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名剑侠隐 > 第十七章 辞别众豪

第十七章 辞别众豪

    常星君道:“是被食虎兽咬伤。”

    公子熊建大惊道:“这可如何是好?快把百草琼浆丹拿来。”他跑到养射夜身边,伸手就往养射夜身上摸。养射夜拨开公子熊建的手,从怀中拿出一个陶土瓶。公子熊建一把抢过来,递给展无恤道:“这是楚国王宫秘制的百草琼浆丹,能治百毒,给夫人试试吧。”展无恤看了他一眼,心道:“当此情况,只要有一丝希望能救琊儿活命,我也要一试。”便接过陶瓶。公子熊建道:“百草琼浆丹散药力太强,一次只能吃一粒。”展无恤道:“如此,多谢了。”公子熊建道:“老师还跟我客气什么,就算是我送给老师的见面礼。”

    展无恤没有理他,取出一粒丹药,给莫无琊喂下。百草琼浆丹散一入口,莫无琊就觉有一丝冰线自咽喉到胸口滑落,凉意随即传遍全身,有说不尽的清新舒爽。

    莫无琊慢慢睁开双眼:“恤,我怎么了?”展无恤终于见妻子开口说话,顿时喜极而泣,说道:“你被食虎兽咬伤,已经昏迷有半个时辰了。幸得这几位的丹药,你才能醒转。琊儿,现在你觉得好些了吗?”莫无琊道:“好些了,就是觉得头晕胸闷,全身无力。”说完又轻轻地闭上眼睛。展无恤以为莫无琊又晕了过去,急忙手按其腹,输入真气。莫无琊睁开眼道:“恤,我没事,就想再睡会儿。”展无恤这才放下心来,道声:“好!”说完将莫无琊抱在怀里。

    突然,公子熊建喊道:“朝歌城内着火了。”众人举目望去,只见朝歌城内浓烟滚滚,与天上黑云连成一片,着火处正是孔府。

    公子熊建骂道:“一定是藏食虎那个王八蛋放的火。”

    展无恤问道:“众位可曾看见我师兄费无极和孔氏父女?”经展无恤这一问,众人才意识到,逃出来的人唯独没有费无极和孔氏父女。

    田雍道:“当时大家一片混战,被尸兽卒冲散了,谁也顾不得谁。我没没有见到。”其他人也纷纷说没有看到。

    公子熊建道:“我冲出来的时候好像听到孔小姐的呼救声我看多半是被尸兽卒掳走了。”他转身问养射夜:“你听到了没有?”养射夜点点头,表示默认。公输昼也道:“我也听到孔小姐的呼救声了。”公子熊建自言自语道:“被尸兽卒抓走,我看凶多吉少。”

    展无恤道:“熊建,你一直喊我老师,我还没有正式收你为徒。我有一件事拜托与你,你做不做?”公子熊建道:“老师有事尽管吩咐,我熊建就算赴汤蹈火,也在所不辞。”展无恤点头道:“不用你赴汤蹈火,就是辛苦一点。我师兄费无极武功高强,那些尸兽卒奈何不了他。你就帮我找到费无极师兄,把这个交给他。”说着拿出一个小木盒,又道:“孔小姐被尸兽卒掳走,必会把她带到楚国,你如果有办法,把她救出来。”

    公子熊建道:“老师放心,我答应你一定办好。”说完拍拍养射夜,意思是说我还有个神箭手在身边呢。

    展无恤道:“经过此战,各位都身受重伤,为防止尸兽卒再来迫害,不如各自先回国修养,等来日再相聚,我们共同消灭尸兽卒。”众豪都觉得有理,承影剑又不知下落,于是齐声道:“谨遵展先生之言。日后展先生有什么吩咐,知会一声就是了。”

    公子熊建道:“老师,您要去哪里?”展无恤道:“刚才常星君先生说,要救琊儿非建木之果不行,我要去南方羽人国寻找建木。”公子熊建道:“带我去吧,路上我还能照顾老师和夫人。您闲暇时还能教我几招功夫。”展无恤一皱眉,道:“你不是答应我要要去找费师兄和孔氏父女吗?无极师兄的武功不在我之下,你找到他也可拜他为师,他会教你功夫的。”

    “可是?”公子熊建似乎有些不愿意。

    “你拜费师兄为老师和拜我为老师是一样的,我同样也会教你功夫。”

