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爱慕不虚荣 > 145章那段往事
    白海荣坐在办公室里,程卿小心翼翼的在一边汇报,他刚刚才得到消息,周宇浩竟然扭转了局面,他们最终似乎白忙了,而且若不是找了替罪羊,搞不好将自己都搭了进去!

    “白总,我们低估了周宇浩的能力,这一次他没有让周雨晴帮忙,而且公司也没有造成特别大的影响,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办?”程卿内心其实是恐惧的。

    白海荣的脸色很难看,他每次这样沉默的时候,程卿都是提心吊胆的,因为没有人猜得透他的心思。

    程卿见白海荣不说话,继续低声说:“其实这次都怪那个田倩倩,若不是因为她的关系,或许那些受伤的工人也不会这么快妥协!”

    “啪!”

    程卿的话音刚落,白海荣便将一份文件狠狠的甩在了他的脸上,阴沉着脸说:“还不是因为你选人不当!竟然还敢推卸责任!”

    “是!”程卿吓得大气都不敢出,脸色铁青。

    这时,白海荣的手机响了,他本来没心思接听,程卿小心的提醒:“白总,是美国那边的电话。”

    白海荣连忙将手机拿起来,担忧的问:“怎么了?”

    “白先生,小姐又不肯吃东西,将自己关在房间里一天都不肯出来。”对方是一个讲着英文的美国妇人。

    白海荣揉着太阳穴,感觉到很沉闷,低声说:“你们多留心一些,如果晚上她还不出来,就开锁,让医生随时待命。”

    放下手机,白海荣阴沉的脸更加冷漠了,程卿站在一边,有一种窒息感,却不敢随便开口说话。

    “程卿,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白海荣打破了凝固的氛围。

    “今天是小姐出事的日子,”程卿当然知道,“白总,小姐她心情可能不太好,疗伤是需要时间的。”

    “我知道,可惜我不能陪在她身边。”白海荣眼睛有些泛红。

    程卿稍稍的放松了一些,转动着眼睛试探着问:“白总,小姐承受了这么多痛苦,我们真的不做点什么吗?”

    白海荣抬头看向程卿,“你想做什么?田倩倩是个不容易对付的女人!”

    “下个月是公司的周年化妆舞会,我们或许可以玩玩!”程卿并没有说的太露骨。

    白海荣有些犹豫,他恨的人是周宇浩,不想对田倩倩动手,毕竟她是无辜的不是吗?

    当然,白海荣无法否定自己的私心,他不想伤害田倩倩,因为他的心里已经有了属于她的一个位置,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白总,小姐受了那么多苦,我们怎么能忍受看着周宇浩拥有幸福,所以我们必须让他也在痛苦中陪葬!”程卿掷地有声,完全站在白海荣的角度上想问题。

    白海荣一下子没有了说辞,的确,这就是他一直的努力方向不是吗?

    “你去安排吧!”白海荣算是默认了,虽然内心还是那么的挣扎和犹豫。

    程卿点头出去,他终于又有了机会,不知道为什么,对于周宇浩和田倩倩,他竟然会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恨意,似乎,这已经不是白海荣和他们之间的恩怨,而是他的恩怨!

    周宇浩回来以后,几乎每天也是早出晚归,和田倩倩在一起的时间特别少,可是今天,他却特意将时间空了出来,说要带田倩倩去一个地方。

    坐在车上,田倩倩并不知道周宇浩要去哪里,可是当她看到周宇浩下车去花店买了一束百合花的时候,突然间,有些恍然,不过却没有说出来。

    “倩倩,我知道你内心一直有很多疑问,今天我想我会给你一个答案。”周宇浩打算将那段往事说出来。

    他和田倩倩之间不应该有一道无法跨越的沟渠,至少现在,周宇浩想要跨过去了,那段往事,只能是往事,而不能成为他的全部。

    田倩倩有些紧张,她静静的看着周宇浩的侧脸,然后看着车窗的风景逐渐的远离了高楼大厦。

    “我们是去看她吗?”田倩倩终于还是忍不住了。

    “嗯,今天是她的忌日。”周宇浩说着将田倩倩的手拉起来,这也是他回来以后第一次来看白萱。

    之前他一直没有勇气,因为这个女孩因为他而死,他甚至都没有看到她最后一面,可是那场车祸的场景,曾经无数次在午夜梦回的时候缠绕着他,让他无法安然。

    一段时间,总会有人给他发很多的视频和照片,时不时的提醒周宇浩,他曾经辜负了一个女孩,最终,让那个女孩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可是这也不是周宇浩的本意啊?只能怪苍天无眼,怪世事无常,那天,他只是做了他该做的事,谁也不会想到后面的故事竟然是如此的狗血!

    来到墓地,没有下雨,天空却有些阴沉,周宇浩捧着那束百合花,拉着田倩倩的手慢慢的走上台阶,他的内心其实是很痛的,每走一步都显得那么的沉重。

    田倩倩的心里也是说不出的难受,那个女孩是不是周宇浩爱过的女人,对于她来说并不重要,毕竟逝者已矣。

    可是因为这个女孩,让周宇浩遭受了太多的质疑和谩骂,还有白海荣对他不断的诋毁和抨击,那么多的伤害,如果白萱在天有灵,真的愿意看到她的家人和自己爱过的男人之间如此吗?

    来到白萱的墓碑前,周宇浩深深的舒了一口气,将百合花放下,蹲下身子,看着墓碑上面笑容灿烂的女孩,内心难过不已。

    “萱萱,对不起,这么久我才来看你。”

    周宇浩不想哭,可是声音却有些哽咽,记得他完成任务回来的时候,听到白萱出了车祸,最终抢救失败而死亡的时候,他就像被闪电击中了一样的震惊,可是白海荣最终都没有让他看白萱最后一眼!

    甚至白萱的葬礼他也没有资格参加,后来,当所有人都离开的时候,周宇浩喝了很多酒,在白萱的墓碑前大哭,那天下着小雨,而他跪了几个小时,直到最后整个人都麻木了。

    一个人离开了便是离开了,任凭你再怎么伤心也哭不回来了,周宇浩记得这样的感觉还是在母亲去世的时候,他深刻的体会过,而这一次,更加痛心,毕竟那个人,因为他而死!

    “宇浩,你还好吗?”田倩倩也蹲下来,将手搭在周宇浩的肩上。

    周宇浩回头看她,笑的有些牵强,叹了一口气说:“倩倩,我要在这里给你讲一个故事,一个很长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