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明烟火 > 第四十九章
    就这,韩度都还要和自己讨价还价。

    这样的人,心里岂能还有一丝半点的善意?

    “大人作为一县父母官,想必也是对农桑之事有所了解。”韩度侧着头说了一句,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周县令,端详他的反应。

    周县令听了,没有接韩度的话,只是嗤笑一声。

    韩度知道这是周县令对自己不满,不屑于搭理自己,不过就这么一声嗤笑,韩度便听出来周县令对此颇为自得的语气。顿时对自己心里的想法,更有了几分信心。

    微微一笑,韩度继续说道,“百姓务农,有农忙农闲之分,农忙本官也不多说,无非是百姓都忙于耕种。但是农闲呢?百姓除了为朝廷服徭役之后,便无事可做啦。”

    韩度语气夸张,两手一摊。

    周县令看着皱眉,沉声问,“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本官想说的是,本官可以用花钱的方式,雇佣农闲时的百姓来开采石炭矿。如此一来既不耽误农耕大事和徭役,百姓也可以多得一份收入,哪怕是就是买几担米,那也是好的呀。这就是本官留给百姓的好处。”

    韩度将后世农民工的模式给照搬了过来。

    “你的意思是,你出钱雇佣百姓?”周县令语气开始缓和下来。

    “不错。”韩度点头确定。

    周县令低头沉思,来来回回踱步。

    韩度也不去打扰他,就让周县令在那里冥思苦想。

    周县令思考良久,也实在是想不到韩度出钱雇佣百姓这里面究竟有没有问题,或者说有什么问题。但是他毕竟是吃过韩度一次亏的,上一次韩度买荒山,他不也是觉着没有问题吗?他还以为自己赚大发了呢,结果呢?差点没有因此,而人头落地。

    从那个时候起,周县令就对韩度就提起了一百个小心,生怕再次被韩度给坑了。

    虽然想直接拒绝韩度,但是他又有些不甘心。

    毕竟韩度给的画饼有些大,也有些好吃的样子。韩度有一句话没有说出,那就是百姓在农闲之事,真的是无所事事。

    朝廷在农闲之事征调民夫,搞修理水利、修葺道路。其实也有一个原因,就是担心百姓在无所事事的情况下聚集生事。

    韩度的办法如果能够给百姓增加一些收入,别说是买几担米,哪怕是能够扯两尺布,那也是好的,总比他们无所事事要强的多。

    思虑再三,周县令最终还是朝着韩度狠狠点头,“本官可以答应你农闲时雇佣百姓开采石炭,不过你也要答应本官一个要求。”

    “请说。”韩度示意周县令但说无妨。

    “你只能够雇佣本县的百姓开采,不能雇佣其他人。”在周县令看来,只要雇佣的都是县内的百姓。那么到时候,就算是韩度憋着什么坏水,他也不怕。只要他还是县令,登高一呼,这些百姓自然会站到他的这一边。至于他不是县令了,既然他都已经不是县令了,那这县内的事情和他有什么关系,韩度更是别想坑他。

    原本周县令认为自己这个要求不过分,韩度一定会答应的。

    结果没有想到,韩度听了直接摇头拒绝,“这不可能。”

    “好啊,就知道你没有这么好心。”周县令气疯了,这韩度究竟是个什么人,在这个节骨眼上居然还要想着坑害他。

    “大人误会,”韩度伸手按住了情绪激动的周县令,解释道:“大人辖区内才有多少百姓?而这京城内又有多少人在等着用石炭?京城的人用了,这京城周边的人会不会用?就这还不算周围的各承宣布政使司呢。大人,将来石炭每一天的开采量,都会是一个巨大的数字。就凭大人县内的这点百姓,别说是抽调了,就算是男女老少全部上阵,也是不够。”

    “而真要有这么一天,县内的农桑怎么办?农桑可是大事,农桑被耽误了,大人也少不了受到朝廷的责罚吧。”

    周县令觉得韩度说的有理,而且是在为他着想。不过,没有一个手段来钳制韩度,他还真不敢贸然答应下来。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他总觉得韩度的话里有着更深的东西。

    “这,让本官再想想,再想想......”最后,周县令还是觉得此事非同小可,要找人商议一下才行。

    “无妨,”韩度倒是无所谓,“本官也就是这么一说,等大人想好了再告诉我结果便是。今天咱们还是先把这道路给修好,才是正事。”

