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魏宫廷 > 第768章:楚国内乱之熊屈相争

第768章:楚国内乱之熊屈相争

    当晚,赵弘润在凝香宫用过晚饭,便在沈淑妃那旁敲侧击希望尽早抱上孙子的心愿下,带着众女们逃之夭夭。

    回到肃王府后,众女各自回到他们在王府内的北院小居,而赵弘润则来到了书房,从怀中取出那封由宗卫高括带回来的书信,再一次仔细阅读。

    这封书信,是由此刻仍留在相城、铚县一带的商水青鸦成员『段九』所书——在魏军大部队撤离时,青鸦众奉赵弘润的命令,留了大概那么二三十个人,在齐鲁楚三国交界的潜伏下来,成立了商水青鸦的分据点。

    毕竟此番赵弘润从楚国卷带走了百万余楚国平民,致使相城、铚县、蕲县以及涡河以南的许多县城十室九空,这正是魏国部署细作的最佳时候,不容易被楚方发现。

    而之所以在那一带留下了二三十个人建立商水青鸦的地下据点,目的就是为了打探齐、鲁、楚三国的最近消息。毕竟在赵弘润看来,齐鲁两国在那场国仗之后势必发生动荡,若是能及时得到第一手的情报,说不准魏国能在两国的内乱中进一步取得利益。

    退一步说,哪怕不能在两国的内乱中取得什么利益,亦能掌握两国内乱的情况。

    基于这个原因,段九被提拔为分据点的头目,带着二三十个青鸦众在齐鲁楚三国边界潜伏下来。

    这也算是赵弘润打造情报网的第一步。

    “殿下,我去给您沏一壶茶。”

    宗卫长卫骄在旁说道。

    他太了解自家殿下了,一瞧赵弘润的神色,他就猜到自家殿下今日多半会在书房呆上许久。

    “唔。”

    赵弘润点点头,迈步走到屋内的书桌后坐了下来,将手中的信纸平铺在书桌上。

    段九送来的书信,相当厚实,但其实内容就只写了一桩事,即『熊氏与屈氏的内争』这桩此刻想必已传遍大半个楚国的重大事件——眼下段九所负责的分据点,暂时还无力刺探一些秘密的情报,充其量只能为赵弘润传来这种无法遮掩的大事件。

    『屈氏……哼嗯。』

    赵弘润心中愉悦地轻哼一声。

    楚国芈姓屈氏一族与芈姓熊氏一族的王权之争,据赵弘润所知,不知得回溯多少年代,尽管这两支氏族同出一枝,但事实上,哪怕称之为死敌亦不为过。

    众所周知,在许多年前,屈氏一族就对楚国的王权露出了野心,确切地说,哪怕是直到如今恐怕也并未放弃从熊氏一族手中夺回王权的野望。

    记得在前一阵子,在赵弘润率军协助齐王吕僖讨伐楚国的时候,当时,楚国几近七成的国内贵族都或多或少地参与了战争,亦或多或少地为抵挡联军的讨伐而出了一份力。

    比如巨阳君熊鲤,纵使是这个贪生怕死的邑君,亦贡献了大批的粮食。

    但唯独有一支大氏族置身于外,仿佛楚国的国难与他们毫无关系,那便是屈氏一族。

    当时,除了西陵君屈平响应国难,出兵协助,其余屈氏一族的人,几乎是毫无动静。

    那时赵弘润就隐约猜到,屈氏一族很可能想当一把坐收渔利的渔人,趁着战后楚王熊胥威望大跌的良机,展开夺取王权的行动。

    『或许,屈塍当时也得到了屈氏一族的帮助……』

    舔了舔嘴唇,赵弘润似笑非笑地思忖着这件事。

    还记得去年年底的时候,他在巨阳县境内,于一夜之间建成了一座冰城。

    当时屈塍并没有率军赶至冰城,但奇妙的是,屈塍当时麾下数千军队,却丝毫没有受到冰雪的影响。

    事后当时赵弘润得知,屈塍军是“恰巧”找到了一座村庄,更“巧”的是,村庄里还有足够的粮食。

    而在年后,屈塍又“恰巧”得知了寿陵君景舍出兵蔡溪的行动,并事先在后者的必经之路上埋伏下兵马,顺利地打了寿陵君景舍一个措手不及。

    不得不说,这种种巧合,实在是太凑巧,巧地仿佛是有什么人刻意想帮魏军一把,牵制住寿陵君景舍,好方便魏军进攻楚国熊氏一族的中心——王城寿郢。

    “呵。”

