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剑骨 > 第一百一十七章 弑神

第一百一十七章 弑神

    凡俗生灵,真的能够弑神吗?

    这个问题无解。

    但或许可以从另外一个角度,去寻找答案——

    神灵,会畏惧凡俗吗?

    哪怕,只有短短的一刹。

    ……

    ……

    坐落于北域大央山脊之上的铁穹城与方圆十里的山脉,在剧烈震颤的轰鸣声中一寸一寸下降。

    山岭崩塌,鸟雀惊起,狮虎奔走……

    一片乱象。

    这一幕,便如同神灵降罚。

    那枚包裹在风雪中的惨白米粒,就在五年前,用一模一样的方式,击沉了云域万丈上的灞都城。

    风雪缭绕,天地寂灭。

    白帝俯瞰铁穹城,俯瞰目力所及的万物一切,便是神灵俯瞰凡俗,而在满城凡俗中,飞出了一只燃烧火光的凤凰。

    那是唯一可以算得上超脱的生灵……

    除此以外。

    没有什么可以值得他多看一眼的东西了。

    直到十二道通天柱影,齐齐激荡而出的那一瞬间。

    白亘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一道超乎他预料,却又在情理之中的身影。

    宁奕。

    又是宁奕。

    龙绡宫,草原青冥天,再到北域铁穹城……自己想要征服的每一个地方,都能见到这个人族剑修。

    灭字卷炼化至大成后,寂灭的不仅仅是道法。

    也有心境。

    在南妖域现身之后,白帝就没有说一句话一个字,他的道心神池,似乎都陷入了归寂状态中,不悲不喜,波澜不惊。

    直到宁奕的出现。

    他才有了第一次的情绪波动。

    同样的。

    当龙骨大殿掠出一袭黑衫之时,铁穹城生灵也陷入了短暂惘然之中。

    他们先是狂喜。

    在那袭黑衫帮助之下,妖神柱全部觉醒,白帝攻势硬生生被抗住,铁穹城下塌的趋势在此止住!

    而下一刻,看清黑纱男人真面容的他们全都怔住了——

    那是整座妖族天下都耳熟能详的家伙。

    人族剑修,宁奕。

    所有妖修,尽皆神情错愕震惊。

    在北域倾塌之际,谁也没有想到,最后力挽狂澜挺身而出的,竟然会是一个人类。

    而在其中,心情最为复杂的,则是玄螭大圣。

    因为玄螭知道,能释放妖神柱的,除了宁奕,找不到第二人。

    如今能救北域的,只有宁奕。

    ……

    ……

    “轰”的一声!

    十二道妖神柱影,加持到火凤身上。

    坍塌沦陷的铁穹城,止住了倾垮势头,这座巍峨巨城,在妖神柱觉醒的那一刻,仿佛重新活了过来,拥有了真正的灵魂——

    风雪包裹的白帝,在剧烈冲击之中,被震荡出数百丈外,重新高高悬浮在天顶之上,与他相比,在一旁的金乌炽阳,便显得微不足道,大日辉光完全被寂灭的风雪遮盖,黯淡而又渺小。

    而另外一边。

    宁奕则缓缓抬起按住火凤背后的那枚手掌,抽离的那一刻,红衫升腾起滚滚炽热雾气。

    宁奕在火凤体内,感应到了熟悉的气息。

    纯阳气。

    他望向眼前这位继周游之后突破生死道果境的“妖域新帝”,微微颔首,算是见过。

    黄金城的断臂,换来了有关寂灭的思考感悟。

    若非如此。

    火凤不会破境。

    灞都二师兄望向宁奕,轻声感叹,道:“宁奕……真是未曾想,短短几日不曾见面,你又进步了。”

    离开龙绡宫后。

    宁奕炼化时之卷,纯阳气,杀力再上一层楼。

    最让火凤惊叹的,是宁奕的境界,仍然停留在星君之境,这恐怕是有史以来最为强悍的星君。

    一位星君,在探索不朽的长生路上,走得比大部分涅盘都要更远!

    宁奕摇了摇头,没说什么,笑道:“恭喜破境。”

    参悟生死道果,成为妖族的第三位皇帝!

    这的确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情。

    但火凤却只是无奈一笑,眼前不是闲叙之时,自己破境成为皇帝,可铁穹城以及北域,则是面临千年来的最大危机,今日一战若是战败,便是真正土崩瓦解,自己的破境,也失去了意义。

    “我去了一趟南域,灞都坠沉之地,在那里与白帝碰面,险些寂灭,但也正因寂灭,方才参悟道果。”火凤沉声道:“与白帝交手,我发现了一个很重要的讯息……”

    宁奕眯起双眼,望向远方的惨白风雪。

    白亘此刻沉默寡言的状态气息,像极了天海楼之战,自己第一次见到白帝时的景象,那时候白帝状态并不好,师兄与楚绡山主,合力出手阻杀白帝,并且揭下了一片眉心鳞。

    而在后来。

    自己几次与白帝见面,都没有察觉到所谓的眉心鳞。

    北境会议召开之后,大隋天下的所有涅盘,四境的所有高层,都针对这枚眉心鳞,进行了推演和猜测——

    得出的结论是:“白帝正在化龙!”

