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名剑侠隐 > 第四十三章 三军合击

第四十三章 三军合击

    此时,公子罢敌杀退神火兵,回到纛旗之下,眼见圣熊敖被送回圣云境,三年之后才能再召唤回来。公子罢敌甚是愤怒,立即指挥天上的食虎兽,地上的尸兽卒,发起总攻,进击蔡城。

    “一定要把熊弃疾和展无恤给我碎尸万段。”公子罢敌怒喊道。

    尸兽卒和食虎兽像潮水一般涌向蔡城南门,直扑熊弃疾和展无恤。费无极和百里奔雷见状,也指挥神火兵和魄金士奋力阻挡,逐渐向蔡城南门后撤移动,保护熊弃疾,两军都是奋力拼杀,不顾生死,没有命令,双方谁也不后退。尸兽卒虽然数量众多,竟然一时攻不过来,偶有几只冲破阻挡,也被展无恤斩于剑下。而在空中,虽然有养氏一族所乘金铜飞兽奋力拼杀,羽箭箭无虚发,但毕竟数量太少,且大都受伤,养射夜与公输昼又双双战死,养氏一族的战力大减,被食虎兽冲破防线,一部分攻击展无恤和熊弃疾,另一部分则向蔡城城中飞去。

    熊弃疾有展无恤和神火兵保护,暂时无虞,但蔡城中都是手无寸铁的百姓,一旦食虎兽攻进,蔡城将生灵涂炭。

    熊弃疾见状,一下瘫在地上。他望着夕阳似血,战场上死尸堆积,折戟断抢,黄沙浸血,哀嚎震天。联军死伤无数,他们拖着瘸腿,腿根上还留有残箭,箭伤处往外渗血,在地上拖着长长的血迹。有的人一只胳膊抱着不知道是自己还是同伴的断臂,一滴一滴的在滴血,仿佛就能听到滴答的声音。他们恐惧绝望,一步一步的朝蔡城城门走去,全然不顾身后还有尸兽卒随时会将他们杀死。

    熊弃疾转头又看到自己的大纛旗已经随高台坍塌,纛旗是主帅的象征,是军队的象征,是胜利的象征。纛旗一倒,说明他被打败了。熊弃疾已然绝望,他没有生存的欲望了。熊弃疾捡起地上的一只断戈,就要自杀。展无恤在打斗中一眼瞥见,飞身过去抓住熊弃疾的手腕:“你想一死了之,还是男人吗?你要死就在三军将士和全城百姓面前死。”

    “先生,你叫我怎生是好?”熊弃疾哭起来。

    “先回城再从长计议。”展无恤用尽最后的功力,幻化出八个红衣幻武卒,其中两个扶起熊弃疾,另外六个抬着二猿的尸体,他则抱着小白猿且战且退,向城门退去。

    在城头上,莫无琊远远望见展无恤陷入重围,她担心丈夫的安危,赶紧将展赤背在后背,用麻绳捆结实,便点齐一千人马冲出南门,去接应展无恤。

    来到城门,守城官死也不开门。“蔡公说了,没有他的命令不许开门。”

    莫无琊气道:“再不开门你家蔡公就没命回来了。就算能回来,如果他听说你阻止我们去救蔡公,第一个杀得就是你。”

    “这……”守城官还在犹豫。

    “嗨,伙计。做人不要那么死硬,你看城外都死了多少人。”莫无琊身后一个士卒道。

    “再不开门先把他杀了。”另一个士卒道。

    “好,开……”守城官“门”字还没说出来,莫无琊的龙筋斩已经出手,将城门打开。身后士卒蜂拥而出。

    他们刚冲到半路,一部分尸兽卒与食虎兽接踵而至,双方正好碰见,便不答话,就混战在一起。莫无琊身先士卒,龙筋斩上下进攻,前后防守。在上击杀天空中的食虎兽,在下击杀前方的尸兽卒,在后还要看护背上的展赤。幸好冲过来的尸兽卒数量不是太多,不一会儿莫无琊带领一千士卒就杀出一条血路,向前推进,渐渐地就能到达展无恤处。莫无琊留下那一千士卒没有再前进,让他们阻止尸兽卒攻击城门。不过,再看身后,厚厚的城门早已经关闭。

    一时间,双方陷入鏖战,大部分尸兽卒与灰熊对阵神火兵和魄金士,食虎兽对阵城头守军和养氏一族的神箭手,小股尸兽卒与食虎兽围攻展无恤和莫无琊。若这时任何一方有生力军相助,便可一举击溃对方,取得这场战争的胜利。

