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生之带娃修仙 > 第628章 雉子的决心

第628章 雉子的决心

    林羽和山鬼的对战虽然短暂,却惊天动地,最终山鬼留下一只断臂,借助血遁逃走。

    雉子此刻体内的大多数毒素已经驱除,恢复了行动能力,她一瘸一拐的走到林羽近前:“林羽,山鬼被你杀了?”

    林羽双手一合,将骨剑收入手臂内,伸手指向地面那一截山鬼手臂:“山鬼逃了,只留下它一截断臂。”

    雉子抬头四望:“这片密林方圆百里,恐怕很难找到它了。”

    林羽摇了摇头:“山鬼的血遁并不能随意传送,我想它应该是逃回了巢穴。”

    雉子听到巢穴两个字,禁不住打了个寒颤:“那……它的巢穴在哪里?”

    “现在还不知道。”

    林羽望向地面的那一截断臂:“不过我有办法追踪到。”

    说罢林羽一杨手,远处山鬼断臂中的鬼切发出一阵锐鸣,自行跃起飞,带着那一截断臂飞回到他近前。

    噗通一声,断臂和鬼切跌落地面,各自分开。

    林羽俯身捡起鬼切,转身递给雉子:“物归原主,这次不要再搞丢了。”

    雉子的脸色苍白,犹豫着没有伸出手:“这把刀,是山鬼用来控制富士家族的凶器,我不能把它留在身边。”

    林羽扬起手,将鬼切递向雉子近前:“刀剑本身只是锋刃,关键是掌握在何人手中,这把鬼切陪在你身边多年,多次和你一起出生入死,不要让它寒心。”

    雉子沉默片刻,随后点了点头,伸手接过鬼切:“的确,这把刀虽然被山鬼利用,但它也是富士一族代代流传的至宝,我会好好使用它!”

    嗡——

    鬼切竟然发出一阵轻快的清鸣,仿佛感受到了雉子的情绪!

    雉子手握鬼切,脸色有些发白,之前腿部伤口大量失血导致她体力空虚,而且腿部受伤对行动也有影响。

    她望向林羽:“你要如何追踪山鬼的踪迹?”

    林羽转头望向林海之外:“我还是先送你出去吧,唐大他们还在外面等我,你的伤势也需要尽快处理。山鬼被它自己修炼的功法禁锢在这边林海之内,逃不掉的。”

    没想到雉子脸上显出坚毅之色:“不!这一次一定要除掉山鬼,否则我不会走出林海!”

    林羽眉头微皱:“为什么?”

    “富士隆宏已死,但富士集团还有众多长老,如果我就这样回去,是无法让他们臣服的。”

    雉子握紧鬼切,指尖因为用力过度而开始泛白:“我一定要拿到山鬼为害富士家族的证据,这样才能将他们彻底臣服!”

    林羽带着一丝疑惑之色,抬头望向雉子:“只要找到证据就足够了?那些长老身居高位,应该不会这么轻易听命于你。”

    雉子点了点头:“就是因为那些长老长期身居高位,所以已经习惯了吸附在富士家族这个巨人身上享受,既无魄力,更无胆识。”

    “富士隆宏已死,按族规我就是下一任宗主,只要证明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家族,那么他们就没有任何理由反对我。最终只有承认我的地位,臣服于我。”

    林羽微微点了点头:“那之后,你要做什么?”

    雉子愣了下,这个问题她的确没有想过,斩杀山鬼,成为富士家族的领袖后,她就已经实现了自己一直以来的夙愿。

    沉思片刻后呕,雉子攥了攥拳头:“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就是废除豢养影武士的传统。”

    林羽点了点头:“我也同意,不管怎么说,相同的敌人,杀一次就够了,杀第二次难免让人觉得麻烦。”

    雉子噗嗤一下笑了出来:“你的想法真是与众不同。”

    林羽耸了耸肩,低头望向雉子腿上的伤口:“之后可能还要和山鬼战斗,你的腿伤会成为累赘,我帮你看一下。”

    雉子面带笑容,优雅的点了点头:“好的。”

    随后雉子走到边上一处树桩坐下,解开腰靠,将和服的下摆松开。他受伤的位置在腿部上侧,只有松开和服,才能显露出伤口。

    “这一身和服是为中元节准备的,所以是按照最传统的穿法。”

    林羽皱了下眉,心底升起一股不妙的感觉,上次给雉子查看纹身的时候,他就已经领教过一次和服的繁琐,不知道这次又有什么花样。

    “传统的穿法有什么特别?”

    雉子脸上微微泛红,带着一丝戏虐的笑容,对着林羽微微张开双腿。

    “按照传统,和服是神道礼服,为了表示对神明的崇敬,穿戴者里面是不能穿任何亵衣的。”

    林羽望向雉子双腿间和服下的一片黑暗,沉默了片刻:“无需查看伤口,我直接为你疗伤吧。”

    雉子咯咯笑了两声,难得的显出开心表情:“我骗你的~”

    林羽:“……”

    最终林羽并没有打开和服为雉子检查伤势,而是将手隔着衣物放在伤口上,注入一股灵力。

    雉子微微颤抖了一下:“这片林海留给我的只有恐怖的回忆,但我现在心情却非常平静,感受不到以前的恐惧了。”

    林羽蹲在雉子面前,用灵力修复她腿部的经脉:“能够正视自己的恐怖,说明你成长了。”

    雉子笑着摇了摇头:“我想更多还是因为你在我身边的原因,如果没有你帮助,我不可能走到这一步。”

    “你能走到这里,凭借的是自己的决心和毅力。”

    林羽站起身来:“你的腿伤创口很深,但没有伤到筋骨,我已经对伤口两侧进行了处理,现在血已经止住,可以正常发力了。另外你体内的余毒也已经驱除,内劲已经可以正常运转。”

    雉子站起身来,尝试着走了几步,随后伸手拔出鬼切,一道冷冽的刀光凌空亮起,四周顿时被阴冷的杀气笼罩。

    “非常好。”

    雉子反手将鬼切归鞘,转头望向林羽:“我们去找山鬼吧!”

    林羽点了点头,望向不远处地面上那一截断臂,脸上若有所思。

    雉子顺着林羽的目光望向山鬼断臂:“你要从这截断臂上找到山鬼的下落?”

    林羽点了点头:“山鬼是用血遁逃走,这断臂内有他的血液,我只要用这些血液重现他的血遁,就能直接将我们传送到山鬼的巢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