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道观养成系统 > 第348章 云梦观宣战

第348章 云梦观宣战

    陈阳走出大堂,曲世平和江明一已经在这等着了。

    “道长。”

    两人向着他后面看了一眼,没人跟出来。

    曲世平道:“道长,你跟他们走的太近了。”

    “他们?鬼谷洞?”陈阳问。

    曲世平道:“这次中州道协是专门针对鬼谷洞的,今天之后,鬼谷洞可能就要易主了。你跟他们走的太近,容易得罪人。”

    陈阳道:“得罪谁?我交朋友,还要看别人的脸色?”

    曲世平苦笑:“道长,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

    “回去吧,交流会就要开始了。”

    陈阳知道他是好心,但他并不需要。

    黑的就是黑的,就算一群人睁眼说黑为白,也改变不了那就是黑的事实。

    陈阳先他二人进了大堂,曲世平道:“我是不是说错了什么?”

    江明一道:“错是没错,是他不在意。咱们觉得严重的事情,人道长压根没放在心上。”

    “可今天这场合,的确很不好啊。”

    “哪有什么好不好的,走吧,进去,交流会马上开始了。”

    今天没有媒体记者,时间上也没有那么的紧张。

    快到九点半的时候,一名老道士才出现。

    这老道士,五十岁左右,昨天只出现过几次,说了几句话。

    他是云梦观的住持,知梦真人。

    慈眉善目,第一眼接触就给人非常舒服的印象。

    知梦走到前面,也不用话筒,一开口,声音就穿过喧嚣议论之音,准确的传入每一个人耳中。

    这般功力,就能看出此人不一般。

    “欢迎各位参加云梦观组织的交流会,现在请各位起身,前往外院,交流会也将正式开始。”

    知梦微微一笑,带头向外走了出去。

    众人纷纷起身,紧随其后出了门。

    外面的院子,不知何时,已经摆好了一张张椅子。

    众人看似随意的坐下,但却单独留出了几张椅子于边角。

    静通真人几人,便是坐在那边角上。

    “云梦观建观七年,贫道虽是半路出家,但自小触道,村中曾来过一名老道,说我与道有缘。”

    “十七年之前,我还是一名商人,去了一趟长白山,山中撞见了一行采参客,救下一只参精。那参精感谢我,并让我十年之后再去长白山,送我一场机缘。”

    “十年之后,我已经把这件事情忘记了,却因机缘巧合,又去了一趟长白山。那次,我在长白山遇见了鬼打墙,后面的事情,想必大家也都猜得到,我被那参精救了。”

    “从长白山出来后,我在山脚下碰见了一名道长,他送了我几句话。”

    “也是因为这几句话,三年之后,才有了这云梦观。”

    “那位道长告诉我,我生而该为道士,如今道命已过,本可大富大贵过一生,也可再入道门,为道门做一份贡献。”

    “若要做道士,就去那中州,那里需要我。”

    “于是我来了。”

    知梦住持娓娓道来,如同说故事一般,但他独特的嗓音,让人有一种身临其境的真切感受。

    一些人听得神往不已,再看知梦,好似这道士身上,多了一层如梦似幻的神秘色彩。

    陈阳几人则是嘴角挂着冷笑。

    这就开始表演了?

    什么长白山,什么参精,什么道士命,什么中州需要你。

    都是在给自己加戏。

    目的无非就是出师有名。

    毕竟他说的这些话,没人能去证实。

    但也没人能够证伪。

    而且他打着为道门做贡献的名号,不管他做什么,都是为了道门。

    真是个老狐狸。

    知梦微微抬头,目光落在了静通与余静舟的身上。

    “贫道近些年才知道,鬼谷洞以前发生的一些事情,对此,我深感愤怒。”

    “鬼谷洞身为中州的道门正统,却不能以身为正,反而残害同门,为道门带来恶劣影响,让中州道门因其受到巨大的影响。如今的中州道门,放眼全国看去,已经没人知晓了。”

    “而道门中人,但凡提起鬼谷洞,谁人不知道当年余静舟提剑怒上二十七座道观,废二百多名弟子道行一事?”

    知梦的情绪似乎也随之而激动,他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指着余静舟道:“常道观弟子李云舒,能够做你女儿的人,你却与她媾和,此乃道门之耻!”

    “道门前去讨要个说法,你却仗着鬼谷洞的名声将其打伤,哪里还有半点修道之人的样子?”

    “的确,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了二十年,早已经过去。”

    “但我既然来到中州,我既然要重振中州道门,就不怕得罪谁。”

    “哪怕,你是鬼谷洞。”

    “即使今天我知梦道行被废,但只要能让中州道门有些微的起势,也是值的。”

    知梦站在那里,一身正气,令不少人都肃然起敬。

    江明一与曲世平,暗暗惊讶。

    这才刚开始啊,就直接放大招了。

    他们还以为,知梦会慢刀子来,结果却这么的直接。

    这是直接宣战了。

    “知梦住持,想要怎么解决?”静通真人语气淡然询问。

    相比知梦的愤怒,静通与余静舟,则要淡然许多。

    就好似完全没听见他的话似的。

    知梦说道:“请静通真人,卸任鬼谷洞掌门、凝真观住持,自此除名道门,给鬼谷洞一个新生。”

    静通忍不住失笑,他摇着头道:“战时有英雄,太平**佞。此话不假。”

    知梦面色不改:“静通真人如何说我都好,只要你离开鬼谷洞,我愿承担一切指责。”

    “离开鬼谷洞,好让你云梦观占了?用我鬼谷洞来捞钱?”

    “我是老了,可也别把我当成傻子糊弄。”

    “今天的交流会,究竟是什么意思,来场的心里都明白。道貌岸然的话也就骗骗自己,拿来忽悠明眼人,未免侮辱人。”

    静通真人敲了敲长椅的扶手:“鬼谷洞一门四人,就在这里。想要占了,就先把贫道四人留下来。”

    法初法然刚要站起来,余静舟忽然按住两人,而后站起身来。

    白眉之下一双眼睛,扫过在场众人:“十五年前,二十七座道观,贫道尚且没怕过。你云梦观百人不全,也敢在我鬼谷洞面前放肆。以为我老了,提不动剑了?”

    他抓过法初放于椅旁的长剑,随手拔出剑鞘,未开刃的重锋,竟透着毕露的锋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