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名剑侠隐 > 第七十三章 干将、莫邪

第七十三章 干将、莫邪

    在云梦泽,展无恤看着面前的两个人是那么的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又好像一直在自己身边一样。展无恤转头看莫无琊,而莫无琊也正好转头看他,二人又不约而同的去看向面前的那一男一女。只见那女子身穿灰色麻布长袍,长发及腰,犹如乌瀑,中间不时显现银丝,眼角略显淡淡的鱼尾纹,看上去虽已到中年,但面容俊美,肌肤白皙,更奇的是她竟然与莫无琊容貌十分相似。他们两个人若站在一起,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母女。而那男子,装束与那女子别无二致,年纪相仿,长相竟然也与展无恤相差不多,只是年龄长许多,蓄起了花白胡须,看上去像是一个饱学宿儒的教书先生。

    那男子微微一笑,道:“展无恤、莫无琊,是不是见到我们很惊奇?”

    展无恤听到对方竟然还知道自己和妻子的名字,更是不可思议,两只手不知道放哪才好,张开口好一会儿才说道:“你……你认识我们?二位是?”

    “干将。”那男子道。

    “莫邪。”那女子道。

    “啊!我知道。”莫无琊显得非常兴奋:“我听我爹说起过二位,那时候我还小,不过我记住了二位的名字。”

    莫邪微笑道:“我也听剑圣说起过你,虽然没有见过你,但是我感觉你就在我身边一样。”

    展无恤道:“二位就是越国赫赫有名的铸剑大师,干将、莫邪。为什么容貌跟我们……”

    干将道:“你是想问为什么你们两个生跟我我们两个如此相像。”

    “对对,是的。”展无恤道。

    干将诡秘的一笑道:“我们也不知道。”而后与莫邪对视而笑。

    展无恤和莫无琊也微笑对视不语。

    对呀,人世间本就有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何必追根究底,强求呢。

    干将道:“我夫妻二人与剑圣亦师、亦友、亦徒,到后来,我们是什么关系我也搞不明白了。哈哈,还有一件事,是我让你和莫无琊来这里的。”

    展无恤惊道:“怎么会是前辈,明明是楚王邀我来此的。”

    干将笑道:“跟我来。”

    展无恤和莫无琊跟着干将和莫邪沿着一条平滑的小溪顺流而下,两边佳木葱茏,野花点缀,走到小溪尽头,汇入了一条大一点的溪流,再走到尽头,又汇入了一条更大一点的溪流。如此,走过九条溪流,最后来到了一条大河岸边。这条河水流湍急,河道中怪石磊磊,阻挡水流,水花四溅,发出轰隆隆的水声,就像万马奔腾在河道中。

    四人又走了数十里路程,河流渐渐平缓下来,前方不远处出现了一块更大的巨石,高有数十丈,前尖后方,就像一柄剑插入水面,将一条河从中间分为两道,河水从巨石两侧分流而过。

    干将、莫邪分别从巨石两边而下,展无恤跟在干将后边,莫无琊跟在莫邪后边,也分别从巨石两侧一左一右走过去。由于他们前后有一段距离,当展无恤和莫无琊转过巨石,再看,竟不见干将、莫邪的身影,前方却是一道悬崖。

    展无恤和莫无琊正在纳罕,就听悬崖下方干将喊道:“下来。”

    展无恤心道:“这两位真是室外高人,何时飞跃下这悬崖,我竟然一点也不知道。”

    展无恤和莫无琊也飞下悬崖,原来下面是一个方圆十余丈的圆形水潭,潭中央有一块一丈宽的方形石板,石板面与水面齐平,只要水面略有涟漪,潭水便浮上了石面。

    四人站在石板中间,干将指引展无恤和莫无琊先后看去,原来后方是两条瀑布,中间是河面上的那块巨石,一直延伸的悬崖底部,插进水潭里,就像是一柄石剑从潭而出,直上云霄。巨石两边的瀑布虽然不甚宽大,但是飞流直下,就像两条白龙入水,又像两柄飞剑从天而降。

    干将道:“这两条瀑布名为飞龙瀑,有件东西就在它后面,你一看就明白了。”

    四人穿过瀑布,原来后面别有洞天,只见洞内十分宽敞且四壁光滑,洞中间有一石台,黑如石墨,长宽各一丈,高三尺,石台上方的洞顶有一圆形孔洞。一束阳光投射下来,正好照在石台之上,就见上面放有一物,大小与石台相当,用一块黑布覆盖着。石台四周有几条凹沟,蜿蜒曲折,宛如飞龙祥云。沟内从洞外瀑布引进水流,沿着龙云沟缓缓流淌,绕过石台,汇成一条水流,向石洞深处流去。

