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名剑侠隐 > 第七十五章 鬼方部族

第七十五章 鬼方部族

    老者带着展无恤走进沙漠,行了里许,来到一个大如小山的沙丘前。老者伸出右掌,插进沙丘,就见那沙丘从老者插进的手掌处裂开一道缝,老者手掌再用力,那条裂缝越开越大,直到能容下两人并肩而行才停下来。他们从那条裂缝进去,穿过一条黄沙甬道,不是很长,快到尽头时,前面出现一面用兽皮做的屏风,透出明艳灯光,从后面传来阵阵丝竹古乐之声,里面有人在吃酒行乐。

    绕过屏风,便豁然开朗,原来里边是一个圆形大厅,高有数丈,宽有数十几丈,弧形穹顶的顶端是一个圆形的天窗,大厅正中是一个方形的水池,池边坐满了人,其中上首正中是一把黑玉做的靠椅,靠椅两边各有三人,身着中原服饰,腰带佩剑,每人怀中抱着一个姿色美颜的女子,正在跟那六个人吃酒。

    众人一看那老者到来,纷纷站起行礼,态度恭敬,显然那老者在鬼方部族内地位很高,而那六个中原人对那老者的到来无动于衷,好像就没看见一样。

    那老者来到黑玉靠椅前站定,扬声说道:“这位是我新请来的勇士,是帮助我们鬼方部族捕杀雪妖的。”

    人们一阵欢呼。

    老者又道:“七位勇士已经到齐,他们都是能够打败幽冥鬼影的高手,也必将能捕杀雪妖,我们的草原即将重现,我们的牛羊即将到来。”

    人们又一阵欢呼,他们开始跳起了疯狂的舞蹈,有人兴奋地不能自己,直接跳进了水池。

    老者来到展无恤的面前道:“我就是鬼方部族的族长黑兀鬼幽,这宝座。”黑兀鬼幽指指身后的黑玉靠椅:“我们上一代的族长为了保护鬼方部族而被雪妖杀害,在没有杀死雪妖之前,这黑玉宝座我是不会坐上去的,我将与我的族人一样,为了贵方部族,献出我的一切。”

    展无恤默然。

    黑兀鬼幽见展无恤没有说话,问道:“这就是我们鬼方部族,不知阁下怎么称呼?”

    “展无恤,江湖一游侠。”

    黑兀鬼幽道:“还是你们中原人的名字好听,哈哈,来我给你介绍另外六位勇士,他们也都是来自中原沃土。”黑兀鬼幽指着左首的三人道:“这三位是来自中原晋国的三位勇士,他们是…..”

    “不必了。”其中一人道:“我们兄弟的名字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只见那三人都是四十岁上下,全身黑衣,满脸虬髯,长得一模一样,像是三胞兄弟。他们只看了展无恤一眼,又各自行乐,神态极为傲慢。

    黑兀鬼幽又指着右首第一人道:“这位是来自燕国的勇士,孤竹鸣。”此人穿着华丽,油头粉面,全身透着一股贵气,这人根本就没看展无恤一眼。

    “这位是来自齐国的勇士,田须无。”此人年纪只有二十多岁,一身青衣,做书生打扮。他看到展无恤也是中原人,便颔首行礼,微笑而视。

    “这位是来自秦国的秦五狼勇士。”此人三十多岁,一身白衣,面黄肌瘦,一副病态模样,不时还咳嗽两声。见到展无恤,不知是想打招呼还是为了掩饰,咳嗽的更厉害了。

    那齐国人田须无招呼展无恤在他身边坐下,就有一个十五六岁的鬼方少女走过来,贴着展无恤身旁跪坐,给展无恤斟酒,然后起身就往展无恤怀中凑。展无恤抬手拒绝,那少女脸色突然变得通红,眼中出现泪水,又跪坐在展无恤身边。

    这时,又听黑兀鬼幽道:“北斗七星已经降临鬼方部族,弑杀雪妖的日子就要到来,七位勇士,你们身边的七个女子是我们鬼方部族精选出来慰劳各位的,捕杀雪妖后,我鬼方部族还有重谢。”

    孤竹鸣道:“黑兀, 别净说那些没用的,我是你们请来的勇士,什么北斗七星降临,是不是说的我们七个人?其他人有什么本事我可不知道,不过你就用这么个小妞把我给打发了,想的美。在我没看到东西之前,捕杀雪妖的事我再考虑考虑。”

    那三个晋国人道:“怎么,你还想跟我们哥仨过过招吗?”

