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定鼎大明 > 第二百二十六章 大清是满洲人的天下

第二百二十六章 大清是满洲人的天下

    董尔昌这时几乎已经力竭,凭着最后一口气,冲进清军阵中,连杀五人。怒目圆睁,大喝道:“杀,杀了这些清兵。”然后被身边的清军给连续几刀砍在身上,顿时倒了下去。

    刚才还在后队的复明军,见董尔昌战死。顿时都从心底生出一股戾气,纷纷不要命的直往清军阵里冲。然后犹如疯魔般,在清军阵中横冲直闯。后面的弓箭手,现在没了清军公弓箭手的压制,也纷纷向清军猛射。

    一时间清军又被逼的直往后退,好多清军见了复明军人人疯魔的样子,吓的肝胆俱裂,直往山下撤退。加上清军攻山到现在,已经大战了一个时辰左右,也是身心疲惫的很。

    又看见后面的弓箭手已经阵型大乱,更加没有勇气再打下去。顿时都心生畏惧,不少清兵开始往山下跑去。这一来,清军的攻势也就瞬间被瓦解。攻上山的六千清军,如今就剩下两千人匆匆往山下跑去。

    看着又败下山来的军队,那清军将领顿时气的提刀,直接追着退下来的清兵砍杀。一脸杀死了好急人,也止不住清军的崩溃。最后只能让人,将这些士兵全部给抓起来。对身后的亲兵道:“将这些擅自撤退的士兵,全部压倒阵前斩首。”

    听说要将这些后退的士兵,全部斩首。旁边副将忙劝道:“将军,不可啊,现在我们没有了民壮,明天还怎么攻山。今天我们攻山已经让民壮损失完了,还折损了四千多士兵。加上前两天的三千对人,我们已经丢失了足足八千人了。如此大的损失,总督大人问起来已经不好交代了。如果再将这两千多士兵给杀了,我们如何向总督大人交差啊。”

    那将领道:“那怎么办?难道就让这些混账活着,他们坏了我的大事,岂能轻易就饶了他们。”那副将道:“将军,何不让他们戴罪领过,杜提督不是又向武昌要了一批民壮吗?只是还没送过来,明天就让他们,带着送来的民壮去攻山。”

    将领向了一下,这几天确实伤亡很大。最后只好妥协道:“也好,从今天的情况看来,山上的明军也已经是强弩之末了。明天要是他们带着大军攻山,如果还是不能攻下龟山,就让他们全部去死。”

    杜敏接到龟山攻打失败的消息后,心里不仅不难过,反而有些暗自高兴。现在也只有他这里损失最小,仅仅只伤亡了两千清兵。当然,死亡的一万多名民壮,对于杜敏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那些本来就是用来消耗的。

    杜敏确认了龟山失败后,便借着龟山失败的事,武昌行文。说现在军队和民壮损失过大,让武昌再送三万民壮过江,还要两万大军助阵。

    张长庚看到这份公文后,顿时大怒,道:“杜敏这是想造反吗?他究竟再做什么?区区一个汉阳城,一个汉口,还有一座山。给了他七万人还不够?居然还要五万人,好大的胃口,我一定要将其严惩。”

    旁边杨茂勋道:“总督稍安勿躁,我们之前虽然给了杜敏七万人,但是其中只有杜敏的一万绿营,卜世龙带去了一万抚标。其他的都是民壮,根本就不顶用。当初总督大人说调三万,其实也是说的一万绿营和两万民壮。不过后来听了李荫祖的建议,改成了三万民壮罢了。”

    杨茂勋见张长庚平复下来,便接着道:“后来卜世龙带去的三万人,也是只有一万军队,另外两万都是民壮。就这几天的战事来看。不但杜敏,就是卜世龙也是拿民壮去挡明军的刀剑,军队只是混在民壮里,根本就没有出力。”

    张长庚恨恨道:“可是这些混账,明明是用民壮去挡明军的刀子,可是他们现在的军队,伤亡也达到了一半以上。你说说,这仗是怎么打的?”

    杨茂勋道:“是,他们这次的仗,打的确实很糟糕。但是总督大人,现在不发兵也不行啊。今天大家都看见了,龟山的战事已到了紧要关头。如果这时候不出兵,龟山那边不就前功尽弃了吗?”

    张长庚当然知道,这时候只能出兵,否则前面做的一切都将白费,而且自己还会大祸临头。之前岳乐可是说了,夺不会汉阳,打不好仗,是要杀自己全家的。一想到这些情况,张长庚就是一阵头痛。

    无奈之下,张长庚只好按照杜敏的要求,安排明天又给杜敏送去了五万人,两万清军和三万民壮。第二天一早,张长庚来给岳乐禀报这件事的时候,岳乐并没有说什么,对于损兵折将的事,就像没有发生一样。

    张长庚见状,也不敢过多打扰,然后就返回衙门办差了。等张长庚离开后,李荫祖想岳乐问道:“王爷,当日你听说汉阳丢了后,硬逼着张长庚必须夺回汉阳,后来汉口丢失后,更是逼着张长庚不惜代价的去攻打。”

