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田间小农女 > 第760章 主子,抓到了

第760章 主子,抓到了

    “呵呵!没想到,福音郡主身边的丫鬟,也是个武功高手嘛?只是,不知道能不能过得了老夫这一关呢?”一个声音就在姜青他们前面响起。映着淡淡的月光,姜青看清楚了,是一个衣衫褴褛的老头。

    只是,单单这一眼,已经够她震惊的。自己不是他的对手,这个认知,在她脑海里乍然呈现,一股莫名的压力,从前面那个人身上传来。

    这是刚才那么一大群人都没能给她的压力。

    她很想掉头就走,但不行,后面那么多人,不说什么,掉头回去也是一个死字。

    如果跟眼前这个老头拼一拼,兴许还能给征儿一丝活命的机会。

    她骑在马背上,看着眼前的老头,说道:“不知道前辈何苦对一个孩子如此苦苦相逼?”

    “呵呵!孩子!都说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谁让这孩子命不好,她娘是大月国的福音郡主,而她爹又是镇南王呢?想到她那个爹,老夫就恨不得掐死这个孩子,让镇南王也体会一把丧子之痛。”说完,老头喋喋地笑了起来。

    只是,这样的笑声,配上这样的夜晚,让人有了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征儿还在姜青的马背上挣扎着,她高声对老者说:“冤有头,债有主。那男人杀了你儿子,你应该找他去。我跟他没有任何关系!”以前,她可能还会盼爹。

    可这次,她回京后,也听了不少关于她爹的消息。她也知道,她回来的时候,她爹依然在京城。只是,这样的男人,他这么多年,不见自己一面,现在自己都长大了,他也未曾看过一眼。

    说不恨,那绝对是假的。

    这次洛夫人去世,如果是她,是绝对不会去的。只是娘说了,就当她是去尽孝,她去了。她不能让人戳娘的脊梁骨,说她娘没教育好她。

    为了娘,她什么都干。

    现在眼前这个老头,居然找人报仇,找到了自己的头上来了。她还一肚子的火没处撒呢?他居然就把那男人的债算到了自己的头上。如果可以,她宁可不是那个男人的女儿。

    不仅仅是他仇家多,而是他根本没把他们母女放在心上。

    娘这么多年来,苦苦地等,等的就是他回来。能回来他们一家团聚。可最后呢?最后娘怀孕了,那男人又去了战场。她多想,多想自己身为男儿身,这样,她也能披挂上阵,让娘以她为荣。

    不得不说,有些东西,那是骨子里的。

    征儿是洛家的骨血,血液里流淌着的,都是披挂上阵,哪怕她只是个女子。

    谁知道老者听了她的话,不但没有觉得她在推卸责任,而是喋喋地笑了起来:“看来,小女娃对你那个爹也恨之入骨啊?也是,这样的男人,他就不应该活在这个世上。他杀了那么多人,他怎么还不死?为何不死?老天,为何不收了这种杀人狂魔……”老者好像疯魔了,在哪里一边喋喋地笑,又疯狂地骂着。好像只有这样,才能解他心头只恨。

    姜青算是看明白了,这老头有些神志不清。

    在这战乱的年代,特别是沙场上的人,谁能保证自己不被人杀死?

    都说一将功成万骨枯,那一代名将不是踏着万人的骨头站起来的?

    不说别人,就姜青都能理解的事情,怎么到了这老头这里就想不通了?

    但现在也不是跟他追究这些的时候,她得趁老人不注意,逃出去才行。她死活没关系,可征儿不行。她是妹妹托福给自己的,也是庄主的心头肉。要是她有个三长两短的,她可怎么对得起庄主。

    她低头,在征儿的耳旁低低说了两句。征儿这才安静了下来,她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姜青的话。

    两人夹着马腹,准备趁老者不注意跑出去,可这马刚动,老者就已经清醒过来。

    “无知小儿,就想从老夫手里逃过去?”说话间,掌风刮着姜青的耳旁闪了过来。

    姜青翻下马背,避过了他这一掌,也怕了一巴掌马屁股,让马飞快朝着前面跑去:“征儿快跑!”

    征儿也知道事情的轻重缓急,她转身看了一眼姜青,趴在马背上,任由马驼着她向前面飞驰而去。

    姜青看到枣红马把征儿驼远了,这才心里松了一口气。

    然而,老者看征儿跑了后,也不跟姜青过都纠缠,朝着马飞奔而去的方向追了出去。可惜,姜青哪里给他这样的机会,快速跟了上去,试图阻拦老者的脚步。

    可她哪里是老者的对手,三两下就被人给拍飞了出去。

    击退了姜青后,老者朝着征儿消失的方向追了出去。姜青身负重伤,也紧追其后。只是可惜,她没有马,也没有老这的轻功。很快就找不到了方向。

    姜紫她们追上来的时候,两人四处都挂了彩。看到了姜青,他们也有些疑惑,征儿呢?

    “征儿呢?”姜紫问。

    “征儿骑马跑了!”这是姜青的愿望,她希望征儿能走掉,不被抓回来。

    “什么?快追!”姜紫一听,脸色都白了。这哪里还得了。刚才那群人一直缠着他们,也就一会儿,就刚刚那一会儿,那些人全撤了。他们撤得是那么干净。除了街道上的那些尸体,啥都没落下。

    他们朝着姜青他们这个方向追来的时候,只看到了姜青负伤在哪里奔跑,于是上前一问,现在仔细一想,征儿哪里是跑了,肯定是被抓了。

    是的,征儿是被抓了。

    她刚跑出去,没多长一段路就被人一把迷药给迷晕了,连带着她骑的那匹马。

    如果是平日里,这点迷药到时候难不倒征儿,可今天不一样,她不仅仅受了伤,她还很累。这一刻,她多希望能窝在母亲的怀抱里,听着她说着她爱听的故事。

    她的眼皮,越想太起来,越抬不起来。她浑身上下透露着一股子不对劲,没力气,软得跟面条似的。她知道,她是种了迷药了。可这一刻,她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

    只听到一个男人的声音说:“主子,抓到了!”然后她就彻底陷入了黑暗,什么都不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