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生之带娃修仙 > 第209章 天元
    大坝顶端,华铁山提出和方岳比武定生死,方岳脸色阴沉,其实在他心中非常清楚,自己和华铁山早晚会有一战,但现在这种情势下,他担心方霓,却无心交战。

    “把我女儿放了,否则我不会答应你任何条件!”

    华铁山骂了一声,心中懊恼无比,把气都撒在了赵刹棘身上,扬起一脚把他踢飞了出去,赵刹棘发出一阵惨叫,跌向大坝后方的百米深渊。

    “你赢了就把女儿还你,输了你们就一起上路!”

    “好。”

    方岳后撤半步,摆出一副弓马硬桥,双手微微攥起掌心虚握如同龙口含珠,气息平稳绵长,气势如渊渟岳峙,四周风声突然消失,空气宛如凝固一般。

    “这一次,我不会再给你远遁他乡的机会!”

    华铁山哈哈哈大笑数声,满头银发在坝顶的大风中飘舞:“方岳,今时不比往日,我这就送你上路。”

    随后华铁山大吼一声,一拳击向面前的地面。

    方岳顿时一惊,他当年和华铁山有过交手,自然认得这一招借地传劲。

    华铁山这一招专攻下盘,用来扰乱对手的根基,极难防范。

    方岳双目一瞪,丹田劲气下沉至双腿,大喝一声:“定!”

    咔嚓嚓一阵碎响,方岳脚下的大坝表面顿时被他踩出一片密集的裂纹!

    下一瞬间,华铁山的拳劲自地下轰然涌起,和方岳双足的力道撞到一处,在虚空中发出一声爆鸣,大片水泥碎块被炸得四散纷飞!

    方岳身躯微微摇晃,下盘略微虚浮,华铁山抓住这一瞬间的机会向前冲出,巨拳带动满天狂风,径直砸向方岳头顶。

    劲风及体,方岳将全身劲气集中在右手之上,手臂骨节发出一阵致密的咔咔脆响,肌肉以肉眼可见的幅度急遽膨胀,瞬间变粗了接近一倍!

    随后方岳一拳向上击出,与华铁山的拳头交接在一处。

    嘭的一声闷响,宛如一道闷雷声在大坝上响起,方岳和华铁山各自向后倒飞而出,均是踉跄数步,才站稳身形。

    方岳站稳后,右手不自然的下垂在身侧,微微颤抖,脸色很是难看:“你的罗汉金身,已经到了大成境界!”

    华铁山右拳也已经皮开肉绽,鲜血直流,但比起方岳废掉一臂,还是占了上风。

    “方岳,当年我的罗汉金身还未大成,所以败在你的破元劲之下,如今我神功已成,你就乖乖受死吧!”

    方岳右手伤痛入骨,牵动了肺部神经,禁不住咳嗽数声,脸色越发苍白。

    “金身大成,只有宗师级人物才能破开你的硬功,难怪你敢回巴山市来。”

    华铁山哈哈大笑:‘如今川蜀之地并无宗师级人物,还不是任由我横行!’

    一阵大风从大坝顶端吹过,方岳浑身衣服瑟瑟而动,身形更显萧瑟,但他双目之中却有一团火焰渐渐燃起。

    “巴蜀并非是你横行之地,难道你忘了,我的混元功正是你罗汉金身的克星。”

    华铁山哼了一声:“笑话,想要破我的罗汉金身,你的混元功和破元劲不够看,除非是更上一层的天元劲!”

    方岳脸上闪过一丝古怪神色,既有期颐也有恐惧:“不错,只有天元劲才能破你的罗汉金身……”

    “如今世上,只有北方宗师封千山才能施展天元劲!”

    华铁山脸色狰狞,杀意尽显:“不要拖延时间了,受死吧!”

    话音落下,华铁山大步踏出,再度挥拳冲向方岳,此刻方岳左臂已废,破元劲无从施展,眼看是必输之局!