    双方都在绝望的时刻,西南方似是飘来团团白云,遮天蔽日,压空而下,速度奇快,不一会儿工夫就快飞到了战场上空。这时候,战场上任何一点变化,对对方都是致命的,对双方的心理影响也是巨大的。就像一个人在不断受到重大打击之后,一有风吹草动,神经就特别紧张。

    公子罢敌看到那满天的白云,脸上凝重,若有所思,毕竟他现在占有上风。而展无恤则倒吸一口凉气,遽然而惊,心道:难道公子罢敌又召唤出什么怪物,这次难道是飞熊?圣熊敖的威力还在令他心有余悸。

    待那团“白云”飞近,展无恤脸上露出了微笑,心中一块巨石放下。原来飞到的那团“白云”正是羽人国的白羽族民,他们展翅翱翔空中,人人手拿数根长矛,背上背有弓箭。白羽人们飞到食虎兽上空,也不打招呼,手中长矛就呼啸而出,每矛必中。在一片片尖叫声中,食虎兽一时乱了阵脚,四散奔逃,互相碰撞,死伤无数。羽人们投完手中长矛,有的就去抢尸兽卒的剑戟继续投射,有的直接与攻上来的食虎兽在空中撕打在一起,有的则取出弓箭,继续射杀食虎兽和尸兽卒。在地上的尸兽卒见状,立即组织好阵型,用**铁箭还击,随即像飞蝗一样的弩箭从尸兽卒阵地中飞出。由于羽人人数众多,阵型紧密,见弩箭飞来,不及躲闪,纷纷中箭,摔落到战场当中。尸兽卒纷纷围拢过来,用大戈凶狠的刺死受伤的羽人。在空中,食虎兽也重新组织好阵型,向羽人发起了冲锋。羽人不得不同时应付地上和空中的敌人。

    霎时之间,一场地对空战,空对空战惨烈展开。在落日余晖的照耀下,一片片羽毛,白色,粉色,红色,从天而落,犹如天降大雪,如雪似血,悲呼!壮哉!

    羽人们毫不退缩,都取下弓箭还击。他们看到一部分食虎兽就要飞临蔡诚上空,为阻止食虎兽飞进城区,羽人分出一部追击,用弓箭和身体阻止食虎兽接近蔡诚。一时间,食虎兽受到空中羽人和蔡诚守军的前后夹击,伤亡惨重,乱了阵脚,纷纷四散飞逃。再看城下的尸兽卒,又组织起了一波接连一波的攻势,渐渐推进到蔡成城下,还有一箭之地距离,就能攻击到城门,神火兵和魄金士正在奋力阻击,由于人数太少,防线眼看就要被冲破。

    羽人见状,飞到尸兽卒上空,解下身上的一条藤蔓,上面拴着十来个土黄色的圆球,有巴掌大小,表面疙疙瘩瘩,十分丑陋。此球正是产自群蛮之地,群山之中,危崖之上的油果。油果成熟以前果皮为翠绿色,皮厚有寸许,表面光滑,晶莹透亮,大如西瓜。在夜晚月光照射之下,能看到内中有清油荡漾,莹莹生光。白天阳光直射,却什么也看不到,一片混沌。油果一年开花,一年结果,一年成熟。等到第三年油果成熟时,外表绿皮脱落,只剩下内种土黄色的内核,表皮也变得极薄,里面生有的清油也就成熟,遇火就燃,碰着就爆,猛烈无比。有时飞鸟采摘撞击,常常引起山火,炸得崖石崩裂。所以,采摘成熟的油果,异常危险。没有飞行绝技,和专用工具,断是采摘不到的。即使有人采摘得到,运输也是艰,随时会有爆炸燃烧,丧身火海的危险。而运输油果,非羽人国的万年建木绿水藤不可。

    羽人将油果掷出,满以为油果落地,会将尸兽卒炸飞烧死,没想到,油果刚脱手,在半空中竟被食虎兽接住,没有达到预想要的结果,显然,公子罢敌对油果有所耳闻难险阻。羽人们一时不知所措,有机警的就要飞去抢夺,却见一只飞箭射来,尾带流星飞烟,是一支神火箭,正中食虎兽口中的油果。瞬间,两丈大小的火焰爆开,当中夹杂着霹雳火雷爆裂之声,那只食虎兽顿时血肉横飞,不见踪影。

    羽人们一看,喜不自禁,朝神火兵一声呼哨,将绿水藤条上的油果全数甩出,紧接着密集的神火箭离弦,二者在尸兽卒头顶正好相遇。随着一声声火雷爆炸巨响连成一片,尸兽卒阵中火海漫天,将尸兽卒烧得哀嚎遍野,四散溃逃,解了蔡城一时之危。

