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名剑侠隐 > 第四十五章 兽卒复活

第四十五章 兽卒复活

    二人来到蔡公府,见门口没有守卫,就偷偷溜进去,猫腰走近议事厅正外就听见公子熊建大声说道:“一定要把公子罢敌碎尸万段,为养射夜报仇。”公子熊建自幼跟随养射夜,自己的安危全赖养射夜保护,在他心中,养射夜亦师亦友,感情至深。

    椒丘欣也力主杀灭尸兽卒:“公子说的对,尸兽卒毫无人性,跟我来的兄弟们全都被它们杀了,田雍兄弟也惨死在尸魔的手下。可怜我的兄弟们,叫我怎么回齐国向父老乡亲们交代......”说道动情处不禁潸然泪下。

    熊弃疾靠坐在榻上,肩头的伤口已然包扎好,但是还是钻心的痛。他有些后悔,不应该与尸兽卒对战,坚壁防守该有多好。可是他心中也隐隐然有些不甘,为达到自己的欲望,早晚会有这一战。下一步如何走,是战是守,熊弃疾心里也没有底,于是他诺诺的问:“各位还有何高见?”

    狐屠抢先说道:“公子罢敌武功深不可测,还有邪术护身,尸兽卒凶残暴虐,战力惊人,又有食虎兽虎视眈眈。我狐氏和先氏一族的人死之八九,不能再战。依我之见,应立即撤退,北上晋国,保存实力,以图东山再起。”

    “不行,不能撤退,必须给我兄弟报仇。”椒丘欣有些激动:“要走你们走。”

    “椒兄弟,以你的武功会是公子公子罢敌对手?尸兽卒多厉害你也见识过了,你说你能报得了仇吗?”

    “我们还有神火兵、魄金士、魂木卒,不是把尸兽卒打败了吗?”

    “各位,不是我说,公子公子罢敌虽败,却是是神火兵、魄金士、魂木卒的功劳,但我们的神火兵、魄金士死伤了多少?一半还多,尤其是神火兵,损失更重,要不是魂木卒赶来,胜负还很难料呢。据我看,公子罢敌说不定在憋什么大招呢,不走就来不及了。”

    “放屁!”费无极怒道,他不允许别人看低神火兵:“你以为逃走公子罢敌就会放过你吗?只有杀死公子罢敌消灭尸兽卒我们才会安全。”说完看向熊弃疾,意思是说,你是老大你拿主意,你要做楚王的话,公子罢敌这一关必须过。

    “你要打得过公子罢敌我就不走。”狐屠针锋相对。

    “要走你走。”费无极就没把狐屠等放在眼里。

    “好了,不要再吵了。”熊弃疾说道:“展先生,季扎公子,二位有何高见?”

    展无恤道:“如果我们现在走了,全城的百姓怎么办?老人和孩子怎么办?既然已经开战,我们就应战斗到底,守卫蔡城不失,保护我们的家人。公子罢敌虽然深不可测,武功再高也会有弱点,我们已经与他对战一役,公子罢敌所依仗的无非就是尸兽卒数量众多,只要我们齐心协力,发挥我们的优势,一定能够战胜他。”

    “好,我愿意追随展老师杀敌,为养射夜报仇。”公子熊建马上说道。

    公子季扎也道:“我愿相助展兄守城,共同杀敌。”说完转头轻声问展无恤:“你真有把握打败公子罢敌?”

    “没把握。”

    “那你还敢夸口?”

    “我也没办法,不那样说,你看这些人都被公子罢敌吓破了胆。。”

    “还是你行。”

    由于他二人说话声音极小,同时在场又有多人齐声喊道愿意留下来守城,相助熊弃疾和展无恤,所以公子季扎和展无恤的问答出了他二人没有其他人听到。

    熊弃疾叹了口气,说道:“你道我不愿意打败罢敌吗?他什么事情都能做得出来,就连楚国的圣熊敖都敢召唤出来,不知道后面罢敌还有什么手段,如果蔡城守不住怎么办?实不相瞒,我的二位兄长已经逃往晋国了。”

    众人听闻此言,均为震惊,纷纷说道:“地位最高的两位长公子如此他生怕死,尸兽卒还没进城,就吓得逃跑了。以后就算能打败公子罢敌,他们俩又怎么能够服众,掌握大局。看来还是蔡公有胆有识,不畏危险,一定能成就大业。是呀,我们跟着蔡公混没错。”如此之言,纷纷响起。同时人们看向狐屠,先戮,眼神中似是在说:是不是你们串通公子比和公子黑肱逃跑的?

