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Hello,傲娇甜妻! > 第958章 975.
    我们的客户端上线了,请您前往各大商店搜索“快眼看书”下载!

    “没什么?妈妈没事值得您收藏 ”

    顾随意站直身子,给自己换了棉拖鞋,手上食材往厨房提:“蔓蔓不是要煮咖喱饭吗?需不要妈妈帮忙。”

    “需要,妈妈帮我处理食材,行吗?”

    顾随意笑:“好。”

    虽然不会煮饭,处理一下胡萝卜土豆什么的醢。

    应该还可以……吧。

    顾随意扯了扯僵硬唇角,站直了小身板。

    对着蔓蔓微微笑了笑,把手里食材提了提,杏眸弯成月牙:“蔓蔓,准备做饭吧。缇”

    “好。”蔓蔓想到今天要做咖喱饭。

    第一次做,不禁有些紧张又有些期待。

    一定要做出美味的咖喱饭给妈妈吃。

    **********

    李苑楼道。

    傅长夜眉宇间皱成一个凛冽的“川”字,想起刚才宁清鸿在小金主唇上蜻蜓点水的一下。

    老男人心里吃味了,不舒坦。

    傅长夜从西装兜里拿出手机,一个号码拨了出去。

    金秘书接到电话的时候,是刚下班不久和同事吃了晚餐准备回单身公寓。

    手机震动一看,是傅总。

    他赶紧接起来:“傅总,有事?”

    男人在电话那头冷淡地吩咐:“金霖,七八岁小女孩儿喜欢的玩具,给我挑几样精致的送到新城小区。”

    “……”金秘书听了这吩咐,一时懵了一下:

    “傅总,您确定是七八岁小女孩儿喜欢的玩具,不是二十几岁女孩喜欢的化妆品之类的?”

    虽然傅总宠着顾导吧,虽然顾导面相生得是比较嫩。

    但是顾导再怎么样,也都是二十几岁了。

    拿个七八岁小孩子喜欢的玩具去送。

    是不是太奇怪?

    男人眉心皱得更紧,不耐道:“让你办就办,费那么多话干嘛?金霖,你的年终奖已经没了。接下来再扣,就是工资了。”

    想到自己无辜被扣光,金秘书一脸哀怨,说话的语气还得隐藏着这哀怨:

    “……是,我马上去办。”

    挂断电话,傅长夜烦躁地扯开领口的领带,男人想着刚才小金主被亲吻的画面。

    尽管就那么一下,也足够让他心情恶劣。

    真的是,不把小混蛋关起来。

    被那么多人惦记着,再来几次,老男人都要整个泡在醋缸里了。

    ***************

    小公寓里。

    顾随意先把装着食材的袋子给了蔓蔓。

    自己把下午和安晚逛街买的婴幼儿用品放到房间里。

    看着袋子里那些小baby用的小小东西,奶瓶,小肚兜,小玩具,奶嘴……

    顾随意心里的一处就忍不住柔软起来。

    孩子才一个多月,小小豆芽在肚子里还什么都感觉不到。

    可就是已经忍不住想要给还没有出生的小小宝宝买东西了。

    母爱一直都是天性。

    “妈妈?”外面传来蔓蔓软糯甜甜的声音,在叫她。

    顾随意把袋子放在床上,往厨房走去:“来了。”

    ***********

    顾随意出了房间,蔓蔓已经在厨房里做准备活了。

    厨房灶台对她来说太高,她拿了个小小凳子垫在脚下。

    顾随意进了厨房,蔓蔓小手里拿着一本小小笔记本,上面记着同学告诉她做咖喱饭的步骤和流程。

    笔记本上面的字迹很稚嫩,有些不会写的字还用拼音代替。

    “妈妈,你帮我削个胡萝卜。”蔓蔓看着做咖喱饭的流程,得先把食材准备好。

    顾随意点了点头,拿起洗好的胡萝卜削皮。

    做咖喱饭要准备的食材有土豆,小洋葱,胡萝卜,鸡肉。

    顾随意削胡萝卜,削完之后切成小块,蔓蔓则准备小土豆。

    不过是对付一根胡萝卜,顾随意一开始信心满满。

    觉得就算是厨房战五渣也能处理得很好。

    但是随着一个胡萝卜在手里越变越小,原本几根手指并起来大小的胡萝卜被她削得坑坑洼洼,还只剩下一根手指大小的时候。

    蔓蔓已经把土豆削好皮,抬头看到顾随意手里变成小小的一根胡萝卜,小小声的说:“妈妈,胡萝卜这样不够的。”