    疯狂追寻不朽境界的白亘,试图将妖族天下最强大的血脉,融入自己的法相之中,来突破最后一道门槛。

    “你也察觉到了?他的状态很古怪。”火凤吐出一口浊气,低声快速道:“杀力仍在,而且强得离谱,但似乎……精神不太正常。”

    宁奕点头。

    火凤的推论,与自己的一样。

    先前自己在推演北域局势之时,就猜测到了白帝的异样,很可能不仅与伤势有关,更与精神有关。

    如果说,北域的龙皇战力十分稳定。

    那么尝试化龙的白亘,便处于一个极度波动的曲线之上,时而攀至峰顶,时而跌落谷底……天海楼之战,无疑是白亘最黯淡的谷底时期,而此刻的白亘,杀力则很可能位于超过恒值的攀升期。

    “白亘与影子勾结,追寻不朽长生法。”宁奕以一缕神念,将白微在往生之地的情报传递给火凤,道:“那些肮脏东西,就是黄金城内巨树叶隙所栖息着的污浊……”

    关于影子,宁奕不需要对火凤说太多,这位灞都二师兄极其敏锐,想必早就有所察觉。

    而周游在黄金城留手。

    便是认定,火凤未来会成为对抗影子的重要盟友。

    果然,读完那缕神念之后,火凤神情没有出现意外。

    火凤传音道:“白帝所尝试的长生法……在炼化灭字卷后,有着逐渐稳定的趋势,他在利用灭字卷,寂灭所有的负面情绪。”

    那起伏不定的波段,会慢慢向着最高点攀升。

    可以预见的,本来登顶所带来的“负面作用”,在灭字卷消融下,会越来越小。

    这是一个无比天才的想法。

    只是在这波段归一的状态中,有着极度脆弱的时期。

    宁奕望向火凤,道:“沉渊师兄,告诉了我

    白帝的弱点。”

    听闻了熟悉的那两个字,火凤面容一怔。

    五年前。

    宁奕推着轮椅,与师兄二人来到北境长城城底的海岸之前。

    师兄笑着说,北境会议召开之时,诸位涅盘,都在寻找白帝的弱点,可笑大隋涅盘齐至,竟没有人找到那么简单的弱点。

    归根结底,不是无能为力,而是无人相信会有北伐的那一日。

    而今日的火凤,其实与先前北境会议时的大隋诸圣一样。

    即便与白帝对抗,可从未真正想过,自己会有杀死白帝的可能……

    “白帝杀力最强的时候,也最弱。”

    五年前的沉渊,坐在轮椅上,笑着望向大海北方:“如他那样的人,唯有失去理智,才会做出错误的选择。”

    陆圣山主离去。

    在这个时代,白亘就是单挑无敌的存在。

    若他神海完善,情绪稳定,精神不再波动……那么即便杀力有所下跌,也不是凡俗能够杀死的。

    沉渊君,亲眼目睹了天都烈潮的全貌。

    他看到了徐清客布局伏杀太宗皇帝的那一出大戏,也在烈潮之中,看到了一丝杀死白帝的希望。

    接近神灵的人,最有可能死在成为神的那一刻。

    太宗如此,白帝亦如此。

    “如果白亘今日冷静下来,就此退去,慢慢推进战争……那么今日铁穹城就保住了。”宁奕声音很缓,“他不冒险,我们就只能等待。”

    不知为何,火凤看着这个明明境界不及自己的年轻人,感受到了一股极其稳定的气势。

    宁奕的每句话,隐约都有伏线可寻。

    这个人族剑修……似乎在很久之前,就在为杀死白帝而布局。

    “可若是……他今日就要吃掉铁穹城。”

    宁奕笑了笑,无意间望向北方。

    下一刻,他说出了一句让火凤甚是震惊的话。

    “三成把握……我能让白帝死在这里。”

    ……

    ……

    “陛下。”

    金乌来至白亘身旁,万分恭敬问道:“您今日君临北域,是要出手,亲自将铁穹城击垮吗?”

    这句话,动用妖力,扩散至整座铁穹城!

    铁穹城中妖修,闻言俱是心头一紧。

    那枚悬在穹顶的雪白米粒,给了他们太大压力。

    一人之力,踏平铁穹城,听起来很是荒诞。

    但白帝,已经做过一次类似之事了。

    两域之间的生死存亡,本该经历一段漫长战争……可若今日白帝成功击垮铁穹城,龙皇殿三座道场崩塌瓦解,那么这场战争,便会在极短的时间内结束。

    出乎意料的。

    金乌没有得到肯定的回应。

    风雪缭绕中的惨白眸子里,掠现出一缕极致漆黑的阴郁,这一缕漆黑出现,白帝的神色不再紧绷,微微缓和起来,终于不再是高高在上的漠然神灵,有了凡俗尘世的仪容姿态。

    一枚枚鳞片消散。

    时辰到了,新的时辰更替。

    缭绕在白帝周身的风雪,也随之缓缓消散,他望向铁穹城妖神柱光芒中的两人,尤其是那袭面对自己露齿而笑的黑衫年轻人。

    白帝深深凝望宁奕,他看到了一缕缕命运丝线缠绕,似乎正等着自己踏足其中。

    沉思之后,他终于开口,让金乌万分错愕。

    “就到这吧……”

    “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