    门外赢伊小声说道:“真是胆小鬼。”不想被展无恤、费无极、公子季扎等高手听到。展无恤不动声色,在赢伊与孔婉儿刚到门外时他就已觉察;公子季扎在她二人到议事厅窗外时也已听到声音,只是没有理会;费无极则直到赢伊小声说话时才发现门外有人,他可没有展无恤和公子季扎淡定。“谁!”声音未落,身影已经到了窗外,承影剑已然出鞘,指向了赢伊。

    费无极见是孔婉儿和一少女,二人都是女扮男装,已经猜出是跟公子熊建同来的秦国公主。同时,费无极也有些后悔,不该如此鲁莽,随便亮出承影剑。

    两个女孩都瞪大了眼睛,大吃一惊。孔婉儿失声道:“承影......”

    “不要说话,以后跟你解释。”费无极看了一眼二人:“跟我进来。”

    熊弃疾在榻上看到赢伊飒爽英姿,清丽绝俗,神清骨秀,眼神中透着一丝野性;而孔婉儿则是秀雅美丽,楚楚可怜,双眼红肿,满是心事。熊弃疾心想:此是女扮男装,瞒不过我。我看还是前面那个年纪小一点的比较可爱,招人喜欢。心里如此想,不禁看得呆了。

    “公父!”公子熊建提醒他的父亲。

    熊弃疾回过神儿来,问道:“二位是?”

    公子熊建抢答道:“这位是秦国公主赢伊,我的好朋友;这位是卫国孔玄之女孔婉儿,费先生的未婚妻子。因为公父有伤在身,战事又紧,我们又是刚到,还没来得及告诉公父呢。”

    熊弃疾这才回过神来,于是道:“原来如此。孔姑娘,我知道孔氏一族被罢敌所灭,我很是痛心,你放心,我一定会为你报仇的。”熊弃疾也听说有人怀疑空玄子是费无极所杀,为了自己心腹爱将,不免为费无极说两句话。

    熊弃疾又多看了赢伊一眼,正好与赢伊的眼光对上,赶紧说道:“公主能此刻来蔡城,弃疾非常感动,现在尸兽卒大兵压境,蔡城危机四伏,建儿,你要保护好二位姑娘,知道吗?”

    公子熊建道:“孔姑娘有费先生保护,我保护赢伊就够了。”

    赢伊道:“用不着你保护,我自己会照顾自己。”

    熊弃疾道:“难道你不怕尸兽卒吗,它们毫无人性,杀人如麻。”

    赢伊道:“大丈夫死有何惧,我们秦国人从来不怕死的。你怕吗?我可不怕”

    此话从一个小姑娘口中说出,在这大殿之上,当着天下英豪,另有一番滋味。那些主张撤退逃跑之人听了无不羞愧脸红。但是,有的人却不以为然。狐屠站出来说道:“别说那些没用的,你是没有跟尸兽卒交过手,等你见到它们就知道什么是害怕了。蔡公,我们是走是留,你来决定。”

    赢伊道:“你别小瞧人,到时候我杀几个尸兽卒给你看看,看你还有什么话说。胆小鬼。”

    “你......”狐屠哑口无言。

    “好了!”熊弃疾道:“我决定了,按展先生说的做,坚壁抵抗,势与蔡城共存亡。”

    这时,一个士兵急匆匆跑来:“报......大事不好,战场上的......尸体......都复活了。”

    众人听闻无不骇然。展无恤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他二话不说就往南城楼跑去。公子季扎和百里奔雷等紧跟在后。熊弃疾也起身要看个究竟,没跑几步,就摔倒在地,旁边正好是赢伊, 她顺手扶起熊弃疾,说道:“你没事吧?受伤了就不要去了。”语调柔和,全然不似刚才与狐屠针锋相对般刁蛮。熊弃疾抬眼看到,赢伊面色红润,雪肤玉颈,曲线柔滑,半藏在衣服围领之内,犹如天鹅颈一般优美,更加艳艳生辉,心中不免一震。

    公子熊建和费无极都跑过来。“公父你没事吧?”费无极也道:“蔡公有伤在身,还是回房休息。我去看看城下详情就来禀报。”同时费无极观察到熊弃疾看赢伊的眼神有些异样迷离,便已猜到八九分,于是又说道:“蔡公伤重,府中又缺少人手,不如赢伊公主先照顾蔡公一段时日,公子你看如何?”公子熊建心思简单,便爽快的答应了。

