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白发戮仙 > 第一百二十六章:正面交锋

第一百二十六章:正面交锋

    “果然是你的风格,一出来就搞个鸡犬不宁,让本公子情何以堪!”在一棵大树旁边,年齐则是一下收起折扇,抬头遥望道。

    而盘膝坐在一条溪水旁边的刘拂衣则是牙齿紧紧咬在一起,也不说话,只是注视着那说话的方向而已。

    整个散修联盟就这样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只有呼啸的风声还在回荡,良久,终于响起了夏少康平静的声音,说道:“李南北,何时。”

    “明天此时!生死台上,不见不散!”李南北面无表情地回答一句,接着就法诀捏起,脚踩神之剑瞬间划破长空而去,再也没有了任何踪影,散修联盟之内再一次陷入了沉寂当中。

    第二天,一道灵芒划破散修联盟的长空,直往正北方山顶之上飞去。散修联盟之内生死台共有五处,四大山峰各有一处,最后一处则是在群峰之顶。

    而在那灵芒之上正有一人踩剑而立,只见此人表情平静如水,长发随风飘飘,目光更是极为有神,如水一般清澈。此人虽然算不得多么英俊,但是却有一种无法言说的气质。此人正是李南北。

    此时此刻,李南北正在如约赶往生死台,而在他身后大约十丈远的距离同时有三道剑芒划破长空,这三道人影正是萧寒,年齐以及刘拂衣。

    在整个散修联盟之内,也只有他们三个对李南北那看似不知死活的挑战表示全力的支持。短短的相处时日,他们多多少少了解到李南北的为人,此人虽然看起来不怎么正经,可是却从来不会乱来。他说要挑战夏少康,那就一定是有把握战胜的。

    生死台之内除了大战双方以及执法者等等作为公正的裁判者一干人以外,不允许其他人随意进入观看,萧寒三人并不能跟随李南北一同进去,直接被拦在了十里范围之外,他们如此做法正是向散修联盟表明自己的态度而已。

    “萧兄,年兄,刘兄,你看我如何将夏少康斩杀于此。”李南北对着三人笑道,接着就转身独自一人前往生死台,片刻之后就已经来到山顶之上。

    但见入眼有一块方圆五十多丈的圆形洁白色石台高高耸起,显得异常醒目,一种凌厉肃杀的气息却是逼人心魄地席卷而出,此台正是生死台。

    此刻在生死台之上一共有八人在大马金刀地负手而立,他们分别是以担当评判见证的执法者,金琥道人,沉雪道人。另外还有五个年轻人则是白衣人西门望思,以及四大山主。

    而最后一人则是今天生死战的主角之一,夏少康。夏少康此刻同样是面无表情地站在那里,他的目光空明而深远,任凭寂寥的秋风打在自己脸上,那就那样漫无目标地随意扫过,也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

    李南北来到之后,众人都是不禁眼前一亮,他们犀利无比的目光齐齐打在李南北身上,而他们每个人的眼中则是都有着一丝惊诧神色。

    正所谓人的名树的影,李南北虽然刚入散修联盟短短不到一年时间,可是却是如今散修联盟之内风头最劲,名声最响的一个人。

    对于他大家都是有着几分期待,而现在一见李南北真人则都是有一种闻名不如见面的感觉,此人,比想象中的还要不简单。

    尤其是窦骁骑等几位山主,他们更是仔细的观察起李南北,他们记得李南北进入此地的时候不过是蜕凡上清之境修士,但是一年工夫不到他竟然踏入了归真之境,这种修行速度着实是惊人。

    “晚辈李南北,在此见过金琥前辈,沉雪前辈。”李南北此刻可不敢放肆,他恭恭敬敬地对两位执法者行了一礼,接着又对台上的五位一拱手,爽朗地笑道:“四位师兄,武师姐,在下有礼了!”

    金琥道人和沉雪道人并没有多做表示,只是看了李南北一眼而已,这俩人身份尊贵,修为高绝,这样做也是无可厚非,高手自有高手的风范和架子,李南北自然是明白的。

    可是李南北却是不禁心中一动,他敏锐地捕捉到了金琥道人的眼中竟然闪过一丝厌恶神色来。都说夏少康是一位执法者的关门弟子,看样子一定就是这位金琥道人的,李南北在此留心了。

    而西门望思以及散修联盟的四位山主则都是面带微笑地对着李南北点头还礼,就是连那同夏少康纠缠不清的武曌也同样如此。

    就在这时金琥道人看了看李南北和夏少康两人一眼,大踏步地走到生死台的正中央,扬声问道:“夏少康,李南北,你二人可是真要在此进行生死决战?你们可否想清楚了。”

    夏少康看了金琥道人一眼,又看了看对面的李南北,他当先一步踏出,大声回答道:“金琥前辈,晚辈想清楚了,今天就在这生死台上同李南北决一死战,不死不休。”

    李南北也是淡然应道:“夏师兄既有此意,在下愿意奉陪。”

    沉雪道人则是叹息了一声,他同金琥道人相互对视一眼,接着就身子一挺,一股绝世强者的强势风范随之迸发而出,他朗声说道:“也罢!既然如此,你们开始吧。一旦开始,生死勿论,你们好自为之。”

    夏少康同李南北各自向执法者还了一礼,接着就缓缓走到生死台正中央,都是手一翻各自将法宝祭出紧握手中,双眼则是死盯着对方,二话不说,纷纷开始捏诀施法,激烈的大战就此展开!

