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魏宫廷 > 第691章:项末的决断(二)

第691章:项末的决断(二)

    五十万楚军向南撤离,不得不说这是一个非常壮观的景象。

    放眼望去,漫山遍野尽是手持长戈、身穿墨色嵌甲的楚国步兵,仿佛黑色的海潮一般。

    但是对于符离塞上将军项末来说,他却没有什么心情欣赏这壮观的一幕,他的心神,仿佛仍留在那座雄关之上。

    “报!”

    一声急喝,一名斥候飞奔来到项末的坐骑前,叩地抱拳禀告道:“大军后方遭到齐军战车队与骑兵队的进攻,看旗号,乃是齐国的田讳!……目前,屠燊将军正与田讳军僵持。”

    『田讳……』

    项末闻言望了一眼身后方向,心中暗暗说道:『田氏五虎』,不晓得吕僖此番带出来几个。

    田氏五虎,乃『临淄田氏』本家与分家的五名将军,分别是本家的田耽、田讳堂兄弟,以及分家的田骜、田武、田括祖孙三人,据是齐国的著名将领,亦是齐国吕僖一系的心腹。

    别看田耽名声最高,但项末很清楚,其余四人俱不好惹,尤其是田讳与田骜。

    前者田讳,乃是齐王吕僖最喜爱的先锋官,而后者田骜,更是长久坐镇巨鹿郡,打得韩国叫苦不迭的老将。

    不过话说回来,尽管这次的对手是那田讳,但项末并不担心,因为他派出去断后的将领屠燊,亦是一员绝不亚于吴沅的悍勇猛将。

    曾几何时,吴沅、屠燊,乃是他项末的左膀右臂,可如今,吴沅却折在宿县,一想到此事,项末便感觉胸口隐隐作痛。

    “告诉屠燊,莫要与大队拉开太大距离。”

    嘱咐了传令兵几句,命其代为向屠燊转达,项末驾驭着坐骑,仍旧缓缓朝着宿县方向而去。

    这时,龙脊山守将子车继骑着战马赶了上来,朝着项末抱了抱拳:“上将军。”

    因为项末并没有刻意地等待龙脊山的友军,因此,这是他二人近期的首次见面。

    “子车将军。”项末抱拳回礼。

    行过礼后,项末见此番前来的仅子车继一人,为了证实心中某个猜测,遂问道:“子车将军,南门阳……”

    “那厮投敌了!”子车继拨过马头,驾驭着坐骑与项末并肩向前,口中愤慨地说道:“那厮领着五万兵在龙脊山西侧逗留,说什么为了断魏军的后路,当时我就感觉不对。……昨日上将军命我等向南撤离,我派人将此事传达给南门阳,这厮见无法再浑水摸鱼,居然带着一干心腹,丢下五万不知逃往何处去了。……临走前居然还将军中的粮草给烧了,真他娘的混蛋!”

    “哦。”项末一脸平静地应声道。

    他一点也不感觉意外,毕竟据他所了解的情况,蕲县守将季琮,就是因为魏国商水军与蕲县南门氏里应外合而丢了城池,狼狈地撤退到浍河一带。

    南门氏既然已经投降了魏国,南门阳又岂会置身于外?若不出差错,看前段日子南门阳那消极的作战态度,恐怕南门氏的人早就与他接触过。

    『南门迟、南门阳……真是可惜了。』

    项末暗自叹了口气,对于失去南门氏的这两位将领颇感可惜。

    毕竟在项末看来,南门迟与南门阳兄弟二人,亦可称得上是难得的将才,此番投了魏国,日后势必会成为他们楚国的强敌。

    当然了,虽说如此,但这二人还够不上心腹大患这个词,相比之下,项末认为魏军中有一人更加危险。

    那便是现魏国鄢陵军主将屈塍。

    『倘若此战那屈塍打响名气,不知国内屈氏一族会有何反应……』

    项末喃喃自语道。

    要知道,熊氏与屈氏的恩怨,相持百余年,别看屈塍仅是屈氏一门的分家出身,且曾经在分家也属于是边缘人物,可如今,屈塍已摇身一变成为魏国的大将,手握数万兵权,甚至于,据说在魏国的地位也不低。

    要说国内的屈氏一门对此没有丝毫反应,项末根本不信。

    在项末看来,南门氏投靠魏国,其实只是一桩小事,虽然可惜南门迟与南门阳这两个将才,但说实话,并不是值得大惊小怪的事,毕竟楚国似南门氏这样的氏族,不知几繁,少一个或多一个,都不会对楚国造成太大的影响。

    但屈氏不同,尽管屈氏近百年来被楚王熊胥等熊氏一族的王族打压,但正所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屈氏在楚国还是颇有势力的,倘若因为屈塍的关系,导致素来与熊氏不合的屈氏也心向魏国,这才是楚国的灾难。

    只可惜,尽管项末很清楚屈氏如今的政治立场可能会危及到楚国,但却不好提早做什么,毕竟从某种意义上说,屈氏亦是他项氏同宗渊的兄弟氏族,为了一件尚未发生的事而抓捕与进攻屈氏一族的人,非但项末做不出来,甚至于,一旦果真这样做,势必会引发屈氏更激烈的反弹,搞不好,屈氏索性就真的投奔魏国去了。

    当然,这些事在项末心中也就是一闪而过,毕竟似这种事,应该由楚王熊胥或者楚宫廷的公卿去与屈氏交涉、拉拢,不是他一介将军可以插手的。

    想了想,项末将诸般心事抛之脑后,转头对子车继说道:“子车将军,项某欲轻骑前往宿县探一探情况,不知将军可愿与我一同前去?”

