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天决战场 > 第六百六十六章 震北疆(二十四)

第六百六十六章 震北疆(二十四)

    南宫与姜陵的对话,并没有刻意压低声音,除了孙小楼一脸震惊,周围的戴郁、钟渠等人也是又惊又疑,一时想不明白究竟是怎样的情况。

    魏穷眯着眼睛,开口道:“南宫帮主,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魏穷大人,你千算万算,漏算了一件事情。”南宫冷笑道:“使得此时的你,显得很可笑。”

    魏穷略作思索,笑着摇头:“南宫帮主莫非是要告诉我,辽东王实际上早就与你有过联系?”

    “怎么,你以为在你的监视之下,就不会漏掉这样的事情么?”南宫神色自若,开口道:“再者北疆王之所以能组建起一支本领不输于神霄营的通幽组织,也都是你的功劳吧?想来肖胥儿这傀儡之术,也是你的手笔。”

    魏穷平静回道:“南宫帮主太看得起在下了,这天下奇人异士何其多,总不能见到一个探子就是我的徒子徒孙吧?我近些年一直在为辽东王做事...”

    “你还想蒙骗我不成,你分明就是受了北疆王之命,借泰阿剑之事,将我北罗帮置于死地,而后你再假装辽东王的人,向我抛出橄榄枝,给我留下‘唯一的道路’。”南宫打断了魏穷的话,锵然道:“但这条道路,最后不过是一条绝路,只能让我北罗帮落入万劫不复!若是事情如你们策划那般发展,说不定北疆王尚有余力,要将辽东王也一并收拾了!”

    钟渠听到这,也凑过来低声问姜陵道:“你不是说没有辽东王的事儿么?为什么北疆王又要收拾辽东王啊?他们不是兄弟也是盟友么?”

    姜陵平静应道:“打仗的时候是兄弟是盟友,等登基的时候,那就是威胁、是后患。在北疆王眼中,南宫帮主是如此,辽东王亦是如此。”

    “奶奶个勺子的,还没打下天下就开始玩这一手了,自己兄弟都要坑!?亏得老娘还以为北疆王是一个豪迈大气的人,呸。”钟渠气得骂街。

    魏穷见南宫已经识破,不由得叹了口气,道:“不亏是号令北域的北罗帮帮主,这点伎俩能骗过神庭骗过神霄营,却是骗不过你啊。”

    “看来北疆王是铁了心要让我北罗帮从此消失!从北疆王起兵之日,我北罗帮兢兢业业为北疆王鞍前马后,做尽脏恶之事,牺牲了无数弟兄,最后却落得如此下场!如此卸磨杀驴之举,着实叫人寒心。”南宫盯着魏穷,仿佛要把他望穿一般,咬牙道:“当年你统率神霄营,也是背负无数骂名,替先皇诛除异己,最后先皇派人将你手脚打断,将你架在铁壁上活活烧死的时候,你就不曾有过这种感觉么?!”

    “我能活生生站在这里,当然说明那年死的人并不是我。”魏穷摇头,面容平静道:“可惜我的金蝉脱壳之法不能传授给你,所以你今天要如何选择?”

    “金蝉脱壳?”南宫冷笑一声道:“魏大人,您离开了神霄营,又走进了通幽,从天上落入地下,从一处牢笼,走进了一个牢笼,哪里脱了壳?我北罗帮的下场,和辽东王的下场,还不足以让你明白,那北疆王与先皇,又有何两样!等下次轮到你的时候,你可还有逃命的本事?”

    魏穷深吸了口气,道:“南宫帮主这是想拉我入伙啊,你说的字字珠玑,通透无比,只可惜...我带出再多徒子徒孙,我也是孤身一人,而你,身后还有偌大的北罗帮啊。我们的选择余地,本就不相同。”

    南宫一时没有回复,场间一时无人做声,只有稍远处柳池青与肖胥儿交手的地方,时不时传来一阵轰鸣。

    感觉到戴郁的位置有所变化,孙小楼随之转过头,看到戴郁一脸阴沉的站到了屈坤身边。

    而一直给南宫出谋划策的屈坤,面色铁青,沉默不语。

    孙小楼看戴郁直接出手将屈坤按到在地,她急忙劝道:“屈大人虽说猜错了背后主谋,但也不至于这般对他啊。”

    “他是北疆王的人,他来到南宫身边,就是来误导南宫帮主的。”姜陵看着屈坤叹了口气。

    孙小楼后知后觉反应过来,回想起一直以来屈坤的言辞,发现似乎是这么一回事。

    孙小楼看向屈坤,难以接受地问道:“你不是贪图名利之人,北疆王是挟持了什么人来威胁你么?”

    一脸尘土的屈坤却是眸色释然,他苦涩一笑,说道:“我挚爱的妻子为了保护我而死,同甘共苦的兄弟们也接连身亡,哪里还有什么人可以给他挟持。”

    姜陵不解,又问道:“那他答应了你什么?”

    屈坤低下头,闭上了眼睛道:“他说愿意帮我寻回我的孩子。”

    “孩子?”姜陵一时没有想起来。

    还是孙小楼低声提醒道:“你忘了,岐山雪谷那时,红妆姐曾经说过,在屈大人赶考之前,她就怀了屈大人的孩子,后来孩子生下来,被一个邪血术士带走了,红妆姐的一身修为也是那个邪血术士给的。”

    “邪血术士?”一条信息在姜陵脑子里一闪而过,他示意戴郁暂且放手,扶起屈坤问道:“你可有那邪血术士的消息?”