    “没错,没错,先修路。”周县令虽然没有直接答应韩度,但是现在他对韩度的态度也不像是最初那样冷淡了。

    接下来韩度便和其他几位县令一起商议,主要还是韩度来作安排,其他人配合。

    韩度将两万民夫分成两部分,一部分五千人,每十人一组,每十组一队,韩度将其分成五百个组。一共三十里的道路,如此一来每组人只需要负责十丈长的一段便可。

    然后让带来的五十名工匠,每名工匠带领一队人,工匠负责教导民夫搅拌,以及监督道路质量。

    另外的一万五千人,负责到已经选好的地点挖砂石以及将砂石水泥运输到这里,沿路堆放。一万五千人同样被分成五百个组,每一个组和修建道路的组相互对于,这就相当于用三十人来做各种材料的保障,为修建道路的十人服务。

    安排妥当,韩度和几位县令,摆上案桌,奉上祭品,在一阵庄严肃穆的祭祀之后。

    韩度手臂一振,一声令下,轰轰烈烈的道路修建,便开始了。

    此时,如果有人能够站在天空居高临下看的话,就会发现,京城外面这条三十里长、三丈宽的道路上面,密密麻麻的布满了民夫的身影。

    一抹灰亮的色彩,从民夫的身影当中开始出现,然后便像是有生命般飞快的增长。

    不过三天时间,一条灰白的崭新道路,便从无到有的彻底呈现在眼前。

    这几天来,彼此之间亲密无间的配合,让韩度和几位县令都拉近了距离。

    尤其是周县令,现在已经完全没有了几天前看到韩度的冷言冷语,时不时的还会捋着胡须和韩度说笑两句。

    韩度这几天都没有回家,就住在道路旁简易的工棚里。

    一大早,韩度揉着惺忪疲倦的眼眶,刚刚走出工棚,就看见几位县令齐齐朝他走来。

    韩度诧异,“这几位今天怎么这么早?”

    要知道韩度是就地住在工棚里的,而这几位县令都是有公务在身,每天天黑之前,一个个的都要回到各自的县衙的,所以这几天他都是来的最早的。

    没想到今天,韩度却看了个新鲜,“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吗?要不然这些人不会这么积极。”

    “诸位大人,早啊。”韩度上前打了向众人打了一个招呼。

    “哟,韩大人早,恭喜韩大人。”

    韩度愣然,疑惑问,“喜从何来?”

    “韩大人,道路已经修建完成了,难道不应该恭喜吗?”

    “是啊,三天修建三十里道路,自古未有,简直就是神乎其技啊。”

    “韩大人真是神乎其技。”

    几位县令,你一句我一句的和韩度说着,热闹非凡。

    但是他们的话,却让韩度懵圈。

    “诸位大人,等等。”韩度连忙打断了他们的话,见几人都安静下来,韩度才皱眉问道,“诸位大人是说,道路修完了?”

    “修完了,修完了。咱们看的真真切切,三十里的道路全部都修完了。我们几位过来找韩大人,就是想要和韩大人告别一声,告别之后,我们就各自带着民夫回去了。”

    “可是不对啊,”韩度眉头皱的更紧,“昨天放工的时候,我明明看见还有一小点没有修好的,这怎么一大早才起来就修好了?”

    面对韩度的疑问,几位县令都回答不了。按照韩度的说,这路昨天肯定是没有修好的,但是今天他们带着民夫来的时候,却明明看见道路已经完全修好了呀。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众人面面相觑,不明所以。

    “那是因为,这路是本官昨天晚上调集民夫连夜修的。”

    周县令满脸红光的朝着众人走来。

    “昨天本官见道路只剩下一小节了,便召集民夫连夜修完。当时,韩大人已经满身劳累的睡下,本官不忍心打扰大人,便没有通知大人。”

    韩度听完,都惊呆了。心下一咯噔,这老匹夫坏我大事!

    修建道路是多么重要的事?

    韩度为了修建这条道路,都跑到老朱面前去要钱了,后来更是到了东宫去找太子,才把这事儿办成。

    这条道路的修建可是老朱和太子都关注着的事情,昨天就修完了,自己现在才知道,这可是重大的失误。

    落到老朱眼里这是什么行为?这又是什么性质?

    严重一点,自己这都算得上是玩忽职守了。

    到时候就别说是功劳了,能够不受责罚就算是好的了。

    韩度猛然回过神来,连忙朝着工棚跑去,他要赶紧去上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