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权门小老婆 > 第286章 不想再做雷家的傀儡

第286章 不想再做雷家的傀儡

    王韵灵淡淡一笑:“听上去,你好像很了解雷政,但我告诉你,你想错了,雷政重情重义,他跟他队长的遗孤发生了关系,断然不会只用钱打发,他会用自己一辈子还债。”

    还债!

    多无情的字眼。

    王韵灵真是厉害,只用了一个词,就否定了他们俩之前所有的感情。

    关清晗坚强的内心一下子被击破,再也无法坚定起来,因为她的心里,也有这样的怀疑。

    “不会的,不是这样,关清晗,你要相信雷政,想想你们在一起的种种,他不是对你没有感情的。”林楚楚抓着关清晗的手,不停的摇晃着,希望她能坚定起来。

    可关清晗还是无动于衷,整个人都失魂落魄的。

    王韵灵抬手摸了摸她的脸,态度变得温和:“瞧瞧,你还年轻,没有必要这么钻牛角尖,你对他的爱我承认,但爱一个人就是阻断他的前途么?想想吧姑娘,雷政跟你在一起,他能得到什么?”

    关清晗低着头,心里也在反问自己,是啊,雷政跟他在一起,能得到什么?

    她除了可以许诺用自己的生命去爱他,别的,什么都给不了。

    “他爷爷是个很专权的人,膝下就只有雷政一个孙子,自然对他寄予厚望,你觉得雷政为了你顶撞他爷爷之后,他还能有什么前途?”

    王韵灵拍拍她的肩,加重了语气:“退一步讲,他不要雷家的前途了,就愿意跟你过普通日子,那他爷爷,他的亲人,还有我,你都让他为了你撒手不管了么?

    他爷爷今年都八十多了,一直疾病缠身,就提着一口气,等着看雷政结婚生子……你爱他,就想眼睁睁看着他变成一个不忠不孝,不仁不义的人?”

    “妈!”雷政气喘吁吁的从走廊里冲进来,打断了王韵灵对关清晗的道德洗脑。

    环视了一圈病房里的情况,雷政走向病床,把关清晗拉到了一边,紧紧握住她冰凉的手,保护着她。

    “妈,姑姑,你们来这里干什么?”

    感受到雷政掌心的温度,关清晗的心踏实了些,林楚楚也跟着松了口气,身体放松下来,躺回到病床上,这才发现,她后背的衣襟都被汗浸湿了,但都值得。

    她总算是陪着关清晗坚持到了雷政赶来,现在开始,不管王韵灵和雷秀丽她们说什么,雷政这一个举动,就能将她们说的那些,全部推翻。

    王韵灵面不改色,依然带着温和的笑意,说:“我来看望一下你的朋友,还有你战友的遗孤。”

    她这样说,就是明摆着不承认关清晗的身份。

    雷政不容她不承认,刻意把关清晗拉到身前:“妈,我不是第一次跟你提起了,这是我喜欢的人,我已经决定要跟她共度一生。”

    “我可从来没有答应过你,你这样决定,让沫然怎么办?”王韵灵改了套路,说出了另一个女人的名字。

    “林沫然怎么办跟我有什么关系?”雷政不能理解她们的想法:“我连她的面都没有见过呢,我就得对她负责么?”

    “你这样说,你爷爷会很伤心的,他早就定下了那个孙媳妇。”

    “我敬重爷爷,但不会再做他的傀儡,妈,这么多年,你们让我做什么我都照做了,现在,能不能让我自己做点决定?”雷政恳求道。

    王韵灵似乎被他这一番诚恳的话触动到,盯着他的脸,半天没有说上话来。

    “你这个混小子,这女人有什么好的?林沫然可是跟咱们雷家门当户对的千金,她……”雷秀丽一看王韵灵不说话了,就替她责备起雷政。

    王韵灵抬手制止了她:“好了秀丽,别太大声了,门开着,池家的人还在对面,不要让他们听到了,看了咱们的笑话,今天就到这吧,走吧,咱们也去探望一下池家的小四。”

    雷秀丽憋屈的难受,可也没有明着忤逆嫂子的意思,瞪了一眼关清晗,转身走向病房门。

    王韵灵走在最后面,临出门前,她又回头看了一眼关清晗,眼神很是复杂。

    “如果你真的这样决定了,等元旦的时候,就把她带回家来吧。”

    雷政和关清晗均是一愣,没想到事情到这个地步,还能有转折。

    雷秀丽不敢置信的拉住王韵灵:“嫂子,你到底想做什么?把她带回去,你是准备气死老爷子?”

    王韵灵板着脸,拂开她的手:“雷政觉得她比林沫然好,那就得说服了老爷子才行,我只是提供给他一个机会,秀丽,这是我儿子,我还能做的了这个主吧?”

    见王韵灵临阵倒戈,雷秀丽气的脸上的粉底都快要裂开了。

    “他不光是你儿子,还是雷家的孙子,老爷子还没死呢,谁也做不了主。”

    那胖女人见风使舵道:“好了秀丽,没必要因为这点事失了仪态,反正回去又不用咱们跟老爷子交代。”

    “对,你心疼你儿子,那就想想,怎么跟老爷子交代吧,走了,去对面,在这多待一分钟,我都浑身难受。”雷秀丽又“哼”了两声,端着贵太太的架子,去了对面病房。

    胖女人跟在她后面也走了。

    王韵灵也要走,雷政上前叫住她:“妈,爷爷那边……”

    “这就不用你管了,好歹做了二十几年雷家的媳妇,我有分寸的。”王韵灵替雷政整理了一下衬衫的领子,又看了一眼关清晗,缓缓的转过身。

    “妈,谢谢你。”雷政恭敬的道了声谢。

    现在在雷家,能真心为他着想,而不是单纯的为了服从老爷子的人,也就只有她了。

    关清晗也走上前来,客客气气的唤了一声:“伯母,谢谢你。”

    王韵灵没板住严肃的仪态,忍不住莞尔一笑:“谢早了,等到你们俩真能被老爷子认可的时候,再谢我也不迟,现在就别跟我煽情了,我还有事呢。”

    “好,我送你过去,你也帮着劝劝池伯母,她那样对待池荆寒,确实有点……”

    雷政话说到这,没有再说下去,回头看了看林楚楚,视线挪到关清晗脸上。

    他给了关清晗一个让她安心的眼神,陪着王韵灵去了对面的病房。

    林楚楚可不能淡定了,雷政什么意思?

    他们有什么事瞒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