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娱:从跨界歌王开始 > 第一百三十二章 院线主动加场次

第一百三十二章 院线主动加场次

    “那倒没有,公司对我挺好的,合约直接提到六四了。”宋昌浩连忙摆手,继续道:“就是因为对我不错才不好意思拒绝,想着给潮流多做点贡献,毕竟李董说只要我参与拍摄《诛仙》公司股价就会上涨。”

    听到他这么说,葛雾几乎起了贷款挖人的念头,都2020年了家还能碰上这种为公司考虑大过个人前途的艺人,不容易啊。

    李青说的没错,宋昌浩有两部成功的古装剧打底,再来一部《诛仙》,股民和基金机构就会默认第三部肯定还会成功,并且电视剧单集价格还不会便宜,至少不能比《前传》低,那么用脚投票买潮流的股票就对了,这就是市场预期。

    但是对于宋昌浩个人来讲,戏路不容易拓宽,实际上是有定型风险的。

    “你要是真不想演我来想办法。”葛雾说道。

    “真的?”宋昌浩脸上一喜,随即摇摇头说道:“师傅,难度大么?要是太难就算了。”

    “问题不大,还是我刚才说的,你师傅我现在身份不同了,锋芒不提了跟自家开的一样,潮流么,不是啥太过分的要求想来没人反对。”

    “谢了。”

    “谢啥,师傅也不是白叫的,指不定以后让你这个顶流小鲜肉给我演配角。”

    “那正好,又能学东西了。”

    这是真小嘴抹了蜜。

    没聊太久,工作人员过来通知准备进场。

    录制现场,穿着西装的葛雾头一个出场,观众们的嘘声刚响起来,宋昌浩、张明溪、陈晨这三个戏服打扮的《前传》主演就跟着上场了,嘘声顿时改成震天的掌声与呼声,喊着“逍遥哥哥、灵儿、月如。”

    葛雾暗暗对林成良比个大拇指,靠谱啊,解救哥们与水火之中。

    等所有人到齐,林成良说道:“让我们再次掌声欢迎《仙剑奇侠传前传》和《巧奔妙逃》剧组来到《周末不休》。”

    综艺节目的环节都差不多,聊拍戏日常与笑料,夸导演、演员、编剧。

    现场的观众应该还觉得有趣,他们可能从别的节目里看到过,现场又听人绘声绘色的讲是另一番滋味,不时鼓掌叫好。

    但宋昌浩他们是快聊吐了,相同的小事翻来覆去的说,基本大屏幕里出一张照片,他们都知道该说什么了,可还是得装出头一次讲的样子。

    聊到《前传》的剧情,林成良顺势把话题引到编剧身上。

    “葛老师,你写的电影剧本几号上映来着?”

    葛雾刚举起话筒,台下6月1号的声音就先后响起。

    “都学会抢答了啊。”葛雾没忍住笑了出来。

    事已至此后面的录制也没再强行找话题,经过半个多月的综艺洗礼,他的以及《前传》的粉丝大多应该都覆盖到了,再多说下去也没意义。

    ……

    这么密集且有质量的电影宣传,两队人马录的还都是热门综艺,基本都是卫视的头牌节目,稍微弱势一点的压根排不上队,谁让《前传》火呢。

    当然,锋芒这种凭借老剧热度宣传电影的策略也引起了同一档期电影《生生不息》制作方的不满,他们原定宣传的综艺节目都纷纷被卫视方给推了,说要给葛雾两拨人开绿灯。

    于是,就在网上开炮了。

    “又是一部割韭菜的电影,骗电视剧粉丝到电影院里买票。”

    “电影院都不是傻子,真觉得电影不错会给这么低的排片么?肯定是不看好。”

    “说不定这个排片也是冲着电视剧的面子给的,骗骗第一天的观众。”

    “没看阿丽院线只有6月2号凌晨和早上8点这两场么,它还是《前传》的投资方,理论上是要给点面子的,特别是这个编剧还给它挣了那么多钱,竟然只有这么点,足见《巧奔妙逃》有多么烂。”

