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农门冲喜小医妃 > 第九十四章 护妹狂魔

第九十四章 护妹狂魔

    “阿恒,这是我家大哥,上次你跟村里男孩打架时应该见过,今个我把大哥和妹妹一起带来,咱们还能热闹些。”见阿恒快要发作,楚南湘撑着眉眼弯弯的笑脸,忙开口道。

    阿恒闻言,紧绷的身子这才缓和了下来,若不是碰楚南湘的这个男人是她亲大哥,八成这会阿恒会打得他满地找牙。

    楚文修摸了摸楚南湘的头,柔声的开启教育模式,道:

    “湘儿,你岁数小,不懂,以后跟小伙伴们一起玩尤其是男孩子,你的身体不可以让人随便乱摸乱碰,知道了吗?”

    话音落下,楚文修又把戒备的目光看向阿恒,道:

    “恒兄,咱们又见面了,听说我妹采药和打猎的本领是跟你学的,我代二妹谢过恒兄。不过恒兄日后还是要注意男女之别比较好,你是男孩子不怕什么,我二妹可是女孩子,若是被人乱传,坏了名声可不好。”

    哎,楚南湘第一次发现,自己的大哥八成是个护妹狂魔。

    自己如今这个身体的实际年龄,不过才六七岁罢了,哪有什么男女授受不亲之说。

    要知道,在她生前的那个时代,幼儿园的小朋友手拉着手做游戏再正常不过了。

    “诶呀,好啦哥。”楚南湘一边安抚着自己的大哥,眼睛也偷偷的瞥向阴沉着脸的阿恒,以及那双因为紧紧握着拳,而被手指骨戳得泛白的双手,道:

    “大哥放心,阿恒没什么坏心思,他可厉害了,除了采药和打猎,还会背书和武功呢,哥,你不是一直想背书吗?阿恒会的可多了,一会我让他多教你一些。”

    楚南湘是万般没料到,自己这么夸阿恒一顿,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楚文修每想起阿恒这个人,便会嫉妒得心堵,看见他更是没顺眼过。

    不过在眼前,这场暴风雨中算是被楚南湘给平息了下来。

    阿恒回到小木屋取来铲子和竹筐,一行人往大山的东边走去。

    楚文修和阿恒这两个人凑在一起,一路上都是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

    相比于楚文修文绉绉的把头扭到一边,阿恒身体周遭的空气,仿佛冷得快凝结成冰碴子。

    楚南清悄悄捅了捅楚南湘的腰,眼神里仿佛在说:“姐,快想想办法,这气氛快让人喘不过气来了!”

    楚南湘同样的也很头疼,脑海里想着该怎样缓解如此尴尬的局面。

    哎!这万恶的古代啊,怎么就没有个手机?若是有手机的话,她好想闻一闻度娘该怎么办?

    蓦然,楚南湘想出个法子,她把手伸进竹筐里,掀开铺在里面的稻草,下面藏着楚南湘提早从医药空间里偷偷拿出来盖在下面的弩。

    “二姐,这是什么?”楚南清睁大了一双好奇的眸子,上下打量着楚南湘手里拿着的这个物件。

    默默蹲在前面的草丛里寻野菜的楚文修,闻言扭过头,瞧见楚南湘手里的弩,吓得他皱起眉毛。

    弩相当于当代的枪,在那个时候可是很危险的东西,楚南湘是个女孩,况且年龄太小。

    想这个年龄的小孩子,拿弩这个东西很危险,若是射到了人,怕是会出人命的。

    “这是弩,湘儿,你怎么会有这个东西?难不成之前的猎物,你都是靠这个打的?”楚文修把野菜隔进竹筐里,上前打量了两眼。

    “是啊大哥,之前的猎物,全是用这个打的,不过你可别跟娘说!要替我保密!”楚南湘像献宝一样,显呗手里的捕猎神器。

    楚文修一阵心疼,她可是自己的妹妹,这么小的年纪竟然拿着弩上山打猎,反倒是他这个当大哥的,有些太路人甲了吧?

    想罢,楚文修摸了摸楚南湘的小脑袋,道:“湘儿乖,你还太小,打猎这种事,以后就交给大哥吧。”

    说罢,楚文修半商量半夺的,总算把楚南湘手里的危险物品夺了过来,他在林子里寻了一会,最终寻到停落在树杈上的竹鸡。

    他尝试着拉弓搭弦,随即扣动机关,尖弦“嘭”的一声,箭枝以飞快的速度跟那只在树杈上阿弥陀佛么么哒的竹鸡插肩而过。

    “呃...”楚文修略显得有些窘迫,这还是他第一次用弩这个东西,箭枝不偏不倚的钉在树上,猎物也飞走了。

    “哼,就这么点本事?连你妹妹都不如。”阿恒在一旁很适时的讽刺一句,楚文修不服气,把弩递给阿恒,道:“你觉得你行,那你就试试!”

    事情按照楚南湘所想的方向发展,她抿着嘴,强忍挂在嘴上的笑,看着这一对活宝。

    阿恒很是傲娇的接过楚文修递来的弩,姐妹俩也当起了吃瓜群众,占时不顾低头寻草药和野菜,跟着阿恒一道在林子里寻猎物。

    拨开灌木丛,阿恒灵敏的目光瞧见远处一只野鸽落在野果树上,用它又细又锋利的喙坐着花瓣上的种子。

    “嘘!”阿恒朝兄妹三人做了个禁声的手势,随即他娴熟的搭弓拉弦,楚南湘还没看清他如何瞄准,只听得“嘭”一声,箭矢离弦,那只落单的野鸽应声掉落。

    楚南清惊讶的瞪大眸子,雀跃的叫道:“哇!二姐你看!阿恒射中了!”

    小丫头瞬间成了阿恒的小迷妹,难怪二姐会这般夸他。

    楚文修因为心里堵气,嗤之以鼻的拗过头,“切,运气好而已。”

    阿恒懒得搭理楚文修,他走过去把射下来的野鸽递到楚南湘的手里,道:“南湘,这个送给你了。”

    “谢谢阿恒!”楚南湘笑盈盈的接过猎物,偷偷瞥了眼站在一旁拗过头赌气的楚文修。

    偷偷用胳膊捅了捅他的腰,道:“大哥,你若是置气的话,还不如跟阿恒学学,这样咱们家以后顿顿都能吃上肉了,娘的身体就会越来越好。”

    楚南湘的这句话,全然让楚文修心动,顿顿吃肉啊!回想起烤野鸡的香味,他的喉咙滚动。

    楚南湘瞧出自家大哥动了心,随即缠着阿恒,道:“阿恒,你看你这么厉害一身本领,教教我家大哥好不好?”

    楚南湘软软糯糯的声音,听在阿恒的耳朵里很受用,“南湘,只要你高兴,怎么都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