    赢伊却说:“我来中原还没有到处逛逛。”

    公子熊建道:“现在到处打仗,没什么好玩的。等公父伤好了,我陪你到洛邑玩个够。”

    “现在城外尸兽卒虎视眈眈,你们哪里也去不了。”熊弃疾道:“我的伤没有大碍,你们两个暂时留在我身边,有神火兵保护,不会有危险。费先生,你快去看看城下发生了什么事,速来报我。”

    费无极答应一声,走出门外,孔婉儿从后追了上来,问道:“费大哥,我有件事情问你。”

    “何事?”

    “我父亲是怎么死的?”

    费无极此时已经猜到卫冲去找过孔婉儿了,便说道:“我说过,是公子罢敌所杀。”

    “可是......”

    “你不相信我?难道你也以为是我杀的?”

    “不是,我相信费大哥。”孔婉儿惊恐道:“你能杀了公子罢敌吗?”

    费无极攥住孔婉儿的双手柔声道:“我一定会杀了公子罢敌,替你报仇。”

    孔婉儿忍不住流下眼泪:“费大哥......我......小心点,我等你回来。”

    费无极随众人来到城楼上,举目向下望去,只见幽暗阴森的战场死尸山积,冥火星点,不时发出幽鬼般的鸣叫。伴随着这种恐怖的声音,死尸纷纷复活了,它们慢慢爬起来,亦步亦趋,向罢敌插有纛旗的山丘方向走去。不但尸兽卒的尸体复活,就连战死的联军兵士的尸体也一样复活了,它们从泥土中爬起,身上还插着刀剑,像是被罢敌纛旗的魔力吸引一样,和尸兽卒的尸体并肩结伴,朝着同一个方向移动,其中不乏城中将士的父、子、兄、弟。

    在城头上一个老兵,看见自己的儿子复活,一开始心中兴奋,终于可以和自己儿子团聚了,当下就想下去接子,而后看到自己儿子竟然和尸兽卒在一起,有开始变得无比恐惧,几乎瘫软在地。“孩子,你怎么了?谁能救救我的儿子?”老兵失声道。老兵哭声未止,突然一支神火箭飞出,穿透老兵儿子的脑袋。

    “你为什杀我儿子。”老兵看到是费无极放的箭,说话声音有些怯懦,但还是说出来了。

    “我是在救他。你没看到,你的儿子已经变成了尸兽卒?”

    老兵心里也明白,自己的儿子已死。但爱子之心,人皆有之,就算儿子变成了尸兽卒,也无法割舍。

    “来呀,把这个老兵抬下去。”费无极命令道。上来几个士兵把老兵扶走。

    展无恤见尸体复活的越来越多,喊道:“马上备战。弓弩手全部上城墙,但有向城门移动的尸体全部射杀,一个不留;各个城门备好塞门刀车,防备尸兽卒攻破城门;准备所有飞炬,以防尸兽卒云梯攻城。战场上退回的士兵,先行休整,随时听从调遣。魂木卒守东门,由季扎公子率领;神火兵守南门,配备养氏一族的神箭手,由费无极率领;魄金士守西门,由百里奔雷率领;后备士兵全部集结,守卫北门。各门守军务必死守,不能放进一个尸兽卒,不得有误。”展无恤一一调遣,各门守军严阵以待,就等尸兽卒进攻。

    随即费无极派人把城外的情况告知熊弃疾。不一会公子熊建搀扶着熊弃疾,后边跟着赢伊来到城楼之上。熊弃疾往下一看,立即感觉头晕目眩,不能站立。熊弃疾心道:“我都做了些什么呀。”

    这时展无恤等人赶来,将熊弃疾扶进城楼内廷。熊弃疾道:“都怪我呀,当初悔不该听展先生之言,才有今日之惨败,叫我如何面对蔡城的百姓。”

    展无恤道:“蔡公放心,恤一定会拼死守城,保护全城百姓的。”

    费无极也道:“蔡公身受重伤,好生休养就是,这里有神火兵、魄金士、魂木卒在,蔡城不会有失的,请蔡公放心。”

    “好!”熊弃疾道:“有劳各位了。从现在起,所有的守城将士,全部由展先生统一调遣,包括神火兵。”

