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瓷界无痕 > 第105章 泥潭(六)

第105章 泥潭(六)

    李鸿飞大踏步的走到凯旋门下,还未开口就见对方手舞足蹈的比划了一阵,那年轻人似乎并不认识他,而他也从来没有见过这个年轻人。

    “小兄弟,你在这门口瞎跳什么呢?”李鸿飞掏出一根烟点上,开口问道。

    “这是瞎跳吗?不懂欣赏。”那年轻人不爽的冷扫了他一眼。

    “我好像记得我们公司并没有请你来表演节目,而且今天也不是业主入住的时间。”李鸿飞见他不爽的眼神,心里已然知道对方有几斤几两。

    “你们公司?你是说你是凯旋公司的?”

    “对,我就是凯旋公司的。”

    “来的正好!父老乡亲,就是这家公司欠钱不还,还不允许我在这表演节目,你们说过不过分?”他开始煽动周边的吃瓜群众,他就是要引起大火的注意,逼凯旋公司还钱。

    “你说欠钱就欠钱,你是开当铺的?小伙子说话是要有依据的,千万不要打胡乱说。”李鸿飞此时完全可以一个电话打到公安局,以扰乱经济社会秩序把对方给关起来。可他没这样做,他就想看看这群人到底有多大能耐居然可以上门来找自己要钱。

    “没有凭据能到你这来吗?想必你也是一个打工仔,我看你还是早点回去,让你们的老板来处理这事吧。”

    “如果你想等我们老板,你干脆去另一个地方去找吧,我保证你能见到他,有可能他真会给你钱,钱对他来说已经不重要了。”

    “另一个地方,什么地方?”

    “汶川。”李鸿飞轻飘飘的说出了这两个字。

    “你唬我啊?”年轻人故意往后一跳,极具夸张的表情说道。

    “唬你?需要我唬吗?”李鸿飞冷冷的看着他,他突然发现这年轻人似乎根本就不把自己瞧在眼里,于是心中突发奇想,让他继续表演,也好与他戏耍戏耍。

    李鸿飞抱着这种心态观察着对方,而对方的轻蔑也从极度的狂浪中得到释放。

    “我说这位打工的大哥,我劝你还是早点回去吧,这杆棋你扛不起。”那年轻人傲气十足的说道。

    “你说扛不起就扛不起?你又不是算命的。”李鸿飞笑嘻嘻的冲他一笑。

    “我怎么就不能算命呢?”年轻人也乐啦。

    “那你给我算算命,看看我的命咋样?”李鸿飞玩心大发,把手直接伸了出去。

    年轻人看都没看,只管潺潺而言:“打工的就一劳苦命,你也没多想了,发不了财,也当不了大哥,这个年代理想很丰满,现实很残酷,命中只有二两米,别学他人命斗金。你还是等着回炉再造吧。”

    说罢,年轻人眼都不正眼瞧他,完完全全把李鸿飞当成一个没有话语权的打工仔。

    李鸿飞又好笑又好气地看着他,这可是他所见的最搞笑的事,堂堂的一个执行董事被他贬的一钱不值,这让江湖地位很高的李鸿飞感到尴尬。

    “小兄弟,你还是乖乖的回去吧,这里不是你跳舞的地方,即便要跳也该我们请专业的演员来跳,而不是请马戏团的朋友来表演。”李鸿飞这话一出,那年轻人一愣眼,这是文化人啊,骂人都不带一个脏字,就把自己比喻成猴啦。

    这年轻人锁眉一周,气急败坏的说道:“给脸不要脸,找刺激是吧?”

    李鸿飞冷笑一声,还没有人字自己面前敢这样放肆过,这可算是遇到了第一个牛叉的人!

    “小兄弟,我既不找刺激,也不想你这张脸像花猫一样。”

    “那就快点离开这,别耽误我要钱。”

    “要钱简单,把欠条或者合同拿出来看看,让大家长长见识不是很好吗?”李鸿飞吃定他没有欠条,因为凯旋公司并没有收到这笔业务款项。

    “你算老几,你叫拿就拿?”年轻人把脸一横,声音变得阴沉许多。

    “那行,不拿就算了,以后千万别来凯旋公司找我。”说着,李鸿飞反剪双手向凯旋公司走去。

    “咦,这老小子还回老巢去了,怎么办?”年轻人的蓝毛跟班叫嚣道,一个箭步冲上去欲拦他的去路。

    谁料到,李鸿飞身子一晃很轻松的越过了他,搞得蓝毛跟班一鼻子都是灰。

    “我靠,还挺横的!”说着,蓝毛跟班就扑了上去,挥动着双拳想把他给砸趴下。

    “来的好。”李鸿飞侧身一让,顺势抓住对方的手腕,猛地一掀,只听得啪的一声,蓝猫跟班直挺挺的躺在了地上。

    “这也太神奇了吧,明明是蓝毛打他,可蓝毛却躺在了地上。”

    “是啊,看来这老小子伸手不耐呀。”

    “嘿嘿,好戏开场啦。”

    “嗯,好好看,难得精彩。”

    “这可比电影还真实,现场格斗版。”

    “喝油羹!菩提怕痛!”

