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名剑侠隐 > 第二十八章 激战魍魉

第二十八章 激战魍魉

    展无恤按剑轻轻上前。

    “来着何人?胆敢在九天鲲鹏面前放肆。”一个声音从左边传来。展无恤循声张望一眼,再回头时,两个人影已然不见。那声音又响起:“怎不答话?你想亵渎神灵吗?”

    展无恤道:“神灵何必要鬼鬼祟祟,还不快现身见我!”

    “你敢对神灵不敬!”

    “神灵无道不仁,装神弄鬼,我何必敬他。”此时展无恤已经辨明声音的来源,说完一剑挥向关押九天鲲鹏的石洞。一时间碎石崩裂,纷纷下落,齑粉硝烟还未散尽,从中窜出一人,直奔展无恤袭来。这人正式有钢铁不坏之身的尸魍。只见尸魍双掌拍出,直向展无恤的面门,展无恤斜身闪过,尸魍由掌变拳,横扫而下,展无恤立剑一挡,只听“当”的一声,展无恤的龙渊剑砍在尸魍的铁拳之上,火星四射。展无恤心吃一惊,暗道:“此人是金刚不坏之身,龙渊剑也伤他不得,须得寻到间隙,把全身真气汇聚于剑身之上才能伤他。”尸魍也知道七星龙渊剑只有与展无恤的真气合二为一才能伤他,因此尸魍根本不给展无恤喘息之机,一拳紧接着一拳,密不透风,不是运用脚上功夫,攻击展无恤的下盘。

    若论武功道法,展无恤不在尸魍之下。二人交手,尸魍一上来就是奇袭,攻了展无恤一个猝不及防,也是尸魍仗着有金刚不坏之身,即使展无恤剑砍在他的要害部位,尸魍也毫不在意,继续向前猛攻展无恤。虽然如此,几十回合之后,展无恤渐渐占据上风,交手之中进攻多,防守少。在防守之中,展无恤也能一脚将尸魍踢到,但是尸魍又能马上起身,上前与展无恤搏斗,始终不给展无恤间隙,将真气汇聚于龙渊剑身之上,一时间,展无恤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制住尸魍。

    就在二人相持之时,展无恤就觉脑后阴风袭来,一道凉气只冲自己后颈。展无恤挡开尸魍,飞身翻跃,一脚踢中来人后背。来人本是飞在半空中,突然被一脚踢中,身体重重地砸在地上,掀起团团尘土。来人翻滚到尸魍身前,一指展无恤道:“哎呦,摔死我了。魍,替我报仇。”尸魍道:“你也是四大尸魔的尸魉,自己的仇自己报。”尸魉又“哎呦”一声道:“这年头什么事都得靠自己,别人是指望不上了。”话音未落已经仗剑攻到展无恤面门,全没有一点声息,身形之轻犹如飘烟,速度之快无可想象。

    展无恤用剑抵住尸魉,一脚将其踢开,紧接着尸魍又攻了过来。展无恤不得不同时应付两大尸魔。展无恤心道:“我以一敌二,虽然不落下风,但一时也擒不住他们。外面羽人的战况不知怎样,若时间拖的太长,对我不利,要想个办法分开二人,各个击破才行。”

    缠斗期间,展无恤看到通天神道内石壁上又有无数大小的石洞,密集排列,犹如蜂巢。展无恤心道:“我进来时,正是通过这些石洞,料想他们都是互相连通,正好利用这些石洞将二人分开。”想到此处,展无恤纵身钻入一个石洞之中,飞身而行。随后,二尸魔也跟着钻入石洞中,紧追展无恤,不肯落下一步。三人在众多洞孔之中,犹如三道电光,飞来穿行,跨洞过窟。

    三人功力展无恤最高,渐渐的就甩开二尸魔一箭之地。尸魉又比尸魍轻身飞行速度快上许多,再过一会儿,尸魉就又落下尸魍十几丈远。转过一个弯,前面是一个三岔路口。展无恤心道:“就在此处分开二尸魔。”他在飞行当中扣下一石块,将近岔口时,口念真诀,随即掷出石块,那石块在半空中变作幻武卒,和展无恤一模一样,落地后奔向右边的石洞。而展无恤则向左边的石洞奔去,速度故意慢下来。

    这时尸魉赶到,听左边的洞中有疾风行走之声,随即向左边石洞追去。尸魍赶到时,右边洞中的幻武卒故作声响,尸魍听到,毫不犹豫的向右边追去。尸魉边追边大喊道:“展无恤是你吗?人人都说你武功天下第一,在卫国一剑镇群雄,让我再领教你的剑法,分个高下。”幻武卒哪里听他这些,一直奋力向石洞深处奔跑。

    展无恤计算着时间幻武卒已经引开尸魍,心中甚喜,见前方出了石洞是一块空旷之地,正好可以捉拿尸魉。展无恤跳将过去,站在空地当中,片刻尸魉就追到。尸魉像一团黑烟轻轻落地,看看四周,不消的道:“这地方真够宽敞的,正适合我玩,嘿嘿……你想跟我一对一呀?”

