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剑骨 > 第一百一十八章 功成身退

第一百一十八章 功成身退

    “退?”

    金乌万万没想到,陛下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踏破铁穹城,就在眼前!

    今日若退……两域之战,可就真正要陷入漫长激烈的角力阶段了。

    他还想开口,说些什么。

    白亘平静看了眼金衫童子。

    金乌大圣立即噤声。

    那枚缭绕风雪的惨白米粒,倏忽收敛杀意,那镇压整座铁穹城的凛冽势域,瞬间消失。

    丝丝缕缕风雪向着一点汇聚。

    白帝一只手搭在金衫童子肩头,他再次施展缩地成寸。

    他若想走,两座天下,无人可拦!

    宁奕和火凤并肩而立,悬浮于铁穹城上空。

    看到白帝离去。

    其实两个人心底,第一时间,均是微微松了口气。

    但各自心思,却有所不同。

    对火凤而言,虽然破开生死道果境,但此刻面对白帝,压力还是太大了。

    而宁奕心思也相差不多。

    宁奕不是神仙,他无法在五年前预测龙绡宫的出世,龙皇的陨落,自然也无法提前为今日铁穹城之变,做出布局……不过,在很多年前,宁奕便知道,自己未来总有一日,会在妖域与白亘再次碰上!

    所以,他的确布下了后手。

    只是这后手,如今还不算成熟,能不用,则不用。

    “你先前所说的三成把握,可是当真?”

    火凤悠悠吐出一口浊气,认真凝望宁奕,目光内蕴炽火。

    三成把握,葬送白帝!

    在他看来,已是极其可怕的概率。

    “当真。”

    宁奕犹豫片刻,很笃定地开口。

    看得出来,宁奕没有说谎。

    火凤好奇道:“你布的后手是什么?”

    “这个……就容我暂时保密了。”

    宁奕轻声笑道:“真要出现那个情况,绝非好事,这说明事态已经无法挽回了……无论那三成把握是否应现,你我,还有这整座铁穹城,恐怕都会在此战中消失。”

    火凤一下子沉默了。

    他依旧目光灼灼盯着宁奕,想看清楚这个不可思议的人族剑修小子,到底藏了什么手段。

    宁奕就像是一个人形宝藏。

    每一次见面,都能给人惊喜。

    火凤若有所思地想,三成把握,能让这位登峰造极的东域皇帝,为自己陪葬……或许也不算亏吧?

    他明白白亘最后退去的原因了!

    天海楼有着极其强大的卦算能力,白亘想必是看到了宁奕的这一招“后手”——

    此刻退回东妖域芥子山,战争虽然会向后推延,但白帝仍然掌握着场面上的绝对主动。

    他已然攥住十成的胜算!

    何必在这里去赌三成和七成的概率?

    别说宁奕的把握是三成,就算是一成,白帝也不会因此冒险。

    说白了……龙皇陨落之后,铁穹城已经失去了与白帝匹敌做对的资格。

    自己破境,也不过为北域续一口气,仅此而已。

    “还真是……自负啊。”

    火凤望向那雪白光华掠行的方向,神情阴沉,很不好看。

    白帝缩地成寸的速度很快。

    但自己更快,要论行进速度,他是为数不多,能够追上白亘的人。

    可问题不在于能否追上。

    而是在于,追上了又能如何,谁人敢追?

    眼下……没有其他选择。

    只能眼睁睁看着白帝来,看着白帝走。

    自己堂堂一位生死道果境强者,竟被白帝如此轻视,当真是认为自己一辈子没有翻身机会么?

    念及至此,火凤默默攥拢十指,深吸了一口气。

    宁奕看得出来,这位灞都二师兄眼中,尽是冷冽杀意。

    白帝留下火凤,绝非明智之举。

    放虎归山,留有后患。

    其实白亘心底也清楚,火凤绝不该留!

    这一点,从白亘布局南妖域便可看出,这位芥子山皇帝本意是直接葬送北域的最后一抹希望。

    奈何火凤在寂灭中突破。

    而且速度……实在是太快!

    连缩地成寸都追不上,等他碾至铁穹城时,又有宁奕这么一个大坑在等着他往内跳。

    东妖域武运昌隆,可偏偏遇到宁奕这么一枚截断大势的棋子!

    几次三番,功败垂成。

    ……

    ……

    在大势碾压之下,铁穹城一度死寂,城内数万妖修静默肃立,屏住呼吸,内心不安。

    最终,白帝离去!

    灞都坠沉的结局,并没有出现。

    所有人都松了口气。

    整座钢铁巨城,从僵硬的死寂状态中,缓缓恢复过来,重新变得嘈杂……

    铁穹城活了过来。

    一把把飞剑向着城头悬空飞来。

    他们目光望向北域的新皇!

