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名剑侠隐 > 第七十章 重返郢都

第七十章 重返郢都

    转眼间到了下月初十,将近费无极与孔婉儿成婚的日期。

    这日晚间,展无恤对莫无琊说道:“费师兄婚期将近,明日我们动身去郢都吧?”展无恤见莫无琊坐在一边低头不语,继续说道:“费师兄得来这一段姻缘也是好事,过去的事情就让他过去吧。费师兄成亲以后,他的心也会收起来转而向孔姑娘。我们此去一是祝福他们,二是劝他婚后回山拜见师父,看在多年师徒的份上,我想师父会原宥他的。”展无恤停顿一会儿又道:“我听说楚王得到一块天外飞石,是一块铸剑的好料,如若能将它铸成一把好剑,我便能……”

    “我知道你的心愿,我答应跟你去郢都,至于费无极回不回万剑峰见师父我可不管。”莫无琊道:“我们这次来鬼谷为小猿儿找到一个好归宿我便放心了,可是赤儿,他不能总是跟随我们流浪江湖吧?”

    “我想好了,参加完费师兄婚礼后,我们便回万剑峰,专心练剑,从此不再涉足江湖上的事情。”展无恤 道。

    “这次此去郢都,时日不多,路上不免舟车劳顿,带着赤儿不太方便,不如也将他暂托给师伯,我们从郢都回来后就再将他接走,你看如何?”莫无琊道。

    “如此也好。”

    于是莫无琊带着展赤去找鬼谷子,寻遍整个山谷,始终不见。在路上正好碰到钟无容,只见她神神秘秘,似是在躲避什么。

    莫无琊上去问道:“师妹,你这是做什么?”

    “嘘!”钟无容手指放在嘴边,不要莫无琊大声说话,把她拉到傍边一所隐秘处,轻声说道:“我在跟小白猿捉迷藏。”

    莫无琊无奈的笑笑。前几天她听展无恤说小白猿看懂了无字天书,练成了一套奇异剑法,也想就着这个机会,看一看小白猿的功力增进了多少。

    这时展赤说道:“姑姑,我可以去跟小白猿去玩吗?”

    钟无容眼珠一转,笑道:“当然可以,不过你得听姑姑的话。”

    展赤兴奋的点点头。钟无容又看向莫无琊,莫无琊也笑着点点头。

    钟无容在旁边割下一把草,插在展赤的后背和两臂,而后又在地上抓起一把灰泥,抹在展赤的脸上,看上去像个小猴子。钟无容又给展赤找来一根竹竿,然后伏在展赤耳边小声说道:“姑姑教你的剑法还记得吗?一会儿你就……”。展赤高兴的一只点头,看样子就想立刻跳出去。在一旁的莫无琊只看的不明所以,不知道这一个老顽童和一个顽童在计划什么。

    不一会儿,就见小白猿从远处奔来,四处寻找钟无容。突然一声呼啸,从天而降一只满身是草的小猴子,手拿一根竹竿,直刺小白猿的天突穴。小白猿见状,身向后跃,也从地上捡起一根竹竿,竖在前胸,挡住小猴子进击来的竹竿。小猴子见一击不中,回撤竹竿,俯身攻击小白猿的双腿。小白猿一跃而起,手中竹竿下指,去点小猴子的竹竿。这次小猴子不再回撤,手中竹竿略向外斜,而后向上撩起,小白猿见状,低声叫一声,似是喝彩,一把抓住小猴子的竹竿,向上一挑。小猴子没有小白猿力气大,身子随着竹竿向上翻起。

    莫无琊见状,起身就要去接展赤,被钟无容拉住,笑道:“师姐,没关系的,两个小孩子切磋一下,我看也挺好,小猿儿不会让赤儿受伤的。”

    果不其然,就见小猿儿看到小猴子翻起,便将右手竹竿递到小猴子左手,将他托起,轻轻送到身后。

    其实,在那只小猴子猛然跳出来后,小白猿就已认出是展赤。他见展赤兴趣怏然,要跟自己比剑,也就假装不知道,与之比试起来。但是,小白猿每次出手都没有使出全力,处处点到为止,生怕一不小心伤到展赤。

    莫无琊见展赤无事,叹了一口气,问道:“钟师妹,你见到师伯了吗?”

    钟无容道:“前几天还见他跟小白猿在无字天书下的湖面上静坐,这几天又不见他的踪影了,估计是又到什么地方去玩了。你找师伯有事吗?”

