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边谋爱边侦探 > 135消失的女人们:第三章:再次消失15

135消失的女人们:第三章:再次消失15

    罗彤道:“你去拿来,我嗅嗅她们的衣服上,看有没有硫磺的味道。要知道,我们房间是没有硫磺香皂什么的……这么多天了,我们也没看到豪宅里有其它硫磺制品。”

    李小橘很快拿出了刘柳树的旗袍和杨月亮的红色连衣裙。

    罗彤仔细嗅了嗅衣服,惊讶道:“——好似都有微微的硫磺味!味道很淡的那种。”

    陈凤道:“罗彤,照你这么说,三件衣服都有硫磺味,那么杨月亮、刘柳树和黄芹都被人带去了同一个地方了;并在相同的地方,被那个奇怪的人脱掉了衣服。但那个地方为什么会有硫磺呢?”

    李小橘道:“我们来想想硫磺有什么作用呢!硫磺这种东西在我们生活中是比较常见的,比如用来解毒杀虫疗疮。还可以口服,助阳通便。”

    林欣道:“硫磺的作用,你能说的这么完美?”

    李小橘道:“三年前,我脸上长痘痘,医生建议我用硫磺皂洗脸,为了谨慎起见,我特地去了解了硫磺的作用。”

    吴牡丹拿过衣服,再次使劲嗅了嗅,说道:“你们一直在说硫磺,说多了,我仔细嗅了嗅,又好像真的有硫磺味呢!”

    罗彤若有所思道:“按照小橘的说法,那个带走我们三个伙伴的人,要么正在吃硫磺,要么身上长了疮什么的,正在涂抹硫磺。总之,他所处的地方,有硫磺。”

    陈凤道:“也有可能是他居住的地方,泥土本身就带有硫磺。”

    罗彤道:“那这意味着那人可能居住在地下。”

    林欣道:“那人为什么要居住在地下呢?”

    李小橘不觉得硫磺是一个重要的细节,便懒洋洋道:“可能他是一直地鼠呗!不跟你们说这猜来想去了,头疼。我要上楼去躺一会。”

    “小橘,你上楼顺便看下曾小萌,半夜不见她跟我们一起去看于茉莉;而且天亮这么久了,也不见她起床,”罗彤担忧道,“我怕她有什么事!”

    李小橘睡眼惺忪道:“我知道了。”然后哈欠连天地进了屋。

    陈凤揪心道:“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做?我们丝毫不知道,带走我们伙伴的是什么人?隐藏在那里?我们似乎只能干等着,受他任意摆布。”

    罗彤道:“——继续寻找这个隐藏暗处的人!然后揭穿这个坏家伙的阴谋。”

    林欣道:“怎么找?这个孤岛给我们的印象是,除了我们10个女孩,再也没有人迹了。”

    陈凤道:“孤岛上肯定还有人的,不然我们伙伴的衣服不会自己长脚爬到豪宅前的树上。”

    “带走我们的伙伴,并把衣服挂到树上,肯定是人为的,这个我们不用怀疑!”罗彤咬了咬下嘴唇,说道,“既然我们闻到她们的衣服上都有硫磺味,接下来我们看看豪宅里面,或者豪宅周围,那里有散发硫磺味,或者那里的土是硫磺土,我们依这个寻找隐藏暗处的坏人,说不定是一个可行的办法。”

    吴牡丹道:“这样可行吗?我觉得这样寻找好难呀!”

    罗彤咬牙切齿道:“无论行不行,我们也得试试,我们已经没有退路了,我们快被隐藏暗处的坏人逼迫上绝路了。”

    这时,李小橘惊慌失措地从豪宅奔跑出来,靠近她们,神神秘秘道:“惊天大秘密,我刚要敲曾小萌房间的门时,我听见里面有男人说话的声音。”

    她们四个人听李小橘说出这样的话,都惊得半晌没有回过神来,最先缓过神来的罗彤,率先冲进豪宅,狂奔上二楼,要去曾小萌房门前听个究竟,怕有一刻的耽误,那个男人离开了。她们多么迫切地希望能在孤岛上见到一个除她们10个之外的人,那样她们就没有眼下这么无助和恐惧了。

    落在罗彤后面的姑娘们,一再追问李小橘,听到男人说什么了?

    李小橘告诉她们,好似是一个声音沙哑的男人,一直在呵呵笑,没有具体听到说什么。

    林欣道:“看来那个男人和曾小萌谈得很开心,还有说有笑的。”

    李小橘自以为是地推测道:“谈那么开心,说明那个男人很健谈!”

    吴牡丹道:“你确定你不是听错了?或者幻听了?那是男人的声音?我怎么也想象不到曾小萌的房间里会有男人!”

    李小橘斩钉截铁道:“我才20岁出头,不是眼花耳聋的70岁老太婆,怎么可能听错呢!肯定是一个男人的声音,不停地呵呵笑。”

    她们四个上了二楼,看到罗彤把耳朵贴在曾小萌的房门上,仔细地听里面的动静。

    她们四个人轻手轻脚地走近罗彤,轻声问她,听出什么没有?

    罗彤示意她们不要出声,她轻轻地敲了敲门,半晌无人应答。

    李小橘索性推了推门,没有推开,罗彤扭动门锁,门没有锁,轻易地开了。

    罗彤出于礼貌,没有马上冲进去,而是掀开门缝,小声地叫了叫曾小萌,不见她回答,但隐约听见一个”呵呵”的声音,断断续续的……

    她们不约而同地被这个声音吸引,不由面面相觑。

    但是,过了很久,都没有听到房间有别的动静。

    罗彤顾及不了那么多了,果断推门进去,试图看个究竟。

    房间收拾的很整齐,看来曾小萌很爱惜这个房间,平时花了心思仔细收拾了。

    奇怪……房间里没有曾小萌的影子!那断断续续的‘呵呵’声是从盖被下发出来的,盖被上面胡乱放着两件不配套的衣服。

    姑娘们惊惧地望着盖被,谁也没有立马掀开被子的意思,都保持着怀疑的态度,好似盖被下面是定时炸=弹,随时可能爆炸。

    罗彤做事一向敢做敢当,麻利地一把掀开被子,原来是一个老头模样的玩具发出的‘呵呵’声。声音苍老嘶哑,好像是真人录下来的,不是那种经过处理后的完美声音。

    李小橘一把拿过那个老人模样的玩具看了看,是陶瓷做的,很精致,好似某个真人的陶瓷像:秃头,脑袋边缘的头发稀疏发白,大肥圆脸,额头上还有皱纹,嘴唇厚实,嘴角还微微露着笑容,笑的很和蔼。脖子粗大短小,腰圆肚胀,手里还拿着拐杖。肚皮里面有电池,还有开关,开着会一直发出老人沙哑的‘呵呵’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