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三国末传 > 第三十二章:时间紧迫

第三十二章:时间紧迫

    第三十二章:王平拔营袭渭城,郭淮胸中藏四利

    魏源返回帐中稍事准备,并将需要千里送信之事告知牛芒,牛芒听罢大喜,道:“许久不杀魏狗,吾早已心痒难耐矣。”

    魏源摆手道:“此次送信,贤弟恐不能随兄一起去了。”

    话音一落,牛芒顿时怒道:“这是为何?”

    魏源笑道:“愚兄为汝安排了一个新的差事。”说罢拉住牛芒低语一番,只听得牛芒双眼冒光。

    魏源说完,嘱咐道:“愚兄在将军面前力保于你,这次吾弟定要斩将取功耳。”

    “哥哥放心就是,我一定扭下那厮脑袋给哥哥瞧瞧。”牛芒摩拳擦掌的笑道。

    “悄声!此事现在万不可对外人言。”魏源吩咐道。

    牛芒顿时收声,正在此时,帐帘一起,一人径直走入帐内,来者正是任后将军的安汉候王平。“末将见过将军。”

    魏源二人同时抱拳行礼。王平打量了牛芒几眼,问道:“汝便是牛芒牛金尚?”

    牛芒点头道:“吾便武阳牛芒也。”

    “汝兄称汝有万夫不当之勇,并在吾面前以军令担保汝必成事,汝可有把握?”

    牛芒傲然道:“土鸡瓦犬何堪某家一斧?”

    “事若成,吾必不吝啬赏赐。”王平说完,不待牛芒回答转头向魏源问道:“可准备妥当?”

    魏源点头道:“尽已备妥。”

    “好,”王平道:“且随我来。”语毕,抬腿走向帐外。

    魏源随王平走出帐外,只见正有兵士牵着两匹骏马立在帐外,马鞍之上弓箭、水囊、以及粮草皆已备足。

    魏源走上前去,用手在马背上用力一按,那马却丝毫不动。魏源惊道:“不想军中竟有如此好马!”

    王平道:“此乃某之坐骑,乃西域良马,年前吾重金购得两匹,尽在此矣。”

    “将军,如此可万万使不得。”魏源急摆手道。

    “两万将士性命,今操汝手,吾怎会不舍几匹牲畜耶?”王平伸手,从怀中掏出一封好的密匣道:“此乃信物,大将军一见便知。”随后将密匣交于魏源之手,道:“一切尽拜托子良矣。”

    “将军且安心,源定不负军令。”魏源说罢,翻身上马,对牛芒叮嘱道:“吾不在时,汝需耐心,切不可随意与人争执。”

    “哥哥放心即是,已有仗打,吾也懒得去找一众渣宰晦气。”牛芒笑道。

    “好!既如此,为兄就等着贤弟斩杀贼将的消息了。”语毕,双腿一夹,胯下宝马立刻箭撺而出,一人双马,转瞬已经离开辕门而去。

    王平见魏源离开后,对身后诸将道:“既然廖源一行,吾等也该动身了。”

    “胡凌!”

    “末将在!”

    “军中现有多少粮草?”

    “禀将军,现有粮六十五万石,草料四千一百垛。箭镞十万三千支,弓四千张,矛五千六百支,其余皆是少许攻城器械。”

    “冯艾!”王平点名道。

    “末将在!”

    “船只可准备妥当?”

    “禀将军,现有舰船二十二艘,民船一百五十艘,午时可抵达江边。”

    “太慢矣,传令下去,一个时辰之后,吾要在江边看到船只。”

    “喏!”

    “魏然、吴飞、张杰、赵亭!”

    “末将在!”四位将领一起拱手道。

    “多多征集民夫,入黑之前所有粮草物资全部装船。”

    “将军,物资众多,天黑之前完成装船,恐难做到,不知将军是否可以……”

    “休要多言,若天黑之前未完成,尔等提头来见!”

    “喏!”

    …………

    伴随着王平一个个的命令,整个后军全部都开动起来。魏然几人甚至强行征集五成所有百姓一起运送物资,有牛车使用牛车、能用马、驴驼的就直接用驼、最后实在不成则完全依靠人去肩扛手提。即是是这样,入夜时分才跄跄全部装上了船。

    在部队集结完毕以后,王平登上船头,直接下令开船。

    胡凌大惊,问道:“我等尚没有安排运粮之民夫上船,这路途之上……”

    王平摆手道:“罢了,吾等此行需快速行事,不能携带民夫运粮。”转而又道:“吾等乃是为解救羌人而去,羌人之中总有一些可以驱使的人力吧?且勿忧耳。”

    此时冯艾走上前来,问道:“将军,不知我等此行之目的在何处?末将也好早做安排。”

    “传令全力驱船北上即可,届时自知。”

    而此时,在距离五城四百多里的官道岔路之上,百余魏军早已在此建立了卡哨,架设好了拒陆(注2)严阵以待。其都伯正在趾高气昂的训话

    “将军有令,十日之内,此地绝不可放过去一人,故此,所有人都必须打起精神来,如果谁不留意把人放过去,某孙二狗说道做到,一定要你的脑袋。”孙二狗来回溜了几步,又道:“所有的人都给吾睁大眼睛仔细瞧着,不要使吾抓住你们偷懒,否则吾会使汝吾的刀子切脑袋绝不含糊!”

    正在此时,孙二狗突的发现有一兵士双目圆睁,直直的盯着他,或有话说,于是问道:“汝对我所言有异议?”

