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名剑侠隐 > 第三十四章 展赤遇袭

第三十四章 展赤遇袭

    展无恤一进屋就见展赤正在熟睡,小脸蛋红似小苹果,娇嫩欲滴。展无恤忍不住低下头亲了那小脸蛋一下,展赤小头转转,小手晃晃,将要欲醒的样子。

    莫无琊伸手打了展无恤一下,嗔道:“别逗她,刚睡着。”随后用手轻拍展赤的小屁股,同时哼唱睡眠小调,尽显母亲慈爱。

    展无恤嘿嘿憨笑,退在了一旁。

    莫无琊轻声道:“刚才他来过了。”

    展无恤也吃了一惊,但也轻声道:“刚才在蔡公府,我已听说他也在此地。”两人沉默,展无恤续道:“他到这里何事?”

    “他听说赤儿降生,特来看看。不过我觉得他有些奇怪。”

    “他还是不能为往事释怀。不说这些了,我听说承影剑在他手里。”

    “他从何处所得?”莫无琊有些吃惊。

    “我也不知,希望他能驾驭这把魔道之剑。”展无恤默默的说道,不知是说给妻子听的还是说给自己听的。

    此时天色已晚,从落霞别苑看,远处的山谷中,晚霞红照,犹如着火一般,照亮了整个山涧。在山谷的一处高台,熊弃疾问费无极:“怎么样了?”

    “已经炼成,只要公子一声令下,就可出山迎敌。”

    “好,哈哈......不急。我估计过几日罢敌也该到了,先让齐、晋的那些江湖游侠打头阵,看看罢敌的尸兽卒威力到底如何。”

    “蔡公高见。”费无极也跟着狞笑。

    “关于神火兵你务必要做到万无一失。到时称霸中原,一统天下,我封你坐一方诸侯。”

    “多谢蔡公。” 费无极赶忙匍伏下跪:“还希望蔡公能赐予我那件东西。”

    “那件东西只有楚王才有资格决定。”

    “费无极定助蔡公为楚王。”

    “哈哈……”熊弃疾的笑声回荡在山谷当中。

    这时熊弃疾的护卫来报:“二位公子和朝吴大夫有请,说有要事。”

    “我这就过去。”熊弃疾道:“费先生,那件事就靠你了。”

    “蔡公放心。”

    熊弃疾辞别费无极赶到朝吴府。只见朝吴坐着一动不动,子干和子皙在厅堂中来回走动,一边搓手一边自言自语道:“这可怎么办,这可怎么办?”形神显得格外惊慌焦虑。他们看到熊弃疾进来就像看到了救命稻草一般,拉住他的手说道:“兄弟呀,这可怎么办?”

    熊弃疾问道:“何事让二位兄长如此惊慌失措?”

    子皙道:“你难道不明白,灵姬逃回郢都,势必把我们造反的事告诉大哥,大哥那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一定会派兵来讨伐我们的。”

    子干接着道:“还有罢敌那小子,凶残暴虐,比他爹有过之而无不及,要是被他抓住了我们就死定了,弃疾咱们还是快跑吧。”

    熊弃疾微微一笑,此事早在他的预料之中,这一定是朝吴跟他们分析了利害关系,两位兄长突然害了怕。便问道:“朝吴大夫,你怎么看?”

    朝吴道:“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哪有逃跑之理。再说,我们逃能逃到哪去?这里才是我们的家。于其等着罢敌来打我们,不如我们主动去进攻郢都,提前与楚军决战,这样还有胜的机会。”朝吴这样说,只因他本来就是蔡国人。蔡国被楚国灭了以后,一直对楚王心怀不满,一心想要复国。这次弃疾三兄弟联合,就是朝吴一手策划的。利用他们兄弟三人都相当楚王的欲望,为他复国。

    熊弃疾早知道朝吴的心思,他巴不得楚国内乱陡然而起,好从中渔利。于是说道:“罢敌虽然厉害,我们也不必怕他。我们有两千辆战车,还有齐、晋、秦三国豪杰数万,还有众多江湖侠士相助。我们只需在此以逸待劳,到时杀他个片甲不留。只要打败了罢敌,攻占郢都便唾手可得。到时蔡国复国不就是我一句话的事。你说是吗,二位王兄。”

