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诸天,从亮剑开始的倒爷 > 第274章,打的就是盟友

第274章,打的就是盟友

    “烦了,他们在说什么呢?”

    迷龙张张嘴小声的问旁边的孟烦了。

    英语在他来听是洋人鬼叫,可对于高材生孟烦了来说,是可以交流的语言。

    “英国佬问他是什么人。”孟烦了说。

    “哦,那他怎么说的?”

    这个问题迷龙同样非常关注,众人无不竖起耳朵倾听。

    “他说我们是华夏军人。”

    孟烦了翻译的答案,并未解答了众人心中的疑惑。他们想要更具体的信息,    比如说是中央军哪一支部队的。

    英国佬听到如此回答,当时就急眼了,嘴皮子就跟租来的似的,语气不善的叽里呱啦的一顿叫嚷。

    没等同伴问,孟烦了就给出了翻译:“英国佬在质问,既然是盟友,    为何要对他们开枪,还把他们视之为俘虏。”

    众人听得眼睛都亮了,    内心中的八卦如熊熊烈火,    一个个竖起了耳朵生怕漏听了,仿佛跑进瓜地里的猹。

    “老子打的就是盟友,你们英国佬大缺大德,自己前头跑路,欺骗别人在后面挡追兵,把我们派出的远征军坑惨了。”

    陈浩气势汹汹地回敬,丝毫不给英国佬面子。

    孟烦了在队伍里做同声翻译,所有人听得目瞪口呆。

    其他的长官见到洋人,就跟见了爷爷似的当孙子。这长官把洋人当成孙子揍,除了牛逼,他们想不到别的词来形容。

    不过更令他们震惊的,还是长官口中的那个消息。

    英国佬坑了他们远征军,让他们做个替死鬼,这是真的吗?

    “英国佬说要向远征军总部投诉。长官说随他们便,记住了,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川军团团长虞啸卿。”

    孟烦了翻译完自己都傻眼了。

    前不久那位自称他们团长的虞啸卿,所有人都见过的,    英俊一丝不苟气度不凡,一看就是世家子弟,不是这個样子的。

    孟烦了脑筋最活泛,也是他第一个想明白:“小太爷知道了,这是准备坑虞啸卿的。

    英国佬投诉一下上面的大佬肯定得重视,麻烦小不了。就是不知道两人是什么仇什么怨了。”

    他愈发觉得这位很能打的长官有趣了。

    不惧洋人敢收拾英国佬,反手又把很有背景的虞啸卿给装进去。

    长官绝不是个平庸之辈,平庸之辈也做不来这种事。

    “要是真把虞啸卿坑了,我看是好事。”

    迷龙见众人看他,不爽的解释道:“虞啸卿那个瘪犊子玩意儿一看就不是啥好鸟,嘴上讲的热血沸腾,实际上有什么行动?

    把咱们扔到缅甸来当炮灰,他人呢?

    我跟你一人赌一包烟,虞啸卿人还在国内。这里打赢了人家有功劳,打输了他有苦劳。

    总而言之人家有背景,不用上前线,官职坐着飞机往上升。”

    迷龙见过听过太多类似的事儿了,有能力会打仗的升不上去,有背景的草包反倒爬上了高位。

    那天一见面,    凭借丰富的经验他已经看出虞啸卿的德性了。

    是个有野心有志气的草包。

    或许有点能力,    那也是矮个子里拔将军,本质上还是草包一个。

    指望这种人带他们打仗取得胜利,还不如指望一场大洪水,把敌人全冲走。

    “我不跟你赌,跟你赌,就从来没赌赢过。”

    熟悉的老兵道出了实情。

    众人都不愿意赌一个大概率会输的结局,唯独瘦瘦高高,站在队列最左边的少校林译愿意赌:“虞团长,是我见过最优秀的团长,他不是那样的人。”

    “阿译,他给了你个营长的缺,你就这么替他说好话。要是让你当个副团长,你是不是得舔他皮燕子?”

    迷龙的嘴巴损起人来,能把人气疯了。

    林译无法自证他相信虞啸卿,跟虞啸卿欣赏他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

    遭到那般的诋毁嘲讽,他急得脸都变红了,嘴巴笨的翻来覆去就是那么两句。

    “你不要污蔑人!”

    “我是凭良心讲话的。”

    “凭良心讲话,你那枪法打鬼子不怎么样,打起自己人来到很准,差点没把烦了脑袋开瓢了。”迷龙抓着阿译之前的过错不放,一顿阴阳怪气的嘲讽。

    孟烦了想起那时还心有余悸,小太爷被自己人打死那才叫冤枉。

    旁人全然是在看热闹,一个上等兵怼一个少校,还把人怼的没话说,属实是一个奇景。

    就拿之前来说,林译干了什么?

    他拿着败兵们手里唯二的火器,一把有子弹的手枪。没有把枪口瞄准鬼子,反而把自己当成了督战队,瞄准威胁自己人。

    “注意战术动作。”

    “进攻进攻,不准后撤!”

