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恶女素希 > 第226章 她……倒底是什么来头?

第226章 她……倒底是什么来头?

    将已经昏死过去……曾被魔族俘获当做女奴对待的女子移至无人之处,凌素希当下为女子进行了救治……

    看着面前一身清冷之气的女子在为……陌生而又脏兮兮的女子救治之际,眼中……除了认真便找不到另外一种情绪,冷湛是……越看越移不开眼!

    她就像是……画上无辜的不是人间烟火的仙女,让人不忍心去碰触!

    可……

    刚刚的一幕幕却也是死死抓着他的大脑,任他如何努力都驱赶不去!

    他不过随意说了这女奴是土系灵力而已,她便趁机暗示那魔族女人说自己是魂修者!

    根据那女奴的反应,魂修者在魔族应该是一种……很厉害的存在!

    可……这什么的魂修者到底是个什么鬼啊?

    他冷湛在四国学院呆了好几年了,冷家关于魔族的藏书更是阅览无数,他都不知道的东西,这女人似乎……知之甚详啊!

    她……到底是从哪里知道魔族这些隐秘信息的?

    或者说,她……倒底是什么来头?

    “你到底是谁?”

    见凌素希起身,冷湛还是没忍住自己的好奇!

    闻言,凌素希先是一愣……还是来了吗?

    随即灿然一笑,“你认为呢?”

    “我在问你!”

    这会儿,冷湛也是坚定了心思……既然已经问出口,那他这次,便要将小丫头……审个明白!

    “如果我说我是一直隐藏在人族人中的魔族人呢?”

    凌素希笑。

    只是这笑中却夹杂着一丝苦涩……

    她到底是谁?

    或者,这话她也该问问!

    不过,她要问的是……费逸豪!

    他到底是谁?

    这个问题,自从第一次上魔族语课她就在问……自己!

    其实,这语言,前世她就已经说得……如母语一般好了!

    确切点说,这应该是她的第二种母语!

    费逸豪教她的!

    自她懂事起,每当和他独处,他就和她说这种语言!

    从前,她不知道为什么。

    后来,她问,他说:因为这是我们之间的秘密和……亲密!

    他给她讲很多事,很多故事。

    等她来这里之后,她发现,他所讲的,都是这里的现实!

    如今,她很想问费逸豪一句,你到底是什么人……如果他在!

    “凌素希……”自动忽略掉女人变幻的神情,冷湛认真道,“……你若是魔族人,那我便……强了你!”

    这话,冷湛是认真的!

    他就当……替人族女子报仇了!

    嗯……

    这逻辑,妥妥的!

    闻言,凌素希嘴角微抽,“我不是!这些知识,我学的!”

    好吧!

    她只能这么说!

    话落,也不待冷湛逼问她,直接迈步,“带上她,我们走。”

    有隐灵球,在外人看来,他们如今就只是普通的魔族人,找个店住应该没问题吧!

    可,让凌素希崩溃的是……诺大一个酒楼,就只剩两间客房是什么鬼!

    “你再好好帮我确认一下,还有没有其它房间?”

    凌素希不死心地问。

    那店小二又奇怪的打量了几人一眼,“你们就三个人,要那么多房干嘛?”

    “三……”

    凌素希刚要反驳,突然想起,在魔族人眼里,人族人只是奴隶……不算人,而且,即便住店,也只能……如动物般守在门口,不能进入房间,除非……男主人或者女主人有需要!

    这样算来,他们倒的确只有三个人。

    好吧!

    “……那三间房,总该有吧?”

    “你们两个不是夫妻吗?”

    小二诧异。

    他看人一向很准。

    同行男子的目光一直在这女子身上流连,这喜爱……做不得假!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们两个是夫妻了!”

    凌素希不悦!

    她不过就是要住个店……怎么就这么难!

    “哦……”

    闻言,小二满是同情的目光落在冷湛身上……看来,这是还没追到手啊!

    “看什么看……”冷湛故作不悦,“……你难道没有被老婆赶出去过么!”

    “冷湛,你……”

    凌素希又是诧异又是愤怒。

    什么叫被老婆赶出去?

    她什么时候把他赶出去了?

    不对!

    她什么时候变成他老婆了!

    要不要这么无赖!

    “希儿,你难道真要在这里和我吵么,凭白的让人家看了笑话……”

    “冷湛,你……”

    凌素希无语。

    这家伙,还和她就这事杠上了!

    见小丫头一副气鼓鼓的样子,冷湛好笑地凑到女子耳边,压低声音道,“你真的希望引起大家的注意?”

    无疑,几人的动静已经引起了店内正在吃饭的食客的注意……

    他们几个……冒牌魔族人,还真确实要保持低调。

    思及此处,凌素希冷哼一声,径直朝楼上的客房走去。

    两间客房么,反正她要住一间!

    晚饭后,凌素希还是将易沐暖、舒子优和已经醒来的陌生女子叫到自己房中。

    让舒子优和一个伤者住在外面,且不说她不放心,即便是伪装,她也过不了自己心里这道坎!

    ……

    隔壁,冷湛的房间内。

    慕容雅田在门口站了一会儿,见冷湛没理她,便一步步诺诺地朝床边挪去!

    暧昧的气息在空气中蔓延……

    这还是第一次,他们在清醒的情况下共处一室……没有逼迫。

    “谁准你进来的?”

    冷湛夹杂着薄怒的声音将女子所有美好的幻想打破。

    “我……”

    慕容雅田心中一凉。

    “……我们,是夫妻,理应……”

    “我们一直的状态,你是不懂?还是不记得了?”

    他不介意给她解释或者……好好提醒提醒她!

    “你说你会娶我的时候难道不是真的想娶我么?”

    慕容雅田声音里已然带了一丝哭腔。

    见状,冷湛面上浮现一层毫不隐藏的不耐,“我说过我会娶你,我会给你名份,但我从来没说过我会给你幸福给你宠爱,明白吗?”

    “明白……”良久,慕容雅田咽下所有苦水,“……可是,你不会让我在外面流浪吧,毕竟……”不安全。

    冷湛挥手,不耐烦地打断女子的话,“素希连个陌生人都放到自己房间里了,你可以去找她!”

    “可是我跟她……”

    “这是你们之间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