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你好啊小花仙 > 280贪嗔痴
    徐斌是在场唯一一个明白江天衣说的这段话言外之意的人,之所以一定要邀请她来调查轮回村的异常,因为她本身就是异常。

    徐斌转过头来问:“前阵子,量子力学的不确定性和随机性被耶鲁大学推翻了,你站那个学派?哲学上有真随机还是伪随机?”

    何滟滟以为他们老大在问她:“老大你问我啊?”

    徐斌舀了一碗粥后回答:“不是,我在问莘迪。”

    何滟滟赶紧讪讪的躲开,她可不敢随便回答这个问题,毕竟他们老大的嘴皮子是相当厉害,她是大姨妈造访的时间,赶紧躲开以免万一意见相左对喷。

    江天衣来到φ世界线之后发现所有的理论都比她之前所在的世界线提前了2年以上,就比如耶鲁大学团队通过试验发现粒子坍缩过程不是瞬间完成,坍缩有过程,这个过程一概率波的形式表现出来,是有中间态的,是量子轨迹理论里面的东西,这个就提前了2年的时间。

    江天衣觉得,自己如果没有经历莫斯科失踪事件的话,一定还会毫不犹豫的坚持真随机存在,根本没有命运这回事。

    可是她经历了这个重大事件有认识徐斌之后,心态崩了好大一阵,整个人的世界观都变了。

    她阅读了大量的哲学专著去理解彼岸的意义,而且她不知道,她每天在做什么全部都在徐工集团侦探的监视之中,她读了些什么,徐先生就在读什么。

    徐斌发现江天衣还在跑神,就拽了拽她的耳朵:“你是亲身体验了引力异常的,触摸到了真理的大门没有?”

    江天衣接着说出一番话吸引到了全队的注意力:“我觉得,命运代表的是全部世界线上的因果关系,不是被束缚的,而是纠缠态,开放的结果。”

    徐斌:“额…………这么说你找到佛学与量子力学的联系了?”

    江天衣点头:“我选择相信释迦摩尼的理论,即存在般若,存在无穷智慧,佛知道所有智慧下的随机过程都有因果关系在作用。”

    徐斌知道她最近在大量研究哲学和佛学文献,他能立刻跟上对方的思路:“恩,听上去真的挺玄的,你可知道般若指的是无穷的智慧,如果要是能知道每一个量子在下一刻确定的位置,就能确定所有粒子间的因果关系,那么成佛就是成为拉普拉斯的妖了。”

    江天衣没想到这一层:“那到也是,不过释迦摩尼的理论比康德早3000年,先不提拉普拉斯的妖这个顶端神兽,就用释迦摩尼的想法去反驳康德所说的真随机,我认为随机过程有因果关系。

    纠缠态是本质,佛也说纠缠态也是本质,所以才说万物皆有联系。”

    徐斌:“你详细说来,佛是怎么解释量子纠缠态的?”

    江天衣找了一张饭桌放下饭盘说:“佛说的如来就是量子叠加态。如来如不来是一个很重要的概念,如来说的是仿佛来了却有来,比如说我在等你,你在来的路上而你被卷到折叠空间里了,你就处于来或者不来的叠加态,这就叫如来。

    在《金刚经》中,佛陀解释量子的叠加态到到坍缩态是有因果关系在作用,过程我还没弄通,我只知道结论就是一切有为法,如露亦如电,翻译过来就是这是自然界的法则,像露一样模糊,像电一样快的无法捕捉。

    之前,耶鲁大学做的事就是在证明纠缠态的影响下,任何粒子的坍缩都有因果在里面作用,而不是瞬移,啪~~的完成的~

    虽然并不是完全否定量子力学的真随机的作用,可是它却引发了广泛探讨如何定义随机过程的问题。

    因为随机而衍生的世界线会在某一时刻分歧,然后在重大事件重新回到叠加态,随机的是观测的结果不是随机直接跳跃到结果。”

    徐斌用筷子沾了点米汤在桌子上画了两条线:“20年过去都还没有结论?(重生前的世界)假设随机过程产生两种形式的概率波,那么你怎么能知道随机过程不是啪~~一下从第一个概率波跨越到第二个概率波的?”

    江天衣把《心经》翻出来发到工作群里继续解释到:“耶鲁大学的实验结果是对的,你看看这段,《心经》的核心说的就是你考虑的这个问题,你所考虑的这个问题是现在大家争议的焦点呢!

    目前我也想不到怎样设计实验,我是先从哲学上找答案,如果哲学跟不上的话,就根本不知道怎么设计实验。”

    徐斌特别宠爱的表情冲她笑着:“那你最近研究哲学有没有什么进展?”

