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名剑侠隐 > 第二十四章 初遇羽人

第二十四章 初遇羽人

    经此一战,二人二猿身上都有了伤,吃冰蛇卵可以尽快恢复功力,伤口复原。他们来到先前的蛇洞,发现已经坍塌,洞内的蛇卵无一幸存。展无恤摸摸自己的衣袋,在打斗中,内中的蛇卵也已破碎。如此珍贵的蛇卵,竟没有幸存下一个,展无恤和莫无琊只剩叹息。

    雪山之巅,山风凛冽,莫无琊不能久留,雄白猿便带他们到山腰的洞穴,这是白猿平时的栖息之地。洞穴周围满是青草绿苔,一条条溪水从山顶流下,水声叮咚,甚是好听。洞内打扫的非常洁净,还有一张用甘草编织的草席。雄白猿将雌白猿放在草席上,转身出去了。过不多时,雄白猿带着很多野果和一些手掌大的蛋回来,原来它是去找吃的了。

    雄白猿拿起一个蛋,指尖在蛋壳上转了一圈,随后一撬,蛋壳上就开了一个指甲盖大小的口,然后递给雌白猿。莫无琊看了,急忙阻止,道:“猿骚身怀宝宝,吃生东西不好,要吃熟的。”雄白猿和雌白猿面面相觑,雄白猿托着蛋不知是拿回去好还是递过去好。

    莫无琊看了展无恤一眼,展无恤立刻明白,到洞外找了一些干柴干草,然后拔剑在石壁上一划,干草立刻燃起,点着干柴,将一枚蛋放在火上,来回翻滚,不一会儿就熟了。展无恤把蛋皮剥掉,递给雄白猿,一阵蛋香扑鼻而来,甚是美味。雄白猿赶紧递给雌白猿,然后在一旁看着妻子。雌白猿看看大家,咬了一口,顿觉平生第一次吃到如此好吃的东西,频向大家点头,微笑了起来。雄白猿见状,兴奋的一跃而起,竟然一头撞到了洞顶。随后雄白猿也学着展无恤的样子烤了一个,直接递给了莫无琊,大家哈哈大笑。

    莫无琊问:“这卵是从何得来的?”

    雄白猿就学着大鹏展翅的样子,原来是鹏鸟之卵。

    展无恤道:“刚才那条冰蛇已经坠入深渊,这大雪山上是否还有冰蛇?”展无恤如此问,是想再找冰蛇卵,日后回到万剑峰送给师父。

    雄白猿摇摇头,这大雪山上只此一条冰蛇。

    这样一连过了数天,展无恤和雄白猿不时切磋武艺,互相讨教。雄白猿虽然没有学过功夫,但是力大无比,灵性甚佳,展无恤使出来的招式它看上一眼就能学会,而且还能无师自通,没几日竟能跟展无恤拆招换式。

    这一日,展无恤见莫无琊气色渐佳,到了该辞别的时候了。展无恤道:“猿兄,我因有要事,不得不离开了。你我相处数日,甚是欢喜,也多谢猿兄这几日的款待。虽说你我是人和猿,但是我们一见如故,我叫你猿兄也数日了,不如我们结拜如何?”

    雄白猿似是听懂,频频点头。然后雄白猿拿了两根圆木点着,当做是结拜用的沉香。一人一猿,在这大雪山上结拜,估计这在江湖上还是头一回。临行之时,二猿望着远去的展无恤和莫无琊,良久不回,雄白猿还隐约掉下了眼泪。

    展无恤夫妻辞别二猿,继续向西南而行。将近月余,二人翻越一座雪山,只见雪线渐没,前方出现一片山林,郁郁葱葱,望不到边际。山脚下绿草茵茵,山花点点,稀稀落落的有数十颗大楠树,古杆参天,浓荫匝地,晨阳照雾,光影浮动,时有三四只飞鸟外出觅食,草地上不时有几匹马儿轻跑,或白或黑,成双成对,越显得景物幽静。

    他们穿过树林,耳听见鸟鸣嘤嘤,流水淙淙。前方映入眼帘的是一望无际的草原,一条大河在草原上蜿蜒曲折流过,河面宽广,足有数里之宽。水流平缓,清澈见底,就如一条长长的洁白的纨绮,铺在无垠的绿草毛毯上。草原的尽头又矗立起高耸连绵的山脉,就像一双臂膀,环抱着这片安静祥和的草原。

    由于连续多日,展无恤和莫无琊登山跃岭,所过之处大都是野山恶谷,荆榛塞野,从没见过这么一处景色清雅之地。莫无琊心情顿时舒畅,高兴的说道:“恤,你看!我们快过河去。”说完撇下展无恤独自一人跑到河边,纵身一跃,双脚轻轻落在河面上,脚尖点水,如仙女一般,向对岸飘滑过去。展无恤在后大喊道:“琊儿,慢点!你的伤还没好,不能胡乱运功。”他一边喊一边追过去。

    莫无琊正是高兴之时,才不管其他,任展无恤怎么喊,她径直滑到对岸。岸边草地如毯,柔软如棉,莫无琊情不自禁的躺在草地上,翻滚几下,仰望蓝天白云,长长舒了一口气。展无恤也跟过来,躺在莫无琊的身边,嗔怒道:“你怎么不听话。”说完将莫无琊的手紧紧握住,生怕她在飞走。