    赵弘润微微摇了摇头,再次聚拢心神看向那封书信。

    书信中的开头,段九只是简单地写了『屈氏一族联络国内贵族逼宫于楚王熊胥』的这桩事,但赵弘润依旧还是能够将这件事与他所知的某些情况联系起来。

    他如今已经很肯定,寿郢之战,那是楚王熊胥暗中授意项氏老将项燕,故意放水于魏军,这才使得楚国王城寿郢在短短几日内就被魏军攻破。

    为何楚王熊胥要这么做,赵弘润心中多少也有些头绪——这也正是赵弘润将楚王熊胥并列于齐王吕僖这等明君的原因。

    他无比惊诧,楚王熊胥居然有着那等魄力,居然想借助联军的外因,使楚国破而后立。

    要知道这件事搞不好,会使在联军讨伐下顽强防守下来的楚国变得四分五裂,甚至是在无尽的内乱中亡国。

    不管楚王熊胥在外的名声如何,但单单这件事,赵弘润心服口服,因为前者的魄力,足以使天下人震惊。

    此后,所有的事件就都串联起来了:楚王熊胥开始取缔那些在国战期间毫无作为的贵族势力,巧立名目处死了大批的贵族,收缴了那些贵族所积累的财富。这个举动,使得楚国国内各贵族势力人人自危,纷纷联合起来抵制楚王熊胥,而屈氏一族,就在这个时候跳出来,企图趁着楚王熊胥威信跌落低谷的天赐良机,从熊氏一族手中夺回王权,取代熊氏一族成为楚国的王族。

    不得不说,这称得上是一幕龙虎相争,以至于赵弘润都暗暗遗憾于他未能亲眼目睹这一幕。

    据段九在书信上显示,屈氏一族将『楚国遭逢大败』的事归罪于楚王熊胥,指责后者昏庸无能,随即,又举例种种以往熊氏一族子弟横征暴敛的丑闻,并且将半数左右的贵族势力纳入自己的阵营中。

    而楚王熊胥则果断地判定屈氏一族为乱臣,派寿陵君景舍、邸阳君熊商、上将军项末这三位名声赫赫的楚国英雄,率军围剿屈氏一族。

    屈氏一族亦争锋相对,其族人派出在国战期间按兵不动的私军,以『反昏王』的名号,公然与熊氏一系开战。

    于是乎,楚国的内战由此打响。

    可惜的是,屈氏一族眼高手低,哪里是寿陵君景舍、邸阳君熊商、上将军项末这三位楚国名将的对手,只是短短二十几日工夫,就被打地节节败退,连原先家族的封地都丢了不少。

    而这个时候,西陵君屈平尚未出兵协助自己的族人。

    一方是效忠的君王,一方是自己的家族,素来忠君爱国的西陵君屈平夹在当中,万分为难。

    他只好派人给楚王熊胥送信,恳请这位君王收回『平剿屈氏一族』的成命。

    遗憾的是,眼下的楚王熊胥,已在打算为日后的继承者铺平道路,岂会留着屈氏一族这种不听话的贵族?

    无奈之下,西陵君屈平为了保全族人,最终选择出兵,与寿陵君景舍两军对峙,与后者展开了旷日之战。

    这也是楚国内乱中最精彩的战役之一。

    寿陵君景舍那是什么人物,已不必过多赘叙,只要知道,他是连赵弘润都没能击败的楚国名将。

    而西陵君屈平呢?

    他虽然没有在国战期间出现在赵弘润面前,但赵弘润也听说过此人在国战期间的巨大贡献。

    没有西陵君屈平,寿陵君景舍或许无法迅速击败西越叛军,自然而然,也无法在赵弘润攻陷巨阳县前,赶到巨阳县,使魏军最终没能攻克巨阳这座富饶的城池。

    更关键的是,若没有西陵君屈平,东越的大将吴越便可攻破九江郡,从南边给予楚国王城寿郢致命一击,联合当时包围了寿郢北、西、东三面的联军,彻底封死寿郢,封死楚国王城贵族们向南逃逸的去路。

    因为当时的『彭蠡君熊益』与『鄣阳君熊整』,根本无法阻挡吴越大将吴起所率领的东瓯军。

    可想而知,西陵君屈平在这场国战期间所起到的作用,究竟是何等的巨大。

    只可惜这样一位难得的忠贞贤良之士,如今已被楚王熊胥判定为『乱臣之一』。

    “自毁长城,呵呵呵……”

    尽管对西陵君屈平很是惋惜,但赵弘润依旧忍不住幸灾乐祸地笑了起来。

    作为一名魏人,他巴不得楚国的内战打地越凶越好,遗憾的是,屈氏一族除了西陵君屈平外,似乎也没什么值得关注的人,而楚王熊胥那一方,却有着寿陵君景舍、邸阳军熊商、上将军项末这三位名将。

    不难猜测,当景氏一族与项氏一族皆坚定站在楚王熊胥一方的情况下,屈氏一族企图从熊氏一族手中夺回王权的战争,其实早已注定了结局。

    还因此搭上了西陵君屈平。

    事实上,段九的书信,只记载到寿陵君景舍与西陵君屈平的两军对峙,只是赵弘润觉得,若没什么意外的话,屈氏一族的败北,也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我要不要在其中插一手呢?』

    放下书信,赵弘润皱眉思忖着。

    而就在此时,书房的门被笃笃笃地敲响。

    “怎么这么晚?……进来吧。”赵弘润忍不住埋怨道,因为卫骄说好给他沏茶去了,却迟迟不见回来。

    然而出乎赵弘润意料的是,端着茶器盘子走入书房的,却非是卫骄,而是王府内的下人尊称为『小夫人』的羊舌杏。

    “夫君……”

    羊舌杏怯生生地唤道,俏脸红扑扑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