    “那倒不必,我行走江湖多年,可没听说晋国有你们哥仨。”

    “我们哥仨还没听说过燕国有你这一号呢。”

    说着两拨人吵起来,甚至要动手。黒兀鬼幽劝说道:“各位,各位,你们的武功我都见识过,你们都是打败了幽冥鬼影的人,各位都是一等一的高手,不分高下。刚才我说了,捕杀雪妖成功以后,我鬼方部族对各位必有重谢,我黒兀鬼幽向来说到做到。既然孤竹鸣兄弟信不过我黒兀鬼幽,那我就让各位先一睹为快。”

    黒兀鬼幽说完,一拍双手,水池下传出轰轰的响声,不一会儿,池中之水开始翻滚,从中缓缓升上一个汉白玉做的方石箱,停住以后,石箱四壁打开,平铺在水面上,正好与水池边沿对齐。石箱内出现一个用黄金打造的金笼,笼柱有小拇指粗细,笼顶与笼底则是两寸厚的金砖铺装,这个金笼少说也要用数百斤黄金打造。这黄金笼珍奇,但更珍奇的是笼内之物。众人看去,黄金笼内有一名蜷伏于地的绝色女子,只见此女子赤身裸体,脖颈佩戴着黄金项圈,被一条黄金锁链拴在黄金笼上。金黄色的长发散落于身,盖住丰满的臀部,双乳羞处有少许金箔遮挡。此女身形修长,肌肤皓白如玉,透着冰凉,鼻梁高挑,双眼深窘,如蓝宝石一般,众人一时看得痴了,真是天下无双,中原绝有。

    黒兀鬼幽道:“这便是我鬼方部族为各位勇士准备的奖赏,谁要是杀了雪妖,这黄金和黄金笼中的女人就是谁的。”

    孤竹鸣拍手道:“黒兀呀,这还差不多,你给我留好了。”

    三个晋国人当中的一个道:“黄金一般,这女人却不一般。我看这女人不像是中原女子,也不像胡人,黒兀,你从哪弄来的?”

    黒兀鬼幽神秘的笑道:“你捕杀雪妖后自会知道。”

    齐国田须无却对眼前的黄金美女不感兴趣,他对展无恤道:“我来鬼方之前,听说楚国内战,有一个叫展无恤的人很是了得,可是阁下?”

    “正是。”

    “展兄为何而来鬼方呢?”

    “我只是路过,经过幽荧谷,偶遇鬼方部族的族长黒兀鬼幽,听他述说鬼方部族为雪妖所害,才答应过来帮他。”

    “啊……那你……?”田须无还要问为什么。展无恤却抢先问道:“田兄又是因何而来的呢?”

    田须无微笑着看着他怀中的那个女子,说道:“为了她。”

    “女人?”

    “不对,应该是美女。”田须无道:“我平生周游天下,在鬼方我遇到了她,如果没有她也许我就活不到现在。所以我这次帮鬼方部族捕杀雪妖完全是为了她。”

    “田兄能为知己红颜的豪情真是令人敬佩。”

    “你在笑我?”田须无突然诙谐一笑,而后手指着展无恤道:“楚国内战是谁赢了?是熊弃疾还是那个公子罢敌?”

    展无恤道:“是熊弃疾。”

    “可惜呀,当初熊弃疾还请过我去助他,我犹豫再三,没有答应,看来是我错啦。”

    “为何?”展无恤好奇的问道。

    “我当时推算,公子罢敌麾下有十万众尸兽卒,凶悍无比,以熊弃疾的实力绝不是公子罢敌的对手,我去与不去也一样会失败,没想到他竟然赢了。我猜熊弃疾一定是请到了绝顶高手,而且是那位高手左右了战局。展兄,你当时在中原,可否知道那位高手是谁?”