    “啊,哈哈,是吗?”顾随意有些心虚,蔓蔓削得胡萝卜比她弄得好。

    她把削好胡萝卜放一边,赶紧又拿起另外一根胡萝卜,说:“没关系没关系,这里还有一根。”

    蔓蔓可不敢再让她削胡萝卜。

    她也知道随意妈妈在厨房这一块,真的很不擅长。

    小小女孩儿把削了皮的土豆递给顾随意,蔓蔓下了第二道厨房指令:“妈妈,你把胡萝卜和马铃薯切成小块吧。”

    “行,这个我可以的。”顾随意握拳,信心满满跟自己女儿保证道。

    不就是切块吗?

    比削皮简单多了。

    顾随意拿过土豆和那根被她蹂躏的惨不忍睹的胡萝卜,拿着刀慢慢切块。

    切着切着,她的思绪忍不住飘到楼下。

    她忍不住想:老男人现在还在下面吗?

    她刚才给他甩了脸色,直接就上来了,现在离开了吗?

    她又想起刚才男人冷着脸质问她的那一句:“和宁清鸿那是哪样的关系?”

    为什么会这么问。

    因为看到了宁清鸿送给她和蔓蔓的礼物吗?

    还是看到宁清鸿在她唇上蜻蜓点水的一下?

    他应该一开始就在楼道口站着了吧,应该什么都看到了。

    那么,她和宁清鸿的对话,他有听到吗?

    有听到就不会误会了,她跟宁清鸿根本就没有关系……

    顾随意小脑袋里在胡思乱想,刚才见到傅长夜的思绪太混乱。

    赶紧拉着蔓蔓逃走的行为简直就像丢盔弃甲的战败士兵一样。

    不过是因为知道了爷爷去世的真想,她就开始乱了……

    顾随意正在切着胡萝卜,切成小块小块,忽的,指尖传来刺痛。

    她轻呼一声,后知后觉低头一看,太不专心,锋利的刀割在左手食指指尖。

    小小一个口子,血珠马上就渗了出来,血淋淋的。

    一边蔓蔓听到顾随意的惊呼,连忙看过去:“妈妈?”

    顾随意说:“不小心切到手了。”

    蔓蔓一看紧张起来:“流血了,妈妈,要赶紧包扎一下才行。”

    “嗯。”

    顾随意点了点头,“客厅有医药箱,里面应该有创可贴。”她安抚地对担心的蔓蔓笑了笑,说,“就小小一个口子,不痛的。”

    蔓蔓从小凳子上下来:“我去帮妈妈找创可贴。”

    ***********

    母女两个人先出了厨房。

    顾随意凭着记忆找医药箱。

    她记得明明就放在客厅电视下方的柜子里的。

    怎么不在这儿,找不到?

    两个人都在找医药箱,开着抽屉翻箱倒柜的声音。

    这时,突然又有一道声音传来了进来。

    好像是玄关处传来钥匙***钥匙孔旋转的开门声。

    “妈妈,你有没有听到有人在开门的声音。”小孩子耳朵尖,蔓蔓先听到了,问顾随意。

    “有人开门?”顾随意一愣,紧接着她也支起耳朵听,两个人都停下动作。

    客厅静了下来,开门的声音就越发的清晰明显。

    顾随意站起来,蹙了蹙眉,小脸上她的神色带上一丝紧张。

    “蔓蔓,你先回房间去。门关起来。”

    顾随意的神经崩起来,小公寓里只有她和蔓蔓两个,她压低声音对蔓蔓吩咐了一句:

    “不管等一下听到什么声音,蔓蔓都不要出来,明白了吗?”

    “好。”

    蔓蔓见顾随意脸色异常严肃,乖巧地应了一句,跑回自己的房间里,关上门反锁。

    顾随意赶紧去拿放在客厅上的手机,小脸神色紧张,按了110键,准备报警。

    手机号码刚按完,要拨出去……

    门已经被打开,坚毅步履的脚步声传来。

    下一秒,顾随意就看到了来人。

    紧绷的神经瞬间松懈,同时她也恼了起来,咬了咬唇,气势汹汹地质问:“你怎么进来了!”