    ……

    作为电影从业人士,《生生不息》剧组自然知道院线针对葛雾的抵制,可大众不知道,被他们这以结果倒推原因的说法还真劝退了一部分准备买票支持的观众。

    而正在家里养精蓄锐等着电影上映后继续跑路演的葛雾自然也知道这种舆论,本来他觉得自家不在理,毕竟搞得录节目时观众都会抢答了,证明确实有点过火。

    可后来锋芒的宣发查了《生生不息》发言那几个人的历史消息,好么,明里暗里“要挟观众”,如果电影票房达不到15亿,就不会拍之前某个电影的续集。

    靠,都是千年的聊斋,跟我这装什么狐狸。

    他让锋芒的人把对方的之前的话截图弄过来,他一个个单独“@”发图,留言道:“《巧奔妙逃》这部片子如何,我就不多说了,有王婆卖瓜的性质。至于@谭秋生导演,@演员肖心妍,@演员厉朋杰……说我蹭热度的事,呵呵。”

    这玩意一发出去,网友们顿时来了精神,有站《生生不息》这边的,毕竟人家是名导、加一线男女演员,也有优秀的历史成绩傍身。

    也有站葛雾这边的,就算他蹭热度了,可《前传》和《仙剑》的确是他剧本,把这种操作当成互联网时代的引流就能理解了,有方法不用才是棒槌。

    也有一部分人想看看还有什么别的瓜,双方实际上算正面互喷了,结果直到上映这一天也没再爆勐料。

    ……

    “两张下午一点的《巧奔妙逃》。”魔都亿达电影院里,排队中的男女终于到了柜台前。

    “没了,只剩1张。”

    “那3点的呢?”两人不想只买一张,问起了下个场次。

    “3点那场一张都没了,晚上9点的也是。”

    “这。”

    男生无语了,早上9点都跑到电影院,结果告诉他晚上那么晚的都卖完了。

    他看看工作人员背后的电子屏,今天只有三场,现在已经提示今天场次卖完,刚才那张票也被旁边的一个人买走了。

    抱怨一声为什么不多排些场次,明明那么多综艺节目里都做过广告了,却还是只有这么点。

    工作人员也没办法,毕竟这是院线的安排,就随口问了句:“帅哥,明天的要么?”

    “要,明天有几点的场?”

    “晚上七点的还有10个座。”

    男生付钱买了两张,不到1分钟,明晚7点的场次也卖完了。

    ……

    六一这个档期,怎么说呢,不好不坏。

    大多数家长带着孩子去看动画片,一买就是三四张票,并且儿童节么,终究得给儿子、闺女放个假,类似平时不让吃的爆米花、饮料之类的这天管的不严。

    所以影院是很乐意在这段时间给动画片多排片的,不管剧情咋样,孩子们又看不懂,反正票卖出去了,零食也卖出去了。

    小孩子么,饮料喝多了要上厕所,又不敢一个人去,家长自然要陪同,沿途走过某个影厅,里面传来笑声,还有“卧槽!太搞了!”声音响起。

    “真没素质。”

    家长吐槽一句,同孩子一起去厕所,回来经过这里时笑声比刚才更大了。

    “什么片子这么好笑,还被安排在这个厅,印象中这厅里座挺少的。”

    轻轻推开门,好么,过道上站了好些个人,都是一大人一小孩的配置,小孩还拉着家长的裤子催促着赶紧回去看动画片。

    “再看一会儿,等会给你买雪糕。”

    家长们抽搐着肩膀,眼睛盯着前方,头也不回的说道。

    前方荧幕上,顾伟面对催促韩建发唱歌的葛雾胡诌道:“这姑娘姓‘弹’,叫‘棉花’。”

    接着,厅内本来的观众,还有过来蹭电影看的家长们在爆笑中欣赏了一段求爱民歌。

    “弹棉花哎弹棉花,半斤棉弹成了八两八。”

    ……

    “那个姑娘要出嫁~!噔、噔!”

    ……

    “你为什么不唱?”少左“葛雾”面露凶相质问着秦贵“顾伟”。

    “我的声音太美妙,会把姑娘招来的。”秦贵道。

    “那你唱!”

    “弹棉花幼弹棉花……阿英阿英你在哪……”秦贵哭丧着脸唱道,结果亲媳妇因缘际会来到庙里,好不容易劝对方离开。

    少左质问他:“为什么让花姑娘给跑了。”

    “我一个人的歌声吸引一个花姑娘,咱们一群人就能吸引来一群花姑娘!”