    “你才怕痛呢!哈哈哈!”

    街霸!真正的街霸开始上演啦!瞬间,几个花花绿绿的小青年将李鸿飞围了起来,蓝毛也借着这个机会一古脑爬起来躲在一旁。

    “怎么,想群殴呀?”李鸿飞故意叫嚷的很大声,他这明显的是要扮猪吃老虎。

    “就是群殴,你怎么的?”那为首的年轻人毫不觉得有伤颜面,摆明了以多欺少。

    “呵呵,我可怕怕!”李鸿飞缩起身子,等待着对方疯狂的袭击。

    “看好了,等沙包一样的拳头吧!”说着,他大手一挥,几个人顿时挥动着千佛掌,妄图把李鸿飞一举拿下。

    还是那阵风一样的影子,这次李鸿飞连看都没给他们看清的机会,一扫眼功夫就把围攻他的杂毛给灭了!齐刷刷的坐在地上,仰望着脑袋傻傻的盯着李鸿飞,怎么也回忆不起自己是怎么被他打到在地的。

    这时,年轻人开始惊恐起来,这样的打法还是人吗?恐惧来自心虚,他的眼睛里全是李鸿飞哂笑的样子,他全身一震,莫名的恐慌!

    李鸿飞还他一眼,不带正眼瞧他的一眼,继续往公司的大门走去。这时,年轻人连拦他的勇气都没有,此时他眼睛里看到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比地狱魔窟里的怪兽还害怕的东西。

    人群中有生怕事情不大的瓜瓜群众,他们帮忙呐喊助阵,为的就是看看谁才是孬种!

    “上啊!打啊!别停手呀!”

    “对呀,别停手呀!”

    “谁停手啦。老子只是看看他有没有使什么暗器。”年轻人开始给自己打气,他要找回手下给他带来的耻辱。

    “暗器?嘿嘿!这还是个好的提议,要不我来点飞刀?”李鸿飞笑道,佯装从怀里摸了一把,顺后朝他扔去!年轻人犹如惊弓之鸟,纵身一跳,像是在躲什么暗器一般,可他只觉脚上一麻,一个筋斗跌落在地上,口中嚷道:“不讲武德!”

    “武德?你们有讲吗?”

    “当然有讲!”

    “瞎嚎什么?你手上有种暗器了吗?”

    “怎么没有,如果没中我自己找刺激呀,在地上坐着玩?”

    群众里有眼尖的,他们吼道:“的确没有!”

    确确实实地上没有暗器,年轻人的腿上也没有暗器。这就奇了怪哉!这脚上一麻是怎么回事呢?这你年轻人始终都没有明白,他是被李鸿飞隔空点穴啦。

    李鸿飞依旧一副老实巴交的样子,把眼前的年轻人唬得一愣一愣的。

    论打打不过,论说说不赢,他自己都不知道如何来圆自己口中所说出去的谎言。

    “你,你是何人?”

    “一个打工仔嘛,你自己说的,怎么这么快就忘记了呢?”

    “对呀,你就是一个打工仔,没钱没势还没人,得罪了爷就叫你脑袋开花!”可没说要自己的脑袋开花!他必须要找一个能够挺得住的!可看来瞧去都没一个正形,这就注定了他将无人可用!

    李鸿飞连看都懒得看他一眼,直接说:“要么滚!要么拿出文书与我谈判!否则你就像这棵树!”说时迟那时快,李鸿飞隔空一指,树枝断裂折翼,纷纷的掉落在地上。

    “我的个妈耶,这不是传说中六脉神剑吧?”人群中有人睁大了眼睛,也有人张大了嘴巴,总之一切都是那么的不可思议。

    这年轻人一想到刚才的情形,主要是往自己裤裆里一指,那后果不堪设想。细思极恐,头上的汗滴一溜一溜的顺着脸颊滴了下去。