    生死一线之际,方岳的神色却无比平静。

    他前端时日闭关,在武学上再进一步,但同时也走到了个人武道的尽头,终究没能踏入宗师领域。

    但今日面对生死一线的重压下,方岳发现自身的武道尽头处,又出现了一丝曙光!

    华铁山看到方岳的神色感到一丝异样,但随即面色一厉,挥拳砸下:“虚张声势!”

    汹涌的拳风吹动方岳白发飘飞,他转头望向一侧大坝底端,万吨江水滚滚而下,气势如万马奔腾。

    方岳脸上现出恍然明悟之色,随后攥实左拳,一拳向前击出。

    华铁山突然感到一股无形的巨力排山倒海般向自己涌来,自身就如同巨浪中的一片落叶,身不由己的被裹挟在其中向后方倒飞出去。

    华铁山毫无反抗之力,被这股巨力裹挟在空中翻滚数圈后踉跄跌落地面。

    “混——”

    刚吐出一个字,华铁山猛地面色一变,再度踉跄向后退出!

    连退数步去势依然不能止住,华铁山脸色一横,单脚用尽全力向后踏出,嘭的一声巨响,将脚下的水泥地面踩出一个深坑,终于将身形停下!

    “账……”

    第二个字还没说完,华铁山脸色再度一变,庞大的身躯猛地向下一沉,轰然跪倒在地!

    咔咔咔咔……

    一阵密集的碎裂声响起,整个大坝表面以华铁山为中心,不断向四周碎裂扩散,最后形成一片直径超过四米的巨大蛛网!

    噗——

    华铁山张口喷出一股鲜血,染红面前的地面。

    “不可能,这是……天元劲!”

    方岳脸色苍白无比,身躯一阵摇晃,最终不支原地坐下,脸上带着一丝狂喜之色。

    “风烛残年能够领悟天元,方某此生无憾了。”

    大坝上顿时陷入一片宁静,远处华铁山那些手下,包括华猛在内都搞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甚至不知道方岳和华铁山到底谁输谁赢!

    更不敢上前去查看究竟!

    嗡——!

    上空突然传来一阵嗡鸣巨响,众人抬头望向天空,发现是一架白色直升机正在缓缓降下。

    华猛顿时脸色一变:“是兔儿爷的飞机!”

    直升机降落在大坝一侧,随后从上面走下三个人,为首的是一个身高刚过一米的侏儒,脸上的五官奇丑无比,穿着一身长袍,走起路来左摇右晃,样子非常可笑。

    华猛连忙上前:“兔儿爷,您来了!”

    侏儒冷着脸看了华猛一眼,没有开口,而是径直向大坝中央走去到华铁山身侧。

    “夔牛,你一意孤行,这回吃到苦头了吧。”

    华铁山气喘吁吁,转头望向兔儿爷:“我……还没输!”

    兔儿爷哼了一声:“你全身经脉都已经被对方的拳劲震断,现在马上跟我走的话还有救,再耽误一会,以后就一辈子做个废人吧!”

    随后兔儿爷对身后的随从一挥手:“把他抬上直升机!”

    两名随从应声上前,架起华铁山向飞机走去。

    华铁山无力反抗,却还是不死心,方岳击出这一拳后明显已经是强弩之末,三十年的恩怨,只差一步就可以了结!

    “等一下,我……一定要……杀了方岳!”

    兔儿爷哼了一声:“我答应了老大要带你回金山市,可不是带一具尸体回去!”

    “那人已经油尽灯枯,就算放着不管,也活不过一时三刻了。”

    华铁山目呲欲裂:“不行!我一定要看着他死,你去帮我杀了他!”

    兔儿爷皱了下眉:“他刚才那一击可是宗师等级,我可不会去冒这种险。”

    想了想,兔儿爷挥手把华猛招了过来:“那边跪着的三个人,是武道高手吧。”

    华猛连忙点头:“那是川蜀之地李、马、韩三名世家家主。”

    兔儿爷点了点头,从怀里掏出一个药盒:“这是鬼魇丹的升级——猛鬼丸,去给那三个人喂下。”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