陵赵氏,是联姻的家族,这……”

    赵弘润淡然瞥了一眼严庸,尽管并未明说,但眼神中的含义却表露无遗:你以为本王会在乎么?

    当日的施粥,一直持续到黄昏时分,安陵城外那数万难民,皆分到了米粥。

    期间,吕挚还领着他的女儿过来,后者甜腻地向赵弘润表达谢意。

    “大哥哥,娘亲让我代她感谢你。”

    那一句大哥哥,让赵弘润神清气爽,仿佛连心中的怒火都消散了几分,只见他伸手摸着眼前这个四五岁的小丫头的脑袋,故意说道:“咦?只是你娘亲让你代为感谢我么?你呢?大哥哥可是让你喝到粥了哟……”

    “可是丫儿明日还是得吃那难吃的狼肉啊。”小丫头含着手指,狡黠地说道。

    她的话,让赵弘润与宗卫们还有晏墨大感错愕。

    “这丫头鬼机灵啊……”宗卫吕牧含笑说道,让吕挚颇为尴尬,小声斥道:“丫儿,不许这样。”

    “无妨无妨。”赵弘润摆了摆手,吩咐缩着脑袋陪伴在身边的县令严庸道:“严县令,将剩下的粮食发放下去。”

    “是。”严庸点点头,前去下令了。

    而此时,宗卫周朴却已经抗了一袋米过来,放在小丫头面前,眨眨眼说道:“小丫头,那如今呢?”

    小丫头顿时眉开眼笑,搂着那袋子米说道:“丫儿谢谢大哥哥,谢谢几位叔叔……爹,我们快把米扛回去吧,娘一定会很高兴的。”

    “微妙地吃了亏……”

    赵弘润嘟囔了一句,引得众宗卫与晏墨、吕挚等人暗笑不已。

    “多谢肃王殿下。”

    吕挚在笑了几声后,随即郑重地朝着赵弘润抱了抱拳,由衷地说道:“若不是肃王殿下,我等真不知……”

    赵弘润摆摆手说道:“此时说这些,还太早了……吕挚,你先回去吧,这小丫头着急了。”

    众人转头望向小丫头,这才发现她正急地拽着他爹的衣角,不由地会意一笑。

    吕挚无奈地笑了笑,轻松用右手抓起那袋子里抗在右边肩膀上,随即又用左手抱起小丫头,在朝赵弘润低了低头作为行礼后,转头离开了。

    望着吕挚离开的背影,晏墨颇有些惊讶,因为他看出,这吕挚的力气着实不小。

    而赵弘润亦注意到了这一点,与陈宵一样,这吕挚显然也是个体型诈骗犯,明明是中等魁梧的身材,但力气却很大。

    『民间藏龙卧虎啊……』

    他不由地感慨了一句:都说驻军六营囊括了魏国最勇悍的男儿汉,其实并不见得。

    就在赵弘润感慨之际,那名县兵头头李力跑了过来,神色异样地对严庸说道:“大人,这粮食……分完了。”

    严庸很微妙地没有说话。

    见此,赵弘润微微皱了皱眉,要知道,每座县城的县仓,至少堆积着足够县民吃三个月的存粮,虽说城外的难民有五万之众,这也不足以这么快都耗尽了啊。

    想到这里,赵弘润问严庸道:“严县令,你们安陵的县仓……有亏空?”

    “没、没……”严庸神色慌张地说道。

    赵弘润一瞧就知道这其中有鬼,淡淡说道:“进城,带本王去县仓!”

    “是……”严庸耷拉着脑袋,带着赵弘润来到城门口。

    可让人意外的是,此刻安陵县的县城门居然关闭了,任凭严庸怎么呼喊,城墙上都不见有县兵回应。

    赵弘润细想了一下,心中就明白了,冷笑着对严庸说道:“严县令,你这个县令,这真是称职啊。”

    严庸面红耳赤地张了张嘴,随即长长叹了口气。

    天色逐渐昏暗下来,赵弘润目视着紧闭的城门,思索着入城的办法。

    而就在这时,他身旁左侧唰唰唰出现几个人影,吓了宗卫长卫骄一跳,待看清楚来人,卫骄这才释然,将下意识抽出半截的佩剑又放回了剑鞘。

    只见此刻在赵弘润身侧,不知多时多了几名身穿灰色布衣的男子,一个个单膝叩地,头颅低垂。

    无疑,这正是随时跟随在赵弘润身边的隐贼众,商水青鸦。

    “将城门打开。”

    在严庸惊愕的目光中,赵弘润朝着城门努了努嘴,淡淡吩咐道。

    “是!”

    一声简洁的回应过后,只见那几名青鸦众来到城墙下,抛出钩锁,迅速攀升到了城墙。

    但听城墙上传来一阵惊斥与骚动,随即,城门大开,那几名青鸦众恭恭敬敬地单膝叩地在城门洞下,听候赵弘润的差遣。

    “走,入城!”

    赵弘润负背双手,信步闲庭般迈步走入了安陵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