    子干、子皙对他们这位弟弟一向信任,听熊弃疾说可以打败罢敌,攻占郢都,最初的担心立刻烟消云散。听到熊弃疾在问,慌不迭的说道:“是,是。原来兄弟你已成竹在胸,早有准备,王兄我就放心了。嘿嘿......到时我当上了大王,一定重重封赏你。嗯......嗯还有朝吴,我登基后即可让蔡国复国,怎样?”脸上表情自是得意。子皙也道:“哥哥,你坐上了楚王,我不就是令尹,弃疾弟弟不就是上大夫。哈哈......”声音尖利刺耳。

    朝吴揖首谢道:“多谢三位公子。”他之所以如是说,不单独谢子干,是因为,他知道无论才干,实力熊弃疾都强于他的这两位兄长,最后能当上楚王的也只有熊弃疾有这个实力。当前危急时刻,三兄弟最好团结一心,才能凝聚力量,打败罢敌。他同时谢这三兄弟,是谁都不得罪,只是聪明人心知肚明,愚蠢人自鸣得意罢了。

    熊弃疾自然能听出其中味道,他冷冷一笑,说道:“大敌来临,我去请各位江湖英雄商议御敌之策,告辞。”子干急忙说道:“一切全凭兄弟......”安排二字还没有说出口,熊弃疾已摔门而出。

    熊弃疾回到蔡公府,气愤填膺,怒不可遏。

    公子熊建便问道:“公父为何如此气愤?”

    熊弃疾怒道:“子干、子皙胆小怕事,寸兵没有,寸功未立,仗着比我年长,竟以楚王自居,真是气死我了。”

    “公父何必为那二人生气!中原英雄都是冲您面子来的,没有您,他俩什么都不是。他们的生死不也是您说了算吗?”

    熊弃疾听完,笑着点点头:“说的也是。不过当务之急是如何对付公子罢敌,尸兽卒可不是一般的军队,不好打的。”

    “那怎么办?”

    “明天,你去通告中原各位英雄,到蔡公府议事厅共商御敌之策。”

    “喏!”公子熊建退了出来。

    晚秋暮雪,林木稀疏,不远处的山坡,枯草荡荡。一名男子身穿青色外衣,身披灰色大氅,脚下蹬一双黑色朝靴,手牵着一批白色骏马,与周围雪色融为一体,远看去,就像移动的一树梨花。马背上坐着一美妇,内穿淡绿色小棉袄,外罩淡红色披风,手中抱着一个小婴孩,用红色小棉被包裹着,像巨大梨花的花蕊。一阵风吹来,就像裹着花香一般。

    这一对男女正是展无恤和莫无琊,那个婴孩就是他们的儿子展赤。这一日莫无琊心头感觉莫名的烦闷展无恤一眼就瞧了出来,于是带着妻儿出来游览山野,散心排忧。不知不觉间就走出数十里,只见此处空旷无垠,一眼无边,偶有怪石孤木,正是蔡城南城外郊野。

    此时天空渐渐阴沉,片片雪花飘落下来。莫无琊拿出一块羊毛毯给展赤盖上。展无恤见天气寒冷,又起寒风,便脱下大氅披在莫无琊的身上。莫无琊转头朝展无恤深情一笑,一切情感便在此中,无需再说一句话。

    “下雪了。”展无恤道:“天冷,我们回去吧。”莫无琊点点头。展无恤牵着马往回走,遥望远方,心中有一种莫名的压抑,像是要有什么未知事情发生。他牵马回身那一刻,突然看到远方山坡天际上有几个黑点再移动,迅捷无比。不一会儿,黑点渐大,细望去,足有五六十个。展无恤心道:“不好,牵着马就往回奔。”