    进来的人是傅长夜。

    身后跟着金秘书,金秘书对顾随意打了个招呼:“顾导。”

    傅长夜刚才打电话给金霖,让他买了小女孩儿喜欢的玩具,金霖自己孤家寡人一个,哪里懂得六七岁的小女孩喜欢什么东西。

    跑玩具店,又给认识的有小孩的朋友打电话挨个问,最后挑了一个毛茸茸的布偶,一套玩具厨具,还有芭比娃娃。

    现在买的玩具金秘书都提着呢,一个大男人提着这样可爱粉色的玩具。

    金秘书一开始是拒绝的。

    但是没办法,谁让他是领人工资的呢。

    “顾导顾你妹啊。”

    金秘书:“……”

    顾随意真的是恼怒了,对着金秘书带笑问好的脸,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小脸儿怒气冲冲瞪着傅长夜。

    傅长夜英俊面庞神色平静:“从门进来的。”

    “……”她明明不是在问这个。

    顾随意怒:“傅长夜,你知道我在问什么,没有钥匙,你们到底是怎么进来的?”

    刚才她真的是被吓到了,她一个女的外加一个小孩在家里。

    突然碰到这种事真的要吓死人,攥着手机的手,手心现在还在流汗。

    傅长夜薄唇一勾,笑:“小金主,我有钥匙,还是你给我的,忘了吗。”

    男人摊开大手,小公寓熟悉的钥匙就在他的掌心静静躺着。

    顾随意:“……”

    她想起来了,包养老男人的那会儿,她是给了他公寓的钥匙。

    后来她把他扫地出门,钥匙没有要回来。

    那个时候钥匙要不要回来,已经无所谓了,没想到这会儿这个男人却又拿来开门。

    这是多厚的脸皮。

    顾随意咬牙切齿:“好,你有钥匙,现在,请你把钥匙交出来,然后,离开!”

    傅长夜薄唇挑着笑,慢条斯理地说:“小金主,这钥匙在我手上就是我的了,已经送出来的东西难道还有收回去的道理?”

    他这样的不要脸,顾随意被气得不知道说什么。

    她小脸蒙了一层冰:“就算钥匙给你了,这房子是我的,我不欢迎你,你走。”

    傅长夜闻言侧首看金秘书,皱着眉说:“金霖,顾导不欢迎你,你先离开吧。”

    “……”金秘书一脸懵逼。

    傅总,顾导不欢迎的人是你好吧。

    金霖被他家傅总的不要脸惊呆了。

    不过碰上顾导的事儿,傅总的不要脸也不是一次两次。

    金霖表示习惯,心里好想吐槽好气哦,可是还是要面带微笑。

    他把提在手上的玩具轻轻放在一边,恭恭敬敬地说:“顾导,我先告辞了。”

    说着退了出去。

    金霖出了小公寓的门,觉得他其实可以在外面等等傅总。

    以顾导的性子,傅总应该不用多久,也就要出来了。

    ...........红.....袖......添.....香.....独....家....首....发.............

    金秘书离开了,顾随意瞧着身材挺拔的男人不动。

    抿了抿唇,她抬起手,指着门口,冷冷地说:“你也滚。”

    傅长夜看着她白嫩的小手,眉心一皱:“小金主,你手指伤了?”

    顾随意一愣,看着自己还在沁血食指指尖。

    刚才被刀割到,和蔓蔓两个人在找创可贴。

    要不是这个男人突然出现,她现在都已经找到创可贴包扎好了。

    被那样吓到小猫儿真的是炸毛,小脚丫撒开几步走到他面前,杏眸怒目铮铮瞪他,推搡着:“关你什么事,你也出去,出去,出去!”