    “都伯,前方来了两匹马。”那兵士一指官道之上。

    孙二狗转过身来,只见见远远有两匹马一先一后正在小跑着直奔哨卡而来,马背之上却是空无一人。

    孙二狗大喜道:“不想今日竟有此等收获,尔等速将马匹捉来,众皆有赏。”

    众兵士听罢一个个喜笑颜开,纷纷翻过拒陆,一个个急速的迎了上去。

    在那两匹马临近之时,忽有一兵士发现马腹之下似有东西,于是定眼观瞧,不由得忍不住喝道:“马上面有人!”

    众魏军大惊,尚未能反应过来之时,只见后方有一人在马腹之下一翻身,便已经骑在马上,随后连人加马径直的冲了上来。在魏军还没有来的及反应之时已经将手中兵刃左右开弓连杀几人,径直杀出一条路来,随后直接纵马冲向拒陆,只见此人距离拒陆是越来越近,其却根本没有反应。正在众魏军大喜过望以为其即将迎头撞上拒陆之时,其却一声爆喝,手中三尖两刃刀直接平平伸出,直接扎在拒陆之上,而后猛的将拒陆挑起然后直接甩到一旁,随后两匹马便径直冲入哨卡当中。

    “站住,某奉令守此,任谁也不可从此过!”孙二狗一面呼喝着,一面手持长矛冲上前来。

    那人哈哈一笑,手中三尖两刃刀猛的往外一磕,孙二狗手中的长矛顿时被震得脱手而飞,在孙二狗尚未反应过来之时,那三尖两刃刀已经直奔而来,一颗大好的头颅顿时凌空而起,红红的鲜血从颈中直直喷射而出,而后身子才晃荡着落于马下。不过那人却看不到了,那人一刀将孙二狗变成了死狗以后,便径直的驱马向前冲去,转眼间便已经冲出哨卡,消失在官道之上。

    “我等追是不追?”一什长颤抖着声音问道。

    “汝在说笑乎?我等去追此人,是去送命吗?”另一什长答道。

    “都伯已死,我等如何是好?可要点燃烽火?”又一什长道。

    “都伯曾说将军军令,若蜀军携大军而来,我等需立即点燃烽火,可此时仅过去一人耳,我等点燃烽火,岂非违抗军令?”原先第一位什长道。

    众什长商议良久,先推举出一人暂为首领,而后临时的首领派一人去大营报讯不提。

    魏源自哨卡之中径直杀出,然后依旧是驱使空马在前,自己策马紧追在后。这是为了提防魏军在路途之上铺设陷马坑、绊马索的一种常见的方法,就是趋使牲畜在前开路。董卓打虎牢、曹操打徐州的时候甚至还曾经驱使民夫在前开路,一则可以剔除对方的陷阱、二则可以消耗对方的箭镞,这种方法简单,却十分有效。

    魏源一口气又冲出三十多里,然后止住马匹,自己首先拿出水囊喝了几口水,喂了马匹一些草料,长途跋涉不能长期处于冲刺的状态,一定要保持住坐骑的体力。稍事休整以后魏源再次取出地图确认了一下行进的方向,然后翻身上马继续沿官道而去。

    行不多时,魏源便又赶至一哨卡,魏源故技重施,又从哨卡之中直直杀出,然后再策马扬尘而去。不过这一次,魏源没有将魏军的守将斩于马下。毕竟对于魏源来说,抓紧赶路乃是第一位的。

    郭淮烧毁蜀军粮船之后,便把帅帐安排在了弘农,此地距离为翅约五百余里,此时的郭淮正在帐中有条不紊的下达着各种指令

    “传令郭奕,继续打我旗号,三日之内不可使蜀军得知我已经离开蛾遮塞。”

    “喏!”

    “传令申光、余靖,带兵两千务必要两日之内赶至老鸦岭,并在岭上扎好营寨,蜀军若来,务必不使其过去。”

    “喏!”

    “传令刘煜带兵一千,两日之内抵达坳子山,蜀军若来,可将其放过,待见到烽火之后,便立即追击蜀军。”

    “喏!”

    “褚享,汝与吾一起,携大军一万五千,三日之后需在为翅之外的犍牛岭埋伏,若蜀军冲破征西将军的拦截,必经过此地,我等当全力拦截之。”

    “喏!将军,末将有一事不明,还请解惑。”

    “讲来!”

    “我等为何不予夏侯将军合兵一处,倾力与蜀军一战?”

    “吾等已断蜀军粮道,尽管不曾有消息泄露而出,但吾料那姜维小儿必会发现不妥之处,吾料此时姜维必早已派人沿途打探,最迟再行拖延三日,蜀军必得消息矣。蜀军无粮,军中势必慌乱,吾等屯兵犍牛岭,一则守住蜀军返程咽喉之地,令蜀军不能返也。二则可以拖延时日,耗尽蜀军所剩之粮。三则以逸待劳必获全功耳。有此三项吾郭淮安能不为也?勿需多问,都且去准备吧。”

    “喏!”帐中诸将拱手行礼,然后齐齐而出。

    待诸将离帐之后,郭淮嘴角忽的露出一丝冷笑,喃喃自语道:“四则削减夏侯叔侄之精锐兵力,以保主公日后成事也。”

    注1:绊马索与陷马坑后世之人都非常熟悉,其实在三国时代步兵应对骑兵的方法有很多,最为常见的就是明处栅栏、护城河、城墙等防御设施,而暗里的却有很多,锁颈绳就是其中的一种,就是使用绳索两端在高出固定好,人步行可以从下方穿过去,骑兵由于视线的原因起初看不清楚的是,等看到了就会直接被绳索兜住脖颈位置,运气不好的甚至会直接被割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