    莫无琊道:“过几天我要随无恤去趟郢都,带着赤儿不太方便,我想将赤儿暂时留在鬼谷,等我们办完事再回来接他。”

    钟无容一听,喜道:“这事不用找师父,找我就行了,我正愁没人跟我玩呢。”

    莫无琊道:“如此也好,不过我还是想告诉师伯一声。”

    钟无容道:“没问题,这几天我碰到师父我告诉他。”

    此时小白猿和展赤斗的正起劲,与其说他们在比剑,不如说他们在玩剑。钟无容道:“赤儿打的这是什么剑法?我怎么从来没见过?”

    莫无琊笑道:“他这哪是什么剑法,是我平时胡乱打给他看的,次数多了,他便依样学会了。”

    钟无容道:“哪有这样做妈妈的,回头我来教他。”

    莫无琊道:“好好好,以后赤儿的武功就由师妹来传授。”

    钟无容道:“这还差不多。”

    这时,突然笑声起伏,原来展赤和小猿儿已不再比武,他们正拿着稻草挠对方痒痒处。

    莫无琊起身道:“好了,不要玩了,咱们回家了。”说完,一手拉着展赤,一手拉着小白猿,对钟无容道:“钟师妹,跟我们一块回去吧。”

    钟无容道:“不了,我还有事。记着走的时候告诉我。”说完,飞身隐没在山间。

    这一天,晨曦初上,鬼谷中异卉簇拥,馥郁芳香。小白猿早已被鬼谷子带走,展赤却还在梦中。

    这时孙无语来到,为展无恤和莫无琊送行,几人正在寒暄,就听钟无容赶到:“你们要走也不告诉我一声,是不认我这师妹了吗?”显得很生气。

    莫无琊忙笑道:“钟师妹永远是我们的好师妹。我一早儿去你房间找你辞别,你已起床不在房中,想你是随师伯练功去了,我就回来正请孙师兄代为转告与你呢。”

    钟无容突地笑道:“我是跟你们开玩笑呢,我知道师兄师姐不会忘了我。是师父让我来跟你们辞行的,叫你们放心去,赤儿在这儿一准儿没事。”

    展无恤道:“师伯还说什么了?”

    钟无容道:“没说什么呀,就说你们要走,让我送送你们。不过我看师父脸色没有往日的好。”

    众人听了,都沉默不语。鬼谷子王诩天生豁达乐天,爱玩笑嬉戏,从来没有愁眉紧锁之时,今日听钟无容说鬼谷子脸有忧色,不知所为何事,众人都猜不透。钟无容见大家都不说话,就问道:“师姐,外面的世界好玩吗?不如你们也带我去好吗?”莫无琊正不知如何回答,孙无语道:“师妹不要胡闹,没有师父允许,鬼谷中门徒不得自私出谷,你不知道吗?等我们该出谷时师父自然会让我们出去的,现在休要着急。”

    钟无容一撅小嘴:“哼,不去就不去,有什么好的。”然后谁也不理,转身走了。

    展无恤和莫无琊辞别孙无语出得谷来,刚走了里许,突然听到后面钟无容喊道:“展师兄,等等我。”展无恤不知钟无容跑出来又有何事,于是逗她道:“钟师妹如此着急,是不是偷跑出来的,想跟我们走。”钟无容双目一瞪,说道:“去,谁稀罕跟你们走。我刚才忘了,师父还有一句话要我告诉你:此去勿痴勿贪,谨慎蜚语。”

    展无恤沉思片刻,心道:师伯知道我此去多是为了贪念那天外飞石,第一句话定是教我勿贪痴于此,第二句是要我小心楚国官场中得流言蜚语,我此去不为做官,更不与那些士大夫有利益冲突,会有何妨,这些师伯难道会不知道?还是另有他意?展无恤正思间,钟无容道:“话已传到,我走了。”展无恤忙道:“师伯还有其他话吗?”钟无容道:“这回真没有了,怎么你信不过我?”展无恤道:“不是,师妹切勿生气,只是师伯的话意深难解,我是想问师伯是否还有提示之语。”钟无容道:“师父就这两句话。好了,我回去了,师父还要指点我练功呢。”

    展无恤站在原地,若有所思,良久才拉着莫无琊的手说道:“我们走吧。”

    郢,楚国都城。楚文王熊赀时迁都于此。此时,金乌西斜,红霞似火。展无恤和莫无琊行到郢都东门,从斜阳余辉中有两匹快马飞奔而来,马后掠起一路尘埃。

    二马奔近,从上下来两人,均是一身官服打扮,见到展无恤,二人拱手施礼,其中一人道:“展先生一路舟车劳顿,大王已盼您多时,等着为先生接风洗尘呢,请随我们快快进城吧。”另一个人则道:“大哥一路可好,小弟好生想念大哥。”又对莫无琊深施一礼道:“大嫂,小弟在此拜过。”莫无琊道:“快快请起。恤,这位就是你经常提起的结拜兄弟伍子胥吧?这位是?”她又看向另一个人,以为也是展无恤的好朋友。展无恤道:“对,这位就是伍子胥兄弟。”然后又指向另一人道:“这位便是奋杨将军,费师兄成亲之事就是他告知我的。”奋杨赶忙施礼道:“见过夫人,小人只是大王身边的一个御前侍卫,不是什么将军。大王还等着呢,我们进城吧。”