    江天衣不自觉的抓抓头发说:“有啊,比如佛说命由己造,相由心生,这个我已经弄通了。心便是因。这个相,不是相貌的相,而是表色生相,相包括因果,包括轮回,包括康德说的永远不能知晓的彼岸。”

    徐斌点点头:“我懂了,佛说所有的随机过程都有因果,你用这个回答了我刚才问的问题…………你的思路别跳的太快!”

    江天衣最近沉迷于释迦摩尼的理论无法自拔。

    江天衣:“佛说的我都懂,可是要跟量子力学联系在一起有点麻烦,也不一定能让大家接受。

    比如,若我解释色是唯物,空是唯心,你想选择唯物还是唯心,要靠你的意识,你觉得我是唯物还是唯心?”

    徐斌就喜欢这种能给他抛出难题的女孩子:“恩,这是个好问题,我下意识觉得是唯心的,不过神思一下它的逻辑悖论又是唯物的,不过这简直是诡辩论,要我说你处于唯物和唯心的叠加态。”

    江天衣眼睛一亮,轻轻拍了拍桌子:“那就对了嘛!!其实所有人都处于唯物和唯心的叠加态呀!

    空中有色,指的是粒子坍缩形成了物质,可是在前一刻它还是叠加态。

    而空中无色是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说的是你不去想,不去用眼睛鼻子嘴去观察(观测),那就没有色,色就是相,色就是物质,也就是没有观测,物质就不会坍缩。

    佛陀的《心经》是在说,你想选择强人择原理还是弱人择原理都可以,因为两者都是对的!

    两者都是对的原因在于人的意识处于——”

    徐斌一下子就说了出来:“量子的叠加态!”

    江天衣点头:“对还有纠缠态,我想在普朗克尺度内,纠缠态就是叠加态的表现形式。这个世界的粒子还是喜欢成对出现的嘛,在广泛的宇宙中超对称性占优。

    所以我相信有命运这回事,没有跳跃式的随机。”

    徐斌同意这个观点:“爱因斯坦都说上帝是不知骰子的,只有在因果关系作用下的随机,先知嘛,说的东西基本上都是对的。

    看来宇宙在大爆炸的那一刻就已经决定了是现在这个样子,注定这个结果,注定会产生人类这样的高等生命体,有能意识到自己的存在的物质。”

    徐斌在跟江天衣对话时候附近落针可闻:“所以你认为这个随机过程在普朗克尺度之内?”

    江天衣几乎完全没动筷子的在思考这个问题:“不,不,不、不一定在普朗克的尺度之内……!哎呀,我知道了!在不在普朗克尺度之内都不重要,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啊!”

    江天衣筷子摔倒餐桌上,她一下站了起来:“我明白了。”

    徐斌和他们同桌的6个人同时问她:“你明白什么???”

    江天衣放下脸色都有点苍白的回答:“物质即生即灭,是随机过程,这个过程不可得!三心不可得说的是,你现在去找从前的湮灭的物质(念头)你找不到,它只是留在时空里面了,没有固定的实体,它湮灭了就是空的。

    还有,《金刚经》上云,若以三十二相观如来者,转轮圣王即是如来!

    拆开理解,如来是量子叠加态,转轮圣王是量子叠加态的!

    人的意识是叠加态,人的意识扩散出去就相当于灵魂扩散出去,而转轮圣王独居幽冥,为何是幽冥?”

    徐斌不禁有点跟不上:“我的天,你的思路稍微慢一点好吗,实在让人跟不上。”

    不过他也听明白了,幸亏他还看过《金刚经》:“你说转轮圣王独居幽冥断人生死,幽冥指的是暗物质!??”

    江天衣想的手脚都有点冰凉了,因为她此前想不通的今天终于想通了:“对!我一直没找到暗物质在物质湮灭的过程中对粒子坍缩下的对应关系,实际上是质量对应关系。

    暗物质是有质量的,假设暗物质就是时间本身,质量越大,相对速度越快,而且处于叠加态的物质,质量越大,坍缩速度越快!”

    徐斌恍然大悟:“哦,那你的意思就是真的有轮回这件事?!!你认为意识离开叠加态会经历一段暗物质密布的区域,也就是引力,而时间流速较快的地方轮回的速度也比较快?”

    江天衣很笃定的表情回答:“对,引力就是时间啊,引力大时间当然就快,所有维度内能够影响粒子运动的唯有因果关系。

    如果释迦摩尼说的都是对的,那么天地之间是法平等,无有高下,是名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可我怎么找不到粒子坍缩的原因是什么呢!

