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生之带娃修仙 > 第249章 兔儿爷
    黑白坊位于白虎街中段,地处繁华闹市,两层高的门脸外彩灯高悬,里面客人往来穿梭,热闹非凡。

    这里明面上是一处药材市场,但实际上则是参合会的产业,暗地里经营着毒品生意,向客人提供大麻,或者其他效用更强的药物。

    在黑白坊地下,是一处颇为巨大的地下制药工厂,参合会将毒品源源不断的从偭敢运来这里,再进行进一步加工,之后散步到整个黄金海岸。

    地下制药工厂中一处防守严密的大厅中,身材矮小宛如侏儒的兔儿爷正坐在一张太师椅上,翘着二郎腿。

    在兔儿爷的对面,屋子中央身材高大的华铁山盘膝而坐,上半身赤裸在外,露出精壮如钢铁的肌肉,周身插满了明晃晃的银针,简直如同一个刺猬。

    华铁山身后站着一个脸色白净的小孩,看上去也就十二三岁的年级,飞快的不断拿起边上的银针,一根根刺入华铁山周身的经脉。

    兔儿爷啧了一下嘴:“丁小兔,你的针灸手法越来越厉害了,比起你那个不争气的爷爷可是强的太多了~”

    这个叫丁小兔的少年哼了一声,脸上满是冷漠之色:“我爷爷他根本只是个江湖骗子而已。”

    兔儿爷哈哈笑了两声:“不错,你爷爷实在是不争气,被丁家除名后流落到金山市来,要不是我收留了他,他早就死在街上了,更不可能有你。”

    “夔牛枭首,穴位已经都刺好了。”

    丁小兔似乎不愿意听兔儿爷提起自己的身世,开口转换了话题。

    他虽然只有十二三岁,但声音里却带着一股和年级不相符的冷漠和冷静。

    兔儿爷伸手薅了薅自己的山羊胡,望着丁小兔点了点头。

    当初收留丁神医,兔儿爷主要是看中了北方丁家世代积累的巨大势力,可惜这个丁神医是个扶不起的阿斗,一点本事都没有,每天只会招摇撞骗,想靠他掌控整个丁家,那简直是异想天开。

    但面前这个丁小兔不一样,他虽然现在只有十二岁,但对各种医理却掌握极为纯熟,下针认脉也极为准确,可以说是个天生的奇才。

    就连给华铁山这种顶级高手针灸治伤,丁小兔也丝毫不怯场。

    就连鬼魇丹和猛鬼丸这两种参合会的特殊药物的研制过程,也有丁小兔的一部分功劳在其中。

    就凭这个丁小兔,当年收留丁神医也绝对不算是赔本买卖。

    哐啷一阵响,大门被人从外面撞开,一个身影跌跌撞撞的冲进屋中来。

    这人脸上黑气缭绕,正是之前被林羽喷了一脸毒茶,之后又突然诈尸消失的丁神医。

    丁神医一脸哭丧像:“二位枭首大人,赵氏商会那边出问题了!”

    兔儿爷微微一惊,皱眉望向狼狈不堪的丁神医:“我不是让你留在赵会长身边监视他的状况么,你怎么成了这幅模样?”

    丁神医哎了一声:“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一个人,据说是赵会长在国内的旧识,他识破了您的蛊毒啊!”

    兔儿爷这一下吃惊不小:“什么人,竟然能识破我的半步蛊?”

    兔儿爷这种蛊虫是多年精心培育而成,潜伏在人体五脏内,会间歇性的释放出毒素,而且毒素存在时间极短,因此才称之为半步蛊。

    丁神医脸上黑气盘旋不散:“是赵会长在国内的旧识,名叫林羽。”

    本来盘膝而坐的华铁山听到林羽这两个字,顿时身子微微一动,忍不住睁开了眼睛。

    丁小兔眉头皱起:“枭首大人,行针还没有结束,不能随意睁开眼睛。”

    伟岸如山的华铁山哼了一声色,丝毫不以为意:“巴山市的那个林羽,他来到金山市了?”

    丁神医连忙点头:“就是巴山市的林羽,他不但医术高明,而且功夫也很厉害,赵昊请来的黄金帮那一群人根本不是他的对手,被打的屁滚尿流!”

    “果然是他!”

    华铁山身形一动,带动着周身的银针一阵乱颤:“之前本打算不再理他,没想到他竟然自己送上门来!,正好找他清算两个徒弟的仇!”

    华铁山现在还不知道,他第三个徒弟华猛刚刚也死了,虽然不是死在林羽之手,但死在唐玖手里,也没什么差别。

    丁小兔又皱眉开口:“枭首,您体内的伤还没痊愈,至少还要三天时间才能彻底恢复,目前不适与和人交手。”

    华铁山脸色一冷:“不行!我不可能眼睁睁放他走!而且他现在影响到了我们并吞赵氏商会的计划,不除掉他怎么行!”

    坐在太师椅上的兔儿爷唔了一声:“的确,老大的命令必须最先考虑,这个林羽能认出半步蛊,万一被他碰巧找到除蛊的办法,那我们可没办法对应龙老大交代。”

    兔儿爷转头望向丁小兔:“给他后脑风池穴再加两针。”

    丁小兔望向兔儿爷,一脸惊奇之色,但犹豫片刻后还是点头答应了一声是。

    “别动。”

    丁小兔双手各拿一根银针,迅如闪电般的刺入华铁山脑后风池穴,华铁山的身子一颤,再度僵在原地。

    华铁山感觉到身体失去控制,顿时面色大变,一双眼珠望向兔儿爷:“兔儿爷,你这是干什么!”

    兔儿爷嘿嘿笑了两声:“别急,我现在刺激你的风池穴,再配合我的独门丹药,就能让让你的经脉提前恢复。”

    “那个林羽功夫不俗,必须有你坐镇,我才能安心。”

    华铁山脸色一变:“你不会是打算给我吃鬼魇丹那些鬼东西吧!”

    兔儿爷哈哈大笑:“不会,我怎么会坑你!只是刺激经脉,让经脉恢复活力的丹药而已!”

    说完兔儿爷站起身来走到华铁山进前,华铁山现在是盘膝坐在地上,兔儿爷站在那里,还是需要抬头才能够到他的嘴,两个人身高差距实在是巨大。

    兔儿爷将一颗黑色丹药塞入华铁山嘴中:“吃下去,马上见效。”

    华铁山只有无奈吞下这颗丹药,但很快他的脸色由担忧转换为惊喜。

    “哈哈哈哈……”

    华铁山狂笑数声,周身肌肉一阵波浪般的涌动,身上那些银针纷纷被挤出体外,噼里啪啦掉落满地。

    随后他长身站起:“我的功力已悉数恢复,今日就是林羽的死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