    “真美呀!好久了没有这样高兴。恤,我不想走了。”莫无琊道。

    “又在说傻话。等你伤好了,你想在这待多久我就陪你待多久。”展无恤道。

    莫无琊看了他一眼,没有再说话,脸上却泛起了幸福的笑容。二人同时闭上了眼睛,感受这绝美的景色。

    不知过了多久,突然一声鸟鸣。展无恤睁眼看去,只见一只白色的大鸟从云边飞过,向西南方向急飞而去。展无恤自从吃了冰蛇卵,目力比以前更为增进,他定睛一看,这只大鸟生就人形,有双手双脚,鸟头如人脸一般无异。全身白色羽毛,背上长着一双两丈多长的白色羽翼。

    “羽人!”展无恤惊呼道。同时手扬处,木机飞兽发动,抱起莫无琊跃上其背,发动机关,朝那个羽人追去。

    不多时,二人追至山顶,放眼望去,山下密林层层,无边无际,每棵都是参天大树,树冠连成一片,从上完全看不见树干。一阵风刮过,树浪滔滔,犹似大海浪涛,翻滚奔腾。密林树海正中竖起一座高耸入云的山峰笔直挺拔,嵯峨矗矗,一条瀑布从山顶奔流直下,穿云而过,碰到峰上巨石,激起层层水雾。在如此高的山峰之上,竟没有长一草一树,全山都是光秃秃的巨石。成百上千的白色羽人从树林的四面八方飞进高峰的山洞中,又不断的飞出。

    展无恤凝望良久,对莫无琊说道:“这就是羽人国无疑了。只是这大片的林海,有无数棵树,每棵树长得都是一般大小,到底那一棵才是建木呢?”

    莫无琊道:“既然咱们到了羽人国,离建木也就不远了。你看那座山峰高耸入云,说不定建木就在那座山峰上呢,我们过去找找不就知道了。”

    展无恤心道:远看那座山峰光秃秃的,没有长一棵树,建木到底是什么呢?越接近目标心中就越彷徨。虽然这样想,展无恤还是答应了一声,催动木机飞兽,紧贴着林海树冠,平缓的飞行前进。行至数十里,突然从树冠中窜出数十只羽人冲向云霄又从空中猛冲下来。展无恤赶忙道:“在下剑湖池万剑峰展无恤,特来此地有一事相求,请哪位过来答话?”

    那些羽人像是没听见一样,呼啸着向展无恤和莫无琊袭来。展无恤见状,抱紧莫无琊,纵身躲过一个羽人,只见那个羽人手脚长得一般无异,都如鸟爪一般,漆黑无比,犹如钢刃。刚躲过一只,另一只又到了,展无恤抬脚踢飞那一只,身后又一只袭来,展无恤反手又一掌,打飞了那一只,头顶又有两只飞到,展无恤抱着莫无琊斜身闪过,催动木机飞兽快速奔逃。

    此时莫无琊经过长途跋涉,伤势越发严重,不能运用功力防御。展无恤武功术法虽然精深,只因他要护着莫无琊,武功不能全部施展开来,如果展无恤运用七星龙渊剑,须臾间就能把这数十只羽人斩落。也因为展无恤新到羽人国,敌我不明,这些羽人袭击他也许是有误会,况且展无恤来此是为了建木,有求于羽人,不能大开杀戒,也正是如此,展无恤才只是防守没有进攻。

    眼见羽人越来越多,展无恤心道:照此下去,形势对我是大大的不利,本要是来此救人,别再把性命丢在这里。眼往下看,只见林木幽密,一根根树干直立在下,其间距不足二尺,空间狭小,极不适合飞行战斗,下去在与羽人纠缠,正好有利于我。想到此处,展无恤抱紧莫无琊,舍了去木机飞兽,纵下密林深处。

    展无恤双脚一着地,就觉足下松软空空,双脚慢慢下陷。原来树下数百年落积下的枯叶加上雨水浸泡,形成天然的沼泽泥潭。展无恤心道:不好。急用踏云术,一只手扣住一根树杆,向上用力,双脚抽出沼泽,,踩踏树杆,几个纵跃,轻轻落在一根横出的树枝上。

    紧跟着身后纵跃下的白羽人,最先几个全部陷进泥沼之中,后跃下的几个白羽人,见势不妙,急忙飞开,撞到还在往下落的其他羽人。此时展无恤躲在身后,终于看清楚这些羽人。只见他们全身长满羽毛,双手双脚与鸟爪一般,双臂与肋下之间有片薄肉连接,其上也长满羽毛,伸出臂膀几丈长。羽人飞翔时,双臂张开,与鸟的羽翼一般无二,羽人的面容却和人脸一模一样,五官喜怒哀乐,活灵活现。

    被陷进泥沼的羽人,扇动双翅,想要逃出泥沼之厄,无奈馅的太深,上有砸下的羽人阻挡,下有泥沼中的藤蔓缠住,不能逃出,即使有几只白羽人不舍同伴身陷囹圄,飞下来拖拽,也是无能为力,只能看着同伴在泥沼中越陷越深。另外几只白羽人,挥动双翅,在树林间飞行穿越,寻找展无恤。由于树林间枝干太密,羽人双翅太长,不知怎的,他们又惶恐无比,不时双翅碰撞树杆,阻挡羽人的飞跃速度。有白羽人的被树枝划破羽翼,鲜血直流,红白色的羽毛在黑密的森林中不断的飘落,犹如下起红白相间的雪片。

    白羽人一直面现惊惧之色,想疯了一样寻找展无恤。有的羽人白色羽毛全部被鲜血染成了红色,他们还是飞寻不辍。展无恤心道:难道我犯了羽人国的什么禁忌,为何这些羽人会如此疯狂。展无恤向四外望去,见身旁不远处有一个树洞,正好能容下一人。展无恤飞身过去,将莫无琊放在洞内,说道:“琊儿,你在这里先躲一会儿,我去去就来。”说完用树枝盖住洞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