    展无恤微笑着摇摇头:“不知道。”

    田须无也摇着头道:“可惜了,可惜了。如果知道那人是谁,我一定要去拜访他,问问那人是如何破了公子罢敌的无限循环生命体的,那才是真英雄。”

    展无恤道:“我想你一定会知道的。”

    “但愿吧。”田须无叹声道:“展兄,你我一见如故,我有一件事请展兄帮忙,不知展兄可否答应?”

    展无恤道:“田兄但说无妨。”

    田须无道:“如果捕杀雪妖的时候我死了,请展兄将我的尸体和佩剑带回来交给她。”田须无低头看着他怀中的女子:“让她用我的尸体和佩剑换取她想要的自由。”

    “自由?”展无恤有些不解。

    “你一定很奇怪。”田须无眼睛扫了另外六个陪酒的女子,说道:“其实她们都是奴隶。”

    这时听到黑兀鬼幽道:“各位勇士,我们鬼方部族的巫师已经卜算过了,七天后便是吉日,是捕杀雪妖千载难逢的好时机,在这七天请各位养精蓄锐,我鬼方一族将歇尽所能满足各位勇士的一切要求。今晚就由这七位少女侍候七位勇士过夜。”大帐内又沸腾起来。

    田须无对展无恤道:“其实这里的每个人来鬼方都是有目的的,比如我是为了她,晋国那三兄弟我想不仅仅是为了金钱和美女。”

    展无恤看向那三个晋国人。

    “他们看起来高傲,其实都是装的。”田须无继续道:“看到了吗,坐中间的那个叫魏自傲,是他们的老大,左边那个叫赵之孤,是老二,右边那个是老三,叫韩三亥。”

    展无恤点点头,又偷偷看他下首的秦五狼,低声道:“这位是为何而来呢?”

    田须无道:“有些东西是比金钱和美女还贵重的。展兄,你是为何而来呢?”

    展无恤道:“当然是为了比金钱和美女还重要的东西了。”此言一出,二人哈哈大笑。

    当晚众人酒足饭饱,各自回去休息。原来沙丘大帐后散落着数十个沙丘小账,其中有七个最为崭新华丽,比其他的沙丘小账大上一圈,里面设置了厅房和卧房,地上披着羊皮地毯,墙壁用牛皮制成,摆设这凳、桌、几,帐中间挂着一个炭火灯炉,既照亮全帐又使帐内温暖倍增。

    展无恤走进右手第二个沙丘帐,待要打坐练功,帐帘轻撩,走进一个鬼方女子,展无恤看去,原来是在沙丘大帐内侍奉展无恤的女子。那女子二话没说,在展无恤面前一件一件的脱衣服。展无恤大吃一惊,急问道:“你这是要做什么?”那女子道:“我是勇士的侍寝女奴,今天晚上我是来侍奉勇士的。”展无恤有些手足无措:“不,不需要你,我自己就行了。” 那女子有些委屈,带着哭腔道:“族长派我来侍候您,让我一切听您的,我不能违抗族长的命令。”展无恤道:“你没有违抗族长的命令,是我不需要你侍寝,我会跟你们族长说明情况的。”那女子低下头,眼泪滴落在羊皮地毯上,极为无奈的哭着出去了。

    第二天,展无恤刚走出沙帐,就看到两个鬼方族人抬着一具尸体从他的面前走过,展无恤一眼便看出这具尸体就是昨晚要侍寝自己的鬼方女子。展无恤很是吃惊,心道:昨晚此女子还好好的,为何今日一早就变成了一具尸体,难道鬼方族有何变故,又或是雪妖昨晚袭击这里。但是,看情形不像,如果雪妖昨晚袭击了这里,鬼方族人一定非常慌乱,可是这里还如昨夜一样井井有条,不像发生过什么变故。即或是雪妖偷袭了这里,鬼方族人不知道,自己也应该能够觉察,可昨晚一点异常也没有发生。

    展无恤上前去问那两个抬尸体的鬼方族人,那两人只对展无恤行礼客气,却一句话也不说。展无恤无奈,想去问其他人,这时黑兀鬼幽出现在展无恤面前。

    “勇士一定是想问她是为何而死的?”