    展无恤心道:现在熊弃疾已经是楚国大王,不比在蔡城,不宜人多去见,况且无琊一路辛苦,先让她去驿馆休息,我独自去见楚王。于是对伍子胥道:“无琊一路而来有些劳累,不如你先带她去驿馆休息,我随奋杨将军去见大王即可,如无要紧事我会尽快回去,到时我们兄弟好好喝他个一醉方休。”

    伍子胥道:“大哥哪里话,怎么能让大嫂去驿馆,我们伍府比驿馆好多了,让大嫂去伍府休息即可,我正好回去摆下酒席,专等大哥回来。”

    莫无琊道:“我想跟你一块进宫。”

    展无恤道:“如今不比在蔡城,我会尽快回去的。”然后又对伍子胥道:“也好,那就有劳兄弟了。”

    郢都城,是当时数一数二的大城,城内茶坊酒肆,鳞次栉比;街道宽阔,行人熙熙攘攘。二人在城门边换上轺车,由奋杨驾驶,在拥挤的街道上穿行,人们躲避颇为熟练。轺车沿着大街由东向西行驶,行至一个十字路口,轺车转个弯儿,便向北疾驰,行至城中央,街上行人渐渐稀少,前方不远处出现一座巨大的宫殿,放眼望去,楼阁纡连,高低错落,好不壮观,这便是赫赫有名的细腰宫。宫门外,带甲士兵,手持长戈,整齐排列两边。

    轺车行至宫门,守卫一看是奋杨,也没有人阻拦,轺车穿过,来到第二道宫门外,奋杨和展无恤下车,穿过第二道宫门,眼前是一座大殿,丹楹刻桷,巍峨雄伟。殿前站着一人,便是熊弃疾,此时他已登基为王,是为楚平王。楚平王看到展无恤,便迎了过来,一把抓住展无恤的手道:“展先生,寡人可把你盼来了。来来来,快进来入座。来人,上酒,这可是来自秦国的酒,烈得很啊。”展无恤随着楚王坐下道:“多谢大王。”楚平王道:“你还跟我客气什么,如果没有展先生,我熊弃疾哪能坐上这个位置。当日你打败公子罢敌,为寡人除去进军郢都最大的障碍,寡人可都记在心里没有忘啊。寡人犒赏有功之人时唯独先生不在,寡人很是过意不去呀,你若在,我一定封你做大将军。”

    展无恤道:“大王多虑了,无恤不过是一游侠,天生散漫惯了,做不得官的。”楚平王笑道:“哈哈……,寡人知道,不管给你多大的官,甚至是封君,先生也未必稀罕。所以寡人寻遍天下,为先生寻得一块天外飞石,听说是一块铸剑的好材料,特要送给先生。”展无恤是一剑痴,这一次来郢都,除要参加费无极的婚礼外,就是为这一块天外飞石而来,他现在就迫不及待的想看一看那块天外飞石的庐山真面目。于是站起来说道:“如此,多谢大王,不知那块天外飞石现在何处?”楚平王道:“我已请人看过,此石乃天外灵物,郢都人气太盛,寡人已命人将它放置于云梦泽铸剑谷之内,并且寡人还请来越国的铸剑大师干将、莫邪为寡人铸剑,铸好后寡人便赠予先生。”展无恤心道:原来楚王将干将、莫邪二位铸剑大师请出,他们两个才是真正的剑痴,由他们铸剑,一定会是一把不同寻常的好剑。展无恤忙道:“我何时能去云梦泽一见天外飞石和干将、莫邪二位铸剑大师?”楚王笑道:“不急,寡人已命干将、莫邪等先生到了再开始铸剑。费少傅婚礼过后寡人让他亲自带先生去如何?”