    展无恤笑道:“你别猖狂,看我怎么捉你这只飞尸。”一剑挥出,剑光击在石壁上,镇下碎石,犹如雨下。展无恤伸手在空中轻轻一抓,随即掷出,横飞的石块在空中撞击下落的石块将其撞成齑粉。横飞石块四散分开,飞向各个石洞出口,变化成幻武卒,把各个洞口全都堵住。

    尸魉瞿然而惊,心道:“展无恤果然名不虚传,这下不好办了,我还是先下手为强的好。”想到此,尸魉也不答话,仗剑就攻击展无恤的咽喉,速度之快就在顷刻之间。尸魉明白,展无恤是能打败公子罢敌的人,论武功,自己绝不是他的对手,若论速度,还有一线希望,为今之计,唯有出其不意,以须臾功的速度,才有可能险胜。

    展无恤见对方速度奇快,则以不变应万变,七星龙渊剑刚猛沉雄,化成道道剑圈,将自己全身护住。尸魉则向黑色旋风一样,紧紧将展无恤围住,内中隐藏着各种狠辣阴毒的招数,都被龙渊剑的剑圈档了回来,总不能近展无恤尺许。二人战至百十回合,尸魉体力渐渐不支,速度也满了下来。展无恤看出尸魉体力快到极限,破绽也越来越多,于是说道:“尸魉,你就这些本事?”语含讽刺。说完运用遁身术,速度比尸魉快出数倍。那龙渊剑的剑圈还没有消失,展无恤已经移到尸魉身后,拍拍其肩膀。尸魉回头一看,大吃一惊,紧接着小腹剧痛,身体不由自主的向后飘逸,重重地摔在地上。“哎呦!速度竟然比我还快。”尸魉忍痛道,随后眼看着有几个幻武卒要来捉自己,尸魉大急道:“老大,快来救我。”

    尸魉喊完,四周毫无声息,幻武卒在一步步逼近。突然,一声巨响,一个守在洞口的幻武卒飞身起来,撞在对面的石壁上,那个幻武卒化成石块,滚落在地。紧接着一个身影撞破石壁窜了进来,正是尸魍。原来尸魍在追击幻武卒时,行至此间附近洞窟,正听见尸魉呼救,于是撞破石壁,循声而至。

    展无恤见尸魉出现,叹道:“又要同时对付两个僵尸。”趁此间隙他运真气于龙渊剑上,就见剑身顿时泛起绿光,剑锋划过,剑迹犹如一碧深渊。随即展无恤智慧幻武卒围住尸魉,他自己则集中精力对付尸魍。一时间,通天峰内激斗四起,剑光闪烁,裂石破云,气流激荡,形迹不清。由于尸魉先前与展无恤激战中元气大伤,而幻武卒是展无恤幻化而出,是他的意志力的体现,此时,展无恤聚精会神的与尸魍激战,幻武卒的战力大为降低,于是,尸魉与幻武卒暂时打成平手。

    这边,展无恤真气已经凝聚于龙渊剑上,威力顿时增强,不惧与尸魍对战。只见展无恤一剑劈下,尸魍自思天下兵器无能伤他,如前一样伸臂就当,只听一声闷响,龙渊剑已砍入尸魍手臂之中。不愧是金刚不坏之身,龙渊剑陷在尸魍手臂之中,竟不能将其砍断,眼看尸魍另一只手要夺剑,展无恤马上剑锋斜削,一块铁肉就从尸魍手臂上削落。尸魍跳出圈外,看看自己手臂露出的骨头,惊道:“从古至今,只有轩辕宝剑才能伤我,你手中的是什么剑,竟然也能伤我。”展无恤道:“你这死僵尸就是井底之蛙,连剑圣的龙渊剑也不认得,今天就让你见识见识。”说着连攻数剑。尸魍见龙渊剑突然变得异常锋利,不敢再用手臂去挡,急从后背摘下摘下一个骷髅形状的盾牌,去接龙渊剑的剑锋,一时间,尸魍便落下风,只是遮挡,没有进攻。