    傅长夜被她推着,高大欣长身躯一动不动伫立如山。

    低着头,他看正努力单手把他往外推的女孩儿。

    沉默着抓起她在沁血的那只小白手,没有丝毫迟疑地含住她还在微微沁血的指尖。

    顾随意怔然,反应过来傅长夜做了什么的时候,杏眸怔愣瞧他。

    指尖处能感受到口腔的温热。

    还有男人略带粗糙的舌头。

    轻轻吮吸,伤口有些刺痛。

    小白手微微颤抖,她想要缩回来,却被傅长夜强有力的擒住细细手腕禁锢着。

    动弹不得。

    两个人这下子靠得很近,灼热的呼吸仿佛交缠在一起。

    傅长夜轻柔又细致地舔舐着顾随意的手指,一下一下的很温柔。

    口腔被血腥味充斥,有点腥味,却也似乎带着小女孩儿独有的馨香。

    察觉到顾随意小手往后缩的力道。

    他加大力道捏住她细嫩的手腕。

    时间仿佛定格在这一刻,傅长夜大手捏着她细细的小手腕。

    指腹有粗糙的薄茧在她手腕上轻轻摩挲,感受着她手腕下脉搏一下一下弹跳着,那么紧张的频率。

    “小金主。”高大的男人低头睨着她润润的小脸儿。

    顾随意紧紧抿着唇,白皙两颊透着羞恼的红,柔软唇瓣也是嫣红嫣红的,抿成这么羞恼的一条直线,在气呢。

    她不说话,就瞪他。

    被舔舐过的手指上面有男人湿润的唾液,她的呼吸有点儿,乱了。

    脸上表情却还是那么怒目铮铮。

    傅长夜瞧着她这气恼的小模样。

    唐卿宁也是告诉了小混蛋事情真相,不然这会儿小混蛋能这么心平气和跟他讲话?

    没有一下子把他赶出去就不错了。

    ——也许可以更进一步?

    傅长夜湛黑眼底带上点儿笑意,盯着近在咫尺小猫儿的脸。

    他微微低头,眼底微微有了变化,要往她嫣红的唇上凑去。

    “妈妈?”这时,秦蔓蔓房门开了,伴随着小小女孩儿喊人的声音。

    傅长夜皱眉,握着顾随意手的力道微微放松。

    顾随意触电般的收回手,神情微微有些慌乱。

    “蔓蔓!”她赶紧回了一句。

    秦蔓蔓躲在门后,门只开了一道小小缝,细细的声音从缝里传了出来:“妈妈,没事了吗?”

    “没事了,蔓蔓你可以出来了。”

    顾随意脸上惊慌之色敛去,瞪了始作俑者一番。

    不是这个可恶的男人,她刚和和蔓蔓也不会受到惊吓。

    傅长夜被顾随意这样一瞪,舔了舔薄唇,冷峻面上有点愉悦笑意,凝视着小金主突然被吓到又要强装镇定的小脸儿。

    小金主的味道,还不错。

    秦蔓蔓小小身板从自己房间里出来。

    看到傅长夜,认出了是刚才在楼下看到的冷脸叔叔。

    她有些怕傅长夜,赶紧儿躲到顾随意身边,小声地问:“妈妈,这个叔叔是谁?”

    顾随意没好气地说:“不是谁,随便闯入别人家,妈妈马上把他赶出去。”

    秦蔓蔓疑惑了,这个叔叔应该也是跟妈妈认识的吧。

    “你叫蔓蔓是吗?”傅长夜开口问。

    傅老男人没有和小孩子相处的经历,除了小金主,人前一向习惯性漠然一张脸。

    现在对上小金主身边的小女孩儿。

    调查过,知道她是小金主的养女,也是得讨好的对象。

    他把刚才金秘书拿上来的三件礼物,放到蔓蔓面前,对着蔓蔓挤出笑容有些僵硬:“这是叔叔给你的礼物。”

    眨了眨眼睛,秦蔓蔓一双晶亮的眼睛盯着傅长夜看。

    刚才在楼道口的灯光昏暗,虽然能看到叔叔的脸,但是看不清楚。

    现在公寓里灯光明亮。

    秦蔓蔓觉得这个叔叔长得好像跟清鸿叔叔一样帅。

    但是笑得这么奇怪,好像坏人啊。

    秦蔓蔓没有伸手去拿,仍是躲在顾随意身后,对着傅长夜有些害怕的样子。

    秦蔓蔓小小声地问:“妈妈,他是坏人吗?”

    傅?坏人脸?长夜:“……”

    傅长夜低沉嗓音温和,有些无奈还得跟小女孩解释:“叔叔是坏人。”

    秦蔓蔓抿着小嘴儿,不信。

    在妈妈没说他不是坏人之前,他就还是坏人。

    气氛一时有些尴尬,小小女孩儿防备着老男人,盯着他看就跟看贼一样。

    要讨小金主一个人欢心就挺难,但是老男人乐在其中。

    现在多了个小不点儿也得讨好,可是却无从下手。

    ---题外话---

    亲们新年快乐!

    【谢谢订阅】

    【谢谢阳光晴晴的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