    “琊儿,小心了,尸兽卒出现了。”展无恤说完,随手在地上捡起几枚石子。

    “嗯!”莫无琊答应一声,一只手抱紧了展赤,另一只手摸了摸腰间的龙筋斩。

    不多时,五只尸兽卒追近。展无恤右手牵着马缰奔跑,左手向后甩出,五颗石子,势如飞电,瞬间便到那五只尸兽卒身前。只听“嘭” 的一声,五颗石子变成五个幻武卒,拳脚并起,将尸兽卒打翻。不等尸兽卒起身,幻武卒一跃而起,扑向地上,与尸兽卒缠斗在一起。突然,十几只食虎兽从空中飞扑而下。幻武卒猝不及防,被食虎兽咬住脖颈,翻到在地,又与食虎兽扭打起来。这时,从后边又赶来几只尸兽卒,每只背上都背着一个大口袋,手提黑刀,来到幻武卒身旁。幻武卒被食虎兽缠住,不得分身。尸兽卒手起刀落,砍下幻武卒的头颅。幻武卒身倒在地,又幻化回一颗小石子。随后,身背口袋的尸兽卒,打开袋口,食虎兽纷纷钻了进去。

    原来,这是一支尸兽卒的先遣队,临行前藏食虎给它们配备了十几只食虎兽,以备行凶杀人之用。

    后赶来的尸兽卒不加停留,继续追击展无恤和莫无琊。

    由于莫无琊怀抱展赤,行动不便,白马的速度又没有尸兽卒快。不多时间,尸兽卒便追赶上了展无恤夫妇。

    跑在最前面的尸兽卒高高跃起,扑向展无恤。展无恤耳听风声迫近,回手就是一剑,一道寒光闪过,那只尸兽卒便被劈成两半。眼见后边几只尸兽卒也已跃起扑来,展无恤脚下用力,瞬间踏碎一块大石,整只脚并没入地底当中,接着单脚用力踢出,几十块碎石射中尸兽卒,同时,展无恤伸手在半空中抓住几块碎石子,掷了出去。石子在半空中变化成幻武卒与后边的尸兽卒又战在一起。

    这时,展无恤听到莫无琊惊叫一声。回头一瞧,原来十几只尸兽卒正在围攻莫无琊。其中一只尸兽卒掀翻了莫无琊骑的白马,并一拳击碎马头。莫无琊在白马倒地之前跳下马背,并用龙筋斩一边护住展赤,一边用龙筋斩剑头攻击尸兽卒。只见龙筋斩不时变成剑盾,如蚕茧一般,罩住展赤,抵御尸兽卒的攻击,一会儿又变成一条蛇抢,刺杀尸兽卒。

    展无恤见状,急奔过去,与莫无琊肩并肩背靠背站在一起,保护展赤。此时,尸兽卒越来越多,展无恤又变出五个幻武卒护住三人,抵御尸兽卒的进攻。由于使用幻武卒及其损耗真气,展无恤又要分心护佑莫无琊母子,功力不能发挥到极致,幻化出的幻武卒威力也不能全部发挥出来。

    即使这样,尸兽卒一时也不能轻易接近展无恤夫妇,只能在外围试探进攻,不是被莫无琊的龙筋斩刺杀,就是被展无恤的七星龙渊剑剑气所斩杀,再就是被幻武卒的长剑击退。此时,展无恤夫妇不能摆脱尸兽卒,尸兽卒又不能奈何展无恤,双方进入一个僵持的局面。

    “琊儿,你还好吧?”展无恤关心的问道。

    “嗯,我没事。你呢,恤?”莫无琊也关切的问。

    “我还好,只是被这些怪物突然袭击,一时有些措手不及。”

    “是我和赤儿拖累了你。”

    “你又说傻话。你和赤儿是我要用生命来保护的,哪来的拖累,保护你们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赤儿怎么样了,怎么没听到他的声音?”