    也望向那最终时刻,拯救铁穹城的异族人。

    宁奕是妖族的仇人,可也是铁穹城的恩人。

    如果不是宁奕……今日之铁穹,便是昔日之灞都。

    看着这一道道复杂目光,还有缓缓将自己围住的妖族剑修,宁奕神色平静,他已经确认了火凤的立场……有空之卷加持,除开火凤,铁穹城没有人能留住自己。

    就算这些妖修,上演一出“恩将仇报”的戏码,一切也都在自己掌控之中。

    玄螭大圣,在妖修拥簇之中,缓缓来到宁奕身旁。

    火凤想要开口说些什么。

    黑衫老者抬起手,示意火凤不必多言。

    他盯着宁奕。

    玄螭态度……便是北域的态度。

    看着宁奕镇定自若的面色,玄螭轻叹一声,道:“宁奕,你救了我们……至少在今日,我不会为难你。”

    他与宁奕之间的仇怨,不可化解,是事实。

    宁奕救下铁穹城,也是事实。

    或许命运就是如此,总是会给人抛出一个无法抉择的难题,玄螭大圣无法做到放下仇怨,他也无法做到……在宁奕救下铁穹城后,转身背刺。

    这就是他痛苦的原因。

    而宁奕这边,看到玄螭大圣的态度后,陷入沉默深思中。

    对于任何一种可能性的发生,他都不例外。

    在先前金叶茶馆的对话中,他已经向黑槿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这趟北域之行,拯救铁穹城,便是拯救未来大隋……至于玄螭如何,三座道场如何,龙皇殿如何,都不在考虑范围内。

    宁奕要扶持的是灞都城!

    若事成之后,玄螭执意要杀死自己。

    那么宁奕也考虑过,让龙皇殿就此崩塌瓦解……毕竟白亘已经将此事完成了大半,自己只需要轻轻一推即可。

    “你……无需谢我。”

    宁奕目光扫视一圈,看到了一道道既有怨憎,又有无奈的目光。

    对于这些妖修的心情,他很能理解。

    宁奕又何尝不是如此?

    很久之前的妖域之行,他便看到了妖族天下底层的凄惨景象。

    人类被奴隶,被虐待,被买卖……

    两座天下的和解,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达成。

    所以,即便自己今日救了铁穹城,也不会得到这些妖灵发自内心的拥戴。

    他不需要铁穹城的感谢。

    既如此,便不妨让拯救铁穹城的辉光,尽数聚于一人身上好了。

    “倒悬海枯竭之日,已不远矣。白帝犯天下之大不韪,人人得而诛之。更何况我今日来此,只是为了时之卷感悟而已,这一切……只不过各取所需罢了。”

    宁奕寥寥几句,就将这份恩情推拒干净。

    黑槿,姜麟几人,听了这些话,微微一怔。

    他们知道,宁奕绝不如口中所言的那样……对于拯救铁穹,毫不在意。

    知道真相的,只是少数。

    玄螭知道,火凤知道,灞都弟子知道,跟随宁奕的焱君也知道……

    在拯救铁穹这件事上,宁奕费了极大心力。

    看到两座天下局势的妖君,道场供奉,隐约都能看到宁奕的真正目的。

    可铁穹城内的住民,更多的人,并不知晓。

    他们只需要知道结果——

    而这个结果中,最好不要出现那个叫宁奕的人类名字。

    对于群众而言,在铁穹城倾塌之前,只需要看到一道身影即可,那位新晋的生死道果境,龙皇钦点的接班人,力挽狂澜的新任皇帝。

    宁奕这句话,便是将自己就此隐去……

    火凤皱起眉头,传音道:“宁奕,何必如此?”

    “接下来对东域开战,你需要尽快收拢人心,在铁穹城内铲除异己,才能拧合力量。”宁奕面色不变,传音回复,淡淡一笑道:“不妨便从我这个万妖憎恶的人类开始,我的名声已经够差了,不在乎更差一点。”

    玄螭大圣神情复杂,望向宁奕。

    他读到了宁奕心中更深处的思想。

    这也是他第一次真正了解到眼前这个“卑劣人类”的灵魂。

    黑衫老者闭上双眼,给宁奕传音了一句。

    只有两个字。

    “多谢。”

    而后。

    玄螭大圣缓缓睁眼。

    他陡然开口,声音浑厚,响彻整座高耸之城。

    “劣徒宁奕,胆大包天,敢窃龙皇殿镇域之器!”

    黑衫老者作势杀出。

    宁奕微微一笑,向后退掠。

    两道身影,一前一后,掠出数十里。

    悬在铁穹城顶的火凤,望向远方那远去的两道身影,陷入了沉默之中。

    片刻之后,玄螭无功而返,火凤这才动身。

    不多时。

    当火凤取回十二妖神柱,回到铁穹城之时,所有的一切已经被安置妥当。

    人山人海,呼声如潮。

    火凤向下望去,铁穹城内众生仰首,膜拜叩礼,师弟们恭敬侧立,玄螭迎面相应。

    恭迎新皇。

    火凤神情恍惚向上望去,黑云破穹,露出一线曙光。

    有人功成身退,隐于无名。

    劫后余生的铁穹城,迎来一缕温暖柔光。

    噫吁嚱。

    如当年灞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