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名剑侠隐 > 第四十九章 三侠联手

第四十九章 三侠联手

    地面战场听到空中战场的喊杀之声,重新又投入了战斗。蔡城城墙又在晃动,而且频率在加快,力度在加强。展无恤心道:如果再不阻止那几十头灰熊,城墙就有被拉坍塌的危险。当即,展无恤向费无极看去,发现费无极紧盯着城下的灰熊巨弩,还有铁链上的战斗,不时挥出一剑,斩杀快要攻到城墙上的尸兽卒。

    “师兄……”

    “我也看到了,不解决那几十头灰熊,蔡城早晚会被攻破。”

    “约上季扎公子一起杀了那几十头灰熊,如何?”

    费无极没有回答,当即纵身跃下城墙,一个人朝灰熊攻去。

    “师兄,你不要命了。”展无恤来不及告知公子季扎,也跳下城墙,跟着冲了过去。公子季扎正在指挥魂木卒阻击尸兽卒的进攻,发现城下有两道一红一绿剑光,犹如飞箭穿水,冲进尸兽卒阵中,直奔灰熊巨弩,其速度快如流星,所过之处,尸兽卒无不东倒西歪,四散奔逃,死伤一片。公子季扎当即明白,带着四婢女也跳下城墙。“走,我们也去凑凑热闹,风头不能让他们连个都占了。”公子季扎边开玩笑的说边冲了过去。

    公子罢敌见状,立刻明白了三人的意图,随即下令尸兽卒保护灰熊巨弩,全力围攻展无恤、费无极和公子季扎。眼看着尸兽卒如潮水一般,一波接着一波向三人拍去。由于费无极和展无恤在前,吸引的尸兽卒最多,受到的阻力也最大,前行的速度也就慢了下来。不一会儿,公子季扎赶上展无恤,假意责怪道:“你不够朋友,有这样的事情也不叫上我。”

    展无恤看了费无极一眼,回头对公子季扎说道:“公子聪明绝智,恤每一个动作自不会瞒得过公子的,这不公子已经赶过来了吗?”

    公子季扎不置可否:“你说的好像有点道理。”说完两人差点笑出来。

    公子季扎又道:“那些灰熊必须尽快铲除,再晚了城墙就会被拉倒了。”

    话音刚落,就见费无极加快了速度,在他前面有三丈的空间,隐约有两道红光闪烁,尸兽卒只要一接近,立刻毙命,不是腰斩就是断头。

    公子季扎没想到费无极的武功进步如此之快,比在卫国时高出不止百倍,于是问道:“展兄,费先生用的是什么武功,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

    “我也是第一次见师兄用,不知道是什么功夫。不过,我看那两道红光与他手中的承影剑如出一辙,就像是一把剑。”

    “承影剑不是在孔玄子手中吗,怎么到了令师兄那里?”

    “大师兄说是孔先生相送于他的,而且还把女儿托付给大师兄。”

    “原来如此。”公子季扎将信将疑,因为承影剑在十大名剑当中亦正亦邪,孔玄子不会轻易送人的,而且他听说孔府被毁,承影剑不翼而飞,然后再出现就在费无极手里了。江湖人传说是费无极杀了孔玄子,夺走了承影剑,可是又有人说,孔玄子之女一直深爱费无极,承影剑就是孔玄子送给他的定亲之物。两种说法不知真假,而今展无恤也认为是孔玄子送剑给费无极,他也不便再深问。

    而这时,费无极渐渐与他两个拉开距离,公子季扎道:“我们俩也该加把劲,追一追费先生了。”说完,公子季扎将纯钧剑向上一指,立刻有剑光闪烁,出现千百道剑气,形成一把把剑刃,组成一个数丈大小的光圈,风驰电掣,向前翻滚前进,所过之处,尸兽卒无不毙命于剑下。公子季扎带着贴身四婢女,脚步加快,向前推进。

    展无恤见公子季扎追了过去,掏出一把红豆,向前撒去,同时掐诀默念灵咒,那一把红豆立刻变成了红衣幻武卒,将展无恤围在中间,一同前进。同样的,红衣幻武卒勇猛无比,手中的大戈抡将起来,如同数十个风车一样,呼呼声响,尸兽卒根本就不能近前。渐渐地展无恤也追了上去。

    眼见三人从左中右将要插到灰熊近前,公子罢敌见状极为愤怒,不惜命令正在攻城的尸兽卒回撤,去阻击三人,同时公子罢敌也离开中军之位,向三人奔了过去。从而蔡城的压力减轻了不少。