    子车继闻言一愣,随即满脸欢喜地说道:“固所愿。”

    不得不说,楚国的军队体系很混乱,别看都是『正军』,但子车继严格来说并不算是项末的部下,但话虽如此,面对项末这位国内的上将军,子车继自然乐意与他亲近。

    无论是他个人,还是对他的家族,都是一件有利无害的事。

    于是,项末便带着子车继与一干二人的亲卫,快马加鞭提前来到宿县的目视范围内,登上一处土坡,远远地眺望宿县一带的情况。

    然而,让项末颇感意外的是,宿县城头上居然悬挂着他们楚国的军旗。

    『唔?不是宿县已被攻克么?怎么……』

    此时此刻,项末心中忽然浮现一个奢望:他很希望吴沅其实并没有战死在宿县,虽然理智反复告诉他,这不可能。

    与子车继对视一眼,项末驾驭着坐骑缓缓靠近宿县,一直到距离宿县一箭之地,他这才停了下来,朝着城上方向喊道:“城内何人主事?”

    话音刚落,城墙上冒出几个脑袋来,从衣甲判断,怎么看都像是楚国的军队。

    『难道……』

    项末心中对于某个奢望的执念越来越大,一直到城门开启,有一名楚将领着几队楚兵出来迎接。

    “末将边仓轲,恭迎上将军。”那名楚将飞快地来到项末坐骑前,叩地抱拳禀告。

    项末暗自叹了口气,他这才意识到,城内的楚兵,十有八九是他当日派来援护宿县的军队,而不是他那左膀右臂吴沅的军队。

    “起来吧,边仓。”项末虚扶一记,请楚将边仓轲起身,随即,他问道:“宿县怎么会在你手中?这边的魏军与齐军呢?”

    边仓轲抱拳说道:“回禀上将军,具体末将也不知原因。……魏军抵达宿县后,不知怎么就猜到我与公羊简各率一支军队潜藏在北郊,当即对我两军展开攻势。昨日,魏军突然撤走,末将大胆带着人马前来试探了一下,这才发现,宿县已是一座空城,因此,末将便率领军队入驻了城内。”说着,他耸了耸肩,补充道:“公羊简也在不远,他比末将谨慎,认为这是姬润与田耽耍的诡计,死活不肯入驻城内。”

    “唔。”项末点了点头,随即问道:“你方才说,宿县已是一座空城,那城内的军民呢?”

    “都不在了。”边仓轲摇摇头说道:“姬润与田耽合力攻破了宿县后,魏军就对吴沅将军的残部进行了收编。末将入城时,城内倒是有一些不愿投奔魏军的士卒,据他们所说,魏军中有许多楚军兵将,这些人许下种种优厚待遇,说降了吴沅将军的残部,如今那些愿意投奔魏军的人,包括城内那些同样被说动的百姓,皆跟随魏军向南去了,可能是迁移至铚县去了……末将手中兵力不多,不敢向南,还请上将军恕罪。”

    『收编了吴沅的残部,卷走了宿县的百姓……看来是那位魏公子润的手笔。』

    项末长出一口气,望了一眼南方。

    不得不说,魏军的这种举动,让项末感受到了极大的威胁。

    此时此刻,项末对那位魏公子姬润的忌惮,恐怕已然在对田耽之上。

    毕竟田耽只是嗜杀,而事实上,他杀的楚人越多,楚人对他的抗拒也越强烈,因此,项末并不担心。

    但是那个姬润,他却打出了『解放楚民』的口号,席卷无数的楚国军民,并不多做杀戮,这使得至今为止,这一带仍未传出有关于这位魏国肃王的恶名。

    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看来日后,魏国将取代齐国成为我大楚的心腹大患……』

    项末的眼中闪过几丝冷色。

    他瞥了一眼宿县,心下暗暗冷笑:真是可笑!留下一座空城给项某,真以为项某会愚蠢地选择在此地重组阵势?

    摇了摇头,他沉声问道:“姬润与田耽,皆往南边撤离了么?”

    “这个末将不得而知。”边仓轲摇摇头说道。

    见此,田耽便不再追问。

    而就在这时,远处有几名斥候飞奔而来,在项末面前叩地禀告道:“启禀上将军,大军遭到魏军与齐军的伏击!”

    『唔?』

    项末微微一愣,随即眼眸中露出几许异色。

    『非但不撤,居然还敢伏击我五十万大军……难不成是以自身作为诱饵?呵呵呵,姬润也好,田耽也罢,可真是豪胆之人!』

    想到这里,项末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

    『既然你等自投死路,正好叫项某杀了你二人,替吴沅报仇雪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