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道观养成系统 > 第346章 剑法【第五更】

第346章 剑法【第五更】

    杨毅面上有些不喜,索性也把刀放在擂台边缘,走回来道:“你不用刀,我用刀,这不合适。”

    他摆开拳架子,道:“请指教。”

    江明一微微点头,拉开架子。

    双手启开一瞬,整个人身上的气质都变化了。

    陈阳只是搭了一眼,便道:“杨毅不是他对手。”

    旁边不知道哪个道观的弟子凑了过来:“这是交流会,俗称表演赛,谁都不会输的。”

    陈阳一愣,接着笑了笑。

    是啊,他差点把这个忘记了。

    交流会,要的可不是输赢,而是打的好看。

    就见台上两人,你一拳我一脚,打的那叫一个漂亮。

    有点类似成家班武术指导,指导出来的效果。

    花里胡哨的,但观赏性奇佳。

    两人打了足足快有十分钟,最后双方各退几步,抱拳道:“承让。”

    下了台,接着便是武术队的人主动上台,五仙观的道士上去,配合着又打了一场。

    前后打了有五六场,有拳脚功夫,也有刀剑相碰。

    知行道长看了,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

    这几场打斗下来,转播到电视上,肯定好看。

    又一场打完了,知行走上去,表示切磋交流到此结束,有特长的可以上台表演。

    这就是进入个人秀阶段了。

    各方多有准备,武术队的拎着砖头木板长枪,表演胸口碎大石,手劈实心砖,喉咙顶枪尖。

    道士们给予热烈掌声,武术队的人则是大声叫好。

    可风头不能让武术队占去。

    这时,常道观一名弟子携剑走上擂台。

    “我给各位演练一套剑法。”

    道士微微一笑,说完后,笑容收敛,脚下不丁不八,忽的抬臂。

    剑鞘顺势飞出,竟稳稳的立在擂台上。

    这一手,差不多就能秒杀先前上场的武术队。

    紧跟着便是一段七星剑法,飘逸自如,且观赏性极佳。

    一刺一撩,都颇具神韵。

    哪怕看不懂的人,也能感觉到这剑法之精妙。

    尤其一身长青服,随着舞剑时飘然,更给人一种出尘若然之感。

    演练完毕,道士拱手微笑,离开了擂台。

    “还真有点功夫啊。”

    “可不吗,先前跟我交手那道士,手底下绝对有真功夫,这要不是表演赛,我估计在他手里走不过两三招。”

    这些武术队的,并没有什么不服气,反而有一种想要登山拜师的冲动。

    陈阳听了也是一笑。

    常道观的道士,剑法的确不错,但他明显没怎么认真。

    就算如此,落在寻常人眼里,也是了不得的存在了。

    “玄阳道长,你也上去表演一段吧。”道扬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身后,轻声说道。

    陈阳笑道:“不急,一会儿上去。”

    道扬点点头,又去了其它地方。

    法初道:“我上去。”

    刚说完,已经站起来,手持昨天刚买的钢剑,稳步上台。

    法初一上场,众人汇目看过来。

    这可是鬼谷洞的弟子,第一次登台。

    虽然是表演赛,各方都只是走个过场。

    但他们还是想看看,这位鬼谷洞的弟子,有几分本事。

    来参加交流会的,除了常道观与茅山道院两座道观之外。

    其余几个道观,都是名声不显的小道观。

    他们希望看见昔日辉煌,今时落魄的鬼谷洞,断了传承。

    只有这样,才能符合他们内心的阴暗与期盼。

    小人物是这样的,自身达不到多高的成就,便只能期盼成就高的人从神坛跌落,这会让他们有一种说不出的优越与快感。

    这种人又叫:心理变态。

    法初上了台,似乎是在调整着呼吸,微微闭上了眼睛。

    下面开始有人操着不太善意的笑容:“装什么呢?”

    “人家是鬼谷洞的弟子,自然得调整状态。”

    “鬼谷洞啊,啧啧,道门正统啊。”

    法初睁开了眼睛,手腕一抖,长剑出鞘。

    剑鞘随意落在地上,没有常道观弟子的刻意卖弄。

    随手开始舞剑,一剑剑,锋芒尽显。

    每一剑的落势,都指着一个方向。

    那双冰冷的眼睛,也落在同一个方向。

    有人逐渐发现,法初那双眼睛,似乎一直紧紧盯着那个方向。

    于是他们顺着法初目光看去,赫然发现,那目光所至,竟是常道观的正华真人。

    常道观四名弟子脸色铁青,有两人按着手里的剑柄,手掌都在轻颤,大有种要冲上去的冲动。

    正华道长脸色也不太好看,有些阴沉。

    他与法初四目相对,看着法初手里未开锋的剑,不断的指向自己,呼吸越来越沉。

    “哒哒!”

    眼看剑落收势,法初几步走至台前,长剑直指正华道长。

    场面一度安静,无人作声。

    五仙观,太和宫的道士,看戏般的看着这一幕。

    最好打起来才好。

    他们心里这样想。

    静通与余静舟面无表情,没有制止,也没呵斥,当是没看见。

    法初心里有怒,需要发泄。

    一昧遏制反而不好,容易生出执念。

    “唰!”

    法初收剑而立,脚尖轻点,剑鞘弹起半空,也不去看,反手一剑“铮”的一声插入剑鞘,向台下走去。

    “好剑,好剑啊!”

    武术队的众人,看的赞叹不已。

    他们还不知道,刚刚这一段时间发生了什么事情。

    只惊叹法初的剑法,精妙之余富含杀气,好似一剑斩下人头滚滚。

    那般气势,当真是无敌了。

    “呼~”

    回来坐下,法初吐了一口气。

    陈阳拍拍他的肩膀,道:“我也上去露两手,剑借我耍耍。”

    “嗯。”法初把剑递上。

    陈阳提着剑,向台上走去。

    “陵山道观,玄阳。”

    声音将持续至现在的沉默气氛打破,将众人视线拉回到自己的身上。

    陈阳横剑身前,也不拔剑,连着剑鞘开始演练剑法。

    众人得知他的身份,都是眼放精光,想要看看这位最近传的神乎其神的陈玄阳,究竟有何不同。

    可陈阳的剑法,实在是让他们感到失望。

    普普通通的太极剑,当真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了。

    而且连剑鞘都不曾取下,这叫什么剑法?

    连鞘剑法吗?

    陈阳仿佛沉浸于剑法之中,前期缓慢,后期忽然加快了速度。

    “唰唰!”

    刺剑,撩起,挥剑……

    每一式在他手里都简练到极致,没有一丝多余。

    突然有人惊讶的喊了一声。

    “那剑鞘…怎么不掉下来?”

    这一声,如在人耳边猛地敲了一鼓,让众人猛然醒悟。

    他们才发现,随着陈阳速度越来越快,乃至都舞出了剑影。

    可那剑鞘,却始终不见掉落。

    不管挥舞的力度多大,速度多快,剑鞘就像是与长剑粘在一起,丝毫没有被甩出去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