    就在尸兽卒悲号退去之时,从东方又赶来一队人马,远远望去,足有两万有余。他们全副青绿盔甲,犹如一片移动的森林。在队伍的最前方是一个全身白衣,骑着白马的书生,只见他衣带随风,飘逸若仙。在他身后是四个穿白衣的女子,胯下也是一匹白马,只是个头小巧了一点。五人手拿宝剑,犹如一缕轻烟在森林前面引路,杀奔过来。

    “原来是他!”展无恤喜道。

    公子罢敌则紧锁双眉,心道:不好。

    那白衣书生正是吴国公子季扎,而他身后的四个白衣女子正是他的贴身婢女白云、明月、春江、花夜。

    季扎所率领的绿衣兵卒,正是五隐圣之一的东方仙圣田慎所炼的魂木卒。只见魂木卒全身都是藤衣藤甲,每人手中拿着宽半尺,长一丈二的木刀,就连刀柄也有一尺有余,其上盘旋着一条木龙,直到刀背之上,浑然一体,犹如天成。

    原来公子季扎得知蔡城被尸兽卒围困的消息,就请求吴王发兵来救。而恰在这时,楚灵王发兵徐国,屯兵于楚、吴、徐三国交界。很明显,楚灵王此举醉翁之意不在徐而在吴,一旦吴国去救蔡城,吴国姑苏城必定空虚,楚灵王可挥军直取吴国,再掉头与公子罢敌围歼吴军,从而灭掉吴国,统一南方,再挥兵北上,称霸中原,进而完成他一统天下的欲望。

    楚国的意图公子季扎也不是不知,只是他救人心切,觐见吴王无果后,公子季扎只得北上齐国,希望齐国能发兵攻楚,解救蔡城之危。没想到中原各国国君胆小怕事,不敢得罪强大的楚国。公子季扎在临淄碰了一鼻子灰,突然想到宕山仙圣田慎,自己曾与他有一面之缘,为了剑术求教过田慎,也知道他的内侄田雍正在蔡城。虽然田慎脾气古怪,但是极重亲情,知道他内侄有危险,一定会出手相救的,况且田慎门徒众多,也有这个能力。

    于是季扎向宕山行进,行至半路,看到前面两人飞奔而来,身后尘土飞扬,似有千军万马。那二人见到季扎,下马行礼,道:“先生可是延陵季子?”

    “正是在下。”

    “奉家师之命,特来相助公子,驰援蔡诚。”

    公子季扎看到只有两人,略有疑虑:“就二位吗?”

    “怎么,嫌我们人少?”那二人道。

    “尸兽卒有十万之多,我怕就算是二位武功高强,有心杀敌,也是杯水车薪,我季扎不愿看到二位白白送死。”

    “哈哈……,公子果然仁义。”那二人道:“公子请仔细看。”

    公子季扎顺着二人手指方向看去,只见二人身后隐隐约约有一层绿影在轻微晃动,像是站着一排排的军队。二人当中其中一人右手一挥,手指伸张,做出几个掐诀的动作,就见那层绿影渐渐显现,越来越真实,最后出现在公子季扎面前的竟是两万身穿绿色盔甲的军队。

    “此乃家师所炼得魂木卒,为了行军方便,不惊动各国人民,特用魂影术将魂木卒身形隐藏。”

    “如此太好了,我们这就出发,兵发蔡城。”公子季札精神大振。

    他们以最快的速度飞驰到蔡城,远远看见尸兽卒如海潮一般一浪接着一浪冲击蔡城城门。公子季札魂木卒全部现身,以对尸兽卒形成震撼,全力冲击尸兽卒侧翼。

    公子季扎率先冲入尸兽卒阵中,紧随其后的季扎四婢,她们看上去蒲柳弱质,不堪一击,实则身法迅速,来去如风,手不留情,见敌就杀。

    季扎入阵以后,正看到魍魉合力围攻椒丘欣,他已经狼狈不堪,田雍的尸体则横卧在不远处,全身泡在血污之中。

    公子季扎怒道:“椒丘欣闪退一旁,我来对付这两个死僵尸。”谦谦君子生起气来也会骂人。

    只见公子季扎飞身跃起,在空中单手转动纯钧剑,使出六爻剑法。突然间漫空布满了雪白色的飞剑,足有千万把之多,飞舞旋转,一会儿似龙,一会儿如风,一会儿又像波涛汹涌,天河倒泻,刹那间就把魍、魉二尸魔罩住。再想逃便无有可能。

    季扎说道:“今日就让你这二尸魔死无葬身之地,永不超生。”没想到魍、魉二尸魔竟然面无惧色,哈哈大笑,全不在意周身四围的飞剑。“季扎,想杀我们你还不够格......”话音未落,笑声未止,便是万剑齐飞,绞转飞旋,雪白的剑光中突显暗红,瞬间二尸魔变成了碎块。

