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魏宫廷 > 第611章:大梁见闻

第611章:大梁见闻

    七月初,阔别大梁正好五个月的赵弘润,秘密返回了王都。

    他没有带着女眷们,起因是因为暘城君熊拓正巧这个时候从巴国返回了楚国,因此赵弘润也有心让芈姜、芈芮二女与熊拓团聚团聚,毕竟后者算是姐妹俩如今在世的唯一一位亲人,尽管是堂兄妹。

    提起暘城君熊拓,赵弘润就感觉好笑。

    因为在两月中旬他接见平舆君熊琥的时候,他就对熊琥说过,让熊拓没有必要那么着急地巴国练兵,日后他魏国出兵楚西,他俩装装样子,应付应付齐王吕僖就得了。

    毕竟说实话,赵弘润目前并没有直接与楚国硬磕的意思。毕竟『齐鲁魏三国伐楚』之事,说到底是齐王吕僖的意志,而并非是齐国或鲁国出于利益的考虑,更不是魏国出于利益的考虑。

    赵弘润脑袋有坑,为了齐王吕僖与与楚国拼命?

    但即便如此,暘城君熊拓仍然还是在五六月交替的时候才返回暘城,且回来时面色不太佳,据同行的熊琥透露,熊琥是收到了寿郢的命令,被强行要求在巴国的一切事物,返回楚西,着手准备在上蔡、平舆等地布防。

    大概,楚国也是考虑到了魏国这边差不多该出兵协助齐国的可能。

    而也是在那个时候,赵弘润这才得知暘城君熊拓之所以在巴国又呆了两个月,并没有第一时间返回楚西,到商水见芈姜、芈芮两个妹妹,原来是他在巴国吃亏了。

    别的姑且不论,单看当时暘城君熊拓脸上那两条被箭矢所割裂的疤痕,赵弘润就不难猜到前者当时所经历的险峻。

    巴国,那可是个富裕而又混乱的小乱世,各势力鼎力,激烈程度丝毫不亚于中原。

    来到城门前,赵弘润抬头望向城门楼附近那偌大的『大梁』篆字,回头叮嘱青鸦众的头目段沛:“进城后机灵点,别惹事,这不是商水。”

    “属下明白。”段沛点头应道。

    他知道,王都大梁,是内侍监的地盘。

    而他商水青鸦,没有理由也未必有这个能力与内侍监抗衡,老老实实的别惹事,彼此脸上都好看。

    进得城门后,赵弘润仿佛感觉曾经热闹非凡的王都,比起以往稍微冷清了一些。

    当然,这只是一种错觉。

    之所以会有这种错觉,那是因为赵弘润知道近几个月来,王都乃至魏国境内,有不少贵族世家将发展重心转移到了上党,转移到了他们从朝廷租借的封邑,在那囤积物资,训练军队,备战着与韩国的战争。

    确切地说,那些贵族世家从朝廷手中租借的土地,暂时还不能称作封邑,因为他们还没有赚取到足够的武勋,但要从韩国的军队手中赚取武勋……说实话赵弘润并不看好。

    『这些人,都被周昪丢出来的诱饵给钓上钩了,训练军队,赚取武勋,说得挺巧!……韩国的骑军是那种任人赚取功勋的乌合之众么?』

    赵弘润暗自摇头。

    他很清楚,一旦魏国与韩国发生战争,不知会有多少贵族世家为了那周昪投下的香饵倾尽家财,甚至家破人亡。

    当然这一切与他赵弘润没有关系,以他的立场而言,周昪这条计策是相当相当高明的。

    可能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就算朝廷看穿了东宫幕僚周昪那几条计策中所掩藏的部分,还是故作不知地采纳了此人的计策,只因为利大于弊。

    在卫骄、褚亨、穆青、周朴、吕牧五名宗卫以及青鸦众段沛的陪伴下,赵弘润慢悠悠地逛向他的肃王府,而同行的另外数十名青鸦众,则在入城前便分散,率先进入城内打探消息去了。

    回到自己的肃王府,赵弘润第一时间下令封口,不允许府内的下人以及留守的肃王卫泄露他已返回大梁的消息。

    毕竟在民间,当初那则针对赵弘润的谣言还并没有彻底淡出民众的议论,因此在更博人眼球的消息——比如韩魏开战、再比如齐鲁魏三国伐楚——传开之前,赵弘润并不想泄露自己的行踪,变得再一次成为舆论的中心。

    当然,这只是针对民间,而对于朝廷,相信朝廷中早有人猜到他赵弘润会在这段期间返回大梁,刻意隐瞒,没有什么意义,想来那些人也不会随随便便泄露此事。

    说到底,如今在大梁的主角,并非他肃王弘润,而是东宫太子弘礼与雍王弘誉,亦或是前段时间名声大震的名仕周昪。

    向朝廷献策,居然还被魏天子与朝廷所采纳,天晓得究竟有多少读书人将周昪视为了榜样与憧憬的对象。

    回到府上舒舒服服地泡了个澡,解了解旅途期间的困乏,赵弘润便换了一身衣服,前往皇宫。

    依旧按照以往的习惯,入宫的第一件事,赵弘润便是前往凝香宫向母妃沈淑妃请安,探探母妃的身体情况,与她闲聊几句,毕竟母子二人终归也已有五个月未相见了。

    大儿子的回来,让沈淑妃感到非常高兴,热切地拉着儿子的手,嘘寒问暖,追问在外的吃住情况。

    赵弘润看得出来,沈淑妃是有些寂寞的,因为继身为大儿子的他离开大梁后不久,他的弟弟赵弘宣,亦因为满了岁数而搬离了皇宫,虽然魏天子暂时还未封其王号,但已拥有了自己的府邸。