    “多谢大王。”而后展无恤疑惑道:“费少傅?”楚王又笑道:“费少傅就是费无极,寡人命他做太子的少师,寡人能够顺利做得大王,伍奢的功劳也不小,寡人命伍奢为太师,本来这个位置是留给你的。”展无恤笑笑。楚平王又对奋扬道:“去把费少傅请来,寡人要与展先生和费少傅痛饮几杯。”

    奋扬接令后去请费无极。展无恤听见楚王要留自己在王宫内喝酒,他是想与费无极喝几杯,谈论些武功剑术,说一些江湖上奇闻异事,但现在熊弃疾不比以前,他现在是楚王,在他面前谈江湖上的事,免不了会说一些对官宦的难听之语,不免有些不便。于是展无恤说道:“大王日理万机,我兄弟二人在王宫喝酒,恐怕有些不便……”楚平王插话道:“先生多虑了,想当年我做蔡公时,身边不也是围着很多江湖人士,况且我能有今天,全是展先生和费少傅的功劳,你二人在王宫众随便,想去哪去哪,想说什么说什么。不瞒你说,自从寡人为大王以来,以前寡人身边的很多朋友好像都与寡人隔了一层纱,他们对寡人都敬而远之,不跟寡人说话,事事瞒着寡人。寡人听到的话都是顺耳的,好听的,有时候寡人觉得好寂寞。寡人好想念当初在蔡城做蔡公的日子,好想还是那个公子弃疾啊。”展无恤道:“只要大王还记得当初的誓言,自会有士人效忠大王的。”楚平王叹了口气:“但愿是吧。”

    这时费无极来到,展无恤站起来迎道:“师兄恭喜你好事将近,无恤听说你要成亲,特地从鬼谷赶来。”费无极道:“多谢师弟,莫师妹来了吗?”展无恤道:“琊儿已经来了,由于路上劳顿,她先随伍子胥回伍府休息去了,等明天一早我二人就去你那给你道喜。”费无极显得略有失落,说道:“我应该先去看望师妹的。”展无恤道:“好啊,我们这就去吧,我想琊儿也想见你和大嫂。”

    此时宫女已经把酒菜准备好。楚平王道:“二位,我们边喝边聊怎么样?”费无极点头就要拿起酒爵,展无恤道:“明日是费师兄的大喜之日,到时我兄弟二人再与大王痛饮如何。今日天色不早,我陪费师兄回去准备明日婚礼之物,来日再来拜见大王。”听到展无恤一点不给自己面子,楚平王一时僵在原地,过了好一会儿才慢慢的道:“来日方长,寡人也累了,费少傅你先同展先生回去吧。”说完独自回了寝宫,他暗恨道:“展无恤,仗着你的功劳,一点也不给孤王面子。”

    展无恤和费无极出了细腰宫,二人一同直奔伍府,他们一个挂念妻子,另一个想见师妹。

    来到伍府,伍子胥将展无恤和费无极带到莫无琊住处,此时莫无琊站在门口等展无恤回来,看到费无极,内心先是一惊,没有说话。展无恤道:“琊儿,你看我把费师兄带来了,我们师兄弟很长时间没在一块促膝长谈了,今天我们一起喝一杯。”

    费无极一直盯着莫无琊,在她身上寻找当年小师妹的影子。他看着莫无琊,除了衣服头饰不同外,竟和当年的小师妹没有一点变化,还是他熟悉的那个小师妹。费无极一时心潮澎湃,脱口说道:“小师妹……”往后却不知说什么,他知道现在的小师妹是展无恤的妻子。

    莫无琊看了费无极一眼说道:“大师兄一向可好,恭喜你即将喜结新婚。”

    费无极道:“哦哦……好好……多谢小师妹。”

    展无恤其实也知道费无极对莫无琊一直有爱意,但是现在莫无琊已经是自己的妻子,而且莫无琊对自己说过,他爱的只有自己,对费无极没有一点感情。展无恤对自己的妻子深信不疑,虽然有时也有些醋意,但是他一直想维护他们师兄弟情谊,将自己心中的那点醋意压制住,对费无极之于莫无琊的爱意一直没有打破。

    这时,伍子胥道:“大哥,我准备好了一桌酒菜,请了几位江湖上的朋友,正好费少傅也在此,我给大哥接风洗尘。”

    展无恤喜道:“好啊,大师兄咱们一起去吧,今天好好喝上一回,不醉不归。”

    费无极道:“你知道我不善饮酒,况且明天……,我就先回去了。”

    展无恤道:“对,对,明天是大师兄的好日子,应当及早回去早些休息。”

    费无极辞别众人后,并没有回自己的府邸,而是直奔细腰宫而去。楚平王独坐在他的书房,听完费无极述说展无恤在伍府与伍奢及众多江湖人士一起吃酒豪饮。楚平王熊弃疾默默道了一声:“知道了。”

    费无极又道:“太子也在其中。”

    楚平王闭上双眼,显得有些劳累:“知道了。太子与江湖上的人多接触些也不是坏事。”

    费无极道:“江湖上的人多是狂妄自大,不服管教,太子与他们待得时间长了恐……。”费无极没有往下说,熊弃疾也知道费无极的意思,但他不相信太子会有什么不轨行为。

    楚平王道:“好了,寡人累了。明天你的婚礼寡人就不去了,让囊瓦代寡人去吧。”费无极答应一声退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