    就在双方僵持之时,一只白羽人不知怎的闯进战场,刚一靠近,就被双方强大的真之气镇晕,从原路弹出洞去,掉下丛林,落到莫无琊等藏身之处。众女羽人忽有一物从天而降,,吓得惊叫不止。莫无琊安抚众女羽人,定睛一看是一只受伤的白羽。莫无琊走过去,扶起受伤的白羽人,他微睁开眼睛就要水喝,女白羽人赶紧拿来水喂他。喝完莫无琊问道:“上面情况怎么样?可曾见到无恤?”白羽人哭道:“惨……烈……呜呜……死了好多羽人,白羽人和黑羽人……呜呜……都死了。展先生在通天峰内大战四大尸魔,我刚一进去就被弹了出来。”莫无琊又问道:“展无恤胜负如何?”白羽人道:“太快了,我看不清楚。”莫无琊心道:无恤自从下山以来,除了与罢敌大战还未遇敌手。今日一战竟如此长的时间,对方一定是高手,我得去助无恤一臂之力才行。于是又问道:“你可知怎样找到展无恤?”白羽人道:“我可带路去,只是我受伤太重,已经无法飞行。”“那有何难。”莫无琊说着拿出木机飞兽,只有手掌大小,轻轻一抖,立刻变成一只两人高的木制飞鸟,双翅展开,足有十丈大小。羽人们见了,无不惊异。

    莫无琊转身对女白羽人道:“大家先躲在这里千万不要出来,我去去就回。”那些女白羽人虽然惊骇不舍,却也纷纷说道:“要当心呀。”

    莫无琊把受伤的白羽人扶上木机飞兽,手扣动机关,木机飞兽展翅冲出丛林,向通天峰飞去。中间遇到黑白羽人大战,莫无琊也全然不顾。白羽人见过木机飞兽,也看出是莫无琊在上驾驭,纷纷给她让开。黑羽人则全然不知木机飞兽是何物,莫无琊是何人,见她一直往通天峰飞去,就纷纷飞来阻挡,白羽人哪里肯让,也纷纷飞来,冲开黑羽人,为莫无琊重开一条空中通道。有白羽人引路,莫无琊很快找到了展无恤二尸魔的山洞。在洞口,莫无琊偷眼看到展无恤正与尸魍大战,已经占据上风。尸魉则与剩余的一个幻武卒缠斗,周围有不少碎石,想是其他幻武卒已经被尸魍打败变回成了石块。

    莫无琊让白羽人在洞口先等着,她转身要进洞内助展无恤一臂之力。就在此时,尸魉打倒最后一个幻武卒,马上就从后背去偷袭展无恤。在这危急时刻,莫无琊龙筋斩出手,瞬间在尸魉面前筑起一道如雪剑林。仗着尸魉须臾功了得,在将要碰到龙筋斩时停住身子,极速后退,才没被剑林所伤。紧接着莫无琊指挥龙筋斩,剑尖如一条灵蛇一般,迅速对尸魉发起攻击。尸魉边退边用剑去档,一直退到十余丈外,才算摆脱。

    见到莫无琊突然出现,展无恤逼退尸魍,迅速来到她身边,急道:“琊儿,你怎么来了?这里很危险,快回去!”

    莫无琊道:“我想来就来。”

    “你知道这里有多危险吗?”展无恤大声道:“这两个是千年僵尸复活,伤到你如何是好。我先挡着,你快离开这里。”

    “我在哪里我自己做主。”莫无琊道:“你以为你一个人在这里和两个千年僵尸拼命我就放心吗?你在这里我能一个人独自离开吗?”听妻子说完,展无恤心头一热,自知妻子爱己之深之切,不是几句话能表达的。自己在此与尸魍、尸魉对战,她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离开的,一想到妻子如此深爱自己,自己又何尝不是呢。作为相亲相爱的两个人,不但能共游于江湖,更应能相濡以沫,有什么危难艰险一起面对。想到此,展无恤心中畅快非常,说道:“我们并肩作战,你用龙筋斩阻住那个会飞的僵尸,我来对付这个帖僵尸。”莫无琊喜道:“都听你的。”

    那边尸魉对尸魍道:“老大,看来不好办了,那个女的也是个高手呀。”

    尸魍道:“见机行事。”

    这边,展无恤已经仗剑来攻击尸魍,尸魉要上前帮忙,就见龙筋斩也已攻到,剑尖循着尸魉的太阳穴直插。尸魉见势不好,飞身跃开。龙筋斩在后直追,追到尸魉头顶时,突然变成一个剑笼,直接扣下。尸魉急运须臾功避开,同时也惊出一身冷汗,说道:“真厉害呀。老大,咱们撤吧。”此时,尸魍也被展无恤逼得节节败退,身上盔甲七零八落。听到尸魉喊,说道:“好。先回去禀报公子再说。”说完竖起骷髅盾往地上一戳,一股黑烟,从中射出九个骷髅,展无恤用剑挡开,再看二尸魔已经不见踪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