    魑、魅见状,无心恋战,转身就想逃遁。公子季扎哪肯放过,手指处,万千飞剑化作两道利闪,直插魑、魅后心。二尸魔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已经被六爻剑穿透,拦腰斩断。

    是时,魄金士、神火兵、魂木卒联合在一起,分为左中右。神火兵在中,魄金士和魂木卒分列左右,一齐攻击尸兽卒。三军战力相当,都属神级,尸兽卒再也不能阻挡,大败亏输,纷纷四散败逃,朝公子罢敌的纛旗处狂奔,仿佛那里就是避风港似的。

    公子罢敌站在山丘上观战,亲眼看着自己的得力手下战死,尸兽卒溃败,食虎兽被羽人捕杀殆尽,知道今日大败已定。就见公子罢敌口中默念魔咒,双手指天,在落日余晖下,公子罢敌周身发出红光,顺着双手,射入云层。随后天空中数十里范围内残云开始卷动,速度越来越快,范围越来越小,密度越来越大,颜色越来越深,到最后变成了殷红,在公子罢敌头上形成了一个血色的暴风眼。公子罢敌大吼一声,从暴风眼中喷出九条火龙,钻入公子罢敌所在山丘四周,紧接着地面震动,地底燃烧,不时往外冒出地火。公子罢敌再是大吼一声,九条火龙破土而出,变成九根燃烧的通天柱,下接地府,上联云天,不住的往外喷火。这就是楚国熊氏一族的秘术--神火柱。

    尸兽卒剩余不足一万之众,它们见神火柱立起,知道有救,纷纷穿过神火柱进入山丘之内。当最后一只尸兽卒穿过,神火柱突然神火大盛,柱与柱之间火舌径自相连,编织成一层火网,封住了整个山丘。

    费无极率领神火兵,百里奔雷和常星君率领魄金士,公子季札率领魂木卒赶到近前,见神火柱火势凶猛,不能靠近。公子季札就用六爻剑法去攻,只见数千只飞剑不住的朝神火柱飞射,一开始剑身还不怎么样,没过一会儿,白色的飞剑渐渐被烧成了红色,还是没有攻进去。

    “公子且慢,听我说一句。” 费无极道:“经此一战,虽然挫败尸兽卒,但我军也伤亡惨重。目下神火柱已然立起,就凭我们几人合力恐也一时攻破不得,不如我们先回城修养,收拾残破,共商议一个破除神火柱的办法,再攻灭罢敌残部也不迟,不知各位意下如何。”

    公子季札听此柱是神火柱,知道是上古神物,轻易攻不破,就收回了六爻神剑。

    当此时,这场大战已经持续了三天三夜,神火兵伤亡一万五千人,魄金士伤亡一万之众,就连最后赶来的魂木卒也有四千人的伤亡,更别提各氏族联军,已经伤亡殆尽。田雍被魍、魉杀死,养射夜死,公输昼死。椒丘欣、百里奔雷、狐屠、先戮等也已身受重伤。当下,没有一个人想要再战斗下去。

    常星君道:“好,我们先回城修养再从长计议吧。”

    “季扎公子,意下如何?”费无极问道。

    这一战能够取胜,关键一个节点是公子季扎带领魂木卒及时赶到,给予尸兽卒最后致命一击,联军才能惨胜。而且,现在最有实力的也是公子季扎和魂木卒,神火兵和魄金士战力虽然与魂木卒相当,但是伤亡太过惨重,数量上已经不及。如果公子季扎想继续攻击尸兽卒,别人也不好说什么,所以费无极才要首先征得公子季扎的同意才能撤军。

    公子季扎虽然来得晚,但也领教了尸兽卒的战力,魂木卒与之对战不到一个时辰,就折损将近四千人,可见尸兽卒的凶悍勇猛之强,而且他也不是一个好战之人,之所以对魑、魅、魍、魉一上来就下杀手,只是因为他受到田慎黄老之托,保护田雍。现在他已经杀死魍、魉、魑、魅,为田雍报了仇,别无他事,也就赞同回城。

    当即,公子季扎亲手将田雍的尸体包裹好,派人送往宕山交由田慎黄老那里。

    蔡城守军已经打开城门,先将熊弃疾和展无恤等人接回城中,随后三军也陆续入城,魂木卒殿后,防备尸兽卒突然偷袭,最后入城。在确认尸兽卒不会出来,蔡城守军一部被派到战场中搜寻是否还有生还者。广阔的战场死寂一般,到处是死马破旗,死尸山积。那些士兵就像拾荒者一样,身影单薄,孤立无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