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是山大王 > 七十五章秘阁主事魏雪宁 王国钧举荐付明达

七十五章秘阁主事魏雪宁 王国钧举荐付明达

    “这洪老道在城北这一块出摊已经有三个月了,为什么突然就消失了呢?是不是故意躲着我呢?”李三刀不禁心中狐疑。又继续对老头问道:“老人家,我有急事要找他,你知道他去哪了吗?”

    “不知道...不过我听说他往东北方向去了,有人说他是要去京城,也有人说他去了南方,怕是不会回来了吧。”老头先是摇摇头,但转而又想到了什么,对李三刀说道。

    “唉...”李三刀无奈的了叹了口气,让禁卫兵把老头的菜包圆了以后,在老头的千恩万谢中,李三刀开了这里。

    春风楼三层的一个雅间内,有一个身材曼妙的貌美少女在拨动着琴弦,只见她纤细白皙的玉指轻轻的抚过琴弦,优雅的琴声随之传荡在整个春凤楼中,琴声委婉却又刚毅,似高山流水,又似夏夜湖面上的一阵清风。此人正是李三刀倍感好奇的魏不韦干儿女——魏雪宁。

    就在这时候,一个年轻的男子快速跑了上来,没有敲门就闯了进来,刚要说话,便见面前抚琴的魏雪宁眉头一皱,玉手在七根琴弦之上由内而外猛的一个划动,一把寸许来长的飞刀瞬间飞射而来,斩断了年轻男子头上的发髻,直刺入后面的门柱之上。

    年轻男子还没反应过来,头上的发髻就已经掉落在地上,顿时吓得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这时一个悦耳而又冷厉的声音传来,“没告诉过你要敲门吗?再有下次打的就不是你的头发了!说吧,什么事这么慌张?”

    年轻男子这才反应了过来,战战兢兢的说道:“小...小人奉命盯守在监牢附近,今日看到李三刀进入牢中,过了大概有半个时辰就出来了,李三刀出来之后大发雷霆,还说之前抓捕的刺客不肯招供,要全部杀了,还要继续搜捕漏网之鱼,小人觉得此事非同小可,便急忙赶来高知小姐。”

    “若是如此,也算是不错的结果,总算是没暴露秘阁的存在。”魏雪宁微微松了口气,但转念又想到了什么,开口对年轻男子问道:“你确定被抓之人都死了吗?”

    “确定!李三刀走后,小人亲眼看见从监牢中足足抬出来十六具尸体,个个身上伤痕累累,最后被一把火烧了成了灰。”年轻男子说道。

    “嘶...这李三刀果然如义父所说,心狠手辣,难怪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崛起。”魏雪宁听闻李三刀的残忍手段之后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芊芊玉手不知不觉握成了拳头,发出指节咯嘣作响的声音。

    “既然任务已经失败,那我们...还继续蛰伏在襄阳吗?”年轻男子试探的问道。

    魏雪宁站起身来,走到了窗边,看着街道上来往的人流,淡淡的说道:“谁说失败了?我们的任务只是刚刚开始而已。”

    李三刀回到郡守府的时候,天色已经微微的暗了下来,当李三刀抬脚迈进自己的院落的时候,发现自己的卧房门前站着两个人,两人正在谈话,还时不时的望一望院门的方向。

    “王师兄,我们等了一下午了,李大人还没回来,这天都黑了,李大人是不是不会回来了?”其中一个人有些担忧的问道。

    “师弟稍安勿躁,主公他事务繁忙,早出晚归也属正常。”

    这人说着又抬头向院门的方向望了望,结果一抬头就看到了归来的李三刀,顿时喜出望外,小跑着来到李三刀近前,行礼后现出一副讨好的姿态说道:“主公,您回来啦?听闻您遇刺了,属下心中不安,特意给您带来了一些南乡的良药和特产。”说着还抬起手中拎着的东西让李三刀看了看。

    李三刀一看这人不正是南乡县的县令王国钧么,倒是挺会说话,但又看到了他后面的人,觉得有些陌生,遂说道:“王国钧,你消息够灵通的,我昨天遇刺,你今天就到了,合着我还没遇刺的时候你就知道消息了?”

    王国钧面露尴尬的笑了笑,用手轻轻拍着自己的脸,说道:“您瞧我这张破嘴,简直是胡说八道。”

    王国钧身后的人见到王国钧这副卑躬屈膝的样子,摇了摇头,心中后悔不已,早知道这样自己又何必来求自己这个师兄呢,这个师兄是个什么样的人,他心里再清楚不过,只是他如今是真的走投无路了。

    李三刀有些厌烦的看了王国钧一眼说道:“有话直说吧,我没这么多的时间跟你在这闲扯!”

    王国钧闻言也没有任何生气的反应,继续卑躬屈膝的对李三刀说道:“哦,是这么回事,这位是属下的同门师弟,原来在长沙郡的岳阳县做县令,属下这位师弟非常有才能,短短数年内整治贪腐之风,治理河道,鼓励县内百姓发展水上运输行业,将岳阳县的治理的富饶之极,可十数日前,叛军于德海攻陷岳阳县后,见到我师弟之才,想要我师弟降服与他,我师弟宁死不屈,趁机逃了出来,听闻主公之志,便找到了我,想让我帮忙引荐一番。”

    王国钧说着指了指他的师弟,他师弟见说到了他也忙快走两步上前,不卑不亢的说道:“小人付明达,见过李大人。”

    李三刀这才抬头打量起了付明达,只见他黝黑的皮肤,厚厚的嘴唇,身上穿了一身的粗布麻衣,眼神笃定的望着李三刀,笑得的时候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如果不是听王国钧说他做过县令,李三刀还以为这是一个朴实憨厚的田间老农呢。

    李三刀对王国钧的所述和付明达形象的反差来了兴趣,笑了笑说道:“付先生,你可知道我李三刀只是庶民出身,一无官职二没背景,而我这襄阳郡的郡守之职也只是我自封的而已,并无大威皇帝的任命,不是名正言顺的,你可还要在我这里做官?”

    付明达闻言迟疑了一下,但转而就豁然起来,开口说道:“小人知道,但是小人做事不求功名,只求心安!”

    李三刀闻言一愣,心想:王国钧跟付明达真的是同门师兄弟吗?两人怎么差距这么大?一个阿谀奉承,另一个正直刚毅,这什么样的师傅能教出这样两个性格迥异的徒弟来。难不成这付明达在诓骗我?应该没这么大胆子吧,要知道我在外人眼里可是杀人不眨眼的山大王啊!算了,反正眼下正是用人之际,不如先给他个机会,看看他能力如何再做结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