    李南北竟然真得达到归真之境了!虽然早就神识发现了这一点,可是此刻真切看到李南北的归真修为却又是另外一回事,那震撼的感觉来得更加强烈一些。几位山主都是偷偷观察了其他几人一眼,都是不发一言,心里各有算计。

    接着几位老大就若无其事地继续观战,脸上一丝一毫的表情都没有,好像对这一场大战丝毫都不关心一样。

    此时此刻,但见生死台上阵阵光芒闪过,道道灵力更是疯狂地肆虐而出,夏少康手中的长枪猎猎作响,上面一股不屈的惊天战意爆发而出。

    而李南北则是手一招,神之剑立刻爆发出一阵耀眼的光芒来,接着他手再一招,另有一枚黑色宝珠出现在他手中。

    此宝珠乃是李南北搞出百人大骂的阵仗时,从那些修士身上搜刮的法宝之一。究竟是何法宝他并不知晓,不过这宝珠能够瞬间爆发出万千闪电,同他那个在庚申墟得到的追魂针有异曲同工之妙,这时候拿来骚扰夏少康是最适合。

    拿出这两个法宝之后,李南北一言不发,只是平静地盯着夏少康而已,接着他手一捏诀,曲指点出一道灵芒打向宝珠。

    宝珠立刻盘旋而出,在李南北头顶之上滴溜溜地转个不停,与此同时雷电之声更是不绝于耳,铺天盖地的黑色的闪电顿时闪烁而出,瞬间就将夏少康包围在内,一时间看起来也是颇具威势。

    “雕虫小技,岂能伤我?”夏少康则是十分不屑地扫了一眼漫天的闪电,他嘴角露出一丝冷笑来。

    夏少康瞬间浑身灵力疯狂汹涌而出,随即一抖手中长枪,那长枪也是爆出一团耀眼的灵芒,无数闪电打在上面立刻纷纷被反弹而出。火光四溅之中,生死台上立刻出现无数斑点。

    夏少康此时又轻喝一声,冲着李南北一抖长枪,长枪之上幻化出一条黑色巨龙,一股强大无比的凶野狂暴气息也是席卷而出,令人心惊。

    夏少康紧接着猛一捏诀,那巨龙庞大的身子一扭,凶狠无比地冲着李南北咆哮起,以雷霆万钧之势俯冲而去。

    面对这凌厉的一击李南北丝毫不慌不乱,他深吸了一口气,手一捏诀立刻使了一个遁术,瞬间出现在五丈之外巨龙的身侧,与此同时他扬起神之剑,狠狠的冲着巨龙颈部砍下。

    但是就在这一瞬间,大家惊诧地发现在巨龙的獠牙之上,有一片衣襟正在飘荡不止,李南北竟然是差一点就被巨龙吞入口中!这个李南北的胆子可真不是一般得大啊,此地众人都是看得心惊不已。

    也正是在那一瞬间神之剑狠狠地劈到了巨龙身上,在这一劈之下,巨龙竟然是露出一丝痛苦神色,它立刻仰天怒吼一声,李南北神之剑之上的凝实剑气则是顿时出现无数裂痕来。

    而那巨龙的颈部也同样出现一片黯淡,但是瞬间功夫又恢复如常。

    “一年之前此人我翻手间可以灭杀,一年后此人却是能同我相匹敌,今天一定要将他击杀在此!”短短的几个交锋而已,夏少康的眼中不禁闪过一丝狠辣神色。

    冷哼了一声,夏少康手握长枪再次猛然一震,巨龙在那电光石火的瞬间扭头飞扑而去。与此同时,巨龙仰天大吼一声,闪着黑光的龙爪看起来格外瘆人。

    巨龙犹如看猎物一般地盯着李南北,它猛然间尾部向着李南北急甩而去,快若闪电,势若惊鸿,李南北只觉得眼前一花已经被团团围住。

    “滚开!”李南北单手迅速结了一个印诀,一片耀眼的灵芒瞬间闪现而出,立刻就将李南北整个人全部笼罩起来,抵抗着巨龙的束缚之力。

    与此同时李南北更是大喝一声,身形猛然之间拔地而起,直接向着巨龙头部飞冲而去,手中的神之剑也是狠狠劈下!

    而巨龙则是大口一张,一下就将神之剑死死咬住。李南北接连捏起两个法诀,神之剑均是无法拔出,这巨龙的威力实在是太过巨大。

    这时候李南北接着曲指一点依然在空中爆射闪电的宝珠,此珠瞬间飞到巨龙的头部,在这一瞬间李南北手再一捏诀,无数的闪电顿时爆射而出,全部都向着巨龙的眼睛狠狠打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