    众人互相看看,其实大家都有信服展无恤,愿意与之并肩作战,因为在场的众人当中,只有他打败过公子罢敌,而且还把蔡公熊弃疾从战场中救了回来,不使蔡城陷落。

    “喏!”众人齐声道。

    送走熊弃疾,蔡城守军继续严阵以待,指望着能与尸兽卒拼杀一番。没想到,等了一天一夜,尸兽卒全无动静,只有战场中不时爬起一具具尸体,走向罢敌大营。

    安静,死寂一般的安静。战场中连一只飞鸟都没有,所能听到的就是夹杂着腐尸味的风声,中间包含着恐惧,从战场刮到守城士兵的脸上,就像一把把隐形的刀,剌割着士兵的神经。

    一天、两天、三天过去了,守城士兵还能精神集中,换岗秩序井然,人人紧绷神经,不敢有一点疏忽大意。到了第十天,看着战场上尸体起来的越来越多,一个士兵突发奇想:十天了,在城墙上待着百无聊赖,下面那么多行尸走肉,简直就是一个个活靶子,拿它们练习射箭也不错。于是那个士兵说道:“有比试箭法的吗?”

    “怎么比试?”一个士兵回应道。

    “看到下边的行尸了吗?咱用箭射,只准射头,看谁射的准。”

    “好呀,好呀。”倒有不少人响应。

    于是那个士兵弯弓搭箭,瞄准行尸的头,一箭射出,正中行尸的后背。

    “嘘,哈哈......”引来一片嘘声。

    那个士兵满脸通红:“你行你来。”

    另一个士兵也弯弓搭箭,一声响,那支箭穿透刚才那个行尸的头。这次士兵们没有叫好声,只有惊讶声,都瞪着双眼看下面发生的事情。原来那个行尸身中两箭,全然没有知觉,还在一步一步的往前走。

    这时展无恤等人巡查至此,士兵们纷纷将事情原委告知展无恤。展无恤也向城下看去,果然一个行尸头上插着一支箭,在向前行走。展无恤也大吃一惊,又向左右看看,发现一个行尸没有了半边头颅还能行走自如,展无恤突然心中骇然,:“拿箭来,还有燃油。”士兵们准备好,展无恤将箭头点燃,一箭射穿那个行尸,就见那个行尸形如枯槁,从上到下燃烧起来,伴随着恐怖哀嚎,向前走了两步,摔倒在地,不一会变成了一堆黑色齑粉,后边的行尸从上踩过,继续前行。

    “所有人将箭头烧着,不得放走一个行尸,全部将它们烧毁。”展无恤命令道:“还有不得掉以轻心,防备尸兽卒偷袭。”

    “喏。”众兵士纷纷拿起弓箭,只要战场上有尸体移动,就毫不留情的将其射杀。

    就这样,五天过后,战场上一具尸体也没有了,映入眼帘的是一层厚厚的黑灰,随风到处游走。

    就这样又过了十五天,公子罢敌大营还是没有一点动静,只有神火柱冒着蓝色的火焰,越来越小,看似将近衰竭。

    城墙上有的士兵开始放松下来:“看来尸兽卒是不敢出来了。”

    “我看也是,公子罢敌知道我们有神火兵、魄金士、魂木卒在,所以龟缩不敢来犯。”

    “我看公子罢敌是怕展先生。听说上次在卫国,展先生三下五除二就把罢敌给杀了。”

    “是呀,我也听说了。我看公子罢敌早已偷偷跑回郢都去了。”

    “就是,你们看神火柱的火苗是不是越来越弱,看来公子罢敌带着尸兽卒趁着夜色早跑了。我们要不要去追,好歹抓几只尸兽卒回来,也算我们立了一功。”

    “我想请问,有谁知道公子罢敌是怎么又活过来的?”一个低沉的声音问道。

    此话一出,众兵士立刻安静了,他们朝发声处望去。只见一个矮瘦枯槁的老兵,脚下踩着一块石头,一直朝神火柱的方向望着:“大伙儿还是好生巡逻,不可懈怠。公子罢敌既然能复活,是不会那么轻易被打败的。说不定他在麻痹我们,似机来偷袭。”

    “老头,别逗了,好像你就是公子罢敌肚子里的蛔虫似的。哈哈......”

    在笑声中,从公子罢敌神火柱内静静的飞出数千只食虎兽,每只食虎兽背上都爬着一只尸兽卒,在暗夜的掩护下,飞向蔡城的上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