    屈坤抬起头来,说道:“那人名叫乌斯尔,听说那是个极为厉害的邪血术士,而且现在已经不在玄武大陆了,据说是去了风隐大陆。”

    姜陵叹气道:“这事儿你倒不如委托给我们,除了天行者以外,这个世界的修行者想要跨越两个大陆是极为困难的事情,而且那邪血术士极为强大,十分不好对付,北疆王是不可能帮你这个忙的,他必是蒙骗了你。”

    屈坤头发散开,神色落寞,如同垂垂老矣一般说道:“我也清楚北疆王是个唯利是图的人,但我的孩子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寄托,这就是我的救命稻草,我只能抓一下试试。”

    “我会帮你留意的。”姜陵与屈坤这样说了一句,而后抬头看了一眼南宫。

    “梁一宏,带屈坤下去,好生照顾不要刁难他,把修为在天变上境以下的兄弟们也都带走。”南宫下达了这样的命令。

    梁一宏领命离去,其余兄弟虽然也想留下帮忙,但也都知道眼下局面不是他们的实力所能够插手的,只能对南宫抱拳行礼,随之离去。

    “南宫帮主,既然你已经确定这魏穷就是北疆王的人,那就很明了了。”尉迟纶冷笑道:“北疆王如此戏耍你,也铁了心要杀了你,你还不早些醒悟,归顺我神庭?我提醒你,我们柳庭主可是眼睛里容不得沙子的人,等他收拾完肖胥儿过来,你再想投诚可就晚了。”

    魏穷又说道:“南宫帮主,我倒是可以给你指条明路,若你与我一同杀掉这些神庭之人,再将泰阿剑归还给北疆王,我相信北疆王便可相信你的忠心,也绝不会再刁难你。”

    “啊,翻来覆去,我真是听得够够的了。”姜陵无语摇头,看向南宫道:“你到底打算怎么办啊?”

    南宫白了姜陵一眼:“我要霍乱天下,你管不管?”

    “毁灭吧,我累了。”姜陵叹息道:“尽量别让黎民百姓跟着遭罪就行。”

    这边尉迟纶又对姜陵喝道:“姜陵,你受神子所托,维护天下清平,可你现在在做些什么?”

    “神子还叫你们神庭配合我呢,你现在又在做些什么?”姜陵反问了一句,而后道:“要我说,神庭先抛却之前的敌我只见,接下来的事情我来指挥。”

    尉迟纶只是说道:“等柳庭主回来由他断决吧。”

    “快说说你的想法。”姜陵对南宫问道。

    南宫把泰阿剑放在姜陵眼前晃了晃,道:“泰阿剑,见泰阿,落方圆,入星河。”

    姜陵心中浮起一丝惊疑,问道:“你要干什么?”

    “屈坤说,不属于我的东西,我就不应该去拿。但现在本应属于我的东西,也有人不想留给我。”南宫言语之中有着怒意,也有着阴寒,她说道:“要么就掀了桌子,大家都别玩了,要么,就站到顶点,该拿什么不该拿什么,由我自己说了算。”

    姜陵深吸了口气,不确定地问道:“是不是太激进了?”

    “你觉得三皇子和北疆王,谁适合当秦国之主?”南宫问道。

    姜陵应道:“三皇子暴虐无能,北疆王能力出众,却是如此多疑又狠毒,自然是都不适合。”

    南宫将泰阿剑横举在自己身前,泰阿剑上散着淡淡光芒,照映在南宫冷冽的面颊上,照亮了那双锐利的眼眸,她又问:“那我呢?”

    这话一出,一股无形的霸气散开,以南宫为中心,席卷了整个斗兽场。

    尉迟纶惊愕,而后沉默摇头。

    魏穷皱眉,而后敬佩点头。

    “疯女人!你也配!”肖侯麟大骂一声,飞身过来抢夺泰阿剑。

    肖侯麟乃是玄极中境的强者,出手间风雷彻动,化作一道残影,气势惊人杀来,挡在他身前的钟渠和周巍然,眼看着就要被撞成碎片。

    但南宫素来没有让部下挡在自己身前的习惯。

    她来到了最前方。

    这并不出肖侯麟所料,或者说肖侯麟是刻意逼南宫上前的,南宫不过是今年新入的玄极中境,境界根本不稳,而肖侯麟已经在玄极中境浸淫了多年,这疯女人又岂会是他的对手:“让你知道知道自己是何等愚昧!”

    肖侯麟一甩袖袍,一支折扇落入手中,他将全身念力瞬时间运至手臂,而后猛然打开了折扇。

    肖侯麟这一招极其奇妙,他看似摆足架势冲来,却并没有把念气打出,而是将海量念气聚集到了折扇上。

    但你以为这是某种防御功法你就大错特错了。

    只要有攻击落在折扇上,便会触发这功法真正的奥义,那便是在无数念力的牵引之下,将对方的攻击尽数折返!再加上本身附加的那些念力,对方发出的招式越强,便死得越快!

    这是一招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的斗转星移之法!

    肖侯麟看着南宫挥舞泰阿剑,剑身带着缭绕光晕,裹挟无匹威势,斩在了自己的扇面上。

    肖侯麟冷笑着,骄傲着,等着南宫死亡的画面...

    但是,那剑一往无前地斩开了扇面,扯断了牵引的念气,就那样来到了他的面前。

    肖侯麟冷笑的表情停滞在了脸上,那剑从他脑袋中间穿了过去。

    行云流水,毫无停顿。

    等到南宫收回剑甚至又倒退半步之后,那念气才霍然炸开,而且是向着肖侯麟那边炸开,那一具脑袋被一分为二的尸体,在爆发的念气冲击下,瞬间被轰成了无数的血肉碎沫,迸溅出了几十米远,将地面染成血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