    两个儿子皆不在身边,可想而知沈淑妃自然是寂寞的。

    “父皇最近没来么?”赵弘润带着调侃的语气问道。

    沈淑妃恬静地笑笑没有多说,倒是她的贴身宫女小桃带着些情绪嘀咕道:“殿下您离开大梁后,陛下来地就少了……十天半月才来一次。”

    “别瞎说。”沈淑妃用责怪的语气打断了宫女小桃的嘀咕,随即为其丈夫开脱道:“弘润,你父皇是我大魏的君主,日理万机,岂能****都来为娘的凝香宫?不过你父皇隔三差五地就派人前来询问所需,并且送来了亲笔所做的书画……你不要多想。”

    赵弘润左右观瞧了几眼,见凝香宫内果然多了不少字画,心下不禁哑然。

    他低头思忖了一下,就明白了:他父皇刻意地疏远沈淑妃,恐怕是避免让沈淑妃被人嫉恨。

    这并不奇怪,就算沈淑妃是无欲无求的恬静天子,但似当初那般,魏天子隔山差五就往凝香宫跑,连王皇后都没有这般受宠,你让后宫其他的嫔妃怎么想?

    难道她们就不嫉妒么?

    她们当然会嫉妒,而之所以没有表现出来,那是因为沈淑妃有两个儿子,其中的大儿子,更是被称之为肃王的狠角色,幽芷宫被砸一事尚且历历在目,哪个宫的后妃胆敢找凝香宫的麻烦?

    但眼下沈淑妃的大儿子远在商水,小儿子弘宣刚刚出阁辟府,也没啥震慑力,在这种情况下,或许还真会有哪个醋海生波的妃子忍不住跳出来找沈淑妃的麻烦。

    而沈淑妃身体状况又不佳,最忌讳的就是动情绪,因此,多半是魏天子考虑到这一点,这才刻意地疏远。

    毕竟魏国的君王,总不能时时刻刻关注着后宫的事吧?

    『父皇,也算是用心良苦啊……』

    赵弘润暗自哭笑不得,心中倒也没啥怨气。

    “母妃,孩儿此次回来,大概能住个半个月、一个月的,定会多陪陪母妃。”

    “好,好。”沈淑妃笑得合不拢嘴,随即,她眨眨眼睛问道:“弘润,你身边的那些小姑娘呢?”

    “在商水呢。”赵弘润解释道:“这次回大梁,孩儿住不长,也就没让她们来回跑。”

    “哦哦……”沈淑妃笑呵呵地点着头,夸赞了赵弘润几句,说他体恤自己的女人之类的,而在最后,她还是忍不住小心翼翼地问道:“那……没有什么好消息带给为娘吗?”

    “好消息?”

    赵弘润愣了愣,虽说此番他解决了安陵与鄢陵两县的对立,这着实个天大的好消息,可怎么看眼前这位母妃也不像是会关注这方面朝事的人啊。

    “什么好消息?”

    “……”沈淑妃没好气地瞥了一眼赵弘润,这才隐晦地提醒道:“那几个小姑娘,肚子有什么动静么?”

    “咳、咳……”正在喝茶的赵弘润被这句话呛地连声咳嗽。

    沈淑妃都说地这么清楚了,他再听不懂,那他不是赵弘润了。

    “娘,孩儿才十六岁……”赵弘润苦笑着说道。

    “十六岁不小了。”沈淑妃闻言语重心长地说道:“历代皇子,包括内你那些皇兄,不都是在这个岁数有了子嗣嘛,有什么羞人的?为娘老了,也想早日抱抱孙子……”

    赵弘润哭笑不得地望着眼前这位还不到四十的母妃。

    “……说起来,你身边那些女人呀,性格模样倒是不错,不过为娘瞅着,都不像是会照顾人的,你看看你,都瘦成这样了……”说着,沈淑妃眨了眨眼睛,建议道:“要不,这次你把小桃带走,她是为娘身边的老人了,有她伺候你,为娘也放心。”

    『伺……候?』

    赵弘润下意识望了一眼站在一旁的宫女小桃,却见后者面色通红,低着头一句话都不敢说。

    平心而论,沈淑妃说得还真没错,赵弘润身边那些女子,都不是会照顾人的,而宗卫们就更别说了,可小桃……这也太别扭了吧?虽然她是沈淑妃的贴身宫女,等同于心腹。

    “娘,时辰差不多了,孩儿先到垂拱殿去了……”

    赵弘润面色讪讪地遁走了。

    “你这孩子……”瞅着落荒而逃的大儿子,沈淑妃没好气地说道:“今日傍晚到为娘这用饭,为娘给你烧一桌你爱吃的。”

    “好嘞。”

    屋外,传来了赵弘润的回应。(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