    公子熊建听了无言以对,只好答应。

    这时先戮又阴阴的道:“我们此次来的目的是承影剑,现在承影剑下落不明,各位说怎么办?”经他这样一说,众人又有些躁动。

    季扎说道:“承影剑下落不明只有两种情况,一是承影剑还在孔先生之手,二是孔先生遭受不测,承影剑被尸兽卒夺去。至于何种情况,现在还未可知。正如刚才展先生之言,各位还是各自回国养伤要紧,以免再受尸兽卒攻击。等来日,我们再次相聚,歼灭尸兽卒时,一定会探寻到承影剑的下落。”

    众人听了,都觉得有理。再在此呆着,尸兽卒出现还真不好应付。于是各自告辞,悻悻而去。

    公子季扎走到展无恤近前道:“为夫人治伤要紧,有什么需要在下之处,展兄弟尽管说。”

    展无恤道:“多谢季扎兄挂念,有需要季扎兄之时我自会言明的。”

    公子季扎只道展无恤不会轻易求助别人,再说食虎兽之毒自己确实也无能为力,于是说道:“日后展兄弟要用得着季扎,尽管差人说一声,我当尽力而为。”说完拿出一个精致的锦盒,又说道:“与展兄弟相识一场,引为知交,这个锦盒请收下,也算我的一片心意。”展无恤接过锦盒,感觉甚为沉重,只道是一件至宝,于是说道:“如此,多谢了。”

    公输昼又走过来道:“我公输昼一向佩服英雄豪杰,今日所见,展先生救众人与危难之中,是真正的英雄。展先生要去羽人国,千里之遥,舟车劳顿,夫人又受了重伤,不宜颠簸。我这有一木机兽,可在路上代行脚步,请展先生收下。”说完拿出一个寸许大小的木雕小兽,上面刻满了纹饰。公输昼在其头顶下轻轻一按,那木雕小兽身上的纹饰一块一块的往外凸现,不一会变成一头几丈高的木机飞兽,双翅展开也有数丈之宽。公输昼又在木机兽头顶轻轻一拍,木机兽身上的木块又一块块凹进缩短,转眼间又变成寸许大小的木雕小兽。

    展无恤接过木雕小兽道:“多谢公输兄。”

    公输昼朝展无恤点头微笑,随后与众豪向展无恤把臂告辞,各自回国。展无恤则带着莫无琊向南方寻找建木之树去了。

    一路上展无恤早晚分别给莫无琊服下常星君的七叶冰霜露和公子熊建的百草琼浆丹,没过几日,便精神好转,气息通畅,身上也渐渐有了力气。莫无琊睁开眼望着展无恤,双眼流露出无限的爱慕,一种幸福悠然而生,从胸中涌上,眼泪不自主的夺眶而出。

    这时展无恤正生着篝火,火光映照在莫无琊的脸上,眼泪晶莹。展无恤轻轻地拭去莫无琊脸上的泪水,安慰道:“这次你跟我下上,一路上辛苦不算,还受了重伤,委屈你了。”莫无琊浅笑道:“有你在身边,我就心满意足了,受点伤又算得了什么!”

    展无恤心中感动,他长舒一口气,把莫无琊抱的更紧了。展无恤抬头仰望夜空,只见繁星环绕,明月当中,其中有两颗星星分外明亮,不住的闪烁。展无恤道:“琊儿,此生有你相伴,是我几世修来的福分呀。想当初,我孤苦无疑,幸得师父他老人家收留,传我武功,并且与你和无极师兄相识,那时我们是何等的快活。待得师父传我衣钵,还将你许配给我,没想到大师兄他却不告而别。今天见到他也没来得及和他相许阔绰,便又分手,不知去向,最后还导致你受伤,我真是没用。”莫无琊也凝望夜空,缓缓的道:“你心地善良,没有心机,还提他干什么。当初他不告而别定是有他的道理,我们有何必多想。”展无恤道:“我想无极师兄一定是怨恨师父将衣钵传给我。其实有你在我身边就够了。”莫无琊在展无恤的怀里又靠了靠,往事不断在她心中回显,其实在她和展无恤成亲前一晚,费无极找过她,只是此事莫无琊没有对任何人说过。过了一会儿,莫无琊道:“我累了,我们不说他了。”展无恤道:“好,你休息一会儿。”说着又要跟莫无琊输送真气。莫无琊道:“不用了,我没事儿。我就想听你说说话。”说完闭上双眼假寐。

    展无恤抚摸莫无琊的还显苍白的脸颊,想了想道:“你知道除了你我还有一个愿望是什么吗?”

