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是山大王 > 102章李三刀情报众人知 玉瑶为爱欲殉情

102章李三刀情报众人知 玉瑶为爱欲殉情

    “哦?那李将军打探到什么情报了?”众人闻言心里踏实下来,纷纷出言询问。

    “这九龙山贼军发源于襄阳郡南乡县的一个小小山头,以前名为棒槌山,规模只有几百号山贼。一年多前,棒槌山突逢剧变,一夜之间,山寨易主,山主便是今日九龙山贼军的首领,名为李三刀,此人的出身是一个养马小厮,不过颇有智慧,善于隐忍。自从李三刀成为贼军首领后,将棒槌山更名为九龙山,短短半年时间便将九龙山发展到了万人规模。大家都听说过半年前夷陵、稊归、建平三县被收复的事情吧?”

    李策话到此处,眼神扫视向众人,见众人或点头或迷惑或沉思的样子,嘴角勾起一丝弧度,继续说道:“但是,诸位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半年前,孙宥谦逼迫李三刀率九龙山贼军与夷陵、稊归、建平三县的西凉州兵马开战,本来孙宥谦打的主意是让李三刀贼军与西凉州兵马两败俱伤,他来收取渔翁之利,没成想却被李三刀趁机占据了三县,并收拢了西凉州大半人马,从此实力大增。而且我打听到,此次荆州之变背后也隐隐有这李三刀在推波助澜。荆州被益州尧承允、交州司马伯骞和于德海入侵之时,李三刀也趁机对襄阳、南郡二郡发难,如今九龙山贼军已占领襄阳郡,并在不久后以五六万的兵力打退了孙宥谦在九龙山和襄阳两处战场的十五万大军,而且大获全胜。”

    “不可能,区区一山大王,怎会有这般实力?除非是天神下凡!”

    “若真如李将军所说,那我们岂有活路?”

    “李将军此言过于夸大了吧?”

    ......一时间,众说纷纭,大堂内像开了锅一样。

    “李将军,此言当真?”巫县的县令也站起来,向李策问道,说话的时候手指竟然在微微的颤抖。

    “李某所言句句属实!”李策点点头,肯定的回道。

    “嘶...”众人听后,皆是倒吸口凉气,心中久久不能平静,尽管李策的话非常笃定,他们脸上仍然是不可置信的神情,或者说是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就连主位上的卫阳明都同样心惊不已,后背隐隐沁出了冷汗。

    “以李三刀此人的韬略和智慧,想必我们此战难以!不过诸位不要担心,李某回程途中已想好了对策,就算是李三刀亲自前来,李某也会与之斗上一斗!就算不胜,李某也有办法让其退兵。”李策紧握着双拳,嘴角微微上扬,一副兴奋的表情,就好像他将要面对的不是敌人,而是情人一般。

    与此同时,荆州长沙郡,郡守府一个幽深的院子里,有一座老旧的房子和一片茂密的竹林。竹叶在秋风的吹拂下沙沙作响,不时有片片黄叶随着秋风飘落而下,竹林的对面是那座青砖破旧、朱漆剥落的老房子,老房子的门上挂着一把锈迹斑斑的大锁。

    老房子内部空间不小,却也只有一张旧床,一张方桌和一张板凳,方桌上摆放着几碟精美的小菜和一碗白米饭,白米饭的旁边,有一双竹筷静静的摆放在那里。

    玉瑶静静站在桌前,脸色发白,身体纤弱,仿佛一阵风就能吹倒一般。瘦弱的脸颊上两行清泪划过,双唇颤抖间,发出微弱的声音:“李三刀,你知道吗?我恨你!为什么你总是出现在我的脑海里?我怎么也挥之不去!自从遇见你,我好像变了一个人,虽然有时候也会快乐,但更多的确实苦涩,是伤心!你告诉我,这种感觉...是爱吗?...昨夜母亲告知我,要我与教中一位护法之子结亲,我...我该怎么办?为什么我什么事情都可以自己做主,偏偏不能做一次自己婚姻的主。不!这一次,我偏要自己做主!李三刀,既然我们今生无缘,那我们...来世再相见吧。”

    话落,玉瑶将桌子上的饭菜扫落在地,登上桌子,把脖子放置于挂在房梁上的白绫之上,脚尖一点,将方桌踢离了数米远。

    就在这时候,房门突然砰砰响了起来。

    “玉瑶!你怎么了?出什么事了玉瑶?”于德海刚到这里就听见了里面的动静,急忙出声喊道。但他喊了好几句都没有回应,不由心中焦急,后退几步,急跑上前,猛地一脚踹开了房门。

    房门打开后,里面地一幕让他惊呆了。只见房梁之上缚着一只白绫,白绫之上的人正是玉瑶。

    于德海鼻子一酸,眼泪瞬间就流了下来,慌忙跑上前去将玉瑶抱了下来,同时嘴里哭腔喊道:“玉瑶!玉瑶你怎么了!你这傻孩子,你就不能多等一会,等叔叔来就没事了。”

    于德海一边哭一边剧烈的摇晃玉瑶,就在于德海心如死灰之际,玉瑶猛地咳嗽起来。

    “咳咳...”

    于德海大喜,急忙扶起玉瑶替她拍打着后背。

    过了一会儿。玉瑶睁开了眼睛,看到了于德海,虚弱地说道:“就不能...就不能让我选择一次吗?”

    于德海听闻此言,心中悲痛不已,苦笑着摇了摇头,柔声说道:“傻孩子,值得吗?”

    “人活着,若是不能嫁给自己所爱的人,那活着还有什么意义?”玉瑶对于德海笑了笑说道,那笑容有些苍白,有些苦涩。

    于德海哽咽了,她这个侄女一直都是个言听计从的乖孩子,没想到遇到自己坚定的事情会如此贞烈。

    于德海就这样搂着这个如自己女儿一般的女孩,柔声说道:“玉瑶,你不必如此,你母亲已经同意了,同意你去找李三刀了。”

    玉瑶听闻此言眼睛瞬间充满了精光,她希冀的望着于德海,欣喜地说道:“你说的是...真的吗?叔叔。”

    于德海重重地点了点头,说道:“只不过圣母有一个条件,就是要你把李三刀招入沧海教。”

    玉瑶闻言,欣喜地表情瞬间变得暗淡下来,她摇了摇头,苦笑着说道:“不可能的,我对他太了解了,他不会同意的。”

    于德海突然笑了起来,将玉瑶扶起来,自己也站起身来,慈祥地摸了摸玉瑶地头,说道:“傻孩子,去吧!去找他吧,不要再回来了!”

    玉瑶神色一怔,他完全没想到于德海会这样说,虽然从小到大,她这个叔叔一直都对她非常宠溺,但如果事情上升到沧海教利益地事情上,她这位叔叔还是非常不容情面的。

    玉瑶愣愣地看着于德海,眼泪又不争气了流了下来,跪下身来,恭敬地对于德海磕头拜谢,同时口中说道:“叔叔恩情,侄女永生不忘!”

    玉瑶话落,便转身离去,走到门口时,忍不住回头望着于德海,眼中噙着泪花。

    于德海笑着对玉瑶摆了摆手,轻声说道:“去吧!去找你的幸福吧!若是他敢欺负你,你就回来告诉叔叔,叔叔不会饶过他的。”

    玉瑶破涕而笑,转身离去。

    目送着玉瑶走远后,于德海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好像女儿出嫁一般,心里空落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