    我们还不确定在第一观察态粒子坍缩时的关系是什么关系!!!”

    徐斌捡起江天衣的筷子站起来重新递给她:“你不要着急,要是一下子全都能想明白你就成佛了,等观测所有样本数据之后再下结论,先吃饭吧。”

    江天衣回过神来慢慢接过筷子:“佛说自己是过来人,过来人,有两种解释,一种是他是过去久远劫来的大智慧人,第二种解释是过去的人去了未来,用谢尔德雷克的理论就可以解释意识是可以在时空中穿梭的,所以佛早说了,他自己就是个穿越者!…………他是怎么穿越的?”

    徐斌倒是跟着点点头:“你先别管佛陀是怎么穿越的了,你先吃饭…………饭都凉了!”

    江天衣抓着筷子的手突然松开抓住了徐斌:“诶!!我知道了!”

    徐斌不知道该怎么让她停下思考:“什么?”

    江天衣她想到了:“人的大脑是完备的量子系统,意识能左右量子坍缩的轨迹按照自己想要的方向移动,也就是说,完备的量子系统本身自带因果关系!这个在数学上完全可以证明!

    如果我们观察的是不完备的量子系统,它是开放的,它牵涉到的整体因果关系就是无穷的…………我要给奚星尘打电话!”

    同桌的人,除了徐斌以外,其他同座在桌子上的5个人都是旁听。

    林昊是一直凑合在旁边听着来着,他反正跟不上江天衣说话的节奏,然而坐在林昊的旁边观察他的陆涵,也根本跟不上这么快的脑回路,索性顶着林昊去了。

    林昊开始时的表情有点茫然,等他看到徐斌抛过来挑衅的眼神时候,他还真是有些生气。

    早就知道自己插不进江天衣跟其他同僚的对话。

    他已经很努力的在学习各种物理学专业名词,以免的被人笑话。

    他从跟江天衣交往之后每天一集《生活大爆炸》的看,不过随着他看过的剧情增加,他明白了一点,做科学家是不容易,细水长流,还得聪明绝顶。

    他从心底羡慕和尊敬江天衣,不过两个专业领域差的是真的很大,真正接触下来之后他发现他们之间的共同语言太少了,人想要合拍,双方都要格外努力才行。

    可是江天衣这个天然呆根本没有在努力跟他靠拢的样子,反倒一激动就去抓徐斌的胳膊。

    陆涵很机灵,他主动跟林昊套近乎:“大帅哥,你觉得自己有一个这样聪明的女朋友会不会把自己比的很暗淡像暗物质一样暗淡?”

    林昊也扛起画夹开始他一天的生活:“……暗物质很暗吗?”

    陆涵噗哈哈的笑出来:“暗物质就是宇宙中唯一不会发光发热的时空引力子,看不见,摸不着,你说暗不暗?”

    林昊看见陆涵不坏好意的笑就知道自己说了些让对方无语的话,所以他干脆切换成英语:“任何人都没有办法随意的相互比较。”

    陆涵可不这么想:“我还是觉得笨一点的女孩子可爱,笨笨的才能让人有保护欲!”

    江天衣已经跑了,她跟奚星尘打气电话来,她在说着她想要的计算步骤,让对方帮自己想想有没有逻辑错误的地方。

    过了10分钟之后所有人都吃完早餐了之后她终于回来了。

    江天衣是回来跟徐斌宣布她的结论了:“我们算过了,在波色-爱因斯坦凝聚的状态下能保存人的灵魂。”

    徐斌给江天衣泡了一晚方便面:“恩,我知道了,你吃饭吧,不然泡面都烂了!”

    江天衣跟徐斌拉扯起来:“你难道一点都不激动吗!!!!”

    徐斌实在无法把她按回餐桌上:“理论上可行,可你想要设计出完整的实验步骤检验这个结果需要多长时间?3年5年?10几20年,甚至是你7、80年!你现在立时、马上就能设计出来吗?还是吃饭更要紧吧!”

    江天衣知道自己不能:“可是你不晓得,我早就已经有灵感了,创造绝对零度的环境,然后把没有进入抑制性扩散的大脑放到波色-爱因斯坦凝聚状态下的模型里面…………”

    徐斌站起来握住对方的脑袋摇了摇然后说:“你知不知道你的脑袋里面进了多少水?知道全球有多少铷金属吗?”