    莫无琊摇摇头。

    展无恤继续道:“等你伤好了,我要铸两把剑,一把是你,一把是我,至情至深,永不分离。”

    莫无琊望着天空说道:“是不是就像天上那两颗最亮的星星,他们要相对望,永远那么亮那么近。”

    展无恤道:“是的。到时候你我二人浪迹天涯,游遍名山大川,想去哪就去哪。”

    莫无琊拿着展无恤的手摸摸自己的肚腹道:“你忘了,还有他呢。”

    展无恤歉笑道:“哎呀,你看我,差点把我们的宝贝儿忘了。那就带上他,我们一家人云游天下,玩累了,就找一个长满桃花的地方住下来,你教孩子读书写字,我教他习武射箭,你说好不好?”

    莫无琊道:“好,听你的。”

    展无恤道:“就如你所说,我们就像天上的那两颗星星,永不分离。她们周围的那些小星星,就是我们的孩子,永远在我们身边。”

    莫无琊嗔道:“我哪里生的了那么多,你打算把我累死呀!”

    展无恤忙道:“琊儿想个要几个就要几个。如果你不想生,我们就收养一些孤儿,跟我们作伴。”

    莫无琊静静地听着,双眼深情凝望着展无恤,缓缓的道:“恤,此生有你,咳咳…..就够了,有你在无身边,我死而无憾,咳咳……….”莫无琊又连续轻咳了几声,显得有些体力不支。

    展无恤忙道:“琊儿,休息一会儿,就在这睡吧。”说完展无恤轻轻地在莫无琊的额上吻了一吻,把一张熊皮大氅盖在莫无琊身上。莫无琊靥面含笑,慢慢地闭上了眼睛。展无恤手握莫无琊的龙筋斩,轻轻一抖,龙筋斩咔嚓咔嚓,登时变成一件帷帐,二人便在其中睡去了。

    晨曦初上,薄雾朦胧,鸟语花香叫醒展莫二人。展无恤收起龙筋斩的帷帐,清晨的阳光洒在二人身上,身旁的青草还挂着露珠,不远处有两只梅花鹿在悠闲地散步,不时吃一口身旁的小草。那只雌鹿轻轻鸣叫一声,不远处花草浮动,从中跳出一只小鹿,奔到那只雌鹿身边。那雌鹿用头轻抚小鹿的身体,似是在说:乖孩子,不要远离妈妈身边。

    展无恤和莫无琊看着对视轻轻一笑,此时温情尽在无言中。莫无琊脸色有些苍白,展无恤赶紧拿出七叶冰霜露和百草琼浆丹给莫无琊服下,又为她输入了一会儿真气,直到莫无琊精神转好,面色红润才行停止。

    这时那只雄鹿惊鸣一声,护着雌鹿和小鹿就往山坡上奔跑。原来不远处突然奔来一只棕熊,对那三只鹿儿紧追不舍。

    莫无琊看了急道:“恤,快救它们。”

    展无恤手执龙筋斩,在半空中变成一只铁笼,一下就把那只棕熊罩在里面。展无恤走过去,盯着那只棕熊的双眼,似曾在什么地方见过。那只棕熊见展无恤过来,在铁笼中狂躁不安,两只熊掌不断地拍打着龙筋斩变成的铁笼,不论它怎么用力,铁笼一样稳如泰山。

    展无恤道:“看你两眼凶光,留着你不知要祸害多少生灵。”说完拔出龙渊剑,就要杀了那只棕熊。莫无琊见状说道:“恤,不要杀它,它不过是一只熊。”展无恤道:“好,听你的。”然后对那只棕熊道:“是我妻子替你求情,今天饶了你,走吧。”说完便受了龙筋斩。那只棕熊也知趣,只道奈何不了展无恤,转头就跑进树林里去了。

    展无恤回到莫无琊身边,将公输昼赠与他的木机兽展开,抱着莫无琊上了木机兽,发动机关向南而行。数日之间,他们跋山涉水,饿了就采摘山果吃,渴了便饮山间泉水,路过街市集镇,便投宿住店,买些蔬菜羊肉吃,一路上也平安无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