    电光火石,瞬息之间。那边公子罢敌就要赶到,这边三人就要到灰熊近前。如果四人同时到达,公子罢敌必要阻止三人杀灰熊,到时免不了会耗费一番周折,说不定,时间一长,那几十头灰熊就会把城墙拉坍塌了。为今之计,就是赶在公子罢敌之前将几十头灰熊杀了。三人剑法不相上下,每个人对付十头灰熊,方能一举中第,如果分出一人去阻止公子罢敌,就会有十头灰熊免于屠戮,而在此之间,城墙很有可能被铁链拉出一个缺口,那样,蔡城就会危险了。就算是城墙无恙,对付公子罢敌的那一人能否及时阻止的了还在另说。谁也不知道,这几天罢敌发生了什么,远望他的已经发生了变化,从头到脚,周身隐现暗红之印,而且感觉他的杀气越来越重。

    说时迟,那时快,展无恤左手挥出,十几个红衣幻武卒飞将出去,在半路截住公子罢敌。与此同时,公子季扎的剑光也已飞到,直刺公子罢敌的眉心。突然,公子罢敌面前红一闪,一把赤红色的剑尖抵住飞到的纯钧剑剑光。

    “赤霄!”公子季扎看到那道红光大吃一惊。

    紧接着就听到拳风呼啸,有筋断骨折的声响,再看围着公子罢敌的五个红衣幻武卒已经飞了出去。随后公子罢敌手腕翻转,赤霄剑在半空画了一个圈,将纯钧剑的剑光缠住,只转了一圈,就将纯钧剑光绞碎。此时剩下的五个红衣幻武卒手握大戈砍到,又是一道红光划过,五只大戈每只都断为两截,五个红衣幻武卒脖颈现出一道血印,身首异处,当场毙命。

    这一切发生在转瞬之间,而就在这短暂的间隙,展无恤、费无极和公子季扎分左中右已经赶到灰熊巨弩近前。床弩旁边的灰熊见有敌人接近,纷纷怒吼,张牙舞爪,熊掌乱拍,阻止来人。三人都是当世的顶尖高手,几只灰熊哪里会是对手。就见右边白光闪动,绕着灰熊转一圈,公子季扎身后就有数头灰熊倒下;在中路,三头灰熊围攻,费无极纵身跃起,贴着熊掌飞过灰熊头顶,同时承影剑出,刺进灰熊后脑,与此同时,两边的灰熊也一起倒地。原来费无极使出了承影剑的秘术,一剑三分术;而在东路,展无恤运用遁身术,来回穿插数头灰熊之间,而且有放出数名红衣幻武卒,飞至灰熊头顶,将其毙命。

    须臾之间,数十头灰熊被斩杀殆尽。三人不及喘气,面前就多了几十个尸兽卒模样的人。“尸盾!”展无恤惊道:“他们已经能够脱离罢敌的身体了?”与此同时,公子罢敌已经贴到三人近前,奇怪的是,并没有向三人进攻,而是闪过三人伸手抓住一条铁链猛力往后拉,就听轰隆声响,铁链插进城墙处塌陷,现出一条丈许宽的缺口,露出埋在城墙内的铜柱,尸兽卒蜂拥向城墙缺口涌去,而城上的兵士一边射箭一边用石块填堵缺口。

    “快把其铁链砍断!”展无恤猛然醒悟到。原来公子罢敌放出尸盾吸引三人注意,为他自己争取时间将城墙用铁链拉坍塌。只要城墙一倒,尸兽卒攻进城去,展无恤等人是必要分散兵力,与尸兽卒在城中巷战,那么公子罢敌的目的就已达到,他可以趁乱进城去杀熊弃疾。

    听到展无恤喊声,三人同时回撤,使出平生功力,先将尸盾打倒,然后七星龙渊剑、纯钧剑、承影剑,三剑齐发,砍断七根天罡神铁连,砸到地上,立即泛起几丈高的尘土,殃及无数尸兽卒。这时第八跟已在公子罢敌手中,三人都是天下顶尖的高手,都明白擒贼先擒王的道理,只要击败了公子罢敌,尸兽卒便不攻自破,解了蔡城之危。于是三人也不答话,各自飞身就向公子罢敌刺去,其急如电,迅雷掩耳,罢敌刚要用力,就听头顶剑气已到。公子罢敌只好放弃天罡神铁链,反手出剑,迎击三人。

    公子罢敌自从复活以来,功力大增,又得到了上古神剑赤霄剑,更是如虎添翼。三人也都知道公子罢敌又不死之身,一上来也不讲什么江湖道义,就各自施展最强绝招,不断地向公子罢敌连环攻击。公子罢敌不但仗着有赤霄剑,艺高人胆大,而且还极为聪明,他知道三人武功不在自己之下,又起是展无恤,曾经击败过自己,于是他便在天罡神铁链上下游走,不给三人同时攻击自己的机会。三人于公子罢敌对战,只能有两人一前一后站在铁链上,而另外一个人就必须运功悬在空中伺机动手,这样就大大降低了三人合力的威力。