    “正是。”

    “因为她昨晚没有侍寝勇士,作为鬼方族的女人,她没有完成鬼方部族交给她的任务,所以她就没有活着的必要了。”

    “是你杀了她?”展无恤双眼瞪着黑兀鬼幽,脸上布满了杀气。

    黑兀鬼幽还是平静的道:“谁也没有杀她,谁也没有逼迫她,那是她自己的决定。”

    展无恤没有再说话,他望着远方,看到那两个抬尸体的鬼方族人将那女子的尸体放到那棵枯树下,揭开盖在她身上的黑布,让她全身**躺在沙地上,而后那两人各自俯身捧起一捧沙子,然后让沙子流到那女子的身上。这时展无恤突然想起了刚刚到这里时看到沙地上的白骨,他好像明白了什么。

    展无恤走过去,看到沙子已经覆盖了那女子的大半个身子。展无恤也捧起一捧沙子,也让沙子流到那女子的身上。

    “如果有一天我感觉我对鬼方部族没有任何作用了,我也会做跟她一样的选择,这姑娘是鬼方部族的荣耀。”黑兀鬼幽过来看着那女子的尸体道。

    “她叫什么名字?”展无恤问道。

    “人既然死了,她叫什么也便不重要了。”

    展无恤回到沙帐,看到田须无怀里抱着一名鬼方女子正在喝酒,见展无恤进来,便递给他一碗酒,说道:“展兄,来喝一碗。”展无恤接过,一饮而尽。田须无道:“知道我为什么不想回中原吗?”

    “为何?”

    “因为这里的女人,她们就像这酒,性烈,但是当你喝进肚里的时候,又是无比温柔。”田须无看看他怀中的女人,又道:“我不能再失去你了,就算死了也要死在这里。”

    这时,鬼方族人送来两大盘烤羊肉和几盘青菜,再加一坛烈酒。田须无示意快吃,展无恤有些疑惑,但是他看到来送肉的鬼方族人站在一旁不远处,两眼渴望的盯着他们,展无恤立刻就明白了,他拿起一块羊肉,张开大口九吃起来,一边吃一边喝酒。不一会儿就将两盘羊肉和几盘青菜吃完,末了还用手将粘在盘子沿上的肉末捏起来吃了,最后,那几个鬼方族人满带笑容的收拾好盘子,很是满意的退下了。

    田须无道:“这就对了,鬼方族人热情好客,他们送你的东西你若不接受,他们就认为自己做的不够好,是会自责的。”

    展无恤道:“我也感觉出来了,今天我们若不把肉吃完,酒喝干,恐怕又会出人命了。”

    田须无笑道:“也许吧,走我们去看看,秦五狼回来了吗?”

    展无恤道:“你知道秦五狼昨晚去了何处?”

    田须无道:“这不是秦五狼第一次偷偷出去,他若能活着回来,不就知道他去哪了。走吧,去了就知道了。”

    二人出得沙帐,看到很多鬼方族人围坐在一起,中间放着一个陶盆,盆中是灰白色的粘稠之物,鬼方族人们正在用手抓着吃。展无恤看着,心头一紧,想起刚刚自己吃的肉,喝的酒,这些鬼方族人宁可自己挨饿,吃一些稀薄的食物,也要让我们这些远方来客吃饱喝足,这鬼方真是一个淳朴之地。展无恤暗下决心,一定要帮他们捕杀雪妖。

    这时,远方突然一阵骚乱,鬼方族人面面惊恐。

    “难道是雪妖来了?”展无恤暗想,随即将真气提至丹田处,准备随时出手。过了一会儿,鬼方族人都聚了过去,展无恤和田须无也跟在后边,走近一看,原来几个鬼方族人抬着一血人回来了。只见那人满身血肉模糊,而且左眼还插着一根冰箭,血还在往下淌,所过之处,在地上留下一条血线。从那人的装束看才能辨认出他就是秦五狼。鬼方族人刚把秦五狼抬进沙帐,黑兀鬼幽就带着一名鬼方巫师跟进去了,不一会儿沙帐内便传出一阵惨烈的叫声,还伴随着悲伤的哀嚎。

    “难道秦五狼死了?”展无恤问道。

    “走吧,秦五狼还没死。”田须无道。

    “他为何会成这般模样?”展无恤问:“你一定知道点什么。”

    “等秦五狼醒了我们自然就会知道,还是先回沙帐等着吧。”田须无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