    江天衣当然知道:“我知道啊!!!全球所有的铷金属基本上都被你垄断了,要不然你怎么能是第一首富呢!!!”

    徐斌坐回到她旁边:“哪也不够你用的好吗?而且现在在实验室里面合成的波色爱因斯坦凝聚最多也就是放一个探针进去,你要设计一个能放下一个人大脑状态的波色-爱因斯坦凝聚状态的空间需要多少铷?”

    江天衣抓着徐斌不放:“铷不够的,而且太贵,所以我才找你,我需要一个场,一个不用很大的引力场!

    但是里面要数次折叠的,要足够大的引力,用引力将大脑的扩散波拘束到一个点,然后用引力引到到波色-爱因斯坦凝聚里面!你不觉得这个实验是可行的吗!”

    徐斌愣了一下,他觉得江天衣真是个天才:“这是你想出来的?!”

    江天衣用手搅了搅泡面说:“是啊,可是这个引力场模型我设计不出来…………确实难度很高,穷尽我毕生所能也没有思路,奚星尘说他会跟我一起设计这个引力模型!

    他说最快要1个星期的时间,会有一个轮廓,我们可以花1年的时间去往里填充,不过,就算计算出来了引力空间模型,我们也没有这个能力构建一个完整的引力场,需要你们徐工集团的技术!”

    徐斌想到别的用手指弹了江天衣的脑门:“这个引力场的构建会非常困难,不是想构建就构建的,说不定要花上10-20年的时间,而且,还不一定能保证实验结果一定能够成功,我为什么要投入这么大笔的时间和金钱在你这个实验上?”

    江天衣:“我!………………”

    徐斌觉得自己拿出了这辈子最杀伐决断的语气让江天衣认清现实:“除非你主动说服你的祖父跟林家退婚,然后嫁进徐氏,否则,别指望我能给你创造实验条件。”

    江天衣抖抖自己的眼睫毛:“你为什么要用德语跟我说话?!!!!”

    徐斌扫了一眼还在等江天衣的林昊回答:“我不怕别人听见,而且我德语比较好,而且我也不想让你为难。”

    江天衣要夺回她的泡面桶,她还是先吃饭吧。

    徐斌立刻抓起泡面把它举高高的:“你知不知道,你思考时候的样子才是最性感的,你觉得林昊能跟你说这样的话?他能像我一样理解你?”

    江天衣瞬间从脸红到脖子根,她想起了在莫斯科的时候,徐斌跟她咬耳朵说我就喜欢你不知所措的样子,聪明对你来说只是锦上添花,你绝大多数的时间都很笨,越笨越可爱。

    江天衣手脚都不听使唤了,她想去抢回吃的,又怕油乎乎的面汤洒出来。

    江天衣的德语很差:“我不会说德语,你这是想干嘛?你这个人怎么能这么坏?”

    徐斌装作怒不可遏的样子,白净的脸上也抹上了一层红晕:“我很坏吗?你还没有见过坏的!说!你为什么要答应你爷爷跟林昊交往?又为什么要让他进组?你要是不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我就在学术界封杀你,让你一辈子都做一个无名科学家!”

    江天衣是个乖宝宝,她委屈的说不出话来,分明是人家根本也没把她们之间的关系当成一回事吗。。。

    江天衣一下子就急哭了,学术是她的命,她哪里承受的了徐先生这样的威胁。

    徐斌把泡面放到桌上:“你别哭!你怎么又哭了…………让别人看见不好!”

    江天衣使劲使劲的扎扎眼睛,扇扇风缓了过来:“我还能有什么理由!……我,我不过就是用过的餐巾纸…………一张餐巾纸有什么权利吗?你愿意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

    徐斌捏着她的脸:“原来你是这样看我的?!!”

    江天衣捧着泡面桶不说话,她真的就是这么看对方的,她能怎么样。

    徐斌没有想到对方一直不联系自己不是因为赌气,而是因为把他当成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渣男了。

    徐斌捶了一下桌子说:“分明是你更渣!你睡了我之后就立刻扭过头告诉我你是来跟林昊重新开始的,你还想要跟林昊做夫妻,那你去吧!”

    江天衣忍不住哭了起来,她站起身要走。

    徐斌一把拉住她:“江可你敢,你要敢去找他就不要再跟我说半个字!”

    林昊看到江天衣和徐斌对话的气氛不对劲,实在忍不住了直接走过去:“徐斌,她是我的女朋友,你有什么脾气可以冲我来,不要总是针对她!“

    徐斌根本就没有理睬对方。

    林昊真的很无语,他把江天衣拽到了一边:“他很喜欢你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