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生之带娃修仙 > 第107章 旧怨
    院子中央,方伍和仇武两人打的难分难解,双方你来我往拳势带起满天狂风,地上的碎石被踢得纷纷飞起,打在四周的墙壁上,发出噼啪声响。

    方伍越战越勇,大喝一声挥拳向前冲来,脚步踏地带起咚咚山响,这一拳的威势比起之前犹有过之!

    仇武冷哼一声向前迎去,狂风四起中两人交错而过,仇武的手扭出一个极为刁钻的角度,击中在方伍肋下五寸之处,发出一声骨骼断裂声响。

    与此同时,方伍的拳也击中在仇武左肩,嘭的一声闷响,将仇武击的向后倒飞出去。

    仇武在空中翻了个身,随后飘落在地,一脸阴翳的伸手摸了摸左肩,看上去并无大碍。

    他有金刚不坏的横练功夫护体,方伍的拳头很难对他造成伤害。

    方伍就惨得多,伸手扶了扶左肋,张嘴将一口血痰吐在了地上,仇武的这一拳打断了他一根肋骨。

    不过方伍的斗志丝毫不减,眼中满是怒火的望向仇武:“再来!”

    “不能再打了!”

    大殿里的方霓坐不住了,站起身来望向方岳:“爸爸,不能让他们继续打了!”

    方岳坐在远处脸色铁青,沉吟不语。

    他也已经看出来方伍不是对方的对手,但挂匾仪式已然开始,又怎么能半途而废!

    千算万算,没想到方逊竟然在挂匾仪式上暗中下手!

    眼下已成骑虎之势,方岳阴冷的目光扫过方逊,嘴角抽动了几下,最后摇了摇头:“武道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这件事你不要管。”

    “爸爸!”

    方霓气的一跺脚,脸上闪过失望神色。

    此刻的场中,仇武开始有些不耐烦,他这次来是为了对付方岳的,可没想到这个方伍功底也意外的扎实。

    打了半天连方伍都没干掉,实在是有失颜面!

    仇武用拇指摸了摸左右两手中指上的黑色铁戒指,望向方伍冷哼了一声:“这一招本来是留给方岳的,现在就拿你来祭旗!”

    方伍呼吸变得急促,额角有汗水渗出,他此刻肋骨已伤战力大损。

    但挂匾是师父一生夙愿,如今交托在自己手中,自己舍命也要完成!

    决不能输!

    方伍怒吼一声,力灌双拳向前全力冲出,一往无回之势,准备要和仇武决一生死!

    仇武脸上闪过一丝狞笑,身子微微伏低,双手合在一处,又闪电般向两侧分开,虚空中闪过一道似有似无的微光。

    噗——

    两个人影交错而过,一道血光冲天而起,一只断臂在空中旋转数圈,随后啪嗒一声落在地面。

    大殿中众人顿时发出一阵惊叫,不少人纷纷起立。

    方伍闷哼一声踉跄后退,右臂已经齐肩断掉,切口宛如刀切,血涌如泉。

    唐玖低声惊呼了一声:“这人竟然用铁线!”

    林羽也看到了那虚空中的一道微光,就像是蛛丝般纤细,但强度却十分惊人,否则也不可能一下就切断方伍的手臂。

    “铁线……是暗器么?”

    唐玖点了点头:“是一种很偏门的暗器,平时收纳在手指上的戒指里,用的时候放出来,既可以切割,也可以拉拽。”

    唐玖说得没错,仇武用的的确是藏在戒指中的铁线,只是他的铁线极长,之前在码头横渡二十余米,就是用铁线拉住码头边缘的桩子,拉拽而行。

    后来的凌空劈碎石墩,也是靠铁线的锋利。

    场中鲜血横流,方霓惊叫一声昏厥在当场,唐玖一个箭步冲过去扶住了她。

    方岳猛地站起身来:“方伍,够了,退下!”

    “不——!”

    方伍脸色因为剧痛而狰狞,身子微微颤抖:“我还没输!”

    仇武一甩手,将铁线收回戒指中,望向方伍冷哼了一声:“算你机灵,竟然躲开了脖子,保住了一条狗命!”

    方伍怒喝一声,奋起最后的力量挥动左拳向仇武冲去,却被仇武飞起一脚重重踢在丹田部位。

    嘭的一声,方伍整个人向后方飞出,洒落一地鲜血,倒地后昏迷不醒。

    “废了你的丹田内劲,这辈子就做个废人吧。”

    仇武冷冷的说了一句,随后望向大殿之中:“小的已经残废,老的还不出来么?”

    林羽坐在原地望向方岳:“拳怕少壮,你内伤未愈,不要强行出头。”

    方岳脸色铁青,站起来嘿嘿冷笑了两声:“戏台既然支起来了,那就必须唱下去。畏首畏尾,又如何当得起武道世家这四个字!”

    老头子缓步向殿外走去,目光扫过一侧的三位世家家主:“匾既然搬出来了,那就一定要挂起来!”

    方岳的眼中煞气十足,那三位家主纷纷一凛,低头不语。

    此刻院子里冲出来几个僧人,把晕倒的方伍抬到一边救治,地面上依然鲜血淋漓,显示着之前那一幕的惨烈。

    方岳走到场中,和仇武对面而立。

    “刚才你施展的是金刚不坏,华铁山是你什么人?”

    仇武哈哈笑了两声:“想不到你还记得,那我也开门见山,我就是华铁山的弟子,仇武!”

    方岳哦了一声,他其实已经猜到,因此并不意外。

    “当年华铁山被我打得狼狈而逃,至今不敢在国内露面,如今就派你这个徒弟来送死么。”

    仇武脸上顿时显出怒容:“混账!师父他如今在旧金山唐人街,已经是参合会的枭首之一,自然不会随意来这种山村野地!要对付你这个老匹夫,我仇武便足矣!”

    “参合会……”

    方岳的脸抽动了一下,他之前调查那个偭敢来的姜大师的时候,自然查到了这个巨大的运毒组织,只是没想到华铁山竟然也和参合会有关。

    虽然不知道枭首是什么层级,但想来应该不低,看来华铁山这些年在海外另有一番际遇。

    “从抢劫绑架改行到运毒,的确是他的作风。”

    方岳凝立原地不动,单手前伸:“仪式继续,先废了你这个畜生,我再挂匾。”

    (感谢尚古雕刻的打赏,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