    莫无琊深情的笑笑,眼睛里含着即幸福又感动的泪花,说道:“咱们的赤儿正睡得香呢。”

    展无恤也笑笑,心道:我和你妈妈在这拼命,你却在呼呼睡大觉,想想也是令人羡慕。展无恤道:“琊儿,我来挡住尸兽卒,你找间隙先走。”

    “不,要走一起走。”

    “这些尸兽卒奈何不了我,我用遁身术便可摆脱他们。一会儿你用龙筋斩护住你和赤儿先走,不要回落霞别苑,直接回蔡城,那里比较安全。告诉蔡公,尸兽卒就要大举攻城了,让他们早做防范。”

    莫无琊知道,以展无恤的功夫,再多的尸兽卒也奈何不了他。单就是他的遁身术,就是在万军从中也能来去自如。现在被困,只因他不肯舍弃妻儿。莫无琊想到此处,答应一声:“好的!”

    尸兽卒越聚越多,那几个身背口袋的尸兽卒也已经赶来。挡在展无恤夫妇外围的幻武卒也被几十只尸兽卒团团围住,在他们脚下,尸兽卒的尸体已经倒下了数层。

    展无恤护着莫无琊母子且战且退。只退出二里有余,又有几只尸兽卒追到,只见在最前面的两只尸兽卒猛地跃起,扑将过来。展无恤回身一剑,两只尸兽卒在半空中被七星龙渊剑剑气斩为四截。紧跟在后,五只食虎兽也飞了过来,速度之快,就如闪电,擦着展无恤的脸颊,转瞬而过。一滴食虎兽的体液停留在半空,展无恤眼角不远处,从那滴体液中看到,周围的尸兽卒越来越多。展无恤心道:不好,食虎兽必是冲着琊儿和赤儿去的。不及多想,展无恤手指伸出,碰触在半空中的食虎兽体液,随即运用遁身术中的水遁。只见展无恤身影一晃,犹如一条线光,瞬间出现在那只食虎兽旁,剑光闪过,将那只食虎兽劈成两半。此时,那只食虎兽距离莫无琊只有寸许。

    但是,另外四只食虎兽,已然飞近莫无琊的身后。莫无琊耳听身后风声袭来,不及回身,护住展赤,龙筋斩上反,犹如一条黑蛇,飞向莫无琊的身后,对准一只食虎兽就猛地向下,将那只食虎兽穿透,没入泥土之中,随即又如飞龙,猛地向上,穿透另一支食虎兽,向左向右,追逐另一支食虎兽,眨眼之间,又将那只食虎兽杀死。这时,眼见最后一只食虎兽将要飞过龙筋斩铸成的铁网剑壁,咬到莫无琊的肩膀。突然,那只食虎兽停在半空中,张着满口獠牙,已经碰到莫无琊的衣衫。那只食虎兽却不动了,再看去,食虎兽身体已被龙筋斩缠住,就像一只大嘴葫芦,断了气。

    “琊儿,你没事吧?”这时传来展无恤的声音。

    莫无琊回头,刚要转身,突觉左手猛然松动,一看,不知何时,一只食虎兽咬住了展赤的襁褓,将他拖了出来。莫无琊惊叫一声:“赤儿!”拔腿就要追。突然,在她面前出现了两只尸兽卒,身上背着黑色的口袋,那些食虎兽正从袋中飞出。莫无琊顿时心智慌乱,一拳一脚,打倒那两只尸兽卒,就去追那只食虎兽。其时,那只食虎兽飞出不远,只要莫无琊用龙筋斩追刺,凭借龙筋斩的威力,长短变化,必能刺死食虎兽,救下展赤。只是莫无琊救子心切,竟然忘了使用龙筋斩,只知道奔跑去追。在半路中,又有尸兽卒出来阻拦,降低了速度,眼见那只食虎兽越飞越远。展无恤见状,也如莫无琊一般,直奔追去竟没有使用遁身术,在半路中不断受到尸兽卒的阻拦。

