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长生天阙 > 第六百八十七章 怕你杀我

第六百八十七章 怕你杀我

    王长生看着新月录后半卷,一页一页的看着,新月录后半卷所记载的信息,比前半卷更加详细,并且,除了一些修炼界的常识之外,还有一些关于对这个世界的猜测。品书网手机端

    “生死窟?”

    看着新月录最后几页,寥寥的几句介绍,王长生眉头立即就是一皱。

    当初新月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是非常平和的,没有遭到雷暴的袭击,所以,新月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一直保持着全盛状态。

    新月探索了这个世界很多地方,不管是危险的,还是安全的,以新月的实力而言,都没有什么危险。

    可是,在记录到这个生死窟的时候,只有寥寥的几句,与新月记载其他东西的谨慎和详细,格格不入,直接就引起了王长生的注意。

    更何况,在皇城当中的时候,新月根本就没有和王长生说过生死窟的事情。

    “当时新月,只知道我得到了新月录的前半卷,他隐瞒生死窟不告诉我,是生死窟里面有特别,还是生死窟不过是一个寻常之地?”

    王长生心中喃喃的说道。

    王长生心中,对生死窟着重标记了一下,等回到皇城的时候,一定要找新月询问一下。

    至于文叔的来历,在新月录当中,也有些记载。

    文叔本来的姓氏,就是姓“文”,而不是姓“景”,文叔为何会出现在景家山,也就只有文叔自己才知道了,本来新月录就传了很多年了,也就只有文叔,才知道自己是什么情况。

    “你就是新月录后半卷里面,提到的文家吧?”

    王长生看着文叔,轻声问道。

    “嗯!”

    良久之后,文叔才点点头说道:“是的!”

    王长生看完新月录之后,直接就把新月录还到了文叔的面前,文叔立即诧异的看着王长生。

    “你不要?”

    文叔沉声问道,眼中充满了疑惑。

    王长生直接摇摇头说道:“不需要了!”

    “我已经见过新月了...”王长生看着文叔笑着说道:“你身为文家的后人,肯定认识修炼界的文字,也肯定知道新月是谁!”

    “什么?”

    文叔听到王长生的话,神色立即就是一变,口中直接传出咆哮之声。

    “祖师还活着?”

    文叔眼中露出莫名的神色,呼吸明显沉重了一些。

    王长生点点头。

    文家和新月之间的关系,其实很简单,当初新月来到这个地方的时候,点化了文家先祖一下,文家先祖是新月的记名弟子。

    后来新月离开了文家,寻找离开这个地方的办法,文家也在这个世界发展,只不过,文家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人才凋零,一代不如一代。

    传到文叔这一代,甚至连后天境界都难以踏入了。

    当然,这也和新月禁锢了灵脉有关系,要不然,文家这一脉,有新月的一些传承,哪怕是不能踏入修炼之列,至少也能成为先天境界的武者。

    “祖师怎么样了?”

    文叔一番思忖之后,开口神色莫名的问道。

    “你自己去皇城,她在通天塔!”王长生说道。

    “嗯!”

    文叔点点头,文叔没有听说过通天塔,但是知道皇城的方向,去了皇城,自然就能打听通天塔了。

    “文叔,其实我比较好奇的,并不是新月录...”王长生若有所指的问道。

    “我知道!”

    文叔沉声说道:“我们文氏一脉,知道的比其他武者多一些,所以,知道你落在景家山之后,我就想试探你一下!”

    “新月录上面记载的文字,不是每个人都能认识的...”

    “那你试探出来之后,为何要离开呢?”王长生疑惑的问道。

    这才是王长生最疑惑的地方。

    对于新月录,见到新月本人之后,王长生已经没有多大兴趣了,王长生感兴趣的,还是文叔,为何在试探出来自己是修士之后,还离开了?

    “我怕你觊觎新月录...”文叔轻声说道。

    “说实话!”

    文叔才说半句话,王长生语气立即就是一冷。

    以王长生的年纪,做文叔的祖宗都够了,趟过的河,比文叔走过的路还多,文叔有没有在说谎,王长生一眼都能看出来。

    “怕你杀我!”

    文叔直接说道。

    听到文叔这句“怕你杀我”,王长生才轻轻点点头。

    文叔沉声说道:“按照组训所言,修炼界是非常残酷的,没有任何的规矩可言,杀人越货的事情,随时都有可能发生!”

    “所以...”

    文叔越说,声音越小。

    王长生也明白了文叔的意思,修炼界的确是这样,在没有见到新月之前,王长生很迫切的需要新月录,实力也没有恢复,只有新月录,记载了关于这个世界的一些事情。

    这也是为什么王长生留在景家镇的原因!

    可是现在,王长生不需要了。

    王长生和文叔一番叙旧之下,把许多不明白的事情,给弄明白了,最后,王长生还是提出了对文叔的感谢。

    “我应该..应该称呼你为前辈?”

    文叔有些忐忑的问道。

    “随意!”

    王长生轻笑的说道:“我看上去这么年轻,你爱怎么称呼,就怎么称呼...”

    对于这些小事,王长生是不在意的,因为这一次和文叔分开之后,王长生估计,自己应该是见不到文叔了。

    这个世界,对于王长生而言,是非常小,用不了多少时间,就可以走完所有的州府,但是对于文叔这样的准武者而言,穷极一生,恐怕也很难走遍这个世界的所有角落。

    一次分别,可能就是永别,用什么来称呼,很重要吗?

    两人交流了一些东西,谈天说地,谈古论今,文叔这些年也走过不少地方,对于这个世界的风土人情,文叔比王长生感受更深。

    当然,文叔感触很深的东西,在王长生看来,也不过如此...

    “眼界,真的是很重要的东西...”

    王长生心中喃喃的说道。

    最后,文叔和王长生拜别了,文叔在离开之前,对着王长生拜了拜说道:“前辈,我打算去皇城,我希望,有生之年,我还能赶到皇城...”

    “瞻仰祖师神威!”

    说完,文叔再次一拜,直接朝着酒楼外面走去。

    “唉...”

    看着文叔的身影消失,王长生口中传出一道叹息之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