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极品仙尊 > 第131章凭的是本事

第131章凭的是本事

    轮胎摩擦水泥地面想起了尖锐的声音,安琳娜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得魂不守舍,但是秦牧突然搂住她的双手,却讲她抱了回来,不至于撞到座椅上。

    安琳娜顿时深吸了一口气,刚才那一幕可真的是危险,要不是秦牧抱住了她,她可能会扑到前面去撞的头破血流不可。

    此时的她坐在秦牧身上,而秦牧的双手还紧紧的搂她,秦牧的体温他都能清晰的感受到。

    “娜姐没受伤吧?”秦牧关切的问道。

    “没。”安琳娜摇了摇头,一阵心有余悸,皱眉往前面看去,只见前面的大路被几辆车给挡住了。

    与此同时,前面三辆车上走下来十几个大汉。

    安莲娜看到这一幕第一反应是让她感觉像是遇到了抢劫的。

    要知道他身后的那三辆货车里,可是装着架子好几亿的毛料。

    开车的司机是安琳娜的保镖兼司机,遇到这种情况他眉头一皱,立刻打开车门走了下去。

    刚才这突发的状况要不是他反应快及时刹车,非闹出车祸不可,要是伤到了老板联合秦牧这个贵客,他的责任可就大了。

    “干什么?”他目光警惕的看着来势汹汹的这十几个人。

    为首的是一个身穿黑色西装的大汉身高在1米85左右,身躯如同标杆一样笔直,面庞刚毅,颇有雄风。他后面的那些人,其实也是与普通人有所区别,隐身之中多了一些普通人,没有的凌厉之色,看起来像是一些军人出身。

    司机顿时感到了对方来者不善。

    “有些事情麻烦车上的两位出来解释一下。”西装大汉叫赵天德,是赵家外围的人,在国内的某个特种部队磨练了数年,去国外执行过任务手中有过人命,退伍后就回到赵家处理一些棘手的事情,如今是赵家旗下一家保安公司的经理,不管是在白道还是在黑道上都有一些名气,普通的那些混混头子见了他都得绕路走。

    安琳娜的司机也是退伍军人,他一眼就感受到了对方身上的气息跟他一样,其他的人他可以不顾及单挑的话,他有自信能够轻松打趴,但是这个赵天德却是让他感到了危险。

    “不是找你的,让开!”赵天德毫不客气的呵斥道。

    “你谁呀?”安琳娜的司机顿时脸色一沉,赵天德的话让他非常的不舒服,蠢蠢欲动,骨子里面的血性使得他很想跟赵婷的较量一下。

    然而赵天德轻蔑的瞥了他一眼,直接绕过了她,敲了敲车窗。

    “秦先生,安小姐,下车吧。”

    “怎么办?”安莲娜看着秦牧,征询他的意见。

    “下车吧。”秦牧语气淡淡的说道。

    安琳娜打开车门,下了车,目光冷冷的看着赵天德问道:“什么事?”

    “安小姐,我是赌石大会都安保负责人,我叫赵天德,有些事情我想请你跟我回去解释一下。”赵天德面无表情,语气冷冷的说道。

    “什么事在这里说,我没时间。”听到赵天德的话,安琳娜顿时一阵心虚。

    “这里不方便,还请安小姐跟我们走一趟。”赵天德冷笑道。

    “我凭什么跟你走?”安琳娜语气也是冷冷的道。

    “安小姐,我劝你还是乖乖配合,以免生出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我为什么要配合你们?突然挡住去路害的我们担惊受怕差点出了车祸,现在还要我跟你们走,你们想干什么,绑架吗?”安琳娜怒喝道。

    “看来安小姐是不肯配合了,那就别怪我们了。”赵天德始终一脸冷漠。

    与此同时,赵天德带来的那些人,已经把后面三辆货车里的司机叫下了车子并且控制住了。

    而在不远处另外几辆车子也是停了下来,车子里面的人多看着这边其中一个拿出手机打出了一个电话。

    “少爷,出现了一点状况,有人抢在我们前面拦截了他们。”

    本来他们是想出了省城地界之后,再把他们拦截下来把毛料抢走的,和计划不如变化,谁知道突然有人在他们前面结下了秦牧和艾琳娜。

    “应该是赌石会的人,你们别轻举妄动,静观其变,有情况随时通知我。“电话里传来一道声音。

    “好,我知道怎么做了。”

    挂了电话,这个人立刻做了一个手势,那些蠢蠢欲动的人顿时安静了下来。

    “有什么事就在这里说,我可没空跟你们走。”秦牧的声音突然响起。

    “秦先生,这可由不得你。”赵天德瞥了一眼秦牧,语气冷漠的说道。

    “难道现在我不跟你走,你还要绑架我们不成?”秦牧淡淡的道。

    “没错,我接到的命令就是这样,如果你们不肯配合,那就把你们绑回去。”赵天德也不拐弯抹角,实话实说道。

    “那我可以知道为什么吗?”秦牧继续笑道,根本就没把照片的话当回事。

    “赌石会出了一些事情,怀疑与你们有关,请跟我们走一趟,配合调查。”

    “怀疑?”秦牧的笑容逐渐变冷:“你证据都没有,就让我跟你们走,你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你算什么东西?”

    听到秦牧的话,安琳娜目瞪口呆,他才发现秦牧居然是这么霸道。

    “秦先生,我不想跟你争辩什么?请你配合我们的工作。”赵天德的目光骤然变冷。

    “我要是不呢?”秦牧冷冷的笑道。

    “秦先生不肯配合那就不怪我们不客气了。”赵天德也是笑了,他根本就不认为秦牧有反抗的能力。

    “是吗?”秦牧却是一脸不屑:“实话告诉你又如何坐后面的三辆车子里所穿的毛料,都是我在赌石大会上精挑细选,每一块都能赌涨的毛料。你们来找我就是因为这个吧。但你给我听清楚了,我凭本事的赌中的毛料,就是天皇,老子也别想拿这一块,你们举办这赌石大会,难道别人赢了还不给走,要*裸的抢劫吗?”

    听到秦牧的这一番话,赵天德的脸色终于是彻底的变了。

    之前他们只是怀疑,但现在秦牧却是亲口说了,他们怀疑的一点都没错,好的麻料全部都让秦牧给买下来了,所以才导致赌石大会上没有好的麻料,闹出这么大的事情。

    只是秦牧的话有理有据,听起来似就无法反驳,但是赵廷德可不是一个好对付的人,他冷笑一声道:

    “秦先生,没有一个人能够这么准确和自信的知道这些毛料里面有没有玉石,赌石大会举办这种活动,目的是让所有有这个爱好的人参与。我不知道你用了什么手段做到这一切,但我肯定,你肯定是用了不为人知的手法作弊了,破坏了赌石大会的规则,所以今天你必须跟我走,接受我们的调查,否则就别怪我动用武力!”

    “哦,那你动一个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