    岳乐看了李荫祖一眼,道:“这又什么不妥吗?”李荫祖道:“奴才不明白,就是发现汉口已经被烧成空城,王爷都不肯放弃。为何这次湖广军队,在长江对岸损失惨重,王爷却一点都不生气。”

    岳乐笑了笑道:“你这话恐怕不是为自己问的吧。”李荫祖忙站了起来道:“王爷误会了,这确实是奴才自己的问题,奴才始终不能明白主子的智慧,还请主子解惑。”

    刚好岳乐现在心情不错,便道:“也行,那我就和你说说,这里面的是非曲直。我问你,如今这天下是谁的天下?”李荫祖愣了一下道:“这天下当然是皇上的天下,是满人的天下”

    岳乐道:“是啊,都说这天下是咱们皇上的天下,可也是咱们满洲人的天下。可是这才几年啊,这天下的人就忘记了这一点了。”李荫祖大惊道:“这怎么可能,主子是从何听来的?”

    岳乐道:“这不用去哪里听,自从我来了湖广后,我就看出来这一点了。我才发现,这湖广早已不是大清的天下了,根本不知道皇上和咱们满洲人是什么。皇上的圣旨是让所有在大清治下的州府,撤往武汉一带,可是这些官员撤迁过来的是什么?有多少人?”

    李荫祖目瞪口呆的看着岳乐,好半天才道:“这个...,主子这也只能说明湖广官员办差不力,何谈湖广就不是大清的天下了?”岳乐道:“皇上的圣旨都能打折扣,这天下还能是皇上的?当年我大清在关外的时候,刚入关时候,我大清的官谁敢有半点折扣?”

    李荫祖顿时全身一震,道:“主子教训的是,这确实是奴才们疏忽了。可是这和现在攻打汉阳和汉口联系也不大啊。”

    岳乐笑了笑道:“本来联系不大,但是我看到撤往武汉的民壮,我就明白了他们为什么有如此大的胆量,敢对皇上的圣旨都打折扣。”李荫祖好奇道:“这是为何?”

    岳乐道:“人,他们所能依仗的就是人,认为天下汉人这么多,我满洲人不过是个人口只有二十万的小族。认为我大清虽然得了天下,但是人口不足。绝不可能对天下全部掌握,这天下这么广,一旦到了地方上。该怎么办,还是不是他们这些地方官说了算。”

    李荫祖道:“可是治理天下,自古就是如此。”岳乐道:“自古以来的东西就是对的吗?我大清在还没进关的时候,一直被这中原汉人称为鞑子。可是我们一样占据中原,谁又能想得到呢?”

    岳乐不待李荫祖继续问,便道:“如今对于地方上来说,我大清的朝廷威严可谓是当然无存。我岳乐虽然也是皇上的奴才,但我是代表主子来的。可是整个湖广的官员,根本就不把我这个钦差放在眼里。对于圣旨敷衍了事,对于我更是各种算计,这就是他们对待皇上的态度?”

    李荫祖心里依然不认为,这与皇威和什么天下属谁有关。岳乐道:“他们这是忘了我大清的手段,根本不把我大清放在眼里了。我让张长庚强攻汉口,就是要让他知道,这天下是我们满人的天下,我们满人说出来的话是必须要作数的。这和应不应该无关,也和利害关系无关,就是因为我们满人是主子,他们汉人只是我们满人的奴才,是狗。”

    李荫祖听见这话,再也不敢坐下了,顿时站在岳乐旁边不敢出声。岳乐继续道:“汉口和汉阳真的很重要吗?对整个大清来说,对皇上来说,这什么都不算。但是我现在代表的是皇上,是满人。只要皇上说汉阳,汉口重要,那它就重要。没有任何理由,作为奴才和狗的汉人,就要奋不顾身的去为主子得到。这才是他们该做的,而不是跟我来讲什么该与不该。”

    李荫祖听了岳乐这话,顿时才惊醒,之前只见都有些不以为然了。居然和岳乐分析起了利害关系来。

    岳乐也不看李荫祖,继续道:“我就是要他们明白。这天下是皇上的,咱们都是皇上的奴才。可是这些汉人,确实我们这些奴才的奴才。我们要他们干什么,就得干什么。什么利害关系都不重要。奴才就要牢记自己的身份,而不是和主子来讲厉害,他们有这个资格吗?”

    李荫祖忙躬身道:“对,主子说的有理,之前是奴才愚钝了。”岳乐道:“我说的不是你,是这些湖广官员。他们不是就仗着人多,觉得我大清为了江山稳固,一定就会顾忌这,顾忌那的。那他们就想错了,不听话的奴才,宁愿不要。”

    岳乐站起身来,豪气道:“只要这些奴才听话了,天下有多少个汉阳和汉口攻不下?以至于小小一个龟山,居然攻了三天拿不下,真是天大的笑话。但是既然他们想用汉人去送死,我为什么要阻止?等这些汉人死光了,他们也就听话了。”

    李荫祖听了岳乐的话,顿时冷汗直冒。岳乐这是想拿武汉的几十万民壮,和二十万绿营去和明军耗。就算死光了,他也不会有丝毫怜悯。反而会让剩下来的人,看到大清的残忍,更加死心塌地的为大清卖命。这才是岳乐想要的结果,至于是多少人,这和他有什么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