    就见展无恤在前,费无极在后,公子季扎在半空中,中间夹着公子罢敌。一会儿公子季扎在前,展无恤在后,费无极则悬在半空,而且天罡神铁链还不住的晃动。三人不断变换着方位,剑光狂舞,风沙大作,但凡周围十丈之内,无人能够接近。百十回合之后,公子罢敌竟不落下风,而且越来越接近城墙。展无恤心道不好,公子罢敌这是有意为之,倘若他要进了城,可就不好办了。这是展无恤正好在公子罢敌后方,一看脚下的天罡神铁连,突然醒悟:自己怎么如此愚钝,把这条铁链砍断不就得了。想到做到,七星龙渊剑剑光一闪,天罡神铁连从中削断。而此时,公子罢敌正在与费无极和公子季扎对战,就觉脚下一空,脑后有掌风袭来,公子罢敌出招逼退费无极和公子季扎,回手就去接那一掌。就听一生巨响,一股极大的推力四散开来。公子罢敌身体下沉,展无恤身体则向上飘去。好强的内力,两人心中暗赞。

    公子罢敌刚一着地,公子季扎就使出了万剑飞烟,就觉空中有千万道剑气不断汇聚,就如漫空的烟雾一般,向公子罢敌压下去。同时费无极使出一剑三分之术,隐身于公子季扎的剑雾之中,他自己的真身承影无极在正面攻击公子罢敌,另外两个隐身,含光无极和霄练无极则从两侧奔袭过去。就在这一瞬间,公子罢敌身上突然长出三个尸盾,中间一个阻住承影无极,另外两个阻住含光无极和霄练无极,他的本尊则挥动赤霄剑,旋转的犹如风轮一般,红色的剑光渐渐变大,形成一个巨大的剑盾,与万剑飞烟相持。红白剑气在空中相互碰撞,金铁之声不绝于耳。

    展无恤见状,瞅准机会,化为幻武卒用遁身术移到公子罢敌身后,一剑刺出。公子罢敌回身一把抓住龙渊剑剑身,说道:“展无恤,你还想用幻武卒来对付我,你也太小瞧我了。”一脚踢向展无恤的会阴穴,本想一个幻化出来的幻武卒,其反应和速度比本尊要差之许多,自己这一脚定是躲不开的。没想到,那个幻武卒一闪身,一把抓住了公子罢敌的脚踝,扣住其昆仑穴,那个幻武卒开口说道:“我怎敢小瞧你,看清楚了,这次是真的。”随即右手松开龙渊剑,再去扣公子罢敌的伏兔穴。

    公子罢敌完全没有想到展无恤会用真身提前来袭击自己,心中悔恨,小瞧了他。公子罢敌用龙渊剑投射展无恤,同时奋力将左腿收回,但是还是晚了一步,他的昆仑穴和伏兔穴已被展无恤打中。公子罢敌忍痛回身,这时露出破绽,费无极已将尸盾消灭,追身就是三剑,同时刺中公子罢敌的后背。公子罢敌大吼一声,飞脚怒踢,一击中第,承影费无极小腹剧痛,身子飞了出去。接着公子罢敌又是一掌两腿,逼退展无恤和含光无极、霄练无极,并收回赤霄剑,回身向空中划出一道红色闪电,破去万剑飞烟。三人百十招过后,虽然占得上风,但一时还不能击败公子罢敌。费无极被踢受伤不轻,收回含光无极和霄练无极,三剑归一,增加自己的功力。公子季扎硬接了赤霄一剑,就觉全身发麻,站立不稳,倒退了几十步,被四婢女接住:“公子,公子,快救公子。”

    “不碍事。”公子季扎气沉丹田,呼吸调匀,重运玄功,凝聚剑气。四婢女见主人辛苦,各自运功,为主人输送。

    展无恤避开公子罢敌的掌风后,就见数道红色剑光劈到,展无恤七星龙渊剑奋力化去,公子罢敌已经到了他近前,二人剑光闪动,大战在一起。公子罢敌之所以撇下费无极和公子季扎不管,是因为他知道,三人当中,展无恤功力最为深厚,武功最高。而且费无极和公子季扎分别吃了自己一脚和一剑,就算不受伤,要恢复功力,还要费些时候。因此公子罢敌独攻展无恤,希望在那两人恢复功力前能将展无恤打败或击伤。

    十几回合之后,两人不分胜负。展无恤幻化出红衣幻武卒,而公子罢敌身形抖擞,同样幻化出黑色尸盾,二人武功不相上下。

    “别以为只有你会撒豆成兵。”公子罢敌有些得意。

    “你也不错,能让尸盾脱离本体。”

    “哈哈......”

    “只可惜......”

    “可惜什么?”

    “幻武卒呀,尸盾脱离呀,这些都不重要,有朋友相助才是最重要的。”

    “你说什么朋友?”公子罢敌刚说完就觉两道剑气袭到。

    “不好。”公子罢敌暗道,紧接着就觉后背有两柄利剑刺入。

    公子罢敌后退数丈,忍痛盯着面前的三个人--当今天下一等一的高手,心道:难道我熊罢敌今日就这样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