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生之带娃修仙 > 第205章 玉兔、应龙

第205章 玉兔、应龙

    唐玖在河滩上躺了良久,还是无力起身。

    华铁山那一拳借地传力,把她五脏六腑都震得有些移位,鬼脸那几只飞镖虽然有牛皮内甲挡了一下,但依然还是破开了皮肉,留下了不浅的伤口。

    这一次真的是差点就把自己玩进去了,现在躺在河滩上回想起之前的一幕,依然有些心惊肉跳。

    不过以唐玖的性格是不可能记住什么教训的,如果下次还有机会的话,她不介意再玩一次。

    “呱——!”

    随着一声叫,鹦鹉从天而落降在唐玖身上,低头啄动她的身躯,似乎在催她起身。

    “别啄了,我还没死……”

    唐玖呲牙咧嘴的坐起来,伸手推了推身边还昏迷不醒的方霓:“睡得这么死,多半是被下药了。”

    唐玖伸手从兜里掏出手机一看,在水里泡了半天,已经彻底开不了机了。

    “太晦气了……”

    唐玖郁闷的把手机扔在地上:“张倩还在树林……不过估计她的手机应该被方伍给搜走了。”

    伸手拍了拍身前的鹦鹉,唐玖少有的用上了赞许的口气:“这次救了我一命,回头重重有赏!”

    鹦鹉一点也不客气,骄傲的昂了昂脖子:“呱——重赏!”

    唐玖向后一仰,又重重躺在河滩上:“去把树林里的张倩叫过来,让她来帮忙。”

    鹦鹉呱了一声,展翅飞起。

    许久之后,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张倩跟着鹦鹉来到这处河滩。

    看到唐玖躺在地上,张倩惊呼了一声:“你怎么了?刚才我看到赵刹棘的车翻了都被吓死了!可是你们不回来,我一个人也不敢乱跑~”

    唐玖躺着摆了摆手:“没有乱跑就对了,刚才开车经过的时候,我记得这条路往上游走三公里有个村子,你现在就去村子里借电话联系林羽,让他马上赶到这里来。”

    “联系林羽?”

    张倩吃了一惊:“是林小萌的爸爸?”

    “还能有几个林羽,快去!”

    张倩哦了一声,她虽然手机被收了,但林羽的电话号码还是记得很清楚的。

    “我去了,可是……你怎么办?”

    唐玖呲牙咧嘴了一阵:“我再歇会就好了~你快去吧!”

    ……

    方家府邸,已经是接近黎明时分,方岳一个人坐在客厅中愁眉不展。

    仆人走上前来:“老爷,你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

    方岳眉头紧皱:“还没有方霓的消息么?”

    仆人摇了摇头:“电话一直打不通,方伍已经带着人沿路去寻找了。”

    方岳皱眉点了点头:“那我再等等……”

    一名仆人从外面匆匆走进:“老爷,外面有个骑摩托的人送来一封信,说是要您亲启。”

    方岳面色一变,接过信笺打开,低头看向信纸。

    “方霓在我们手上,如果要她活命就不要声张,一个人来长江下游三十里处的大坝。中午之前见不到人,就把方霓扔进大坝下面喂鱼。”

    纸的下方有一个简单的落款——山。

    方岳看到那个山字,瞳孔猛地收缩了一下,脸色阴沉无比,空着的手攥拳又松开,反复几次。

    “难怪最近一直心神不宁,原来是他回来了!”

    方岳低头沉吟片刻,如今聘请的北方高手还未抵达,方伍内劲被废,方府中只剩他一位武道高手。

    不过方岳并无惧怕,他最近刚刚破关成功,在武道上又大大前进一步,对自身的实力极有自信。

    “华铁山,三十年前你输给我,今日还会是一样的结局!”

    方岳转头望向仆人:“去把司机叫来,我要马上出去一趟。”

    仆人望向方岳:“老爷,要不要带几名保镖同行。”

    方岳摆了摆手:“没有必要,这件事我自己解决。去通知方伍,让他不要再找人了,回来看守方家府邸,等北方高手抵达后,到长江下游处的大坝与我汇合。”

    片刻后,方岳乘坐一辆轿车离开方府,直奔市郊三十里外那处大坝而去。

    躲在方家府邸外的华煞在暗中看到这一切,满意的点了点头。

    “方岳一个人去赴约,师父的命令已经完成了。”

    “反正还有时间,我干脆去南山把那个林羽解决掉,免得还要在这里浪费时日。”

    想到此处,华煞退回到阴影中跨上一辆黑色的摩托,驶离方府直奔南山而去。

    ……

    长江江面上,一艘白色的游艇正顺流而下,在游艇内的船舱里,赵刹棘被五花大绑在一根柱子上,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打的碎成了布条,浑身上下没有一块完好的地方。

    华铁山坐在一边的沙发上,脸上显出不耐烦的神色:“这小子嘴真是硬,一直在东拉西扯!”

    赵刹棘满脸是血,哭的好像在笑:“我不知道什么叫方霓的人,我只知道有个叫张倩的,而且我也没碰过她,是她引诱我的……”

    “说正经的!”

    边上的打手扬起拳头,嘭的一拳重重打在赵刹棘脸上,顿时又是一股鲜血飞溅。

    鬼脸华猛从外面匆匆走进船舱,来到华铁山近前:“师父,华煞刚刚发来消息,华铁山独自一人乘车离开方府,往下游的大坝来了。”

    华铁山点了点头:“这么说他还不知道方霓已经不在我们手上了,或者……”

    华铁山望向五花大绑的赵刹棘:“或者这个男人对方家很重要,所以方岳甘愿为他涉险。”

    “你们继续打,一定要让他把所有知道的都吐出来!”

    华铁山站起身来,转身向自己的船舱走去:“我要运功修炼,准备一会和方岳的大战,在抵达大坝前不要打扰我!”

    “师父,还有一件事。”

    华猛在一边开口:“兔儿爷在北方和赫连家族的生意已经谈妥了,正赶来巴山市与您汇合。”

    华铁山皱了皱眉:“他来做什么!”

    兔儿爷名字里带一个兔字,是参合会十二枭首之一,更是参合会的制药大师,僵尸散和鬼魇丹等配方都是出自他手。

    华猛唔了一声:“似乎是应龙大人觉得您在这里逗留太久了,所以让兔儿爷来带您回金山市去。”

    华铁山重重的哼了一声:“就算是应龙,也管得太宽了点!”

    华猛犹豫了下:“师父,小心隔墙有耳。”

    华铁山顿时警觉,这船上的人虽然都是他的手下,但也都是参合会的人,难保没有应龙的眼线在其中。

    “我明白了,今日解决了和方岳的恩怨,我就和兔儿爷一同回金山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