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生之带娃修仙 > 第29章 古万三
    “一个武馆而已,我不想浪费自己的时间。”

    林羽随口而出的一句话,终于彻底激怒了三一堂的大师兄黄恒。

    “给我滚出去!”

    黄恒暴喝一声,身子向前一探,单手按在林羽的胸口,打算一掌把他推出去。

    黄恒这一掌用了十成十的力气,按他的设想这一掌推出去,林羽整个人就要从门口飞出去,在地上打十几个滚。

    可惜现实和黄恒想的有些出入。

    嘭的一声,黄恒的手按在林羽的胸口,林羽像是毫无察觉,脚下还是稳稳站着丁字步,纹丝未动。

    黄恒咦了一声,感觉这手就像是按在一堵软绵绵的墙上,所有力道都被化为虚无,如同泥牛入海。

    “这是什么邪门!

    黄恒心中火起,单脚向后一撤,吐气开声:“给我退——!”

    这一下他用上了武学中的内劲功夫,单臂肌肉高高拱起,青筋直跳,就连骨骼都发出噼噼啪啪的爆响。

    可惜依旧如同螳臂当车,对林羽没有一点效果。

    林羽没事人一样站在原地,望着面前的黄恒,就像在看一件有趣的玩意儿。

    “这就是内劲?有点意思……”

    林羽此刻在和黄恒相距很近,能看到黄恒的鼻息中断断续续有一丝淡淡的白气,随着呼吸进进出出。

    看来这就是内劲了,可惜这个黄恒的内劲实在太弱,细如游丝,时断时续。

    其实以黄恒不到三十的岁数,能够修炼出一丝内劲已经是极为不易。

    “用人中内息代替灵气,在体内周身经脉循环往复,倒是和灵气有些相似。”

    林羽说完之后摇了摇头:“可惜和灵气相比还是先天不足,尤其你的内劲,不过是一点皮毛而已。”

    “混账——!”

    黄恒暴怒,整个三一堂除了古万三之外,就只有他摸到了内劲的门槛,这对他来说一直是一件极为自傲之事,没想到今天面前这个人竟然如此轻视。

    林羽此刻已经明白了内劲的原理,差不多就等于是灵气的低配版,虽然自有奥妙,但和具有大神通的修士根本无法相提并论。

    搞清楚了原理,林羽感到有些意兴阑珊:“行了,你退下吧。”

    随后他伸手一拨,黄恒顿时感到一股巨力将自己裹挟,整个人身不由己的原地转了个圈,噔噔噔向侧方冲出几步,差点摔倒在地。

    “你——!”

    黄恒脸涨得通红,转过身摆出一副拼命的姿势,打算再冲上去,却被远处古万三发声喝止。

    “黄恒,退下。”

    黄恒听到师父的喝止,脸上的肌肉跳动了几下,最后重重哼了一声,抽手后退。

    “臭小子,便宜了你!”

    莲心木边上的古万三此刻已经放下了手中的剪刀,正眼望向远处的林羽,脸上略有疑惑之色。

    古万三毕竟是行家,刚才哪一个照面,他已经看出来黄恒不是林羽的对手,所以赶紧叫停,免得徒弟出丑。

    盯着林羽仔细看了几眼,古万三确定自己从来没见过这个人,这个人是从哪里蹦出来的?

    古万三还是老练一些,搞不清林羽的底细之前,他并不急于发作。低头拿起银色的剪刀,古万三又开始比划着修剪面前这株莲心木。

    古万三是个习武的粗人,内劲大成后也算成了一方大师,因此想着要搞点高雅的玩意,衬托自己的身份。

    几年来他天南海北的搜罗了不少盆景,几乎把武馆的后庭改成了植物园。但要真说起来,古万三对盆景并不算什么精通,无非就是拿来充个场面。

    就和一般人家养多肉植物是一个道理,阳台上摆满一大片,看上去有排场,心里面舒服。

    “这年轻人啊,还是要谨言慎行。”

    古万三盯着面前的莲心木,嘴里敲打林羽:“就和这铁树一样,自以为有点硬度,其实禁不住这轻轻一剪。”

    咔吧——

    古万三手起剪刀落,将莲心木的一个侧枝剪落在地。

    林羽顿时一皱眉,向前走出几步:“这不是铁树,这是莲心木。你不懂就不要乱剪,这一下损了它的内脉,死的更快了。”

    古万三脸上的肌肉抽动了一下,说别的他还可以忍,但说他不懂盆栽,这就有点当面打脸了。

    “莲心木是什么玩意,天南海北的稀罕盆景我见得多了,没听过这鬼扯的名字!”

    林羽抬头四下看了一圈,面无表情:“看你这一院子凡花野草,根本就是不懂装懂的附庸风雅之辈。这株莲心木你还是别折腾了,交给我,我想想办法,或许能让它坚持到开花的一刻。”

    咔——

    古万三手里力量一个没控制到,把剪刀捏成了两片。他气得甩手扔掉半截剪刀,转身望向林羽,脸上已经是杀气腾腾:“这盆景叫铁树!”

    站在后面的王奎连忙用手捂嘴,差点笑出声。

    大摇大摆的冲到武馆后院,哪壶不开提哪壶,这林羽简直是脑子进水了啊,这是你自己找死,可怪不到我头上!

    腾腾腾——

    古万三步伐沉稳,几步走到林羽面前:“这株铁树长在雾灵山地缝绝地,我徒手攀爬百丈,于云山雾海深处将其从石缝拔出。”

    “你又是哪里来的东西,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说要把它拿走?”

    林羽伸手取出一截泛白的树根,正是之前他从地缝底部里挖出来的那一截。

    “你拔树时手法粗糙,拽断了主根,这棵树已经活不过今日。”

    林羽晃了晃手中的树根,颇为感慨的叹息一声。

    “天地钟灵秀,宝物自有形,我等当取之有道,如你这般强取掠夺毁其根本,实在是无知啊……”

    “哈哈哈哈……”

    古万三被气得怒极反笑,一时间有点头晕脑胀:“这铁树生在绝险之地……”

    林羽淡淡的插了一句:“不是铁树,是莲心木。”

    “铁树!铁树!就是铁树!”

    古万三猛地大吼出来,四周弟子纷纷变色。

    “你他娘的,再提莲心木这三个字,老子一掌拍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