    眼见食虎兽叼着展赤越飞越远,展无恤和莫无琊正在一筹莫展,万分焦急之时,只听一声羽箭响过,一支飞箭正射透食虎兽左眼,钉在一棵树干之上。食虎兽顿时毙命,松口,展赤随即掉落下来,而后又有几只食虎兽飞来去咬展赤。几只羽箭飞过,又将它们在半空中射中毙命。这时,一只尸兽卒追到,飞跃而起,直扑展赤。一直羽箭又飞来射中那只尸兽卒,由于尸兽卒重达上百斤,身有皮甲,骨坚如石。被射中一箭,它毫不减速,继续向前蹿跃。连中数剑之后,尸兽卒速度减慢,但还是扑向了展赤。眼见展赤就要被害,突然一个人影闪过,撞开那只尸兽卒,一剑将它杀死,回身接住正在下落的展赤。

    原来,在这万分危急的时刻,展无恤杀死围堵自己的尸兽卒解救出莫无琊,随即使用遁身术,在尸兽卒抓住展赤前赶到,杀死尸兽卒,救下展赤。

    这时,莫无琊也已赶到,展无恤将展赤送到莫无琊的怀里。莫无琊见包裹展赤的羊皮被血迹斑斑,赶紧扒开一看,展赤还在呼呼的熟睡,小脸红似苹果,不时蠕动小嘴,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莫无琊看了,才松了一口气,脸上露出微笑。

    忽听马蹄声响,公子熊建,养射夜,狐屠,田雍,百里奔雷等人赶到,杀退剩下的尸兽卒。展无恤看到有援兵赶到,长舒了一口气,再看到莫无琊母子平安无恙,悬着的一颗心才平静的落下。

    “老师,你可让我好找!”在别人还在击杀尸兽卒时,公子熊建跑过来找展无恤:“公父派我道落霞别苑找您,有要事相商。我去了,找不到您,回去被公父骂了一顿,让我再找。我才请了几位侠士一起寻找。我们一直找到城外,远远听到这边树林之中有打架的声音,过来一看,原来是老师在大战尸兽卒,还有食虎兽。我刚下令要冲过来,养射夜的箭就射出去了,竟然比我的嘴还快。刚才那几箭就是养射夜射的,不赖吧?”

    展无恤看了公子熊建一眼,正巧养射夜也赶过来,于是对养射夜揖道:“多谢养先生及时出手相救,恤,感激不尽。养氏一族的箭法果真天下一绝。”

    养射夜还礼道:“先生过奖。若论天下武功,先生才是当今翘楚。夫人和小公子没有受伤吧?”

    “先生箭法如神,内子与赤儿一切安好。”

    “此处突然出现尸兽卒,估计公子罢敌也快到。”

    “没想到他来的如此之快。”

    “对付公子罢敌还要仰仗先生,日后我们并肩作战,养射夜定当全力辅助先生。”

    ……

    公子熊建心道:“你个养射夜,平时不跟我说一句话,怎么一见着我老师就这么话多。”

    此时,其他人已把剩下的尸兽卒尽数杀灭,纷纷赶过来问长问短。

    展无恤一一谢过,说道:“看来已经开始动手了,这些尸兽卒定是他的先头小股部队。”

    公子熊建道:“罢敌来了,我们怎么办?”

    狐屠道:“还用说,他要敢来就灭了他。一定是那个会玩火的婆娘偷听了我们的谈话,回去报得信。”

    田雍道:“是呀!公子罢敌要敢来我们就合力杀他个片甲不留。弄几个尸兽卒,还敢和我们的几万铁骑对抗,不想活了。”

    众人听后不觉一笑,昨日他跟狐屠还剑拔弩张,今日就一唱一和。人呀为了利益就是善变善忘。当初在卫国,他们还被罢敌杀得一败涂地,今日却全都忘了。

    养射夜道:“落霞别苑在蔡城郊外,最容易受到尸兽卒攻击。蔡公要找我们有要事相商,不如我们先回蔡城如何?”

    公子熊建道:“是呀是呀,城外太危险了,老师就在蔡城住下,住的地儿我包了。”

    展无恤道:“好!尸兽卒来势凶猛,估计附近还会有残余,那我们就先回蔡城从长计议。”

    众人答应,共回蔡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