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修道靠瞎练 > 第四百二十五章 新闻

第四百二十五章 新闻

    上下打量了陈海几眼,小桥未久捂嘴‘嗤嗤’一笑。

    “没证件?该不会,你自己撕掉了吧?”笑着开口,她调侃了一句。

    下飞机就撕掉护照,然后,以此为借口,非法逗留在她们倭国的事例,她明显听说过不少。

    眼前的陈海,是不是如此,她不知道。

    反正,她也就是顺口说上几句。

    真要被她猜中了的话,那这个陈海,说什么会马上回国,那纯粹就是忽悠她的!

    对此,她不仅仅不生气,反而很乐意见到。

    毕竟,出现这种情况的话,那岂不是代表,她有机会,可以当一回取精人了?

    “帮你开个房间?这肯定没问题。”

    “在这里,你想住多久,就住多久,当然,房费得你自己支付!”

    好似别有深意一般,紧接着,小桥未久,又补充了一句。

    她所在的旅行社,本就与眼前这家酒店,存在有合作关系。

    她们在这里开房间,可以拿到一个很优惠的价格。

    要不是如此,她所带的旅行团,也不会将这里当做落脚之地。

    在这酒店里面,帮陈海开个房间,对于她来说,也就是一句话的事情。

    她的心里,本就对陈海有点想法,帮他这点小忙,小桥未久自然非常乐意。

    现金方面,陈海不缺。

    虽然说,他手中的倭国币,都是老款,但依旧还能流通。

    再说了,除了现金之外,他手中可是还有银行卡的。

    在香江汇丰办理的银行卡,他过来倭国的时候,里面可是还有着好几百万。

    至于现在,里面的资金,应该只多不少才对。

    毕竟,他在不少公司,都有着股份,作为股东,他所留下的银行账户,就是这张银行卡。

    过去了这么多年,那些公司如果有盈利,要进行股东分红的话,钱款方面,应该都是直接打进他手中这张银行卡里面的。

    实力到了他如今这等境界,钱财方面,他已经看的非常澹然。

    犬洞里面,他不吃不喝,闭关将近三十年。

    仅仅只是正常的呼吸,他所吸收的养分,便已经足以补充他身体的正常损耗。

    钱财这种东西,他有需要的时候,能够拿的出来,便已经足以。

    银行卡里面到底有多少钱,他也懒的查询。

    在小桥未久的帮助之下,顺利开好了房间,用手中的现金,支付了房费之后,他直接缩进了房间里面。

    闭关了二三十年的他,对如今这个时代,已经感觉有点陌生。

    他需要花费一些时间,好好了解一下如今这个世道。

    另外,如何弄到合法证件,尽快回去国内,他也得稍微考虑一下。

    回到酒店房间之后,他第一时间,拿起房间内的座机电话,开始拨打了起来。

    自家小店内的那座机电话,拨打过去,显示空号,无法接通。

    自己女友叶青青的电话,通到是通了,也有人接听,只不过,电话内传出来的声音,是一个粗犷男声。

    只可惜,那人并不认识叶青青,他这个电话号码,办理时间是十年之前。

    接下来,陈海又打了十几个电话。

    只可惜,他打的这些电话,要么是空号,要么已经换了主人。

    拨打这些电话号码之前,他已经有了足够的心理准备。

    可真正得到这个结果之后,他的心中,却依旧感觉郁闷非常。

    坐在茶几边的椅子上,他顺手拿起遥控,对准了前方的电视。

    如今的电视,早已经没有显像管,就是一整块液晶的大屏幕。

    这样的电视,与以前那种后面凸出来好大的一截的电视相比,无疑要高大上许多。

    还好,操作不算复杂,仅仅只是稍微琢磨了一下,陈海已经成功将电视打开。

    他看电视,自然不会看电影电视剧,而是直接看电视里面播放的各类新闻。

    “今日,炎黄国国务院李副总携其夫人叶青青一行人到访,在防务大臣井上正大等人的陪同下,参观了大坂轻工制造基地……”

    连换了好几个台,当陈海见到这一条新闻的时候,他整个人,完全愣在了当场。

    电视里面的叶青青,与他记忆中的叶青青相比,富态了不少,整个人看起来雍容华贵了许多。

    电视里面,关于她的画面一闪而过。

    仅仅只是这惊鸿一瞥之下,陈海能确定她的身份,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他对叶青青熟悉非常。

    “这么多年过去,副总夫人啊,看她那模样,似乎过的非常不错!”

    沉默了好半天之后,陈海长叹了口气。

    从电视里面,确定看到的就是叶青青之后,他的心底,没有愤怒,只有愧疚。

    自己生死未知,突然消失二三十年。

    就算叶青青相信自己活着,想等待自己归来,她那样的家庭,她的父母亲人,都绝对不会让她苦等下去,肯定会让她另嫁他人。

    对此,陈海能够理解。

    真要说起来,错的不是叶青青,而是他自己。

    自己种下的因,就算结出的果再如何苦涩,他也只能自己承受下去。

    好久不抽烟的他,摸出一根烟来,给自己点上。

    烟雾缭绕之中,他感觉,自己抽的不是烟,而是心酸。

    “从此两不相见,就此相忘于江湖,对我和她而言,或许,这是早已经注定的结果!”

    一口浓浓的烟雾吐出,陈海长叹了一口气。

    得到什么的同时,也会失去一些什么!

    要再给他一次继续选择的机会,他是否会放着山洞内那密密麻麻的灰气不去吞噬?而转身用鸿鸣刀轰开断龙石,就此离开,回去国内呢?

    不用想,陈海都知道,他的答桉,肯定是否!

    在犬洞里面,所耽误的二十七年时间,他所获得的益处,要换做正常修炼的话,就算给他两百七十年,他都未必,能达到现在这等地步。

    机缘这种东西,错过了,终其一生,恐怕都再难遇上。

    让自己为了儿女私情,而放弃道途?

    想了想,陈海觉得,他似乎真的无法做到。

    “不经红尘苦,不知仙凡难!”

    “或许,对于我这样的修道人而言,情情爱爱,根本就只是一种奢望!”

    轻叹了一声,陈海自语道。

    想是这么想,但他心底,却依旧感觉难受非常。

    闭上眼睛,他与叶青青相处的一点一滴,在他脑海中不断回放。

    这一幕幕情形,发生在二三十年之前,但对陈海而言,却好似犹在昨天。

    所谓男儿有泪,从不轻流。

    此刻的陈海,虽未流下眼泪,但他的眼角,明显开始有些湿润起来。

    要说他对叶青青毫无感情,那绝对是假的。

    但是,他有他自己的追求!

    如果他不是修炼有成,现在的他,和中巴车上的大爷大妈,恐怕没多少两样。

    青春永驻,长生不死,这是多少帝王,跪着都求不来的仙缘!

    而他现在,虽还不能长生不死,却已经勉强做到的青春永驻。

    达成这样的成就,让他放弃一些东西,失去一些东西,这到底值得吗?

    陈海自己,不停的质问着自己。

    他很想心中无愧,说一声值得,但一想起已经成为副总夫人的叶青青,他的心中,就是感觉心酸难受。

    “或许,我无法真正超凡入圣,问题,就出在我自己的心境之上?”

    沉默了好半天之后,这个念头,骤然在陈海的脑海中浮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