    “真的么?!”

    “你不都看到了么!”

    然后,鬼子们在少左“葛雾”的指挥下唱“弹棉花”,结果把几十个民兵弄过来了。

    ……

    不少人因为词语贵乏只能用“卧槽”来表达看完这一段的剧情,太恶搞了,特别是顾伟、尚强、韩建发三个人唱“弹棉花”,不止有“歌手”跟“鬼子群众”的互动,还有西方古典音乐剧那种走位和镜头。

    时间不知不觉的就过去了,直到厅内灯光突然亮起,观众们才意识到电影结束了。

    而领着孩子的家长们在第一时间抱着孩子就往外面冲,第一个跑到售票处的家长把孩子往桌台上一放,喊道:“就那抗战喜剧片,今天还有么,来四张。”

    “没了。”

    “明天的呢,也行。”

    “只剩下明晚11点的了,还剩两张。”

    “不会吧。”

    工作人员把四张电影场次表递了过去,前三张上面的座位上密密麻麻画着“X号”,只有最后一张夜里十一点的角落还有仅存的两个空座。

    “卖这么快!那后天晚上7点的,来四张。”

    工作人也查了一会说道:“不好意思,也没了,下午1点和3点的还有。”

    “那三点的吧。”

    ……

    下午的时候网络上关于今天电影的评分已经出来了,《巧奔妙逃》6.9分,并且随着看完后面场次的人数越来越多,分数还在变化,向上的。

    “刚开始看的时候感觉有些儿戏,几处笑点也有点老套,没想到末尾的时候来那么一出,眼泪都笑出来了。”

    “最后那段堪称自说自话,跨服聊天的典范。”

    “看的时候要笑疯了,@顾伟、尚强、韩建发你们仨赶紧出道!”

    “同笑疯,特别是最后三个人的甩头动作,笑不活了。”

    “也不知道动作是谁设计的。”

    “我不关心动作,就想知道哪里能听‘弹棉花’!”

    ……

    作为电影最出彩的部分,讨论的人数自然很多,方向也是五花八门,笑点,歌曲,演技。

    影迷们绘声绘色的用文字分析着,葛、韩、顾、尚四个人的表演,只恨没有视频没办法一帧帧的讲解。

    着重讲的就是顾、韩两个人的眼神变化,把情绪变化展现的淋漓尽致,大呼头一次感受到什么叫好演技。

    许多人听他们讲的这么玄乎,都想去二刷一次看看。

    不少人表示因为排片少,明天的已经卖完了,只能买第三天的,还都是上班时间那种场次,纷纷在网上吐槽院线赶紧把动画片场次砍了,给《巧奔妙逃》安排上。

    ……

    《巧奔妙逃》火了,第一天以7%的排片斩获了,4500万的票房,排在当日第4,仅落后排片分别为30%、24%两部动画片4000万和2600万。

    而《生生不息》则以15%的排片获得了6000万票房。

    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的影迷在谭秋生、肖心妍、厉朋杰几个人前两嘲讽《巧奔妙逃》的消息下留言。

    “院线和你们一样都没什么眼光啊,这种片子竟然只给7%的排片。”

    ……

    《生生不息》剧组当时正在开庆功会,实际上15%的排片有6000万的票房成绩不错了,六一档么,懂得都懂,第一天谁都干不过动画片,发力点重要是第二天。

    所以面对吐槽,他们也很生气,在网上留言道:“几大卫视将近15档热门综艺的广告,第一天才这么点票房?@葛雾,锋芒影视,水军发力的早了点吧。”

    同样,葛雾他们也在开庆功宴,吃完这一顿就要过半个月飞来飞去的生活了。

    “这帮人脑子在想什么?小学数学没学好么,这么简单的除法都不会?”顾伟道,这是他第一次以男一号的身份演电影,如此低的排片,这么高的票房,心情正好呢被人来这么一出,并且对方还不是@他来挑事,竟然把他归类于“等”。

    顾伟当即要了刚才给常仁豪打电话主动要求增加排片的院线方电话,让他们拍几张照片过来。

    没多久,顾伟的微博发了几张图片。

    “《巧奔妙逃》6月2日场次全部售空,《生生不息》晚上7点场次还有空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