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顾芳华 > 第一百零五章 暗结同盟

第一百零五章 暗结同盟

    当顾芳华迈着矜持的步伐,身后跟着四个如花似玉的丫环,还有两名内侍。走进正厅之时,所有的官眷都下跪叩拜。

    “郡主万安!”

    “起来吧!”

    顾芳华在上首款款坐下,威严的让起来,下面一群官眷这才起身。

    个个敛眉垂眼,大气都不敢出,偶尔有个胆大的抬头悄悄一看,也被明珠郡主光华所摄,低下头去。

    顾芳华扫了一眼,个个老实如鹌鹑的官眷,心中略烦。

    “本郡主只是路过通州,正好撞见胡骆恶行,朝廷很快会派人过来彻查,通京直道和苍南山之事。如果各位知道什么,都可以踊跃举报。”

    说到这里,顾芳华话锋一转,笑道:“这样的话,建功立业也好,将功折罪也罢,大家都可以踏实些。”

    官眷之中,数通州守备易夫人品级最高,年纪也最大。

    她四十开外,身体羸弱,颤巍巍起身,行礼道:“郡主明查,妾身是通州守备易建之妻。在通州,胡骆一手遮天,属下们都是敢怒不敢言。”

    顾芳华轻轻瞥了易夫人一眼,似笑非笑并不说话。

    易夫人只觉得一道寒光如利刀扫过,忍不住“扑通”一声跪下,伏在地上起不来。

    “紫梅,把易夫人扶起来。这朝堂上的事,本郡主也不懂。只是府尹和守备,一文一武,究竟如何敢怒不敢言,本郡主不好苟同。”

    刚被紫梅拖回座位的易夫人,眼看又要跪下。

    顾芳华抬手道:“好了,通州事宜本郡主不好过问,既然你们都觐见问安了,那就退下吧!”

    等小圆子他们,领着这些官眷出去后,顾芳华立马站起来,迫不及待道:“快走啊!”

    一辆低调的马车驶出胡府,前后左右都有侍卫守护,如此阵仗出行,街上的行人、马车都是纷纷相让。

    等一路出城到了寒谭,钟桃娇扶着顾芳华下了马车。

    哇!青山绿水之间,一条小溪蜿蜒而下,来到山脚凹陷处,形成一处水潭。

    潭水清澈见底,阳光下水里欢快游动的小鱼清晰可见。小鱼呈半透明状,巴掌大小,身上的每一片鱼鳞都清清楚楚,煞是可爱。

    “哇!钟大哥,你怎么知道这里有好东西?好冷!”

    顾芳华大呼小叫,挽起胳膊就开始探手抓鱼。钟子斌阻拦不及,果然顾芳华瞬间收回手,水实在太冷。

    钟子斌看擦着手的顾芳华,无奈道:“明珠,你也太着急了。这里可是寒潭,三伏天也冰凉刺骨。我是听说这里胡骆常年派人驻守,这才过来看见的。”

    顾世年皱眉道:“意思是,这里的鱼都是胡骆养来自己吃的?”

    “也不是他养的,这潭水是最近几年才形成,鱼也是天生的。据说鱼肉鲜美无比,就是数量不多,七八月是成熟期,不过也只有巴掌大。”

    钟子斌一听说,就想到好吃的明珠和娇娇,干脆派人守着,带她们过来。

    萧遥也啧啧称奇道:“这山水之间,常有大自然的馈赠。估计是苍南山腹有寒泉和这鱼,不知怎么外泻,这泉水流下来成了寒谭。”

    说到这里,萧遥突然想起来什么,不过看现在人多口杂,暂时闭口不言。

    燕祈喧也比较稀罕,摸摸水直呼道:“哎哟!这水可真冰!网子呢?快拿网子来,捕鱼熬汤肯定鲜美!”

    钟子斌都已经准备妥当,取出几个网子递给燕祈喧和顾芳华,还有性急的娇娇。

    “别着急,等火生起来再捞,不然要不了一注香,鱼就死了。”

    路非和路常擅长烹饪,已经熟练挖灶生火,再拿出从胡府带过来的紫砂煲,洗干净盛水准备好。

    “郡主,先捞三条,可以煲鱼汤,等一下捞的来烤。”

    “好嘞!”

    燕容凌他们站在潭边,看卷着袖子,聚精会神捞鱼的几人。也许是两岸青山,也许是寒谭水凉,哪怕正午时分也觉得特别凉爽。

    萧遥示意燕容凌借一步说话,两人沿着水潭往上游而去。

    走出去一丈开外,萧遥才道:“容凌,我预计这苍南山中藏的,应该是兵器作坊。”

    “当真?”

    不怪燕容凌有点吃惊,因为大周律令明文规定。私人是不得铸造兵器,如有私造兵器者,按谋逆论处。

    萧遥点点头:“之前我一直在想,这苍南山上藏了什么?本来还以为会不会是矿山,现在看见寒谭,我有八分把握,就是兵器作坊。”

    燕容凌皱眉道:“萧遥,你可有依据?”

    “铸造兵器,需要火炉烧造,还需要寒水淬炼。我估计苍南山得天独厚,不知是天然还是人工修建,竟然是山腹中空。胡骆利用此处铸造兵器,难免会有痕迹,所以才会有人炸毁此处。”

    萧遥所说有根有据,合情合理,燕容凌也觉得大有可能。

    沉吟片刻道:“如今看来,怕是铸造兵器的匠人,大半已经葬身山中。不过既然是铸造兵器,一定会大量运铁和炭上山,这样的人杀不完。”

    萧遥又补充道:“如果我所料没错,可以查一下通州地理志,应该会有发现。”

    燕容凌闻言笑道:“有你在旁,真好。萧遥,等这次秋闱金榜题名之后,你有什么打算?我倒是现在就想你长伴左右,只是距离封王开府,还有两年。”

    萧遥从腰间摸出一柄折扇,在手心敲了敲。

    坦诚布公道:“容凌,不瞒你说,我应该是暂时不会出仕。算来,也有两年不曾回家,祖母年老,今年我想回去过年。”

    停顿一下,萧遥又露出一个笑脸,笑道:“等我回来之时,希望王爷将王府长史之位留给我。”

    燕容凌大喜,拱手道:“届时定当倒履相迎。”

    萧遥伸出手,同燕容凌相交而握:“风雨同行!”

    “不离不弃!”

    燕容凌也郑重许下诺言。

    两人并肩而立,看着寒谭边玩得不亦乐乎的顾芳华她们,不觉嘴角噙笑。

    燕容凌突然问道:“对于叶十三,萧遥你觉得如何?”

    萧遥沉吟片刻道:“叶十三经纶理学都很扎实,为人处世相当圆滑。如将来蟾宫折桂,能为容凌所用,定然是栋梁之才。只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