    让无寸铁的同伴去进攻不准后撤,他却缩在后面,手里拿的是废铁吗?

    挨了一枪差点没被打死的孟烦了,最有发言权。

    他当时要是手里有枪,一定会调转枪口,先把聒噪督战的阿译干掉。

    “拽我干什么?”

    迷龙不爽的埋怨,看到同伴不住的使眼色,才注意到饶有兴趣看热闹的陈浩。

    他顿时闭上了嘴巴,冲着陈浩讪笑了一下。

    缺乏迷龙争锋相对,争吵戛然而止。

    “吵啊,继续吵,我听着蛮有意思的。你们手上还有枪,要不要干一架?”

    陈浩阴阳怪气地说:“死了的就地挖个坑埋了,用木头立个牌子,并非死于抗击日寇,而是死于争吵内讧。”

    被他一说,刚刚争吵的二人不禁惭愧的低下了头。

    死于抗击日寇还算英雄,死于争吵内讧,无疑是狗熊一个,到了下面都没脸见人。

    纷争得到平息,刚才一直在思索的龙文章问道:“大元帅,你说英国人坑了咱们远征军,是不是有内幕消息?”

    他来此地的本意是抗击日寇,给英国佬垫背送死可不在其列。

    作为一群听闻远征军打了大胜仗,重新燃起斗志,还没到战场就被打下来,并遭到敌人追击逃窜起来像老鼠的败兵们。

    肯定非常关心这件事情,如果是真的,将意味着他们又被欺骗了。

    长官被英国佬骗了,他们被长官骗了。

    谁会成为长官被英国佬欺骗,付出的代价呢?

    明显是此刻在这片土地上的傻缺,说的就是他们自己。

    不是傻缺,就不会被骗到这里送死。

    远征军来缅甸参战,注定是要失败的。

    英美中三方利益各自不同,都想要指挥权却又相互牵制。

    比执行一个错误的战略更糟糕的,是有三个不同的战略,然后同时执行拉扯。

    令出多门,几乎没有靠谱的执行。

    便是战神转世,也不可能指挥打赢这一仗。

    英国佬的目的是放弃缅甸保存实力,保住大英女王皇冠上最闪亮的明珠——印度。

    两年前在敦刻尔克,英国佬以撤退保全了实力。

    用丘吉尔的话说,撤退虽是失败,但胜利孕育其中。

    这次英国佬仍然贯彻这一目的,只是日军这条不讲绅士的疯狗,要比两年前的德国佬追得紧。

    缺乏殿后送死的人转移目标,英国佬的军队就没办法安全地撤往印度。

    于是乎,远征军就成了英国佬安全撤往印度的代价。

    陈浩并没有给他们讲上层的博弈,这些大部分都不识字的士兵,想要彻底搞懂不是那么容易的。

    只是告诉了他们一个事实:英国佬的大部队已经撤了,现在周边到处都是狂追猛进的日军。

    在这种情况下,还往这里投放运送兵力。

    不是情报反应太慢,就是摆明了让人送死。

    联想到飞机在天空中被打下来,坠落以后,喘口气的功夫就让鬼子兵们追的到处乱窜。

    所有人都相信陈浩说的是真的,他们被坑来当炮灰了。

    就当众人士气低落,心情无比沮丧的时候。

    “伱们运气好,遇到了我。所以你们刚才得救了。”陈浩没有自夸的意思,他说的是事实。

    假使没有他和龙文章的出现。

    这帮被追的上天无路下地无门的败兵,只有死路一条,唯一的区别在于是怎么死的。

    众人显然都能意识到,望向陈浩的眼神都充满了尊敬。

    “跟着某些长官混,你们只能三天饿九顿。”

    “打起仗来让你们当炮灰,却连一场胜仗也打不了,死的不明不白还没价值。”

    “跟着老子混就不一样了,不仅让你们顿顿吃饱,还要吃好了,吃上肉罐头。论打仗,那还用老子强调吗?”

    陈浩滔滔不绝的给众人灌输,只要跟着他混,前途大大的有,即使再差也不可能比现在差。

    有没有踩一捧一,一帮子老油条心里面都清楚。

    虽说没有三天饿九顿那么夸张,但是确实没有吃饱饭的时候,而且吃的还都是猪食。

    “长官,我们都愿意跟您走。”

    当中的一个老兵振臂一呼,众人连连响应。口号喊得震天响,仿佛最狂热的传销分子。

    在陈浩画出的美好愿景面前,他们都选择了用脚投票。

    “很好,很有精神。”

    陈浩终于满意的点了点头,有这鼓着劲儿,说明还没彻底废了。稍加调教以后,是可堪一用的。

    “顶好,顶好的兵。”龙文章竖起了大拇指,笑嘻嘻的站了出来。

    他的眼神不住地扫向陈浩,感觉要是不争取一下,他这个川军团副团长,最后还是个光杆司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