    干将来到石台前,猛地将黑布撤去,映入眼帘的是一块巨石。展无恤见之,惊道:“这,这不就是那块……”

    “对,这就是那块天外飞石。”干将道:“那个县尹从乡民手中买下这块天外飞石,转头就送给了当今楚王,他得到的好处比之用来买天外飞石的钱不知多了多少倍。”

    “原来这些前辈都知道。”展无恤默道,他努力为乡民挣得的利益没想到在官府的交易里不值一提。

    “为何这块天外飞石会在前辈这?”莫无琊问道。

    “这是云梦泽,当前这块天外飞石还是属于楚王的。”干将道:“其实是楚王请我来为他铸剑的,就用这块天外飞石。”

    “这么说,前辈已经答应了为楚王铸剑,那么楚王为何还要邀我前来。”展无恤道。

    “我说过,是我邀你来的。”干将道:“当时我看到这块天外飞石时,那真是欣喜若狂,心道,终于见到一块铸剑的上等绝世材料。当这块天外飞石运到云梦泽时,看着它,我又愁于怎样将它劈开融化。有一天,云梦泽风雨大作,电闪雷鸣,我突然想到,这块天外飞石来自天外,何不用天火一试。于是我接引天上闪电,直接劈天外飞石,如此三天,终于将这块天外飞石劈开。”干将说着,手指洞顶的那个圆孔:“天火闪电便是从此引下。”

    干将走进石台,一跃而上,来到天外飞石旁,又说道:“你一定很奇怪,为何这块天外飞石还完好无损,是因为就等你来,你们看。”干将用是指轻轻一点天外飞石的正中,从他指尖触碰天外飞石处似有光迸发,射入天外飞石之中。紧接着就听“咔嚓”的声音,那块天外飞石从中间裂开一道缝隙,随后一分为二,平躺在石台之上。

    干将招呼展无恤和莫无琊上石台来看,就见分为两半的天外飞石正中心,泛着白光。走近一看,那白光寒气逼人,原来是两条白玉一般的寒铁。左边那条,隐约像是一个男子人体卧在石中,看他身上线条凹凸有致,粗狂刚硬。而右边那条,隐约含蓄,线条柔美珠圆玉润,宛如一根少女卧在其中。

    干将道:“一石生二铁,世所罕见。这两块寒铁天生在一起,相濡以沫,不离不分,正好可以铸成一雄一雌两柄宝剑。”

    “好主意!”展无恤道:“两柄宝剑铸成,再交也两位至情至意之人去使用,岂不更美。”

    干将笑笑,继续说道:“这两块天外寒铁我曾用天火熔之,但无论怎样,寒铁始终不化,我推断,寒铁来自天外,与天火相生相克,天火无论多强也不起作用。后来我在上古典籍中查到,祝融曾用南冥神火融化过九英玄铁,并铸成赤霄剑,我想,是否南冥神火也能融化着天外寒铁呢?”

    “这就是前辈邀我来的目的吧?”展无恤道。

    “正是,和聪明人说话真是一点即可。”干将道:“但是,光有南冥神火只能将天外寒铁融化,要想铸一柄名剑,还得将熔铁冷却,而要将南冥神火烧熔之物冷却,世上只有北冥精水才能做得到,要想得到这两样东西困难非比寻常。当时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你们两个,当今天下视剑如痴的出了剑圣和我就是你展无恤了,还有我也知道只有你展无恤为了剑才会做这两件事,而且也只有你展无恤能做得到,你说是吗?”

    “我的心思前辈看的无比透彻。”

    “哈哈,不出我所料,跟我想象中的一样。”干将道:“所以我才向楚王谏言让你来。”

    “前辈可知道南冥神火和北冥精水所在何处,我怎样才能找到?”

    “据我所知,南冥神火就在楚国,很可能费无极就知道所在;而北冥精水,据说在遥远的的北冥极海,至于具体在何处,我也不清楚了。”

    展无恤道:“那我就先去找费师兄先问南冥神火所在,然后再去北冥极海寻找北冥精水。”

    “让我去找南冥神火吧。”一直没有说话的莫无琊道:“如果大师兄知道知道南冥神火所在,他一定会告诉我的。”

    展无恤看着莫无琊,他知道大师兄至今对她还是念念不忘。当时在剑湖池万剑峰,他们三人一同学艺,只要莫无琊有什么要求,费无极都会不惜一切代价去做,甚至会为此杀人灭族。就在前些天,在他自己的婚礼上,他看莫无琊的眼神还是没有变,还是那么痴情。虽然如此,但是展无恤相信自己的妻子,他相信他的妻子始终爱着他。

    展无恤向莫无琊点头道:“凡事小心,不要强求,等我回来。”

    莫无琊也道:“你也是。”

    干将见二人说完,道:“就这么决定,等二位回来时,这里将建起一座铸剑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