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开局和郑耀先结拜 > 第565章 逼上莫干山

第565章 逼上莫干山

    竹内云子也不相信孤狼会说这谎话,这里面一定有蹊跷,可她是亲眼看着搜查的,明家人又都有不在场的证明。

    “云子,我刚开始也觉的孤狼不会说谎,因为她这样做就是找死,可她的身份是很隐秘的,就连咱们也是最近才知道的,明家人应该不会知道她的身份,所以我觉的不存在算计她这么一说,因为这样做非常冒险,孤狼要是把东西直接拿走怎么办。”齐锐说道,

    “是啊,我听说她是明诚的养母,明家的人也的确不应该怀疑她。”

    “云子,还有一点让我也很奇怪。”

    “什么?”

    “平常明镜忙生意,明楼和明诚基本都不怎么回家,也就是说家里只有佣人阿香跟孤狼,你觉的就算明镜真是共党,她会把通共的证据放在家里?”

    “是啊,像今天这样没人在的情况太多,孤狼肯定不是一次的搜查过明家,为什么今天才发现明镜藏了很久的箱子。”竹内云子也发现了这个细节。

    齐锐继续说道:“或许真的是孤狼立功心切,想象着藏在这么隐秘地点的箱子里有什么,结果只不过是明家的商业秘密。”

    “久池君的意思孤狼是臆想出来的?要是当时不杀孤狼我们还可以好好问问了。”竹内云子还是觉的这不太合理问,

    “云子,就算我们再问,孤狼还是会笃定她看到了明镜通共的证据,是没结果的。”

    “起码我们会知道她怎么找到那箱子的。”

    “云子,当时如果我不杀孤狼,明楼便会没完没了,这事情真要是传出来我们也不好说,毕竟孤狼真的是南田课长安排潜伏到明家的,这会让其他新政府的重要人物也担心家里有我们的人,这影响会很糟糕。”齐锐说道,

    “久池君的意思这事情就算了呗?”竹内云子问,

    “不算还能怎么样,我们想查也无从下手啊,难道再去搜查一遍明家吗?”

    竹内云子叹了口气说道:“汪曼春真是有些可惜了!”

    “是啊,这么个大美人没想到就这么自杀了!”

    现在保护明镜和明楼才是最主要的,齐锐让明台去杀了汪曼春,昨天的箱子也是明台调换的,因为在孤狼打电话之前他始终都在家里。

    齐锐安排的很周密,如果孤狼带着箱子离开明家,她会在半路就被宋坚杀掉,现在这个结果本就是最佳设计结果。

    就算他们查到明台也没关系,昨天夜里有人证明他在风月场所鬼混了一晚上。

    昆山李家的金枪队剩下的那些保镖私下接了个活,有人重金请他们护送两个人和一箱东西去南昌,只要能安全的把人和东西送到,将会给他们每个人一年在李家的薪水,这可不是个小数目。

    雇主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不管去多少人都要服从两个人的指挥,只是走一趟就能拿到这么报酬,而且只要是金枪队的人不限人数,最后剩下的三十多人全都一起跟着去。

    重金雇他们的人就是庄晓曼,让他们护送的是一件据说是价值连城的古董,他们开着一辆卡车从昆山去南昌,结果半路上遇到一个鬼子小队,两个主事的人二话不说直接拔枪就干。

    金枪队的人本不想跟鬼子交火,奈何鬼子逼的紧,最后他们不得不还击,因为不战他们就得被鬼子全歼。

    金枪队的各个都是神枪手,他们一水胶把匣子反击立马就有鬼子被打死打伤,二位主事的看差不多担心鬼子有援军立即下令弃车撤离。

    等金枪队跟着两位进了山区,他们这才发现不妙,因为卡车上还有金枪队的招牌,鬼子很快就会查到他们。

    这就是齐锐出的馊主意,那就是把这金枪队的人坑的有家也不敢回,杀了日本兵就等于跟鬼子结了仇,他们谁还敢回李家。

    两个主事的人正是景云和姜桐,二人直接带着金枪队的人去了莫干山根据地,李小男同志再给他们讲讲课灌输一些革命道理,用不了多久他们就会死心塌地的留下。

    三天之后,竹内云子因为要查军统上海站的齐连娜,让久池俊辅再次带着他来到仙乐斯,一来想问问徐天和铁林那些意外事件查的怎么样了,二来就是问问盛辉车行有没有发现可疑的女人。

    徐天给了竹内云子一个小本子,上面记录着他对各个意外事件的分析和推断,但也都跟实际设计手法有不小的出入。

    竹内云子看过之后不住的点头,因为徐天推断出来的这些设计的确是很像那么回事,卷宗她是认真看过的。

    “还真是个高智商的杀手啊,从徐天你的分析猜测来看,他们杀的每一个人都没有亲自动手,而是设计了一个个巧妙的意外,这就更加肯定了我和赤木处长的判断,这些全都是精心策划的谋杀案。”

    “竹内课长,虽然我们现在猜测这些都是谋杀案,但在现场我们发现的都是一些很常见的东西,这些东西在上海任何地方都能找的到,最困难的是现在所有的现场都已经被破坏,我们也只能从卷宗的描述来推断。”徐天说道。

    “是啊,这些精妙的设计尤其对时间的控制太精确了,就拿广告牌坠落事件来说,为什么只有他走过会掉下来!会不会上面有人等着了。”竹内云子说道,

    “竹内课长,我们上去看过,因为当天风很大,就算有人留下什么线索也都被风吹没了,反正我们没在现场发现任何痕迹。”铁林说道,

    “云子,看来我们只能等他们再次出手了。”齐锐说道,

    “为什么我遇到的都是这样的对手!”竹内云子头疼的说道,如果让她来看着些卷宗根本就想不到这么多设计。

    “云子,这个案子不是赤木亲之在负责吗,你为什么非要插手?”齐锐问,

    “还不是三浦义秋总领事给我的命令,让我协助赤木处长,不然你以为我会管这事。”竹内云子气道。

    “原来是总领事给你的任务,他还真向着赤木亲之啊!”

    “久池君,你说这案子该怎么查?”

    “我们现在只能等对方再次出手,现场我们亲自勘察,看看是否能找到一些蛛丝马迹。”齐锐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