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生之带娃修仙 > 第106章 牌匾
    望江寺大殿中,众人各自入座,那个仇武不声不响的走到韩姓家主身后,双手倒背,一脸冷意。

    方逊坐在座位上,双眼恶狠狠的盯向林羽。

    这是两人第一次当面相见,方逊此刻心中竟然有些懊悔,之前对这个林羽还是太轻视了!

    没想到方岳竟然会让他坐在身侧,这个无名之辈竟然爬得这么快!

    还好自己已经做出了万全之策,等到仪式之后,整个方家都在自己手里,看这个林羽还能怎么蹦!

    殿外的院子里响起一阵嘈杂声,

    一群僧人抬着一块巨大的石匾走进院子中央,众人合力将石匾放置在地上,随后扯掉匾上的木杠。

    僧人们散去,显出这一面黑沉沉的石匾,足有两米长一米宽,黑沉沉匾身的接近半尺厚,上面用烫金写着四个大字——世家门第。

    匾上挂着一大片红绸,中间系着一朵大花头彩,显得富丽堂皇。

    只要方伍连赢三场,上前来剪下头彩,这面匾就算开封,今后挂在方家大宅正门,世代罔替。

    方岳咳嗽一声,从座位上站起身来。

    “今日承蒙诸位赏脸,来望江寺参与这场小聚,方岳感激不尽!”

    “我方某人师从北方无名院,来到巴山市二十余载,孤身一人闯荡打拼,这些年多亏诸位关照,才勉强有今日这一点成就。”

    “如今我已年过六十,回想往日种种,难免涕零。人生一世最终归于尘土,一切归于云烟。此番挂匾,我便是想在身前留下些念想,将来子孙后人们看到了,能记起方家祖辈上有这么一号人物。”

    说完后,方岳转头对方伍点了点头:“方伍,开始吧。”

    “是!”

    方伍神色肃穆的走到大殿中央跪倒在地,对着方岳磕了三个头,之后起身走出殿外,来到那面巨大的石匾前方。

    “李前辈、马前辈、韩前辈,方伍今日代恩师挂匾,请诸位赐教!”

    李、马、韩三名家主互相看了一眼,最后由韩姓家主起身。

    “方兄在巴山市二十余载,为武道界做了不少实事,我等都是感激不尽!”

    “你之武道源自北派,和我等并非同枝,但我以为,拳分南北,武道却该是大同!”

    这韩家主一番话说得也是大气敞亮,果然面子上的功夫还是做得十足。

    停顿一下,韩家主对着方岳一抱拳:“今日我等便祝方兄马到成功,心想事成!”

    随后他转头望向身后的仇武,递出一个颜色:“仇武,就由你来和方伍切磋几式吧。”

    仇武冷冷哼了一声,随后大步走出大殿,来到院子里和方伍遥相对峙。

    “这个仇武我没见过,看起来不像是巴蜀武道界的人。”

    唐玖的声音突然从侧方响起,林羽转头一看,发现她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自己身边,盯着院子里的两个人,一副看热闹不怕事大的表情。

    唐玖把声音压低:“我看那个仇武的表情,似乎不是简单的切磋几招啊。”

    唐玖说得没错,此刻院子里的仇武双眼盯着方伍,一身杀气毕露,简直如同一尊凶神恶煞。

    林羽自然也看出了这一点,他轻轻弹了下手指:“方伍这一场,可能会输。”

    林羽并没有故意压低声音,坐在另一侧的方岳将他的话听在耳中,眉头顿时皱起。

    他自然也发现了场中气氛的异常,尤其李、马、韩三位家主坐在一边都是一脸神色自若,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更让人觉得事情不对。

    方岳眉头紧锁,突然开口:“方伍,今天武道高人聚会,机会难得。比试时不要畏手畏脚,务必要全力施为!”

    “是!”

    方伍应了一声,沉身扎马,面对仇武摆出起手式。

    “请赐教!”

    仇武望向对面的方伍,嘴角闪过一丝轻蔑的冷笑:“不过是方岳的一只看门狗而已,等我废了你之后,看他还能不能继续躲在里面不出来。”

    方伍顿时大怒:“混账!”

    这个仇武说话阴阳怪气,还公然侮辱他师父,方伍现在已经把比试放在脑后,只想一拳打死对方!

    “看拳——!”

    方伍大喝一声身形向前疾冲,单拳挥动带起一阵狂风,直奔仇武的面门而去!

    这一拳方伍用足了十成十的力量,拳风带起的呜呜风声如同怪蟒呜鸣,带动四周狂风四起。

    林羽身边的唐玖点了点头:“一年没见,方伍功夫有进步啊,看来上次输给我对他刺激不小~”

    边上的方岳听到这句话,哼了一声,脸上显出不悦之色。

    唐玖耸耸肩,闭嘴不说了。

    他们说话的功夫,院子里的仇武已经避开方伍这一拳,随后返身攻向对方。

    两人战在一处,彼此都是内劲大成的高手,一拳一脚间带动罡风撕裂,在场中你来我往动作快如闪电,噼噼啪啪的拳脚声连绵响起,一眨眼的功夫已经过手十多个来回。

    李、马、韩三位家主看得目瞪口呆,他们虽然也是出身名门自诩高手,但功夫的确是稀松平常,连场中两人的动作都看不太清。

    仇武的厉害,昨晚在码头上他们已经领教过,但没想到方伍竟然也能强横如此,和仇武战了个不相上下!

    能教出这么强的弟子,看来方岳果然厉害!

    但这些人只能看个热闹,真正的高手才能看出场中的情势。

    唐玖唔了一声:“我看这个仇武的功夫也高明不到哪去,这一场胜负不好说呀~”

    林羽双目紧盯场中两道人影,却有不同的看法。

    “那个仇武还没尽全力,他在等,等机会一击必杀。”

    唐玖听到林羽的话,赞同的点了点头:“这个仇武的身法力道和方伍在伯仲之间,但他给人一种极为危险的感觉,我也押他赢。”

    唐玖突然一转话题:“要是你去和仇武打,能不能赢?”

    林羽神色淡然的摇了摇头:“今日是方家挂匾,我没有上场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